都普勒浪潮首張專輯《九邊形/Nonagon》發行派對
2017/06/16


藝術,就是互相折磨

都普勒浪潮最新專輯 《Nonagon九邊形》之九問九答!

 

1. 可以先簡單介紹一下自己與創作的風格嗎?
大家好我是電子音樂人都普勒浪潮,創作風格是Techno/Ambient,也是2HRs的鍵盤手,曾經擔任過他者的一張EP《異常開心的一支舞》,配樂作品也曾獲得高雄青年影展首獎。

 

2. 跟本身的配樂師職業上,創作上有什麼差別呢?

配樂師角色上,就是聽覺設計,設計的角度上就會很注重訊息有沒有很清楚地傳達給受眾,角色比較像是訊息傳遞者,因此工作上我是會盡量避免產生主觀訊息以免導致偏差。

有一次就驚覺,配樂師工作做久了,好像自己少了一點思考,或者是述說更深層議題的能力,所以就開始了以都普勒浪潮的名義開始創作,因次對都普勒浪潮來說最重要的,就是試圖以音樂表達創作,所以本身作品都是帶有訊息和符號的,但頻率內含的訊息也不一定是具體的,有時候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或者只是純粹的景物描寫。

 

3. 喜好哪些音樂人?以及學習音樂的過程。

我的養成背景其實很特別,其實對於搖滾音樂一直興趣缺缺,但從幼稚園開始就一路學鋼琴到了大學,然後高中玩了一㝕子的合唱團,還隨著台灣青年合唱團的夏令營跑到國家音樂廳裡唱BASS,所以我很喜歡寫Bassline,後來大學當了鋼琴社社長,玩了很久鋼琴音樂,從Sonar開始學數位作曲,最後才自學了合成器慢慢走向製作電子音樂。

所以我喜歡的音樂人幾乎都是古典的,最喜歡的是貝多芬,我喜歡他什麼都不管的打破音樂上的陳規,另外蕭邦我也蠻愛的,他對於鋼琴技法的創意我覺得對於我現在創作電子音樂的高音琵音,有很大的啟發,另外也很喜歡拉赫曼尼諾夫,我覺得他的旋律真的都太美了,而且都很綿延,所以有時候打開廣播聽到流行樂副歌就八拍一直重複同一句”喔~喔喔~~”就真的很惱火。

 

電子音樂我個人很喜歡Raster-Noton廠牌底下的東西,雖然現在拆夥了嗚嗚,聲音上喜歡Erased Tapes旗下藝人的聲響,也很喜歡 Max Richter

 

4. 除了古典音樂外,還有什麼對於你的影響很深?

欸哈哈,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很喜歡打電動 XD 打電動這個娛樂對我而言其實就跟大家看電影一樣,就不只是一般新聞所說的打打殺殺而已,有很多電動他的故事其實很好,而且跟電影之類傳統媒介不一樣的地方是在於它有互動性,所以情節轉折會更深刻一點,像我喜歡的有 Hotline Miami, Oblivion, Mass Effect,他們音樂都很厲害,故事也很棒。

 

5: 聊聊接下來要發表的首張專輯《Nonagon九邊形》吧!

Nonagon整張專輯可能很難分類在音樂類型之下,既不是Minimal, 也不是Ambient, Techno,這也是當初創作時特別想要解放的地方,分類是外在給予的人造標籤,我覺得如果刻意要進入人為限制中創作,很綁手綁腳。所以這次製作上並沒有刻意要做某種類型的音樂,也說也就是——電子音樂。

這一張專輯代表我對聲音的追尋,專輯裡嘗試著用最少的聲響,描繪最多的音樂,專輯的節奏其實都蠻簡單的,低音和弦也幾乎都是固定的,但是在音色上挑了非常久,花了很多時間再好好雕塑曲子。

 

6. 談談五月初在專輯還沒完成時和北藝大舞蹈系的合作,對創作上有什麼影響嗎?

和舞者合作最啟發我的是他們對於藝術的純粹追求,或許因為舞者從小就要接受很嚴苛的訓練養成,一路的專注訓練讓創作成為他們生活的必然,這種心無旁鶩的純粹性對我而言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另外舞者對於肢體的掌握也讓我對於聲音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所謂的流動或者是律動不一定需要節奏來引導,有時候在聲音質地上的改變就可以造成流動,這也是這次專輯其中很特別的使用了很多質變來產生流動。

 

7: 本張專輯有受到的啟發嗎?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或印象深刻的事?

創作這張專輯的初期,我是在一間大概 1.5 坪的臥房/工作室裡面創作的,房間真的很小,甚至我要睡覺的時候才可以把床鋪出來,當時其實那種壓迫感完全都反映到這張專輯裡面,除次之外還不時被鬼壓床,雖然我相信無神論,但是當時的感覺並還是不好受,所以這些負面的情緒都有默默影響到專輯,有幾首歌曲子的流動都特別的浮躁不安,但在另幾首曲子裡,又顯得非常的安穩,這應該是屬於現實條件與潛意識所希望的安全感之間的拉扯吧。

 

8. 看得出來創作似乎是現實折磨的一種表現,是因為如此才把這次的訪問定調為藝術,就是互相折磨嗎?

創作的當下看起來都是永無止盡的痛苦,但是每當作品做好,再回頭看的時候,都會覺得一切很值得、很美,這應該也是創作迷人的一個地方吧

但這句話其實一開始是一個玩笑話,是當初在製作我的樂團2HRs時感到經濟拮据,常常還是需要朋友加班幫我們,大家都會笑說:「哎呀,反正做藝術嗎~就是要互相折磨呀!」當時這句玩笑話大家聽了都覺得很好笑,但也沒有多放心思在上面,反而時間過久了之後我們發現,製作音樂每個環節幾乎都需要和別人合作,而我自己所遇到的人,其實都很為了完美而犧牲,大家可能會花很久的時間去磨一個聲音,這個其實是很消耗意志力的工作,因為花了時間多並不代表成果會越好,常常會忙了一個晚上,隔天聽完還是覺得成果就跟大便一樣爛,反而原版的還比較好。

 

9. 專輯的完成希望可以達到什麼目標?想感謝哪些人?他們提供什麼協助呢?

這次的專輯主要目的是想要帶一些更新、更不一樣的聲音到台灣的電子音樂環境中,並且希望可以讓台灣的電子音樂更可以茁壯、更可以讓一般人所接受,我很謝謝派樂黛唱片的老闆黃少雍的賞識和栽培簽下了我,沒有他就不會有這一切,也很謝謝創作上的好友還有平時講話很賤,對我的作品都可以誠實批評的好友們,沒有大家的誠實我也會很難找到頭緒前進。

 

2017/07/15 (六) 都普勒浪潮首張專輯《九邊形/Nonagon》發行派對

https://www.indievox.com/pipemusic/event-post/19709

都普勒浪潮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waves.doppler/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