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盧姵文、鄭如娟、郭佩萱:宜農MV 我們拍的

大雨完全澆熄工作能量,撐著傘、濕著腳,又快又慢趕著路,彷彿不是路被趕是我被趕。22:30 抵達和平新生南路口的(音樂人聚集地)窖父,第一次約在酒吧採訪,一杯就醉的我將面臨人生最大的挑戰,OK. Fine. 今天就蓋酒精純聊天吧(自暴自棄)。 但其實是興奮多於焦慮的,今晚邀約了盧姵文、鄭如娟和郭佩萱三位導演來此用故事下酒,湊成這個局的始作俑者是坐在一旁看好戲的鄭宜農與其經紀人劉柏君,宜農新專輯《Pluto》的三支主打 MV〈Our pop song〉、〈酒店關門之後〉以及〈雲端漫舞〉正出自她們之手。在拍片現場,她們是必須統籌一切大小事,下指令不遲疑的導演;但在這裡就真的是三位年輕女孩,七嘴八舌聊著影像圈的甘苦趣味,不時被宜農調侃,笑鬧聲不斷。 值得紀念的初次見面 「我大三的第一支短片〈親親〉就是找宜農來演一位學生妹。」鄭如娟笑著說:「那次真的超崩潰!我們叫了灑水車,結果跟我想的完全不同,現場超級毀滅,所有器材就進水、燈還在冒煙,大家又累又冷,決定任何一件小事都要花上十分鐘,腦袋完全轉不過來。」有趣的是,當時的劇組和這次〈酒店關門之後〉的劇組成員幾乎一樣。 盧姵文也回憶起與宜農的初次見面:「那是四年多前我跟李彥勳一起工作的時候,當時我覺得她很可怕。她是個獨立的人,碰到人會打招呼但感覺只是基於禮貌,不太跟人深入交往。去年田馥甄演唱會 VCR 我找宜農做配樂,那時覺得她雖然還是她自己,但似乎比較沒有距離感。這次拍 MV,第一次開會時覺得她怎麼好像蠻可愛的。」劉柏君大笑:「但那天我們講了很多垃圾話耶!」「就是這樣才可愛吧!她以前不會講垃圾話的。」 郭佩萱在今年年初特別飛往美國拍攝〈雲端漫舞〉,與不熟悉的攝影團隊一起工作壓力很大,而且拍攝當天超冷,「很佩服宜農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在溫度零下的地方跳舞,手指還凍傷了。她真的很敬業!跟宜農合作後我有了蠻大的改變,以前不太敢表現自己,不想讓大家知道自己其實想很多。但看見宜農那麼勇敢表達自己後,我會覺得,這件事情在她身上成立的話,我也可以做到。」 探討女性眾多面向的三支 MV 描述透過網路聯繫彼此感情的遠距離愛情故事〈雲端漫舞〉,其中「一人分飾兩角」的拍法其實是宜農和大正分別想到的,分別的意思是:「那天我有了這個靈感後還沒跟任何人討論,過兩小時楊大正忽然打電話跟我說『欸我覺得你那支 MV 可以這樣拍……』他提了一樣的想法!」 這支浪漫的 MV 有別於以往郭佩萱的作品總是走搞怪獵奇路線,對此郭解釋:「我覺得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面向和個性,那為什麼不能有不同風格的作品?很感謝宜農找我拍〈雲端〉,讓我有機會嘗試不同面貌的東西。」 對鄭如娟而言,〈酒店關門之後〉也是新挑戰,這是她繼多部短片作品後首次執導拍 MV。「宜農是很能夠信任別人的人。一旦你取得她的信任之後,無論朋友或工作夥伴,她是全心全意信賴你的。不是依賴,而是當你需要幫助時她會盡全力幫你。這件事讓我覺得很驚人。」 由於〈酒店〉是在行進的車上拍攝,為了捕捉最好的天色和風景,時間上其實非常緊迫,鄭如娟形容當時情況:「導演說什麼就要立刻做,每個指令之間,演員在轉換反應和情緒上會有個私密的狀態,只要有任何一點遲疑、醜態都會被拍進去。當時能感受到,宜農她完全放心地將自己交給我,她在乎的是兩人的關係,而不是事情的對錯。這也是許多人為什麼會願意跟她保持良好關係的原因之一吧!」 在宜農與盧凱彤合唱的歌曲〈Our pop song〉MV 中,盧姵文使用了大量的溶鏡手法,將歌曲所描繪的情感與兩人渴望 靠近卻又感到害怕的心情鋪在影像裡。「我在寫腳本時通常會寫『人的狀態』,拍的東西也比較意象,藉由外部『事件』來表達『心情』。」這三支MV不約而同探討到「一體兩面」的概念,兩個人其實像是同一個人,自己面對自己的心境是?對自己的狀態有什麼樣的了解?選擇以此狀態面對其他人,別人如何回饋?如何從他人的回饋中慢慢改變自己?諸如此類。 無論是三位導演或宜農本身,這些作品投射了女性創作者的多面性,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雌性和雄性的部分,她們將生活中沒有機會展現的面貌放入音樂與影像中,用畫面說話。 對於「女導演」有什麼想法? 宜農曾在其他訪談中提到,《Pluto》無疑是張相當「女性」的專輯,這次又剛好找了三位與自己同世代的女性導演來製作 MV。對於同時身為「女性」與「導演」,盧鄭郭三人有著不同的看法。 郭佩萱:「我跟朋友說我想當女導演,大家就叫我寬姊(邱瓈寬)。」眾人大笑。鄭如娟提到,面對客戶時會明顯感受到性別差異,不是行為、而是態度上的。「我通常會從踏入會議室所收到的第一句問候,來判斷這次的案子好不好做。」直接稱呼導演通常表示他認同你;如果態度客氣但帶著打量、懷疑的語氣,很可能對方在心裡質疑你的能力。 比起面對客戶,因性別特質而不被工作夥伴信任時,更加劇了導演們的無奈。「我覺得大多數男生很難在第一時間信服女生,可能他們從小對女生的第一印象是媽媽吧,因此容易將『非決策者、嘮叨』這些印象投射到女生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他們很努力想要尊重你(導演),但潛意識中是在質疑你的。」鄭如娟舉例:「尤其是男女生想法很不一樣,女生想很細,男生是看大方向的,當你在溝通很細的東西時,他們會覺得沒有必要。如果是年輕的新導演,商業條件不高,預算不多又沒有經驗的情況下,與團隊夥伴溝通就會花很多力氣。」 盧姵文附和:「就算是熟識的工作夥伴,仍會感受到他對待女生(導演)和男生的不同。簡單來說,男生喜歡的 tone 調和女生喜歡的就不一樣,他會尊重你的決定,但同時也會想表達更多意見。」說穿了也無關性別,只不過在喜好與品味的契合度上,同性高於異性的機率較大罷了。 有時善用女性特質反而是種優勢,當想法被質疑、被挑戰時,別急著說服對方,證明自己,反倒是放下身段,用「軟」一點的方式去溝通,爭取自己想要的,並且慢慢建立彼此之間的信任。鄭如娟笑著說,自己原本很排斥用女性化的身分去要求事情,但後來發現男女的差異是先天的,「儘管我們一直都在努力模糊那個界線,但既然身為女生,就要將自己的特質發揮出最大好處。」 年輕世代的影像創作特質 後來我們聊到預算的分配,三人紛紛表示:拍片其實賺不了什麼錢,尤其是導演,一筆預算下來,技術人員可以拿到自己該有的報酬,但很多時候為了作品品質,追加的預算就等於導演必須自掏腰包,能不付嗎?不行,因為希望作品更好。 但窮歸窮,現在這個世代反倒比上個世代更容易以影像工作維生。在資訊爆炸、技術門檻降低、社群網站盛行、人們的胃口不再飽足於單一媒介的年代,MV 不再是唱片公司花大錢投資藝人的產物,動態廣告也不再只是販售商品的宣傳片,融入劇情與創意拍成微電影更是近年來的趨勢。如此大量的市場需求,相對促使更多人投入影像產業,然而,自己該如何在眾多競爭者中更突出?是每個創作者與技術人員都在思考的問題。 有人說,導演分成數種類型,或許像「神」,想創造什麼就創造什麼;或許像「君王」,沒辦法創作,但所有人都要幫助他完成他想要的東西。年輕一輩的導演更像「總統」,擁有決定權,但實質上是「共同創作」,各領域的意見都可以加入討論,導演也會適度退讓。「可能在我們求學過程中,一起拍片的是自己同學,所以不會有上對下的溝通方式。年紀大一點的人較強調『輩份』,但我們就比較沒有。」 此外,世代差異也落在美術和造型的重視程度上。「許多客戶會以為,女導演可能會比較想做帶點女權主義的東西,或是擅長家庭、溫馨等特定主題的處理,但其實根本不是這樣。女導演的作品跟『女性』的連結不見得是正相關。真的要說的話,我們的確會比較在意美術和造型的部分,但不一定是具有女性特質的成分。」 綜合媒材的使用也是近年來各類型影像作品的趨勢。以〈雲端漫舞〉為例,畫面尺寸或橫或直,變換跳接,看似凌亂卻精確地呈現劇情與角色心境。回顧一些較有年代感的影像作品,大多講求整齊,在鏡頭內說故事,卻忘了鏡頭本身就是故事。「跟上個世代不同,我們會願意接受更多的可能性。」鄭如娟受雲端 MV 的影響,在後製〈酒店關門之後〉時也試圖改變自己以往追求的整齊感,左右內縮,使字幕跳出邊框。 最後回到創作層面,三人皆認為「MV 的目的是協助音樂傳播」,現在越來越多人著重於畫面特效,卻忘了突顯歌曲本身的內涵。「並非砸大錢才能拍出好 MV,創意與作品想傳達的意念,才是最重要的價值。」 踏著微醺的步伐推開窖父的們大門是在五個小時之後,用收穫良多來形容今天似乎太流於俗套,但從幾次與宜農深聊,以及聽了三位導演分享的故事與價值觀後,我不禁感受到,任何(領域的創作)人的內心深處其實都是渴望分享自己、渴望被理解的。她們透過作品與世界相連,而人們也透過她們的作品,與更遼闊的宇宙相連。 【採訪後記】  「鄭宜農很適合演妹仔」 「你不覺得她吃東西的時候很妹仔嗎?非常專注,很想吃那個東西的樣子」 「她就是有妹仔魂。」 「因為演妹仔我就是真的在演,演別人對我來說比較容易。」 既然約在酒吧採訪,重點當然是閒聊,基於媒體道德,那些不適合寫出來的後台故事我就不客氣地私藏了。其中一題的回答很有意思,大家可以偷偷幻想,或去鄭宜農粉專留言,說不定下一支就拍這個了! 「之後再跟宜農合作的話,想拍什麼?」 鄭如娟:裸體。 郭佩萱:慢動作、穿著布偶裝在跳舞,越蠢越好。 盧姵文:想把她弄成不是她的樣子,想做美術跟造型都很激烈的MV,很怪又很精緻的東西。   【導演小檔案】 盧姵文,75年次,天蠍座,世新廣電系電視組畢,影像創作從剪輯、攝影做起,近年開始執導音樂相關影像。擅長以各種剪輯手法,強調作品情緒。作品包括IMC Live session系列(小宇、1976)、田馥甄「如果」演唱會VCR、大象體操〈燈〉、Crispy脆樂團〈玩伴〉、鄭宜農〈Our pop song〉等。   鄭如娟,77年次,牡羊座,世新廣電系電影組畢,身為導演兼編劇的她以女性獨有的細膩視角自成風格,主要作品類型為短片,如入圍2010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的《親親 Ching Ching》、《小情小愛 The Pieces》、《Check》、《寫給台南的情書》、《梅雨季》,〈酒店關門之後〉為其首支執導的MV作品。   郭佩萱(GPS Production),81年次,牡羊座,輔大影像傳播系畢,就本人的說法「拍獨立樂團根本賺不了錢」因此為了生活打了很多雜工,像是出演Leo王〈沙豬〉MV女主角。導演作品有Leo王〈長大十八歲〉、TRASH〈反派〉、巨大的轟鳴〈ASHS〉、猛虎巧克力〈止水之湖〉、鄭宜農〈雲端漫舞〉……等。

2017/05/26

【專訪】大竹研x早川徹x福島紀明:在「縣道184」跟「東京中央線」上

「當你找到自己的答案,你彈的每一個聲響都會精彩無比,也會因此感到非常開心。」當訪談結束時,我的老師早川徹這麼對我說。 在生祥樂隊的舞台上,吉他手大竹研(Ken Ohtake,以下簡稱 Ken)、貝斯手早川徹(Toru Hayakawa,以下簡稱:Toru)和鼓手福島紀明(Noriaki Fukushima,以下簡稱:Nori)是伴隨林生祥「重返縣道 184」的重要音樂夥伴;首先是與林生祥長期合作的 Ken,找來大學時一起玩音樂的夥伴 Toru 參與《大地書房》與《我庄》專輯,接著與 Toru 長期合作的鼓手夥伴  Nori 也上了車,一同堆砌起生祥樂隊磅礡的《圍庄》。 同時在另一條「東京中央線」的音樂路線上,三人自學生時代就深受這條貫穿東京市鐵路沿線的爵士樂、搖滾樂場景影響,也將這個根源作為演出名稱,在 2014 年進行了「東京中央線 Unexpected」巡迴,並發行第一張現場錄音專輯《Live In Tainan(佇台南)》。隨著台灣樂迷們習慣以「東京中央線」稱呼這個演奏樂團,他們在 2017 年正式以「東京中央線」為團名,於 5 月推出全新錄音室專輯《One Line(東京中央線)》。 三人組成的「東京中央線」悠然穿梭在音樂地圖上,從學生時代至今、從東京到世界各地;不曾改變的是揹著樂器怡然自得的身影,還有誠實面對自己的心境。 由大竹研(前中)、早川徹(後左)與福島紀明(後右)組成的東京中央線,甫發行了新專輯《One Line》。 Q:請問老師們的音樂旅程是怎麼開始的?為什麼會選擇那項樂器? Ken:我是從小時候學鋼琴開始的,但是彈的真的很不怎麼樣。到了 15 歲時接觸到吉他,加上受到日本樂團 BOØWY 的影響,就決定開始自學吉他;直到大學時期對爵士音樂產生興趣,就找老師學習,後來也潛心鑽研木吉他演奏。 Nori:小時候在電視節目上聽到 YMO 的音樂 (Yellow Magic Orchestra,音樂家坂本龍一、細野晴臣以及高橋幸宏的電子樂團),就喜歡跟隔壁班同學一起隨音樂敲打課桌椅,敲個不停。接著接觸到海外樂團像是 The Beatles、The Police、Led Zeppelin 等,覺得跟以往聽的音樂很不一樣,非常有趣,就決定開始要玩音樂。但是像吉他、貝斯、鋼琴那些樂器,一摸就覺得不是自己的菜,再加上我深受 Led Zeppelin 鼓手 John Bonham 的鼓聲震撼,就開始自學打鼓了。大概十年前,Sting 跟 The Police 的復出巡演到了日本,我在現場看得淚流滿面啊! Toru:我三歲時在爸媽強迫下開始學鋼琴,那時候很不喜歡彈琴;直到長大一點聽到美國音樂人 Billy Joel 的音樂,非常的喜歡,就自己試著彈。後來爸媽買了好幾本他的樂譜給我,我就從樂譜裡學他的和弦用法。到了 1989 年,The Rolling Stones 來日本演出,我看到演唱會的電視轉播,現場氣氛非常熱烈,滿場跑的主唱跟吉他手超受大家歡迎;但是舞台上竟然有個動也不動的傢伙(註:貝斯手 Bill Wyman),自顧自的彈奏手上的樂器,對我來說,那個傢伙感覺更 Rock N’ Roll,讓我感覺到——啊,這就是我要彈的樂器!便開始自學彈貝斯。 貝斯手早川徹因為看了滾石樂隊在日本演出,而喜歡上貝斯這把樂器。 Q:您們都曾提過恩師的影響,像是 Ken 的老師沖繩民謠大師平安隆、津村龜吉,Toru 跟 Nori 的導師傳奇鼓手古澤良治郎。但是當跟隨老師學習到一個程度,得走自己的路時,是如何摸索前進的? Ken:那時候沒有為自己設定很遠大的目標,只有類似希望在 30 歲時能以音樂為職業、40 歲可以發行創作專輯這種大方向目標。跟著老師們學習,讓我看到自己需要加強的各種地方,那些都是一個個小目標,都得透過不斷練習去克服,同時從中累積經驗。這些小小的階段都是摸索的過程,一個一個克服下去,就會做出自己的風格。 Nori:對於音樂這條路,我一直都有一個明確的信念:就是不要用音樂來騙自己。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跟喜歡的夥伴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像是專輯、演出這些,都不是路上最重要的目標;如果不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就算做出一百張專輯也沒有意義。先誠實做出自己喜歡的音樂,有了這樣的信念,其他的就會水到渠成。 福島紀明:「對於音樂這條路,我一直都有一個明確的信念:就是不要用音樂來騙自己。」 Toru:古澤老師對我的影響,就像剛 Nori 提到的:「要誠實,面對自己。」只是我跟隨他學習時還很年輕,才 20 出頭歲,對於老師傳達的理念,只能了解字面意義,無法真正領會。對我們來說,他就像是父親一樣的角色,大家非常尊敬他,很多價值觀的建立都仰賴他。回顧那樣的關係其實不是很健康,畢竟他想告訴我們的就是必須忠於自我,必須要學會獨立。 2011 年時,古澤老師辭世了。Ken 一看到消息就打電話通知我。那通電話的記憶到現在還很鮮明,我意識到從那個當下開始,我得為自己思考了,恩師已經不在,必須靠自己釐清之後該做什麼,該怎麼做。說來諷刺,也是在那之後,我才越來越能體會他要教我的理念。你得找到自己,自己是誰?你想玩的音樂是什麼?你想做什麼? 事實上 Ken 對我也有極大影響,我看到他每天都孜孜不倦地認真練習,非常嚴謹。這聽起來很老生常談,但是想要進步就是得持續練習,否則只會原地踏步,很多樂手到了一個階段就停止進步了。古澤老師在生前最後的訪問也被問到給年輕樂手的建議,他只回答:「練習。」就是這樣。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大竹研至今仍每日練琴,早川徹默默看在眼裡,也以持續練習砥礪自己進步。 Q:老師們在日本也有其他的音樂活動,對您們來說,在台灣做音樂跟在日本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Toru:做音樂的方式沒有什麼不同,不過聽眾就蠻不一樣的。以東京來說,厲害的音樂人臥虎藏龍,到處都是表演空間,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音樂節目,所以聽眾很分散,可能一個表演場地就只有幾個觀眾。觀眾喜好的音樂類型也分的很細,比方說喜歡爵士樂(Jazz)的樂迷,就分成傳統爵士、搖擺樂(Swing Jazz)、前衛爵士(avant-garde jazz)、咆勃爵士(bebop)⋯⋯等等群眾,老實說,日本聽眾不是那麼容易取悅。相反地,台灣的聽眾,對音樂比較沒有明顯的預設立場,欣賞音樂比較單純直接。 Q:團員們相隔兩地,是透過什麼方式一起創作寫歌? 專輯製作過程又是怎樣呢? Ken:現在我有一半時間住在九州,一半時間住在台灣;平常聯繫就是通過短訊跟 e-mail。但是因為我們一起做音樂很久了,默契很夠,不需要很頻繁的聯絡。而且我們每次碰面都有很多進展,一次就可以討論到細節很深的事,所以也不會需要密集碰面。我們大概是在去年夏天,開始有進錄音室錄製新專輯的想法,那時候是打算準備兩三張專輯的創作數量,然後在今年二月時,一次把幾十首歌錄完。 Toru:不過後來我們還是決定只收錄這張專輯的九首歌,我們用了 3-4 天在錄音室把整張專輯同步錄完,過程很快,沒有做 Editing 後製,就是用錄音記錄下完整的歌曲演奏。 Q:第一張專輯 《Live in Tainan(佇台南)》是在台南表演的現場錄音,這張新專輯《One Line(東京中央線)》則是在錄音室同步演奏錄製的,以都是同時演奏的方式來說,在錄音室裡更能發揮的部分是什麼呢?在心態上又有什麼不同? Ken:我們將《Live In Tainan》那種現場感氣氛延續到這張專輯來。但是在錄音室裡錄製專輯,可以克服現場演出時在收音上的一些限制,比方說在錄音室錄製的木吉他,麥克風捕捉到的聲音表情就可以更細緻。 Nori:在現場演出時,會隨興所致地發展出很長的即興演奏;但是進錄音室時,演奏的內容會比較濃縮,要表達的東西會更精緻。 Toru:從《Live In Tainan》發行到現在的三年中,我們的默契跟音樂能力都更加成熟;除此之外,現場錄音時的心態比較 High,在錄音室裡雖然也沈浸在音樂中,但是在心態上會比較冷靜、穩定。 不若前作是現場專輯,東京中央線的《One Line》是一張錄音室專輯。 Q:新專輯《One Line》是否有特定主軸呢? Ken:許多演奏專輯都是以絢麗的技巧為主,我們希望能用平實的演奏跟節奏來傳達音樂。 Nori:近代音樂製作很多仰賴數位編輯後製,把音樂修得很漂亮。但是我們希望用單純的樂器跟扎實的演奏,做出美麗好聽的音樂。另外最近很多歌曲擁有很厲害、很有個性的歌手表現,但是樂器部分就退到很後面,也聽不太出樂器的互動跟表現,我們希望這張專輯可以讓人們聽清楚每個樂器的表現跟彼此間的關係。 Toru:Ken 跟 Nori 已經把專輯主軸講得很清楚,我再多補充一個層面,那就是「真誠」。我們使用的樂器都是製琴師川畑完之(Kanji Kawabata)做的,錄音過程他也在場幫助我們準備器材、架設麥克風;他對聲音的核心思想就是追求原音,不仰賴人為加工。我們也是以這種心態,在同步錄音時透過演奏控制各自的音量跟音色。混音師 Zen 也非常了解我們的音樂跟想法,不會用一些瘋狂的混音手法處理,而是在原本的錄音基礎上做細微調整。而專輯母帶後製工程師 Don Bartley 的風格也是忠於自然。所以整個專輯製作過程都是很真誠,聽起來很有現場感,很原始,完整保留了三人之間的默契跟演奏時的化學變化。 製琴師川畑完之(後右)是樂隊成員長期合作的夥伴,這次錄音過程也到場協助。 Q:做為生祥老師樂手角度跟作為東京中央線成員時,在心態跟音樂表現上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Toru:生祥透過音樂說故事,所以我們也都是以故事為主,用樂器幫忙說故事。除此之外,一起做音樂時,我一直都在注意著生祥,確保他能無拘無束地唱歌;因為他每天的感受、心情都有所不同,在節奏快慢上會因此產生變化,我得感受到那些細微的速度變化做出調整,讓他可以自在歌唱。在東京中央線時,對我來說就像是遊樂園一樣。 Ken:生祥老師的創作是以歌詞為中心表達意義,所以由樂器幫助意義的傳達。但是東京中央線是以樂器為中心做音樂,是用自己的樂器來唱歌。 另外生祥很重視客家話的語言,以及客家民謠在音樂上的特性。對生祥來說,許多電吉他演奏手法就像是說外國語一樣,所以他讓我重新思考找到自己音樂語言的重要性。在跟生祥做音樂時,我很尊重客家的語言、文化跟音樂;在做東京中央線時,就是做自己的音樂,只是不知不覺的,客家的音樂旋律好像也變成我自己的音樂語言了,漸漸有點分不清楚了,哈(笑)。 Q:新專輯《 One Line》 巡演即將要在六月展開,之後是否有什麼計劃? Nori:台灣演出結束後,我們在日本也有做巡迴演出。然後因為這張專輯只收錄了我們的九首創作,我們還有很多創作,所以之後也會繼續做新專輯! 訪談後記: 幾年前我曾跟著早川徹老師跟大竹研老師學習音樂,每次上完課除了帶回新的音樂課題,還意外的從指板琴格上延伸出許多關於生活的思索。那時漸漸了解到人們所謂的「渾然天成的美麗音樂」,其實是一台每站皆停的列車,得穿越大大小小月台,探訪支線迴路,在走走停停間繼續前行的遠方。這樣的想法在與老師們對談之後有了更多體會:老師們能持續前行,倒也不是為了那個遠方,而是旅途本身。 就像訪談結束道別時,早川徹老師對我說:「當你找到自己的答案,你彈的每一個聲響都會精彩無比,也會因此感到非常開心。」 【東京中央線 One Line Tour】東京中央線網站:https://tokyochuoline.com/home 台北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1 日 (四) 會場:河岸留言 西門紅樓展演館 (台北市西寧南路 177 號)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499 高雄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2 日 (五) 會場:The Mercury 水星酒館 (高雄市左營區立文路46號)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505 台南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3 日 (六) 會場:Room335 Live House (台南市康樂街47號B1)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506 台中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4 日 (日) 會場:浮現Live House (台中市龍井區新興路55巷12號)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507 採訪、撰稿/海棻;攝影/陳仰德;口譯/文海

2017/05/23

【論金曲】中國音樂人開始頻繁現身金曲名單所反映的事

近五年來,越來越能見到中國樂人在金曲獎的身影,若從第 24 屆來自上海的李婭莎拿下最佳台語女歌手獎後算起,第 25 屆除有李健、趙兆等人外,還有最佳新人李榮浩。去年第 27 屆,更能見到蘇運瑩、小霞乃至「老將」崔健出現在名單中。 甫公布的第 28 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可謂近來中國樂人入圍比例最高的一屆,包括最佳國語專輯的許鈞、郭頂,最佳演唱組合 Mr. Miss、火星電台,最佳新人宮閣,以及入圍演奏類的秦四風、顧忠山(非初次入圍)。甚至郭頂單單一人,便憑藉《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入圍了 7 項之多,成為僅次於五月天的贏家。隨著中國樂壇的發展,新一代的中國樂人,名字在金曲現身次數,預期日後會越來越頻繁。 曾擔綱過台灣金曲以及中國華語傳媒音樂大獎的評審,樂評人葉雲平表示,中國的一般聽眾對金曲獎的關注度是否很高,還有待商榷,但從 2010 年開始,中國的媒體與音樂圈開始特別關心金曲獎倒是不爭的事實。他認為,金曲能受到關注的現象得歸功於「第一個,當然是金曲獎舉辦的規模跟效應上其實是越來越好;另外一個當然是,不只兩岸三地,金曲獎是華語樂壇裡規模最大也最公平的獎項。」 來自中國的郭頂,今年憑《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入圍金曲 7 項大獎,是近五年來,入圍最多項目的中國樂人。 金曲獎的評審制度相當嚴謹,主辦單位與外力都不可能介入金曲評審會的決議結果,入圍與得獎結果也都是在公布當天才確定,沒有提前外洩可能,諸多設計成就金曲的信度地位。然而,就葉雲平所知,許多中國媒體、音樂人,仍對金曲的「公平公正」抱持懷疑的態度,來參加金曲典禮時甚至會問到底該花多少錢才能買到某個獎。這狀態和同樣有中國影人入圍的金馬獎類似,該文化養成的背景是在中國,有太多音樂與電影獎,都是可以走後門的。當然,中國也不乏公平自主的獎項,諸如: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或著豆瓣網站的艾比鹿音樂獎,皆由專業評審所選出,可影響力到目前為止仍比不上金曲獎。 金曲獎加持的正面效應發揮在哪,讓他們也爭相報名?若分作「名利」而言,對中國音樂人來說,也許入圍、得獎對商業上的銷售刺激有限,以這五屆來說,唯有李榮浩勉強能稱作受惠而進入商演市場;可金曲的精緻口碑,之於對入圍者的「名」總是有幫助的。葉雲平說,能入圍金曲獎,「等於在肯定他們的音樂創作質地」。 有意思的是,今年名單公布之後,在對岸討論度高的入圍者,並非參加過中國好歌曲、入圍最佳國語專輯的許鈞,或著入圍 7 項,在台灣業內頗受讚譽的郭頂,反倒是流行爵士雙人組 Mr. Miss;雖不清楚原因,倒可見中國與台灣各自從金曲奬上感應到的重點還是有差。 中國音樂人入圍金曲獎是該擔心的事嗎?說來諷刺,和金馬獎之於國片的狀況一樣,台灣的金曲獎地位持續攀升,本地的唱片市場卻越來越不被看好。整體自信心的萎縮,導致中國創作者的入圍若真要搞媒體炒作,每每能成為島上熱議的話題。 「為什麼現在,台灣開始談論或擔心,越來越多所謂的中國的歌手或專輯會入圍金曲獎?」葉雲平問。事實上,中國音樂人入圍多項金曲獎並非新鮮事,王菲在 2003 年的《將愛》專輯,便入圍 8 項金曲獎。然而,當是的台灣聽眾並不會特別在意王菲以及製作人張亞東的中國身份。這類防備心態,當然更不見於過去,香港、星馬等「外國」歌手如:陳奕迅、孫燕姿、蔡健雅、莫文蔚等等身上。 2013 年,來自上海的李婭莎拿到最佳台語女歌手獎後,引來鄉民謾罵,論點日後還能導正到,台語演唱咬字好不好等,語言跟技術面的討論上;去年入圍客語專輯的秋林是廣東人,則絲毫不見抗議。這可能跟方言本身在金曲位置比較邊緣有關,但另一方面,我們的台語創作與客語創作實力非常強壯,尚不必擔心誰來「踩地盤」。 倒是國語,我們會擔心,代表我們對台灣的中文流行歌手的自信心,也愈來愈不足了。若再細部探討,相較當年的王菲,近幾年入圍金曲的新一輩中國樂人,許多都具有創作能力,甚至是全才型,從詞、曲、編、唱到錄音、製作都能一手包辦的歌手;他們不必打「團體戰」,自己一個人就能殺進台灣來。 「全才型創作人」過去也是台灣人自豪的存在,如今也受到挑戰。綜觀之,目前金曲規則上,面對中國唯一的防線僅剩下報名資格「限於在台灣首發的專輯」一項而已了。順著這規則,這兩年,主流唱片公司與中國音樂人開始牽線合作,在台進行發片佈局,在本屆名單之外的陳粒、李志,若還原去年的發片節奏,也看得出先在台灣發行,好報名金曲獎的野心。 「我覺得需要擔心的時候還沒到,」葉雲平說:「假使有天,金曲獎採取非報名制,或開放全報名制,任何操持華語的音樂人都可報名。(屆時,中國樂人)大量入圍才要擔心。」或著還有更糟的:「有一天,中國都不報名金曲獎的時候,才最需要擔心,那代表中國已經有夠重要的音樂獎了。」

2017/05/23

達人聽歌:per se〈the mist〉揉合著民謠英搖甚至後搖等複雜元素 渾圓天成不見突兀

Oliver 在聽:the mist by per se 這組近期異軍突起、多首歌曲霸佔即時排行榜的香港新貴二人組 per se,其冒起原因不無道理:別樹一幟的曲風加上嚴謹的製作,此曲正是一例。揉合著民謠英搖甚至後搖等複雜元素,渾圓天成不見突兀,層次飽滿的編曲搭配上乘的旋律,最重要是歌手精湛的演繹,一切準備就緒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時機。 Han Chen 在聽:Moonlight by 尤騰輝 Ten. 他者的吉他手,同時也涉獵製作的尤騰輝 Ten.,令人想起 Mac DeMarco 的吉他手馬吉 Peter Sagar(Hoeshake)。帶點 talkbox 效果的 vocal、琅琅上口的哼唱跟簡單的吉他循環與和弦、繚繞的合成器,當然還有最重要的節奏組設定,都是這首簡約、微 funky 感歌曲值得注意的要素! 馬瓜在聽:給我說個故事吧 by 何瑞康 RayKang 身為以推廣歡笑為己志的漫才雙人組合「達康.come」的成員之一,何瑞康對於生活與社會中所發生的大小事,自有獨到的觀察與體會,並且也懂得如何透過深刻的筆觸及洞察力,將其表達出來。而現在,他透過民謠吉他彈唱的方式,唱出一首首發自內心的真摯感情,每一首歌,都有著不同的故事,等待更多聽眾聆聽。

2017/05/22

【週五看MV】大支極簡伴奏展高超Flow 法蘭黛冷戰李英宏

大支 feat. 潘琪妮〈夢蝶〉 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的大支,經過多番的人生歷練之後,開始從音樂的加法轉為減法,不斷挑戰音樂的各種可能。在〈夢蝶〉邀來曾獲金音獎、傳藝金曲獎,跨足古典音樂與即興演奏鋼琴家李世揚合作,在極簡的伴奏中,以卓越的 Flow,饒唱如同莊周夢蝶的奇幻、渾沌與矛盾。客座 Featuring 的潘琪妮輕柔的嗓音更襯出蝴蝶輕輕飛舞的溫柔。 鄭宜農 feat. 盧凱彤〈Our Pop Song〉 鄭宜農的新專輯《Pluto》圍繞著「愛」這項主軸,她在〈Our Pop Song〉找來和她同樣兼具柔軟與剛毅的盧凱彤合作,在李欣芸的編曲與製作鐘,,緩緩唱出人與人之間渴望親近與理解的感受,傳達出「學習去愛」就像是一首 Pop Song,每個人都必須唱過一回。 在 MV 裡頭,兩人分別用顏料和衣布兩種相異又相似的物質,傳遞所有加諸在人們身上的種種,它們有正面也有負面,但是無論如何,最後一定都能找回純粹的初衷。 老王樂隊〈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 成軍以來橫掃各大專院校音樂創作比賽,去年獲得政大金旋獎創作大賞與最佳作曲、淡江金韶獎創作組冠軍與最佳作詞的「老王樂隊」,終於有了首支 MV。〈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節奏輕巧得如同一隻優雅的貓,高貴、傲氣地自顧往前,無視身旁的風景,更無懼他人的眼光。其中反覆吟唱的副歌「給我一瓶酒/再給我一支菸/說走就走/我有的是時間/我不想在未來的日子裡/獨自哭著無法往前」更是十分洗腦。 孩子王 Kid King〈走鐘〉 歷經休團再復出的孩子王,終於在成軍第五年推出了首張專輯《最窘丸》,取「做狀元」的台語發音,傳達「想在失敗的社會裡成功」的心情。如果你也被這像是會吃人的社會逼到了某個絕境,來聽孩子王吧!在這條路上,你絕不孤單。 〈走鐘〉這部 MV,請來馬國畢擔任主角演出,日前被爆出因為積欠賭債而跑去當 Uber 司機的他,無疑是歌曲當中,被現實壓得喘不過氣的代表,他也把內心的無力、掙扎、最後的反擊表現得淋漓盡致。 如果你想要購買專輯,可以填寫表單訂購,十張以上還有超值好禮。7/15、7/23 他們也將於台北小地方展演空間、高雄 LIVE WAREHOUSE 舉行演出,嘉賓分別為 Vast & Hazy、淺堤 shallow levée。 蘇珮卿 Paige Su〈我們都是寂寞的〉 之前只有歌詞版 MV,終於等到正式版啦!「也許就是這樣吧」穿梭在城市裡舞動的人們,黑白如同寂寞蔓延的模樣,等待微弱的彩虹引領他們走向遠方。豎琴在蘇珮卿的人生裡也是一個重要的角色,雖然我們都會寂寞,但終究擁有音樂陪伴。 J.Sheon feat. 呂士軒〈啵啦〉 J.Sheon 的新歌〈啵啦〉改編自好友「小葉」的真人真事,用哥們的語氣講述「小葉」追女孩子的情境,最後還邀請當事人「小葉」擔當導演,自己來拍自己的故事。 充滿派對氛圍,R&B 融合雷鬼節奏的〈啵啦〉也邀請好友呂士軒合作,為這個故事畫龍點睛。而 J.Sheon 也不改他的惡趣味特色,鼓勵大家吃蔥壯膽,但大家可別傻傻的就這樣「啵啦」! Frandé 法蘭黛樂團 feat. 李英宏 aka DJ Didilong〈該死的冷戰〉 法蘭黛第二波主打找來李英宏合作,演繹戀人在關係中冷戰的拉扯。MV 找來剛入圍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導演李婕妤一手打造,劇情描述冷戰的情侶內心都有一個幼稚的小孩,默默訓練他們茁壯、武裝,保護自己不被傷害,但同時又渴望被疼愛。本來應該出去散步、恩恩愛愛,該死的我們竟然在冷戰。打一架吧!最後會怎麼樣我們看著辦。

2017/05/19

【專訪】金屬宅宅 94 壞:暴君

繼描寫神話故事的《水沙漣傳奇》後,今年暴君的新專輯《孤鷹行》即將於 Legacy 舉辦發片場,這次準備滿滿 2 小時,全力獨撐上下場,預計演出超過 20 首新舊歌曲。 專場倒數一個月,維持著固定的練團時間,創作核心之一的吉他手林祈安(林老屍)現居南投,每到週一下午就必須搭客運北上;住在北部的 Live 吉他手 Jon,同時也是推廣金屬器材與教學、觀念的「金屬狂琴」站長,與身兼「暴噬者」主唱的饒亞哲也雙雙提早抵達。唯獨在桃園就讀大學的鼓手葉濬誠,通話後發現還卡在國道車陣中,團員們笑:「反正鼓手沒人權,不用理他!」 戴敬緯(電貝斯):小戴,老闆,大總統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林祈安(電吉他):林老屍,實況主,主管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Jon(電吉他 ):保母與公關,中日英粵四國語言,兼「翻白眼手」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饒亞哲(主唱):一般員工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葉濬誠(鼓):掃廁所的(連個正式職稱都沒有),被霸凌者 Photo by Blake.L Photo:film 瑜子(琵琶):瑜子,唯一且絕對的存在,這次日常練團尚不用她出馬 Photo by Jimmy T’s Photography 團員分隔三地,沒有辦法隨時隨地相聚練團,連編曲創作也是分別把自己做好的檔案放上網路空間,自嘲是「Dropbox 樂團」,只要見面就是把歌曲、演出流程練熟,從來都不是 jam 與創作。 本來等待葉濬誠到場的小聊,從電玩講到影集、巡迴奇聞軼事、金屬圈八卦,陪著他們練完團,訪談後段卻讓團員們收起笑臉,憂心起台灣金屬樂團未來。 小戴家,台下狀態下的暴君 (人還在桃園)台下狀態下的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鼓手葉濬誠 環保金屬孤鷹行 管弦民謠衝到底 小戴說:「我會特別強調這是改編,有一點泛靈信仰。我依舊想要寫山林,但人只看到地面的事,如果你身為老鷹,就什麼都看得到。」改編自 1993 年台灣作家徐如林同名小說,《孤鷹行》由山難的故事開始,藉鷹眼之見,投射在環境保護,影射山林被破壞。 這次音樂更多交響(Symphonic)與旋律(Melodic)元素,養份分別來自巴哈《平均律鍵盤曲》、參考對位法、電影配樂家 Brian Tyler;在節奏與旋律,不難聽出黑金樂團 Septicflesh 與 Behemoth 的滋養,甚至以一句「看樹頂微光」,向大前輩閃靈的經典〈玉碎〉致敬。 他說,樂團成員皆非音樂系出身,皆在嘗試中學習,瞎子摸象,與其順從樂理,不如相信自己的耳朵,將自己喜歡的音律去搭配。 共同創作與編曲、由電玩宅到影集的吉他手祈安也說,自己從紅白機中 8 bit 遊戲音樂獲得許多音樂啟發,更潛移默化在創作中:「裡面音樂都很棒,midi 音色很陽春,所以每個音軌其實都很清楚。我的耳朵是這樣練出來的,讓我可以很容易去拆解和弦、整合在自己的作品裡。」 有巴哈姆特帳號者請舉手,左至右依序為鬥陣特攻、Fallout 4、暗黑破壞神3、無奈的團長(老屍燦笑) 擔當人肉鼓機的葉濬誠認為,《孤鷹行》整體節奏雖然較慢,但還是有 250 BPM、過門參考演奏團 Conquering Dystopia 複雜化的〈振翅〉,或把〈步履〉的 blast beat、snare beat 以倍數編,在節奏上毫無鬆懈,而來自暴噬者的亞哲,也擺脫較為摩登的 deathcore,參考幻日、閃靈與蕭逸的特色,詮釋次世代的暴君,從黑到死,形成層次較多的吼腔 vocal。 「電吉他、琵琶、中國笛」持續做為暴君作品中標誌,穿插在大片管弦與插電樂器中的運用鮮明搶眼,Live 吉他手 Jon 解釋,這一次三樣樂器並非只是旋律、和聲關係,而是相輔相成:「三者旋律不但不會互相干擾,音色更綜合成很獨特的個體,是《孤鷹行》中的一大特色。」 《孤鷹行》也讓「法蘭粉」小戴與法蘭合作的夢想成真,〈焦土〉是專輯中的另一亮點。 Jon:「絕對是假公濟私,錄音也只有他在啊!」一提到法蘭,團員馬上吐槽,亞哲也說:「原本我也想去,但我想這是他唯一與法蘭獨處的機會所以就算了。」 小戴解釋,找法蘭是有原因的:「我參考了中國團『深山』一首木吉他與 ambients 音效的作品,然後配上仙女般的女聲。覺得『Wow!這樣配起來超棒的』,接 metal 也接得起來。至於為什麼是法蘭呢?要仙女般、空靈又輕盈的聲音,我實在想不到有誰可以唱,你們可以說啊?有誰?(如圖示)」 請注意 Jon 的白眼,也可以注意亞哲的肚子 小戴補充,這次合作讓他大開眼界:「國語流行歌其實不如想像中簡單,演唱時的咬字與表情都要十分精確、計較。」而擔任法蘭 vocal 錄音師的孟諺,更給了他許多編曲、寫歌上的建議,讓他受益良多。 小戴:「我們有當面聊天,沒有特別聊什麼啦!」 Jon:「有人很害羞啦。」 小戴:「我很克制好不好。可以跟法蘭在阿帕陽台抽煙我已經⋯⋯」 亞哲:「你是想把她菸頭撿回家啦!」 而《孤鷹行》效仿如 Fleshgod Apocalypse、Septicflesh 等交響金屬大團,將用心編排的純管弦樂版本收錄,專輯全長超過一小時。 隨著 6/3 於Legacy 的「孤鷹」發片專場,實體《孤鷹行》即將問世,專輯設計找上《受寵若驚》、《隨波逐流我不介意》的賴佳韋,因為小戴對他在實體媒材上的運用印象深刻,本次封面的鷹型墨跡也出自賴佳韋手。 請注意 Jon 的白眼 0 與 1 的軟體音樂:製作水平不該是阻礙 連續兩張作品大量運用管弦交響元素,但你可能不知道,因為錄音經費限制,這兩張所有的管弦樂,都是 0 與 1 的軟體樂器。他們透過網路,自學習錄音製作技術,製作人自己當。小戴也吐露:「軟體音樂製作將是大勢所趨。」 有了與管弦樂團共演的經驗,《孤鷹行》使用軟體編寫、模擬所有管弦樂器,這次不會再有小號吹不上去的音高,或是手兩倍大才能按的提琴把位,倘若某天《孤鷹行》真的要找管弦樂團配合,也真的可以演出。 由 EastWest Symphonic Orchestra 軟體管弦樂音源,配合上真實錄音的四大件,外加大提琴、笛子與琵琶,製作期除了到閃靈小黑的 Black Frequency Studio / 黑頻錄音室做吉他 re-amp,不假手他人,都從這間不到 3 坪的小房間中,用 Logic Pro 9 跟滑鼠鍵盤敲出來,過程成為寶貴的學習。 小戴說:「我這樣一間小到悲慘的工作室都可以做好一張專輯了,為什麼大家需要去大錄音室、花大錢去做一張專輯?而且還不一定做的好!CP 值其實很低。我能接受花大錢在立刻大幅改善成品品質,但為什麼要花大錢在 90 變 91 分?而這 1 分的差距,可能不是每個人都聽得出來,甚至要使用很專業的音響、加上每天都聽音樂的專業人士,才能分辨出。」 橫的拍,暴君產出專輯的工作室 直的拍,就這麼大。專輯錄製、混音、後期都在這裡完成 他認為,只有「製作」的門檻降低,更多人才能夠自己做歌、做專輯,帶起更多交流討論。 「我多數取得這方面知識來源都是網路,國外其實很多音樂人都很推崇 in the box——所有的事情都在電腦上完成,不用什麼類比器材、類比 console。只要一台電腦、耳機就可以完成所有事情,這樣推廣製作才有效率。因為進入障礙低,學音樂製作的人變多,交流才會多,才會比較,同樣的東西多了才能交流,也不用存錢花十幾萬去刷器材。」 小戴說,這次是把管弦元素玩到至極,《孤鷹行》也是管弦風格暴君的句點。 他自爆下張作品可能更不黑:「下張沒有 blast beat,頂多大提琴跟豎笛,琵琶與笛子,更多的木吉他,滿滿的木吉他!像 Amophis 加 Insomnium 的綜合體,不比快比狠,一切簡單化。我會形容他是和風洋食,基底是北歐民謠,配旋律的方式比較東方。」 小戴放在兼工作室家中的部分樂器,有部分開始用於下張專輯創作,還有他最近開始練劍道的竹劍,算是創作取材(?) 暴君版「渡邊直美」、「長州小力」巡迴大受歡迎 今年初再度踏上東瀛巡迴,各站場次皆熱銷售罄,反應熱烈,東京臨時加場,五、六十人的小空間水泄不通,更不論先來後到,沒有觀眾是抱胸叉腰當死魚,一律蜂擁到台前,快擠到台上,讓暴君深感與台灣的大相徑庭,也預計將自己的海外重心以日本優先。 暴君官方 Twitter 為服務日本樂迷已採全日文經營,最近在 Twitter 上與粉絲熱絡互動:因為樂團有「渡邊直美」與「長州小力」,但為了避免這次《孤鷹行》首發演出變成綜藝場,在此就不多提。 メンバーの紹介時間! 第一弾!Vocal! 饒亞哲/Kenneth/渡辺直美 pic.twitter.com/Oy6HKPSzvP — Bloody Tyrant 暴君 (@BloodyTyrantTW) 2017年3月25日 メンバーの紹介時間! 最終弾!ライブギータ/マネージャー! Jon/長州小力 pic.twitter.com/myAgzAizLX — Bloody Tyrant 暴君 (@BloodyTyrantTW) 2017年4月3日 小戴提到去年朝聖 Laud Park 的盛況:「看歌迷就知道他們不是來打醬油的,不像台灣是聽一下某團然後順便聽金屬團。有那種頭髮都白了的老夫老妻,穿著滿滿 patches 的背心,上面都是鞭團,手牽著手一起看演出。」還有天沒亮就大排長龍的周邊攤位、中午沒到就開始衝撞的金屬頭。 日本的樂團愛好者甚是狂熱,也讓他想起先前巡迴的經驗:「日本的活動海報都會寫著大阪場價格、靜岡場價格、東京場價格,然後有三日聯票價,我想『奇怪,怎麼會有人大阪看完去看靜岡,靜岡看完跑東京?』很貴又很遠。沒想到還真的不少人這樣,追著巡迴跑!聽三場一模一樣的演出。」 曾居於加拿大的 Jon 也說,歐美樂迷普遍不太理人,並不會特別理睬嘉賓、暖場團,有時還會出去抽煙透個氣,但日本樂迷對演出狂熱異常,從頭站到尾,換場也不會離席。他笑說:「靜岡跟東京巡演沒有布簾,大家在上面插線換場,還因為這樣有點尷尬!」 當地 Livehouse 附設極度專業的練團室不算少數,甚至後台設有梳妝盥洗用的 shower room,稍有規模的場館還會設置監看前台與觀眾區的系統,以便樂團準備 on set。 就這次訪日,不只感受到日本場地與人員的專業,更發現女性投入 Live FOH、stage 的比例非常高,這次將近一半巡迴場次都遇到女性音控人員,對此也十分感嘆。小戴說:「樂團很仰賴現場來生存,現場要好,就表示工作人員要專業、硬體要好。」希望台灣的環境能因為樂團文化蓬勃,連帶重視專業技術與硬實力的人才培育。 金屬團生態出現斷層 台灣金屬只剩「潮」 如文化部公布的資料顯示,樂團補助興辦 11 年至今,入選樂團以標榜金屬為主要曲風的樂團有 Infernal Chaos(2007)、獄無聲(2007)、閃靈(2013、2014)、LYRA(2015)與去年發片後才候補上的 Masquerader,共五團。甚至在金音獎名單,也只見閃靈、火燒島、血肉果汁機與 Masquerader 上榜,無法否認,金屬音樂,在台灣是小眾中的小眾。 台灣雖然樂團文化看似蓬勃,而聽樂團的人變多,台灣的金屬頭是否有因此變多?可能是個更大的問號。 平時也從事教學的亞哲、祈安和濬誠,提到學生多希望速成出師、崇拜花俏的轉鼓棒表演而不練基本功;攝取的音樂內容非常單一,不離五月天、ONE OK ROCK,更遑論吃苦練技術比例更高的重型、極限音樂曲風。 週一晚上 20:00 一到,器材架好,準時開始練團,全團進耳機對節拍器,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練習 以指標性的血肉台中專場票房估計,這一場 sold out 人數,是否就代表台灣至少有這麼多人喜歡聽金屬?其實不然,Jon 說:「通常只是好玩,看血肉俗擱有力很有趣,所以國外金屬大團到台灣還是撐不起來。」 祈安直言,台灣其實是根本無法支撐樂團,甚至無法支撐這個文化場景的人數。反觀日本是可以的:「基本上以台灣來說,很鳥、很冷門的樂團他們是根本沒票房。」 台灣金屬團處於休眠、半解散狀態不在少數,步入人生下個階段、團員更動或散團也比比皆是,不免讓成軍 8 年的暴君,注意到台灣金屬可能面臨的危機:新生金屬樂團斷層。 專業的金屬樂團吉他手,練團時全程踩椅子也是合情合理的 亞哲說:「ICON promotions 之前有在問我們,所以我們有特別去算。如果以發過片、有在活動,立即可以準備一小時演出的金屬樂團,只有十團。」 「如果只算發過專輯(EP不算),有在活動的台灣金屬團,也只有二十團。這還是硬湊才湊到二十團。」小戴說,現在成員最年輕、有發片,有在活動、跑巡迴的金屬樂團,竟然是已成軍 6 年的火燒島。 亞哲想起日本 promoter 曾跟他們說:「在東京只要打一通電話,是有兩百個團 on ready 可以隨時演出的,現在來可以馬上演一個 set,曲風還跟你一樣。全台灣可以演一小時的有沒有兩百團?」 他直接了當作結:「大家聽團都還是聽潮流啦。為了一個潮字,並不是內心真的喜歡。」 【後記】免驚。 練完團後,時間已近晚上十二點,祈安趕車,葉濬誠隔天還要上課,都已離開。小戴、亞哲與 Jon 跟我在 61 外,繼續細數現在台灣金屬音樂人各種阻礙,也對團員的人生歷程和家庭背景做了一次 review,小戴的爸爸是音響迷,熱愛古典樂,也讓他踏上音樂創作,從第一反對到了解後全力支持;亞哲生於天主教和泛藍保守派的家庭,現階段還與家人抗爭,自己也在奮力掙扎;Jon 的家人則是從不解到默許,他更常以加拿大人的身份看台灣大環境,還有本地金屬音樂該如何尋找出路。 看著他們深刻認知「自己玩的音樂先天就很難在台灣成功」的事實,也不難理解,為什麼他們總用著一種看似輕浮、戲謔、玩世不恭的態度,認真地面對自己的樂團與音樂生涯。 當下我還蠻後悔,最後把話題帶到這種沈重的方向,返家路上傳了訊息給大總統小戴,跟他賠個不是。 幾分鐘後,他的訊息傳來:「不會啦,這就是日常呀~」 「免驚」 這是大總統小戴的寵物,看著祂洋溢溫暖的神情⋯⋯免驚!

2017/05/17

【專訪】鄭宜農的好朋友:我們眼中的女「冥」星

睽違六年的第二張專輯《Pluto》發行了,完整大編制的「登陸」巡迴也已進行到一半(5/20 台中場、5/26 台北場售票中),創作才女鄭宜農魅力持續發酵中,這次,我們邀請她擔任「Blow 五月封面故事」的看板人物,聊完音樂(鄭宜農:Pluto 在我跟世界扎實碰撞後誕生),接下來要聊聊她自己。 然而,這種事當然不能由本人來說,因此我們特地採訪了這張專輯的合作夥伴,試圖深入了解宜農在她們眼中是什麼樣子(其實蠻出乎意料的)。 盧凱彤:極度細心的音樂人,相處起來很舒服 入圍 2017 金曲獎「最佳編曲人」與「最佳國語女歌手」的盧凱彤,因為被宜農「搭訕」而合唱了〈our pop song〉,她笑說,在兩人還不認識之前,覺得鄭宜農似乎很有義氣、很難得罪。「認識了以後一切都很舒服,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錄音室,感覺一點都不尷尬,她還很貼心地幫我買咖啡、用手寫歌詞教我唱她的歌。」盧凱彤口中的宜農,是個講話雖然直接卻很溫柔、爽朗不囉唆的女生。 「在溝通誰唱合音、誰唱主音的過程中,我觀察到宜農是個極度細心的音樂人,她完全知道歌曲的編製和結構,耐心分析每一段音符的功能。能被她邀請合作很開心,讓我覺得受寵若驚,希望有機會現場合唱一次。」儘管是首次合作,〈our pop song〉在專輯發行後隨即獲得樂迷熱烈迴響,喜愛程度不亞於兩支主打歌曲〈雲端漫舞〉與〈酒店關門之後〉。MV 輕柔優美的意境中飄浮了真摯純粹卻深刻的心情,襯托著兩人契合度高、難分主客的歌聲,溫柔動人,舒服。 李欣芸:我喜歡她中性、有點害羞但勇敢的性格 「宜農帶著《海王星》來上我的 news98 電台節目,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李欣芸在節目訪談中得知,中文系畢業的宜農沒有音樂科班背景,長大才自學吉他,還曾為了練吉他練到手指流血。「於是我對這個女生特別有印象,為了自己執著的事情,完全投入、很有毅力。當時就覺得她是極有潛力的歌手,而且非常適合走創作路。」事實證明,這個預感沒有錯。 同樣在金曲獎大放異彩,入圍了「最佳專輯」、「最佳專輯製作人」、「最佳作曲人」、「最佳專輯包裝」及「最佳演奏錄音專輯」五項大獎的李欣芸,在《Pluto》中擔任〈Our Pop Song〉和〈光〉的編曲製作。配唱當天,宜農帶著親手抄的歌詞進錄音室。「這讓我覺得她不僅很熱愛文字,並享受在創作的各種高低起伏情境中,是個不怕吃苦的女生,而且很有執行力。」大膽而直接,儘管不認識卻主動邀請盧凱彤合唱的行為,也讓李欣芸相當欣賞。 李欣芸是宜農相當敬佩且信任的前輩。 此輯有別於宜農以往的任何作品,由於擔心樂迷不能夠接受新的自己,在製作過程中她也時常與李欣芸討論。對於宜農的掙扎與遲疑,身為製作人的李欣芸非常樂見她勇於表達自己、勇於跟別人不同,並不斷給予鼓勵。「我跟她說,三十歲是我覺得最棒的年紀,沒有二十歲的迷惘,有點小成熟,屬於要破繭而出的年紀,更加篤定自己的方向。很開心宜農不管是在感情或工作上都很忠於自己,這也是我覺得她可以成為好創作人的條件。」 「(配唱中)我們會嘗試不同表情,在那時我能看出來,她心裡有許多不同面向的 Enno。最後,我選擇了她一氣呵成的版本。」仔細聆聽〈光〉,也許能感受到宜農在李欣芸的引導之下,唱出最真實、又不那麼平凡的自己。 安溥:鄭宜農妳這老實鬼 「農農是個,你會希望她可不可以狡猾一點算了的小孩子。」擔任〈冬眠〉配唱製作人的安溥如此形容:她異常希望能求取進步,比起大家以為女孩子寫歌就是一直講自己的心事,她對於自己寫成歌的心事或想法,異常渴望成為『能多好她就會努力去練到夠好』的人。 對宜農的第一印象是〈大雨城市〉MV,「那首歌很美。我們真的認識,開始會一起吃飯聊天,是她正經歷一些蛻變和做出很多重要選擇的階段。」安溥笑著說:「看得出來,當時的她是鼓起很多勇氣來跟我吃飯聊天的!也許總是怕被別人誤解,她很有禮貌,每次笑都是非常認真地笑,這種笨拙讓我覺得很心疼,可是也讓我感受到,或許這不是她的笨拙,而是這世界的粗心造成的吧。」日益熟稔後,兩人互相加了臉書、進入講垃圾話的階段。「她是一個,我永遠願意一起坐在公園,揣瓶清酒聊一整晚的朋友。」安溥說完還補了一句:「畢竟每次吃她豆腐都實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安溥(左)與宜農(右)合照(照片來源:宜農的 Instagram) 喜歡宜農什麼地方?「她最可愛的就是在講一個東西時會瞪大眼睛,笑的時候會發出ㄏㄧㄏㄧ的聲音,很值得錄下來當 sample。」在安溥眼中的宜農,是個懂人、也很珍惜別人的人,只是變成言語表達的過程消化得慢。「她聽人說話很專心,常常在講垃圾話時都因為她那麼認真聽而到最後有種羞愧感,但我每次一開始都還是故意讓她覺得,我是很認真要講一件事情。」好壞喔! 安溥表示,配唱時自己常常會想,無論是音樂人或聽眾,對待音樂的面向應該更多且更具幽默感才好。「努力是自己為自己心中境界的付出,不該是作品的氣質或結果,因此我偶爾會認真跟農農說,不要太執著於努力,音樂感人與否,靈動與否,往往被『努力』這兩個字淹沒了也不好。」 「配唱過程中,我喜歡她努力但對結果能夠安心的樣子。她身邊的夥伴們也都是一群很棒的人,看在眼裡,讓我覺得榮幸又甜蜜。」最後聊到〈冬眠〉,安溥彷彿回到當時配唱的情境,真摯地說:「我很喜歡這首歌,它很感人,能跟一個這樣的女孩一起工作,一起完成這首歌,是我以後想起去年冬天會非常懷念的一件事。」 大象體操:宜農的美貌是毫無懸念的 這次在《Pluto》專輯中合作了〈飛行少年〉一曲的大象體操,與宜農的交情算是熟到快變成家人,她甚至主動將〈溫州街五巷〉交由凱婷編曲、凱翔製作。經歷休團又復出,大象體操在創作風格上也有不少轉變,團員們表示,這次的合作對雙方來說都是很新的嘗試,也從中學習到很多。 「我和宜農從兩年前不時就會聊她個人專輯的事,也偶爾也會收到她做的 demo。那時聽到這兩首歌真的是驚為天人!有人說宜農的歌聲非常好、歌詞很動人,但我認為她對音樂的直覺與想像才是真正的寶藏。」聊到對宜農的第一印象,凱翔描述:「感覺是個不好親近的創作者,但接觸後才知道原來那是害羞。」 一開始是怎麼認識的?凱婷回憶起某年的大港開唱:「那次演出完,大正、宜農、志寧到後台找我們聊天,宜農說喜歡我們的音樂,但我忘了當時自己有沒有跟她說,我也喜歡她的音樂!」後來大象體操在 2014 年發行了第一張專輯《角度》,宜農 Feat. 其中一首歌曲〈白日〉,因此一起跑了全台巡迴,還去了馬來西亞、香港和中國。而凱婷也在猛虎巧克力擔任和聲,兩人更培養出深厚的友情。 凱翔補充:「之前新聞有報過宜農和凱婷的八卦。宜農到高雄有時會來我們家借住,在新聞報導後,她見到我爸媽顯得很不自在,但其實大家都很歡迎宜農,也希望她能打從心底感到幸福。那次開始感受到公眾人物真是令人辛苦的身份。」 嘉欽對宜農的第一印象則是皮膚很好(並強調實際近看之後真的很好):「講外表好像很膚淺,但宜農的美貌是毫無懸念的,太美了!」三人直點頭表示同意。「以前還不認識宜農的時候會去看她的演出,一回神,竟然開始跟她一起做音樂了,對我來說很勵志。」嘉欽表示:「一起巡迴的時候她通常都保持著很穩定的狀態,印象比較深刻是 2014 那年發片巡迴的最終場高雄演出結束後,宜農在慶功宴上喝得很開心,我看她放鬆的樣子也覺得很開心,差不多是這樣,不能透露更多了。」 【快問快答】 請用一句話介紹鄭宜農。 李欣芸:Girl’s Power! 盧凱彤:爽直不囉唆的女生。 嘉欽:令人尊敬的前輩,哈哈哈哈哈哈。 凱翔:外冷內熱。 工作時的宜農,與日常生活中的她有什麼不同? 安溥:誠實說嗎?工作、創作和演出,我觀察到的她居然都沒有各自很不同的地方!其實很一樣,她就一個老實鬼啊!(大笑+翻白眼) 盧凱彤:台上的她比較輕鬆開朗,會開玩笑,台下的她比較嚴肅。 凱婷:大老闆 VS. 被欺負的對象。 嘉欽:我自己所看到的部份來說,好像沒什麼差別耶,就是一個把工作當生活的人,很怡然自得的樣子。 凱翔:一樣都很焦慮。 說一個宜農的小習慣。 安溥:她常常說(不是用打的)「呃」這個字。 李欣芸:眨大眼睛。 盧凱彤:喜歡滑手機。 凱婷:在舞台上的 talking 總是很急促、好像很想要趕快唱歌的感覺。 嘉欽:打字敲鍵盤的聲音非常大。 凱翔:演唱會唱完一首歌就會大吸一口氣,好像解決掉一個大魔王。

2017/05/17

2017 第 28 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完整名單!)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於今(16)日假囍宴軒台北小巨蛋館 2 廳舉辦第 28 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公布記者會,由文化部影視局局長徐宜君、評審團召集人黃韻玲,揭獎嘉賓舒米恩、謝震廷、黃連煜、孫淑媚分別揭曉本屆入圍名單。 本屆共有 15,934 件音樂作品參與角逐,數位收件數量達 2,222 件,並首次增設涵蓋國語、台語、客語、原住民語入最佳專輯圍者,評審可額外提名入選的「年度專輯獎」。 演唱類 – 出版獎 ◆年度專輯獎 《圍庄》生祥樂隊 《醜奴兒》草東沒有派對 最佳國語專輯獎 最佳台語專輯獎 最佳客語專輯獎 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 ◆最佳年度歌曲獎入圍者 〈告白氣球〉周杰倫《周杰倫的床邊故事》 〈年輪說〉楊丞琳《年輪說》 〈蹦孔〉伍佰《釘子花》 〈我們的總和〉艾怡良《說艾怡良》 〈頑固〉五月天《自傳》 〈大風吹〉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 〈離心力〉楊乃文《離心力》 〈天真有邪〉林宥嘉《今日營業中》 ◆最佳國語專輯獎入圍者 《JTW 西遊記》 方大同 《飛行器的執行週期》 郭頂 《說 艾怡良》 艾怡良 《自傳》 五月天 《末路狂花》 魏如萱 《萬松嶺》 許鈞 ◆最佳台語專輯獎入圍者 《釘子花》伍佰 《台北直直撞》李英宏 《REBORN》滅火器 《舊年》謝銘祐 《台客電力公司》台客電力公司 《董事長的少年時代》董事長樂團 ◆最佳客語專輯獎入圍者 《光亮徬徨的閃耀年紀》二本貓 《百夜生》米莎×地下河 《笑笑仔世界》溫尹嫦;羅思容;林生祥 《桐花放客》楊淑喻;吉那罐子 《我爸講海陸,我媽講四縣》陳瑋儒 ◆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入圍者 桑布伊《桑布伊創作專輯- 椏幹》 戴曉君《順著河流走》 郭明龍《Longer Story》 阿爆(阿仍仍)《vavayan. 女人》 馬詠恩與農男樂團《看月亮 SADU KATA BUAN》 ◆最佳音樂錄影帶獎入圍者 〈拆〉《張三李四》﹙導演:彭畯益;朱啟光;張錫安﹚ 〈床邊故事〉《周杰倫的床邊故事》﹙導演:周杰倫﹚ 〈水星記〉《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導演:黃婕妤﹚ 〈獨善其身〉《日常》﹙導演:比爾賈﹚ 〈頑固〉《自傳 history of Tomorrow》﹙導演:陳奕仁﹚ 〈Dust My Shoulders Off〉《張靚穎英文單曲Dust My Shoulders Off》﹙導演:廖人帥﹚   演唱類 – 個人獎 ◆最佳作曲人獎入圍者 郭頂 〈淒美地〉《飛行器的執行週期》 艾怡良〈我們的總和〉《說艾怡良》 五月天怪獸〈後來的我們〉《自傳》 草東沒有派對〈大風吹〉《醜奴兒》 魏如萱〈你呀你呀〉《末路狂花》 謝銘祐〈舊年〉《舊年》 黃建為〈離心力〉《離心力》 ◆最佳作詞人獎入圍者 吳青峰〈年輪說〉《年輪說》 伍佰〈蹦孔〉《釘子花》 郭頂〈淒美地〉《飛行器執行週期》 艾怡良〈我們的總和〉《說艾怡良》 五月天 阿信〈成名在望〉《自傳》 草東沒有派對〈爛泥〉《醜奴兒》 謝銘祐〈彼卡皮箱〉《舊年》 ◆最佳編曲人獎入圍者 洪晟文、任中強〈Na emaalrup / 獵人 / Hunter〉《桑布伊創作專輯 – 椏幹》﹙演唱者:桑布伊﹚ 伍佰&China Blue 〈蹦孔〉《釘子花》﹙演唱者:伍佰﹚ 詹賢哲〈空頭支票〉《說 艾怡良》﹙演唱者:艾怡良﹚ 盧凱彤〈還不夠遠〉《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演唱者:盧凱彤﹚ 荒井十一、Derrick Sepnio、Fergus Chow〈izuwa 有〉《vavayan 女人》﹙演唱者:阿爆(阿仍仍)﹚ 陳君豪〈是日救星〉《是日救星》﹙演唱者:徐佳瑩﹚ ◆最佳專輯製作人獎入圍者 陳主惠《桑布伊創作專輯 – 椏幹》﹙演唱者:桑布伊﹚ 方大同、Derrick Sepnio《JTW 西遊記》﹙演唱者:方大同﹚ 杜凱、戈非《先生小姐》﹙演唱者:Mr. Miss﹚ 五月天《自傳 history of Tomorrow》﹙演唱者:五月天﹚ 陳建騏《末路狂花》﹙演唱者:魏如萱﹚ 荒井十一《vavayan 女人》﹙演唱者:阿爆(阿仍仍)﹚ ◆最佳單曲製作人獎入圍者 陳建騏〈年輪說〉《年輪說》﹙演唱者:楊丞琳﹚ 荒井十一〈家家歌〉 feat.以莉高露、Suming舒米恩《還是想念(Still Missing)》﹙演唱者:家家、以莉高露、Suming舒米恩﹚ 五月天 瑪莎〈還是想念〉《還是想念(Still Missing)》﹙演唱者:家家﹚ 黃建為、陳君豪〈離心力 Centrifugal Force〉《離心力 CENTERIFUGAL FORCE》﹙演唱者:楊乃文﹚ 達卡鬧〈Aka Pacici 不要逞強〉《郭明龍-Longer Story 創作專輯》﹙演唱者:郭明龍﹚ 陳珊妮〈人間煙火〉《日常》﹙演唱者:田馥甄﹚ 陳君豪〈是日救星〉《是日救星》﹙演唱者:徐佳瑩﹚ ◆最佳國語男歌手獎入圍者 周杰倫《周杰倫的床邊故事》 方大同《JTW 西遊記》 郭頂《飛行器的執行週期》 盧廣仲《第五張創作專輯 What a Folk !!!!!!》 林宥嘉《今日營業中》 黃明志《亞洲通車》 大支《硬》人人有功練 ◆最佳國語女歌手獎入圍者 艾怡良《說 艾怡良》 家家 《還是想念(Still Missing)》 魏如萱《末路狂花》 盧凱彤《你的完美有點難懂並不代表世界不能包容》 楊乃文《離心力》 葛仲珊《皇后區的皇后》 ◆最佳台語男歌手獎入圍者 羅時豐《愛那麼痛》 廖世賢《廖世賢 門》 伍佰《釘子花》 李英宏 aka DJ DiDilong《台北直直撞》 賴銘偉《心內話》 謝銘祐《舊年》 ◆最佳台語女歌手獎入圍者 鳳娘《鳳娘-風聲》 秀蘭瑪雅《秀蘭瑪雅 – 唱乎甲己來聽》 曹雅雯《思念的歌》 黃妃《雙生花》 李婭莎《多桑の純萃年代》 ◆最佳客語歌手獎入圍者 二本貓《光亮徬徨的閃耀年紀》 米莎×地下河《百夜生》 曾仲瑋《掌牛哥》 陳瑋儒《我爸講海陸,我媽講四縣》 ◆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入圍者 桑布伊《桑布伊創作專輯 – 椏幹》 徹摩《真圓 ZEMIYAN》 戴曉君《順著河流走》 郭明龍《郭明龍-Longer Story 創作專輯》 阿爆(阿仍仍)《vavayan 女人》 馬詠恩與農男樂團《看月亮SADU KATA BUAN》 ◆最佳樂團獎入圍者 FLUX《多元觀點》 五月天《自傳 history of Tomorrow》 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 GDJYB 雞蛋蒸肉餅《vol.2 GDJYB 2359 BEFORE TOMORROW》 獅子合唱團《LION》 吉那罐子《桐花放客》 董事長樂團《董事長的少年時代》 ◆最佳演唱組合獎入圍者 問樂團《問樂團 Guess What – ONE》 動力火車《20新歌duet精選雙CD》 AstroBunny 原子邦妮《孤單會消失離開不見》 Mr. Miss《先生小姐》 草蜢《音悅行者》 火星電台《火星電台》 ◆最佳新人獎入圍者 FLUX《多元觀點》 Mr.Miss《先生小姐》 草東沒有派對《醜奴兒》 郭修彧《抽象圖》 Erika《I Am Erika》 宮閣《GONG》 演奏類 – 出版獎 ◆最佳專輯獎入圍者 《心情電影院》﹙演奏者: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 《ALL KINDS OF GOOD》﹙演奏者:Martin “Musa" Musaubach﹚ 《藍。掉》﹙演奏者:鍾玉鳳;陳思銘﹚ 《SEDAR》﹙演奏者:秦四風﹚ 《零柒印象》﹙演奏者:托比‧麥﹚ 演奏類 – 個人獎 ◆最佳專輯製作人獎入圍者 李欣芸《心情電影院》﹙演奏者: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 Martin “Musa" Musaubach《ALL KINDS OF GOOD》﹙演奏者:Martin “Musa" Musaubach﹚ 鍾適芳《藍。掉》﹙演奏者:鍾玉鳳;陳思銘﹚ 秦四風《SEDAR》﹙演奏者:秦四風﹚ 顧忠山《PROPER UP!正》﹙演奏者:紅節奏﹚ ◆最佳作曲人獎入圍者 李欣芸〈台北行板〉《心情電影院》﹙演奏者: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 Martin “Musa" Musaubach〈ALL KINDS OF GOOD〉《ALL KINDS OF GOOD》﹙演奏者:Martin “Musa" Musaubach﹚ 陳思銘〈Fade to Blue 藍。掉〉《藍。掉》﹙演奏者:藍。掉﹚ 秦四風〈Arboreal Tunnel (feat. Richard Bona)〉《SEDAR》﹙演奏者:秦四風﹚ 曾增譯〈Call It Anything〉《Kind of True》﹙演奏者:福爾摩沙任務爵士樂團﹚ 技術類 – 個人獎 ◆最佳專輯包裝獎入圍者 陳世川《桑布伊創作專輯 – 椏幹》 羅文岑《圍庄 Village Besieged》 陳星翰、何旭庭、講口萬、余品翰、小狐、毛怪、李夏《Welcome To The Next Level》 蕭青陽工作室《何年何月再相逢》 楊文瑄;聶永真《心情電影院》 技術類 – 出版獎 ◆最佳演唱錄音專輯獎入圍者 《桑布伊創作專輯 – 椏幹》 (主要錄音人員:孫天致/主要混音人員:孫天致/主要母帶後製人員:Ted Jensen) 《JTW 西遊記》 (主要錄音人員:Derrick Sepnio;Jeff Li/主要混音人員:Phil Tan;Ken Lewis;Jaycen Joshua;Tony Maserati;Dave Pensado/主要母帶後製人員:Chris Gehringer) 《#MWHYB》 (主要錄音人員:Brian Paturalski、Ken Lewis、tye、Enik Lin/主要混音人員:Brian Paturalski、Ken Lewis、tye、Enik Lin/主要母帶後製人員:James Cruz) 《賊》 (主要錄音人員:王永鈞/主要混音人員:林正忠/主要母帶後製人員:Chris Gehringer) 《明白》 (主要錄音人員:陳志翔、葉育軒、李振權 Jim Lee、John Hermanson、林鉑堅(強尼)、陳以霖、李岳松/主要混音人員:樊乃綱、林正忠、李振權Jim Lee/主要母帶後製人員:Michael D.) ◆最佳演奏錄音專輯獎入圍者 《心情電影院》 (主要錄音人員:David Santiago;楊敏奇/主要混音人員:楊敏奇;程馗/主要母帶後製人員:楊敏奇;程馗) 《幻城電視配樂原聲帶》 (主要錄音人員:Frank Cunningham、Antonio Oliart、Chenao Wang、Jorge Velasco/主要混音人員:V.K克、Shinnosuke Miyazawa/主要母帶後製人員:孫仲舒) 《SEDAR》 (主要錄音人員:李岳松、馬力、須藤 滿、Goh Hotoda、王耀唯、Larry Williams、Gary Grant、Dustin Higgns、Richard Bons、Chris Parks、Brendan Muldowney、James Genus、、秦四風、Scott Henderson、賈軼男、Alain Caron、Julian Miller/主要混音人員:Goh Hotoda、馬力/主要母帶後製人員:Bob Ludwing) 《曾增譯 共聲體三重奏—Chromatics色彩學》 (主要錄音人員:余佳倫/主要混音人員:余佳倫/主要母帶後製人員:Jeff Lipton) 《Kind of True》 (主要錄音人員:Tommy Cavalieri/主要混音人員:Tommy Cavalieri/主要母帶後製人員:Tommy Cavalieri) ◆特別貢獻獎 紀秋英(紀露霞) 張雨生 ◆評審團獎 生祥樂隊《圍庄》

2017/05/16

達人聽歌:Taro〈wes 2〉充滿Pete Rcok與DJ Spinna的風味

Han Chen 在聽:wes 2 by Taro 我請 Taro 與 Beats & Friends 的朋友們把音樂公佈在街聲已經好久,現在 UnderU 終於幫我實現願望!來自我們臺北內湖的新星,熱愛 ’90s Boom-Bap Sound 與晚近的 Lo-Fi Hip-Hop 聲響,這次的作品充滿如同 Pete Rcok 與 DJ Spinna 作品的風味,絕對不容忽視! Han Chen 在聽:Feel For Me by D.J. Kool Klone 2000 後開始初放光芒的 9th Wonder 有幾首傑作如〈So Fabulous〉、〈Walk Like A Man〉有個共通點:曲間都有著經典的 beat switch。我的第一印象便是如此。若撇除他對 SV 致敬的那段 sample,這首歌曲與其說向 Dilla 致敬,對我而言倒更像 9th Wonder 些。 馬瓜在聽:玩具兵 by Bacon Slap! 培根巴掌! 以放克為本,培根巴掌!是個帶有濃厚土炮味的台式搖滾樂隊。以高超的樂器演奏技巧作為根基,台語歌詞則直來直往毫不保留地直接命中心底深處。如果說搖滾樂最終還是要讓聽眾可以跟著搖頭晃腦隨之起舞浸淫其中的話,那麼這支無論獨奏或合體都相當強悍的樂隊,絕對會是喜愛台語搖滾樂的你必聽選擇之一!

2017/05/15

【週五看MV】黃玠瑋首支MV 迷霧森林裡的奇幻故事

J.Sheon〈You’ll Never Know〉 以翻唱〈妖怪手錶〉、〈See You Again〉為人熟知的歌手 J.Sheon 堪稱當前最強新人,他在 5 月 5 日推出首張同名專輯之後,為樂壇投下一顆震撼彈,招牌 R&B 唱腔加上驚人的創作能力,曾讓他在發片前陷入主打歌難以抉擇的窘境。後來在聽取聽眾的建議後,〈You’ll Never Know〉暴力式情歌重棒出線,充滿濃烈情感的心境,配上無能為力的渲洩,極具張力。 這次的 MV 邀來曾幫宇宙人操刀多支影像作品的 8ID 團隊製作,在同一個空間創造不同時間的線性變化,最後超展開的結局更是耐人尋味。 黃玠瑋 Zooey Wonder〈Fog Forest〉 《Wonderland》是黃玠瑋的首張專輯,這張作品也為她帶來了許多第一次,包括首次採用募資計畫、全獨立製作,同時也拍攝了她的第一支 MV。歷經聲帶病變之後,黃玠瑋更加珍惜自己的聲音,竭盡所能把音樂做好,這首〈Fog Forest〉也如同自己的生命寫照,曾陷入一片迷霧森林,迷失方向、迷失自我。但最後終將豁然開朗,找到了真正的自我。 配合著音樂的調性,這部 MV 充滿了奇幻風格,遊走在黑暗森林的主角,透過沿途的線索,看到了人們暗藏的各種掙扎心緒,最後她看透一切,煥然重生。 廢埕樂團〈寄生蟲〉 四人編制的廢埕樂團,在 5 月 1 日推出了首張專輯《16222》,直覺地彈出焦躁不安的音符,嘶吼所有地不安於室,實體專輯還採用手繪方式呈現,陰暗的黑色線條有如黑洞般想把人吞噬,裡面的歌詞卡也有相對應的手繪圖,承襲封面與音樂的躁動。 點開〈寄生蟲〉MV 之前,請務必做好心理準備,畢竟歌名都透漏了主角是誰,如果你有蟲蟲恐懼症的話,請當心了! 李權哲 Jerry Li〈醒著不醉 Stay Sober〉 因為從小父親就用黑膠播放著 The Beatles、Prince、Queen、ABBA 等 60~80 年代的經典老歌,李權哲自幼就受到藍調、R&B、靈魂樂的薰陶,後來他開始透過網路自學鋼琴與樂理,並考上了美國柏克萊音樂學院,現在則和朋友創立了 On studio 形上娛樂,目標發展台灣藝術文化與音樂文化,目前年僅 20 歲的他也推出了首張個人專輯《醒著不醉》。 這首專輯同名歌曲〈醒著不醉〉,除了詞曲創作,從樂器彈奏到編曲、混音、製作也全都由李權哲一手包辦,輕鬆的 R&B 曲調也為自己樹立了一塊正字招牌。 謝銘祐〈彼卡皮箱〉 無論是早期受到林強〈向前走〉的召喚,選擇來到台北打拼,或是因為讀書、工作而落腳異鄉,每個人對於家鄉的思念都是相同的。金曲歌王謝銘祐回憶自己初至台北讀大學時,晚上工讀下班,偶爾會在麵攤、海產攤簡單吃個消夜,一旁總會有中、南部上來的人相聚,在酒後唱著〈港都夜雨〉,令他感嘆台灣這幾百年來,每個離鄉奮鬥的人生,又都有著什麼樣的故事呢? 這首歌曲邀請黃中岳彈奏吉他,並且編曲,以「皮箱」的意象,來代表離家的心情,柔和的音樂,再加上弦樂的編奏,令人動容。 Body On The Party 屍體派對〈Body On The Party〉 成軍於 2013 年底,來自高雄的屍體派對,即將推出首張同名單曲《Body On The Party》。歌曲從一開始的電音元素,到後來炸裂、猛爆,毫不保留的重音節拍一疊疊衝來,以及主唱聲嘶力竭的演唱,聽來十分過癮;MV 裡面現場演出的精彩畫面,同樣令人目不轉睛,即便只是用螢幕觀看,依然能感受到所有人一同跳躍、甩頭的狂嗨氣氛。 這次的新歌,從錄音、混音到母帶後製,全部都由屍體派對一手包辦,雖然成員都沒有什麼製作經驗,仍是關關難過關關過,一次次破關,完成最終成品。接下來,他們也將展開台北、台中、高雄三場巡迴演出。

2017/05/12

「買你」終於有MV啦 魏如萱俏皮翻玩代表作

才剛結束高雄巨蛋演唱會沒多久的魏如萱,休息一下就立刻推出新作「買你清爽 der」,不僅將代表作「買你」拿出來重新詮釋,將本來的曲風改編成調性更輕快甜美的樣貌,自然有個性的聲音,讓人聽了以後心中的烏雲一掃而空。許多樂迷紛紛表示:「真的是太適合娃娃(魏如萱藝名)了!」 歌詞部分將本來的經典「ㄟ可不可以」保留,新填上描述現代人常常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愛情、事業總是會遇到挫折,需要一些不一樣的加油打氣。兜兜風、散散步,「我跟你說/換個視角/看看天空/煩惱全都不見了」。魏如萱用清爽 der 唱走煩惱,要給你心情滿分的每一天。在編曲上也使用了許多小巧思,加入了輕快的鼓聲與電吉他,將整個風格變得更加活潑,聆聽時總會想要跟著節奏點頭擺動。 此次特別為歌曲拍攝「買你清爽 der」新 MV。魏如萱更在臉書上大聲宣布:「終於有〈買你〉的 MV 啦!」。在音樂錄影帶裡化身清爽特派員,娃娃騎著滑板車穿梭在城市之中,為遇上煩惱的人們送上沙士,買走他們的不快樂。如小精靈般的溫暖角色,像黑松沙士深植人心的陪伴形象一樣,溫暖又清新。整支影片用溫暖清新的色調,讓不僅僅是聽覺,視覺上也要「清爽der」!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藏身在 MV 裡的互動遊戲,還沒發現的人快去試試看! 拍攝時娃娃也展現古靈精怪的一面,在現場大玩躲貓貓,讓所有工作人員樂不可支。娃娃自己也提到,因為阿祖最愛喝的就是沙士,所以這次黑松能找他一同合作,就像是有讀心術一般,除了興奮,更代表著她與家人間的情感連結。 這次黑松出奇招,推出減糖 35%的黑松沙士清爽 der,結合音樂、品牌與設計的新創作能量,除了改編歌曲〈買你清爽 der〉,邀請魏如萱一起唱出這個時代的輕生活態度。產品設計上也邀請新銳設計師彭星凱,以簡約細膩的設計風格為品牌打造全新包裝詮釋輕生活美學。現在快進到清爽宣言動動指活動網站,跟著娃娃輕快的歌聲,帶走你的不快樂,還有機會抽中娃娃手繪的簽名杯喔! 活動網址:https://goo.gl/blwCX7

2017/05/12

現場直擊: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開發場 3

闇夢瞪鞋低明後龐異種  霧虹 Fogbow 霧虹是高雄朋友都在推的一組新團,第一次遇到他們的演出是上個月的春天吶喊,舞台在高高的山丘上,後面是海。他們有著鮮明的特色與個性,也就是說,他們和別人不同。在戶外觀看,給人放鬆慵懶的感覺;在室內觀看(就像今天),帶給人壓迫的窒息感,什麼後龐克什麼瞪鞋,什麼什麼的曲風,通通不需要,他們就是想要給聽眾一大片的感受,但又在觀眾投入時適時破壞它,來個快速節奏之類;不破壞大片迷霧,情緒無法宣洩。心中那股煩躁透過歌詞表露無遺。 護佑鬼島南方金屬怪物  火燒島 Burning Island 今天 Legacy 舞台前方大面積空地是留給火燒島歌迷的,他們點頭衝撞樣樣來,非常投入及享受,後排觀眾很明顯第一次聽,但是他們也被火燒島震撼到了。鼓和貝斯霹哩啪拉一直來,長髮的主奏吉他手狂 solo,尾音還不忘使出搖桿技法,實在是有夠快,停不下來的 metal 魅力。不過火燒島在唱第三首歌曲前有停下來講一下話,因為這個第三首歌曲——〈超級機歪人大戰〉在KTV也點得到!他們歡迎大家去點來唱。 重型迷幻合金獸青戰士  頭部組成者 Head Composer 這四人是河流支流,血管微血管遍佈全身,透過等速運動,到頭部集合,逆流而上直達山頂,他們是頭部組成者。四個樂器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律動,以 Jam 的方式激出火花。觀眾等待著頭部組成者唱歌,但是他們不唱歌的,他們吼叫。印度教的神祇有好多手跟好多腳,甚至好多頭,頭部組成者的頭不知道是一顆還是多顆,但一定有著許多表情及想法,總有一天帶領我們抵達婆羅痆斯,印度教的聖城。 高校插旗徵選特別推薦  把妹哥 因為今天有打卡送啤酒的特別活動,所以在把妹哥演出前,觀眾朋友幾乎都換了啤酒正在暢飲,心情放鬆地觀看著。把妹哥的貝斯手很年輕,還是學生,他們是所有樂團裡最誠懇直白的一組,連團名都直接叫作把妹哥。歌詞與創作靈感都來自生活,很實際很貼近民眾,是大部分人很好理解的音樂類型。 合作店家【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文/ 陳冠伶 攝影/ Res

2017/05/11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