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StreetVoice 街聲做了哪些事?

2017 年的音樂圈,雖沒有獨立樂團如草東沒有派對那樣誇張爆紅,也沒有什麼夭折或回歸的大型音樂活動。但在這平實的日常中,依然有許多難忘的小事件不斷在發生,有很多新人、新團閃耀才華,在 StreetVoice 站上獲得關注。 迎來前一年各種重要的改變之後,我們追求穩定與進步。StreetVoice 站上歌曲與用戶持續成長、網站與 App 新功能相繼上線、大團誕生挑戰網路直播、Legacy 新場館開幕⋯⋯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我們會繼續努力,面對所有挑戰與變化,希望 2018 年依然是個充滿希望、欣欣向榮的一年! 以下是 2017 年,StreetVoice 之於這個世界的小事,之於自己的大事: 街聲波 2.0上線 分享音樂潮又帥 自從 2014 年 StreetVoice App 上線後,喜歡獨立音樂的朋友也能享受隨走隨聽的痛快。App 版除了有多種情境歌單任君挑選,還可以依曲風分類瀏覽歌曲、自己編輯歌單、與創作者互動、設定睡眠模式,甚至可以迅速將歌曲片段上傳 instagram。 今年 StreetVoice App 最大的改版就是新增「街聲波 2.0」的功能! 「街聲波 2.0」是一個將歌曲輸出成影片,上傳至社群網站的功能,目前共有兩種聲波款式可以選擇。用戶在擷取鍾意的歌曲片段並製作成 15 秒影片後,到 instagram 點下播放,圍繞在圖片外圍的聲波便會隨音樂震動。 有設計感的播放器不只讓分享歌曲時心情愉悅,15 秒的音樂也可以讓人直接聽到用戶耳中的精華。這個新功能讓站上的音樂分享變得更有趣、更有互動性。據統計,街聲波上線後每天約有近百次輸出呢。 隨聽隨唱 StreetVoice 網頁支援動態歌詞 StreetVoice 技術團隊總是不吝於嘗試新事物。2017 年尾聲,原本位於網頁上方,桌機版的 StreetVoice 長條狀播放器,如今搬家到右下方,並新增了「動態歌詞」功能。只要音樂人以動態歌詞的形式上傳,歌曲播放時便會同步出現對應的歌詞。目前像是守夜人〈倒數開始〉、DSPS〈我會不會又睡到下午了〉、P!SCO〈Hey Dear〉、五五身〈尋找山神〉等歌曲都已有動態歌詞。 動態歌詞讓創作者的歌曲文字,能更生動地配合歌曲進行,呈現在閱聽眾面前。希望它逐漸普及化後,也能造福不少喜歡跟著歌曲唱的收聽用戶。 Blow 吹出三萬粉絲 金曲金音報好報滿 2017 年,Blow 吹音樂編輯團隊首度全程參與第二十八屆金曲獎以及第八屆金音創作獎,到現場「臥底」,從入圍名單發布到頒獎典禮,希望用幽默的方式作出和一般媒體不同的報導。 開站至今三年多,Blow 粉絲專頁終於在去年 11 月突破三萬人(淚跪)!編輯團隊特別以復古紅綠標 CD、黑膠唱片樣式設計出臉書大頭照特效框,慶祝達到新里程碑。此外,去年 8 月開始,我們也與 LINE 的合作,將新聞輸出到 LINE Today 的版位上,希望讓台灣的獨立音樂消息能跳脫同溫層,透過新管道推到有緣的社會大眾面前。 日前,Blow 的官方 instagram 帳號也已經開通,許多未曾在文章中曝光的照片、編輯們去看表演或採訪現場的側拍、以及那些不能和XX說的白爛話,都將在此釋出,歡迎大家訂閱追蹤唷。 Blow 編輯參與第八屆金音創作獎。 TNBT 大團誕生數位化:挑戰網路直播與盲聽實境秀 即將邁入第九屆的 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從 2017 年 7 月舉辦的【開發場 5】開始,首度嘗試高規格網路直播:出動吊臂、鋪軌等多機攝影,安排專業導播 cue 畫面;現場歌曲進行中同步上歌詞字幕,並在換團空檔穿插後台訪問影片。 直播過後,樂迷不僅能在臉書粉專回放完整節目,製作團隊更將單曲剪輯重製,縮短成一支支 3~6 分鐘的 live session 影片,使歌曲更容易被搜尋。如今官方 YouTube 頻道累積影片總數已超過 1,000 支了! 除了挑戰演出直播,去年 StreetVoice 也在 PressPlay 平台開啟「街聲貓:我只要聽好音樂!」專案,每月規劃不同主題,搭配兩組樂團現場影片與獨家訪問,並依不同訂閱金額提供如街聲盲聽實境秀、素人 demo 評鑑與問答等深度內容,希望透過新媒介將優秀的創作人及音樂作品推薦給更多聽眾。 Legacy MAX 開幕!艾怡良、五月天阿信相繼開唱 信義劇場 Legacy MAX 在去年 9 月開幕了!位於新光三越台北信義新天地 A11 的 6 樓,佔地 400 坪的開闊空間約可容納近 2,000 人,是 Legacy 系列場館中最大的展演空間。 替新場館揭開序幕的表演,是由富邦金控與 StreetVoice 街聲聯合主辦的樂團徵選計畫「Homie Party」。表演當天,艾怡良、J.Sheon、P!SCO、聲子蟲和巴賴分別與五組傑出的新秀樂團、樂人——雨國、高浩哲、BWOC、霧虹、林孟萱與黃婕同台共演,前輩帶晚輩的合作,流行與獨立的跨界,展現了台灣音樂的多元面貌,以及 Legacy MAX 的場館遠見。在「Homie Party」後接連舉辦的「STAYREAL 十週年音樂派對」、「超犀利趴台北演唱會」也讓 Legacy MAX 逐步累積面對大型活動的經驗。 從 Legacy Taipei(2009)、Legacy mini@amba(2013)、Legacy Taichung(2014)到最新的 Legacy MAX,無論是大中小型場館,Legacy 都希望能持續創造區域影響力,傳承現場演出的熱情與力量,持續製造新的傳奇。 P!SCO 與 BWOC 在「HOMIE PARTY 音樂日」擔任開場演出,活力十足的 11 人大編制嗨翻全場。 一年辦兩場大型音樂節:上海 & 台中 a Simple Day 上海簡單生活節已經邁入第四屆了!除了邀請到張艾嘉、黃韻玲、劉若英三位女神同台共演,當然也少不了各種跨界合作,張震嶽、MC HotDog、頑童 MJ116、蛋堡紛紛出現在演出名單上。值得關注的是,孔雀眼、FLUX、激膚、晨曦光廊、deca joins、四枝筆、傷心欲絕等多組台灣樂團也紛紛跨海登上上海世博公園的舞台。 相隔上海兩個月後,台中的 a Simple Day 也在 12 月初登場了。二日難得的暖陽好天氣,順利替活動帶來人潮,三個舞台輪番上陣,除了獨立樂團、民謠創作歌手,也有不少電音與饒舌歌手的演出:舞力全開的旺福、人氣新人夜貓組、落日飛車搭檔李英宏、負責壓軸的魏如萱和楊乃文⋯⋯接連上陣,將現場氛圍炒熱。而在 StreetVoice 上表現搶眼的告五人、老王樂隊等新生代樂團也不遑多讓,每當演唱到當紅的熱門歌曲,總能掀起全場大合唱的盛況! 最後小聲說,吹編對今年的 a Simple Day 付出了另類貢獻,拋頭露面了⋯⋯。 吹編擔任上海簡單生活節看板娘。 Packer 派歌大躍進 嘻哈音樂翻倍成長 版權代理平台 Packer 派歌的 2017 年,無論在數位專輯銷售數量或合作對象的擴展上,皆有亮眼的成長,成功代理到眾多優質的影視原聲作品。其中包括《大佛普拉斯》、《血觀音》、《天黑請閉眼》等話題電影/劇集的原聲帶。叫好叫座的《大佛普拉斯》不只榮獲第 54 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電影歌曲獎,更入選了 Spotify 台灣熱門精選排行首位。 當然,順著嘻哈勢力的崛起,派歌代理的嘻哈音樂人也逐漸增加,包括 Higher Brothers、頑童 MJ116……等,單一類型歌曲數目年成長率將近七成!此外,在傳統唱片業的想像之外,派歌也積極與網紅們合作,代理的臺灣吧《法律吧 – BATTLE》數位專輯發行後創造不少話題,超人氣網紅家庭「那對夫妻」,首支單曲〈妮妮〉更創下逾千萬次點聽成績。放眼對岸,「數位專輯」的銷售模式興起,趙雷《無法長大》數位專輯發售僅三個月,下載量便逼近 40 萬張,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StreetVoice 自 2012 年跨足數位發行服務,成立 Packer 派歌,目前已代理全球超過 1,500 組音樂人、150 家音樂廠牌,發行網絡遍及多達 110 個國家、各大音樂平台。 虛擬歌手正夯 艾耳音樂試圖打造二次元華語歌姬 致力結合華語流行音樂和 ACG 創作能量的「艾耳音樂」,不僅替遊戲、漫畫、輕小說與虛擬代言人製作專屬主題曲,也創建了虛擬演藝事務所「尚介三」,推出虛擬藝人梁心蕊。 艾耳音樂去年數位發行了兩張作品,分別是梁心蕊首張 EP《Wonderland》,以及替台灣虛擬代言人製作的《Station.1》。並在 10 月啟動了「未來歌姬徵選」企劃,希望能在歌曲規劃、形象設計都已步上軌道的狀態下,尋找一位不需露臉、具備歌唱實力的年輕女聲,打造出新世代 ACG 華語歌姬。該計劃目前已進入最後評選階段,預計在今年第二季確定人選後,展開一系列的錄音製作,值得期待。 以上就是 StreetVoice 在 2017 年的努力成果,再次感謝各位樂迷朋友的閱讀與支持,2018 年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https://streetvoice.com

2018/01/17

一起向世界發出聲音!StreetVoice 街聲 2017 年度洞察報告上線

你知道 2017 年,StreetVoice 站上最熱門的音樂風格是哪種嗎?想知道原創音樂大小事,快來看 StreetVoice 街聲年度洞察報告! 華人地區最大的創作平台 StreetVoice 街聲正式推出「2017 年度洞察報告」,收錄 StreetVoice 街聲、iNDIEVOX 與大事發聲的大數據,並首度披露數位發行服務 Packer 派歌、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的見解觀察,帶你溫故知新,接近原創音樂世界的脈動。 原創世界在長大!每天有 100 位聽眾、創作人加入 StreetVoice 根據洞察報告統計,2017 年,StreetVoice 街聲站上每天都有近 240 名新血加入,聽歌或分享自己的原創作品,會員數比前一年增加 1.3 倍。站上歌曲播放次數漲幅更多,每分鐘就有將近 30 次播放,等於每 2 秒就有一首歌曲,在 StreetVoice 上被播放、被聽見。倘若你想一口氣聽完 2017 年上傳的所有作品,剛好能沿著台灣海岸線,步行環島一圈! 最大的原創音樂影音寶庫!大團誕生演出影音紀錄超過 6,000 分鐘 由街聲於 2010 年開始主辦的「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音樂現場,八年來舉辦超過 100 場演出,推動 400 個新興創作團體。官方 Youtube 頻道累積的樂團演出影片總數 1,106 支,總長度超過 6,000 分鐘,全部看完約等於台北市長柯文哲爬完 155 棟台北一〇一的時間。 原創音樂不設限!嘻哈、原聲帶、網紅勢力興起 2017 年隨時勢所趨,不只嘻哈類型音樂翻倍成長,根據 StreetVoice 旗下數位發行服務 Packer 派歌觀察,影視原聲帶也嶄露頭角。《大佛普拉斯》原聲帶叫好又叫座,不僅奪下金馬獎肯定,網路點聽率也特別高。另外,網路紅人的原創歌曲也不容小覷,Packer 派歌代理藝人「那對夫妻」以〈妮妮〉在半年內,累積全平台串流次數逾 1,200 萬次! 真爆棚!真搶票!iNDIEVOX 告訴你「現場之王」有多強 根據 iNDIEVOX 統計,「現場之王」伍佰再辦「今夜伍佰 8」系列演出,千人場館通殺完售。每秒 8 筆訂單結帳,只要 20 秒即可賣滿一座 Legacy Taipei!入場資格猶如 VIP 般的中小型場館,戰況更是激烈。而在伍佰之外,iNDIEVOX 還有更多熱門的 Live 現場音樂名單要告訴你! 展望 2018!滿滿的原創音樂脈動觀察還包括⋯⋯ 街聲年度人氣歌曲、街聲達人推薦藝人、大事發聲火熱單曲、年度平均票券定價、數位發行與活動趨勢⋯⋯想深入淺出了解 2017 原創音樂世界的大小事,盡在「StreetVoice 街聲 2017 年度洞察報告」! 「StreetVoice 街聲 2017 年度洞察報告」 https://streetvoice.com/pages/annualreport/2017/

2018/01/15

【週五看MV】頑童E-SO單飛為脫罪 朱妹MileN釋雙女聲新作

頑童 MJ116 E-SO〈脫罪 Acquittal〉 頑童 MJ116 在地深耕多年,幾年前和 MC HotDog、張震嶽共組兄弟本色後,聲勢直線上升,儘管後來解散,回歸三人組發行新專輯的他們,依舊在競爭激烈的饒舌圈裡逆風高飛,橫掃海內外。 乘著這股氣勢,E-SO 發行了個人新單曲〈脫罪〉,包辦了詞曲,找到內心最深沉的自己。面對這個紛擾不安的年代,有人因為逃避做出暴行,或是因為懦弱武裝自己,這首歌道出了那些有罪的人,埋藏內心深處的獨白,可是別忘了,我們都有罪。頑童幾首新作,頗具反躬自省的意味,走心之作,值得細細品嚐。 J.Sheon〈壞蛋特調 Specially Made〉 江湖傳言「壞壞惹人愛」,J.sheon 遂寫了首〈壞蛋特調〉進攻少女們的心,在 MV 中飾演走進奇幻秘境的迷途羔羊,在三個城市角落和各具特色的女孩相遇,上演浪漫的奇遇。令人不由自主跟著舞動的旋律,由他和好夥伴剃刀蔣、米奇林黃金組合攜手合作,以 Electric Funk 曲風為基底,融合 Hip Hop 與 R&B 元素。神來一筆的互動橋段,想必能在現場演出掀起一波高潮。單曲主視覺由時尚界攝影師「Mr.Triangle 三角先生」,與設計師小子聯手創作,展現極具張力與優雅的衝突美學。 Nightcap 睡帽樂團〈Dancing! Dancing!〉 由主唱白淩、吉他手 Wyber、貝斯手呂旻共組的「睡帽樂團」是音樂比賽的常勝軍,過去曾在 H.O.T 全國校際原創音樂大賽、政大金旋獎展露頭角。耗時三年製作,他們在今天發行了首張專輯《Room Service》。 收錄在專輯中的〈Dancing! Dancing!〉由白淩包辦詞曲,那時她面對專輯製作的迷惑、自我懷疑,決定寫下這首歌替自己和團員們加油打氣,同時提醒自己,別因為他人的聲音而隨波逐流,要記得最初寫歌、唱歌的初衷,希望把這份心意散播給所有迷惘的人。 MileN X Nike Chen〈WAKE UP〉 兩年前,年僅 16 歲的 MileN 以一首〈風の狼〉展現超齡的聲線、穩健的 flow,在百花齊放的嘻哈場景殺出重圍。今年,她不僅帶來了新作品,還找了知名舞者 Nike 助陣、攜手在金音獎大放異彩,蒸蒸日上的 On Studio 形上娛樂合作音樂製作和 mv。不過,求證過本人後,她表示目前並沒有任何經紀約。 少見的女女合作,和歌名〈WAKE UP〉遙相呼應,令人從一片雄性賀爾蒙中驚醒,點開播放鍵之後,幾秒鐘的雜訊給了你時間轉換心境,接著 MileN 恍若呢喃般的低沉嗓音,帶著你進入狀況,儘管你的意識、眼前的畫面依舊是餛飩不清,耳裡聽來卻是油然而生的清新,至於半途獻聲的 Nike,讓你感覺自己像是從旋轉樓梯上摔了下去,身心震了一下,但並未因此清醒,兩把沉穩的聲線,依舊舒服得讓人安心入眠。 Camak 查馬克〈Can you feel me〉 饒舌歌手喜歡為自己封王,檯面上有曠課王 Barry、冒險王瘦子、孩子王春艷,Camak 查馬克自稱「尷尬王」,並在歌曲一開頭,就搬出這個名號,要你感受到他,聽著他對人聲音效掌控自若,看著他自信的動作、堅定的眼神,你知道這銳不可擋的初生之犢,來真的。 查馬克來自屏東,留著排灣族的血液,國中時,聽到學長在台上唱了 diss 神曲〈30CM〉,開啟對饒舌的興趣。五年前開始創作的他,現在也不過 16、7 歲,曾參與 T.I.G.鐵巨人發起的「YungNwild 年少輕狂演場會」,那天不少演出者年僅國、高中,是真正的「新生代」。累積一定作品量的查馬克,預計在今年釋出個人混音帶《I’m young so what?》。 ASIA Boy 禁藥王〈你是我的〉 上述提及饒舌圈中,大家各自封王,不過也有人本身就是(姓)王,比方說禁藥王,這個稱號取自他本名的諧音。新曲〈你是我的〉由禁藥王包辦詞、曲和編曲,好友 Q 毛萬執導,整首作品在唱法上,拆解了字詞原本的音韻、改變音高,創造聽覺變化,這樣的呈現,與充滿童趣氛圍的 beat 搭配得宜,洗腦且有趣。

2018/01/12

2017 香港獨立音樂圈大事回顧

2017 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在這動盪的一年,音樂圈也發生了不少大小事。儘管 Hidden Agenda、Focal Fair 等 Live House 相繼結業,獨立樂團越來越難找到可以合理並合法演出的場地,但也許壓迫的環境更能激發人們的韌性,創作與發片量達到近年巔峰,不少音樂人相繼朝海外發展,像是雞蛋蒸肉餅便入圍了第二十八屆金曲獎「最佳樂團」,更榮獲第八屆金音獎「海外創作音樂獎」! 香港與台灣的音樂交流日益頻繁,除了在春吶、覺醒音樂祭可以看見多組香港演出名單,順利舉辦至第五屆的「香港大團誕生」亦邀請 DSPS、頭部組成者、The Roadside Inn、眠腦 4 組台灣樂團來港演出;大型音樂活動的舉辦更是漸入佳境,從本地薑週末音樂節、Clockenflap、呼叫音樂節三場特色風格迥異的活動可看出,民眾對於大型音樂節的接受程度越來越。Blow 吹音樂特別邀請 StreetVoice 香港音樂總監 Oliver,分享他在 2017 年度對香港音樂圈的觀察,一起來看看這一年發生了哪些大事! 大團誕生首度舉行 studio live 直播 以培育及推動本地新秀為主題的香港大團誕生活動來到第五屆舉辦,之前曾經在 Hidden Agenda、協青社蒲吧、Focal Fair 等場地舉行,第五屆來到另一家知名展演空間 MOM Live House 舉行,共舉行四場演出、選出 12 組本地獨立單位。 2017 年香港大團誕生帶來了 4 場演出共 12 組本地新秀,包括 Empty Tomb、吃魚的長頸鹿、Graphicker、Hurok、Jo!Fantasista、Mockingbird、Parallel Horizons、Planck、Sea if Tranquility、So It Goes、Seasons for Change、麟角樂團 The Majestic G。 去年的大團誕生繼續與台灣大團誕生團隊互動合作,四場演出帶來了 4 組台灣新貴到來參演,包括 DSPS、頭部組成者、The Roadside Inn、眠腦,4 組均是首次來港演出,別具意義。此外,香港大團誕生也首度與 wow and flutter 團隊合作,邀請各組入選單位於 HOME 舉行 studio live 直播演出。而在年終全民終票選活動,麟角樂團獲選為香港代表,將會於 1 月 21 日 到台灣參與年度十大新星演出。 香港大團誕生代表 The Majestic G 麟角樂團將遠赴台灣參演年度十大新星演出。 本地獨立音樂大放異彩 剛過去 2017 年底各大頒獎禮,當大家搖頭嘆息流行音樂圈的萎靡不振、新不如舊,其實會否發現獨立音樂卻靜靜起革命?自 2015 橫掃各大頒獎禮正式登頂入屋,來自獨立廠牌紅線音樂的 Supper Moment 無容置疑已經成為香港第一流行樂團,今年發表的單曲〈大丈夫〉成為樂團首支四大電台冠軍歌。 如果你認為 SM 曲風溫和能夠跑出不意外,那雞蛋蒸肉餅的火速冒起可說是意料之外。這組女子組合,以偏鋒的數搖(Math Rock)曲風席捲兩岸三地,憑著首張專輯《23:59 Best Tomorrow》獲選提名第 28 屆台灣金曲獎「最佳樂團」,更於第 8 屆金音創作獎抱走「海外創作音樂獎」,實在是為港人爭光。 2017 年是雞餅大豐收的一年。 而街聲站上的當紅炸子雞,民謠姐妹花謝芊彤謝芊蕾,也於華語金曲獎勇奪「年度最佳新組合」。以往我們覺得香港獨立圈等同地下音樂,絕不會在進入主流大眾視線,恐怕這種思想已經落伍,傳統唱片倒模式作業土崩瓦解、數位媒體發行與宣傳大行其道,實在為獨立音樂提供了「上位」的空間。 獎項也許如浮雲,但實際的門票銷售數字絕不會騙人。SM、雞餅這些已經上位的不用多說,年初鐵樹蘭把重型音樂帶到千人場地麥花臣場館,年底另一金屬班霸秋紅同樣舉行大型演唱會,而發片在即的另一金屬新貴逆流也摩拳擦掌將於新年初舉行個唱,這股重型力量誓必延續下去。 已經是神檯級的 my little airport 繼續一年一 show 的方式,於聖誕佳節一連七場 600 人演唱會,四千多張票全部售罊,對他們來說已經是見怪不怪了吧,更甚是樂團遠赴台灣舉行個唱,同樣叫好叫座。說到海外輸出,台灣是近年香港獨立樂團最愛去的地方,春天吶喊音樂節、嘉義覺醒音樂祭,從其演出名單均可看到不少熟悉的香港樂團,而像雞餅、神奇膠、per se、Instinct of Sight 這些與台灣交流頻繁的樂團,也多次到赴演出均獲得好反應。 mla 的年度演出繼續一票難求。 音樂節百花盛放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世界最繁盛的城市之一,香港一直是世界各地音樂人樂團必到之地,全年大小過百場海外藝人到港演出,不多花筆墨這個每年出現的恆常狀態,值得討論是香港對於大型音樂節的接受程度,似乎已經逐漸成形而漸入佳境。2017 年香港三大音樂節活動:以全本地獨立音樂為旗號的本地薑週末音樂節、主打國際大牌的 Clockenflap、以台灣獨立音樂為主題的呼叫音樂節,三者各據一方均號召力眾。 去年第二屆本地薑週末,規模比首屆更為大,增設為三天演出四大舞台,近百組本地單位輪番獻技,全本地陣容盡顯香港獨立音樂的豐盛,知名大牌如達明一派、LMF、RubberBand、Supper Moment、恭碩良等等讓人目不暇給。最讓人意外與感動定必是傳奇電子先鋒 Mininal 於袁智聰老師主理的九龍台的期間復出,還有蟄伏已久的唱作人 Ketchup。而作為培育新秀的新界舞台,繼續與街聲合作,各組大團誕生入選單位盡現風采,而今年兩組金屬新貴逆流與 Instinct of Sight 更獲邀到主舞台香港台演出,顯示主辦單位的提拔之心。 本地獨立圈盛事本地薑週音樂節。 主辦多年,Clockfenlap 已經成為亞洲區代表性音樂節之一,不下 Fuji Rock、Summer Sonic、草莓音樂節等等亞洲大型音樂節。去年 Clockenflap 繼續帶來讓人吒舌的名單:電子天團 Massive Attack、舞曲之王 The Prodigy、水晶獎得主 Young Fathers、英搖大團 Kaiser Chiefs、加拿大才女 Feist、台灣代表 Hello Nico、宇宙人、香港代表 Supper Moment、觸執毛、大陸代表 Higher Brothers 海爾兄弟等等,囊括英美歐中港台幾十組的亮麗名單,要數重點定必是久違了的本地傳奇樂團粉紅 A,四人難得聚首終於 Clockenflap 再度重逢。 近年觸角發展至大陸新馬的呼叫音樂節,當然少不了發源地香港,2017 年繼續以「小呼叫」系列帶來一天馬拉松室內音樂節活動,名單包括唱作人蘇珮卿、Easy Shen、鄭宜農,樂團包括嘴哥、Manic Sheep、法蘭黛樂團、康士坦的變化球、麋先生。 年度盛事 Clockenflap 繼續帶來嚇死人的名單。 Hidden Agenda、Focal Fair 相繼歇業 香港獨立圈的繁盛是大勢所趨,然而正是香港這奇妙的地方,總有某些特別勢力硬是要抵擋時代巨輪的轉動,背道而馳與民為敵。多次被迫遷的龍頭展演空間 Hidden Agenda (HA),終於年初 TTNG 演出事的放蛇事件,被迫劃上句號結束營業;而另一演出熱點 Focal Fair 也於年中結業,位於大角嘴的展演空間 XXX Gallery 也於年底宣布因政府政策的關係無奈將於今年 2 月結束。一連串關於本地 Live House 的噩耗,實在讓人擔心獨立音樂的前景。 香港並非缺乏展演空間,大的如紅館、博覽館、九展、麥花臣,小的如 MOM、1563、藝穗會、The Wanch,但其實最合適本地及海外獨立音樂演出的,正是 300 至 500 人左右的展演空間,偏偏這在香港最為缺乏,儘管政府所屬的西九管理局正籌備切合獨立音樂需求的 Live House,但似乎他們忘卻了獨立圈最需要的其實是所謂的「indie 味」、獨立自主不受規管的態度與氛圍。可幸是前 HA 負責人阿和近日於網上各種暗示,似乎一個新場地正密鑼緊鼓籌備中,各方均期待這個由 HA 班底策劃的場地到底是什麼回事。還望新的一年各方努力為本地獨立權帶來一番新景象。 Hidden Agenda 終於要跟大家說再見。 最壞的時代 最好的時代 近年香港政局動盪不明,獨立音樂圈也正值多事之秋,君不見 Hidden Agenda、Focal Fair 等 Live House 因各種「詭異」原因相繼倒下,當獨立樂團們連一個可以合理並合法地演出的地方都難以找到的時候,獨立圈的創作量卻是達到近年巔峰,也許越是壓迫的環境更能激發藝術家的創作。 2017 絕對是重型音樂爆發的一年,細數去年發行的本地獨立專輯,數量之多品質之高實在讓人驕傲: 年初鐵樹蘭憑著專輯《自白》踏上千人舞台。 龍頭金屬大團秋紅帶來睽違四年的新專輯《Flower To The People》。 許久不見的金屬名團 Maniac 七年來的新作《浪客行》。 由前荔枝王 King Ly Chee 主腦 Riz 領軍的新團 Dagger 組成沒多久便帶來同名 EP。 入選大團誕生的重型新星 Parallel Horizons 隨即發表首張專輯《Dissonant Echoes》。 期待已久備受矚目的暗黑龐克樂團 DAVID BORING 終於發表處男專輯《Unnatural Objects and Their Humans》。 另一新晉 eli 請來知名音樂人 C.Y.Kong 監製專輯《Everlasting Illusion》。 一直非常活躍新作不斷的 The Sulis Club 新 EP《There Will Be Light》。 烈女 Serrini 廣獲好評的新作《Don’t Text Him》。 Stranded Whale 成員唱作歌手 Tomii Chan 首張專輯《Arrays》。 新一代本地吉他英雄 Jason Kui 首張專輯《Absence of Words》。 器樂新秀 more reverb 專輯《Lay Down and Mosh》。 本地罕見雷鬼組合 Sensi Lion 主腦 MouseFX 個人 EP《阿鼠流動音效》。 老牌獨立廠牌維港廠牌旗下樂團 Teenage Riot 新 EP《Six Songs》。 另一新興廠牌 Sweaty & Cramped 旗下 Emo 樂團 Wellsaid 首張 EP《Setbacks》。 最後當然不能不說去年席捲兩岸三地的嘻哈熱潮,製作人 / Rapper 的才子 Dough-Boy《Chinglish》、荒誕搞怪的米奇老味神奇屋《我們絕對不是黑社會,但我們聽說黑社會主義好》可說是香港對嘻哈浪潮的最好回應;一海之隔的澳門,後搖班霸 WhyOnceans 則發表了睽違七年的新專輯《Inmost Dens Of Emilie》,而電音怪傑 Achun 也釋出折衷性傑作《Merkwelt》。 矚目新星 DAVID BORING 處男專輯《Unnatural Objects and Their Humans》是今年重要的本地作品。 如前述近年音樂圈的經營方式改變,很多樂團選擇分散推出單曲作持續推廣而非傳統的一張專輯或 EP,像 Supper Moment 幾首大熱單曲〈大丈夫〉、〈靈感床〉、〈說再見了吧〉;觸執毛帶來了長達 8 分鐘的破格之作〈8〉;my little airport 沒有新專輯但有與知名作曲家陳輝陽合作的新歌〈HEY HEY BABY〉;在街聲站上大熱的超新星 per se 陸續推出新歌〈家變〉、〈親愛的幽靈〉、Winter Song〉;新歌停不了的 The Sulis Club 新單曲〈Come On〉;而一直不發專輯的金屬新秀 Instinct of Sight 也在年底發表單曲〈定格〉。可以預期在數位發行制度與平台逐漸成熟下,配合網路即時的發布、宣傳、與樂迷互動,單曲反而會是最適合獨立製作的一大方向。 per se 憑著多首好評單曲火速冒起。

2018/01/10

達人聽歌:Lu1〈劃破氣流的人〉爵士嘻哈驚喜之作

KU da Yeast 在聽:劃破氣流的人 by Lu1 曾由顏社引入台灣的上海饒舌大將 Lu1,在年底釋出隱藏多時的爵士嘻哈驚喜之作。以現場器樂編制呈現,與數位編曲當道的饒舌樂不同,在聆聽時更易勾動聽眾的情緒波動。以其他作品的平順相比,Lu1 亦於此曲中嘗試了不少的呼喊、吟唱。將移動的人、徬徨的人,在面臨選擇時的不安和拉扯,以其從不失手的說唱中抑揚而出。 KU da Yeast 在聽:差勁的人 by FRαNKIE 阿法 X Ken Deng 阿法就是那種王道型選手,如果以 NBA 來講,就像 MJ、Kobe、Wade 一脈相傳的 SG 球星。從輔大發跡,與 SOWUT 合作〈KITTY〉一曲逐漸為人所知。輕鬆寫意的 flow 和充滿個人魅力的聲線,即便未雕琢歌唱嗓音,大而化之依舊能擄獲聽眾的心。此外,Ken Deng 清澈的歌聲和吉他,對整曲亦謂畫龍點睛。 奧利佛 Oliver 在聽:定格 by Instinct of Sight 等了許久,香港矚目金屬新星 IOS 終於帶來新作,一貫後硬核/Djent 曲風,如機關槍的吉他 riff 與雙踏狂踩痛快淋漓;作為圈內罕見的女聲金屬團,阿寶紮實的旋律化演繹是他們最大的瑰寶,原汁原味粵語歌詞當然也加分不少;此曲有別以往,無明顯主副歌格局而編曲起伏有序,盡現他們的成長。是時候交出完整專輯了吧?

2018/01/10

【歌單】堅強不屈的野心家——摩羯座

有主見且做事腳踏實地的魔羯座,有著相當實際的人生觀、不易受外部環境影響的堅毅性格,和不屈不撓的奮鬥精神。他們總是謹慎而專注的朝自己的目標邁進,隨機應變的機智,和充滿抱負的心態,讓他們能愈來愈靠近自己的理想。 摩羯座善於外交,擁有獨特的幽默感、整齊的外貌和迷人的風度,面對嚴苛的現實環境,能夠擔起責任、耐心面對。只不過,他們偶爾會有不願妥協的時候,過於固執、保守的個性,會悄悄建構與他人之間無形的牆。   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 – 老王樂隊 A Better World(更好的世界) – 何欣穗 ciacia 我想變成我 – cozy diary 輕日記 Ms. Doremi – EggPlantEgg 茄子蛋 Lucky PIG 幸運豬 – 不熟的朋友派對 初生無畏 – 唐貓 SUGARCAT 星夜裡的人(acoustic rough) – Mary See the Future Cecayay a tamdaw / ‘alomanay a tamdaw |一個人一群人|Uni Crowd – CMO 樂團 骨力走傱 – 拍謝少年 明天的自己 – 四枝筆 Four Pens   情境歌單,不間斷更好聽:全部播放請點這 把情境歌單放入手機:街聲 Mobile APP

2018/01/08

哼哼看大團: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年終回顧場

每個樂團大抵都會有不想記住的演出,之於老王樂隊與害喜喜(還有甜約翰找來的客席小號手),今年的大團年終場,大概就是那不想記住的場次了。 2017 年到了年末,見證大團也輪到年終場,綜合樂迷投票與大團團隊的決選分數,今年選出的四團很妙地皆走民謠路線,然而他們也不只是民謠——「老王樂隊」、「害喜喜HighCC」、「黎可辰」、「甜約翰 Sweet John」,帶了 band sound,旋律能抒情也能懾人,編曲有潔淨也有華麗,寫歌題材更是多元:升學主義、同志遊行、失戀回憶、家鄉風景⋯⋯。 單從這一場便能體會到,台灣新一輩的都會民謠創作其實面向豐富,格局不止於小我呢喃,寫到現實議題,還多了些詼諧態度,懂得旁敲側擊。譬如老王的〈補習班的門口高掛著我的黑白照片〉,把補習班前常見的優秀考生照片,與葬禮的黑白遺照作聯想,這場葬禮的死者自然是個體的獨立思想。與之對照,害喜喜的〈小六升國一〉,把國文課本裡的雅量、稿紙、余光中還有橘子(顯然在隱涉朱自清的《背影》)寫進歌詞,還有空耳版本的元素表!荒謬的歌,諷刺義務教育中荒謬的背誦文化。 今晚的大團便由老王和害喜喜開場,然而受到十二月入冬的影響,兩團的主唱都感冒了。老王樂隊先發,主唱立長每每唱到高音,聲音便緊地讓人提心吊膽,團員們的狀態也不穩定;偉碩凸槌的獨奏,整團沒對齊的點,與歌曲本身勾魂的魅力相違背,邊聽邊有種進退失據的挫折感。 聽起來實在不夠爽快阿!還好有聽到一首新歌〈垂釣〉。鼓手會元在台上開玩笑說,這是他們目前為止歌名最短的一首。然而直播上打出來的歌名〈乾涸的河流 擁擠的舟 無知的人們 垂釣的鉤〉,卻顯示這可能是他們歌名最長的一首。新歌裡的絕望感,萬萬沒想到會在演後的團員眼中看到⋯⋯。 如果老王太收,接著上台的害喜喜就是外放到,感覺好像嗑了太多藥,隨時會OD。 實際上也確實有嗑藥。主唱嚴文康當天受訪時幾乎沒有聲音,帶著一包特效藥,吞了便上台敬業(聽說那包也有分給立長呢)。那歌聲是出來了,但總遊走在失控邊緣,隨時有跌落鋼索的可能。 初聽害喜喜的奇險轉音與段落會有驚嘆感,第二次聽,遇到的竟是今晚的失控版,反而讓人有些卻步了。尤其中後段的〈貓貓〉、〈水塔〉,只見嚴滿頭大汗,高音爆走後對麥噴咳。我覺得做人有時候,真的要學會放過自己。 害喜喜曾表示今晚年終場要來「雪恥」,也許這份使命感與年終場的抬頭賦予他們太多壓力,演出過分用力。我比較喜歡十月開發場時的他們,那種長髮、赤腳,從山洞衝出來不畏世界的野生感,〈給人謥〉的人聲還過了一個 VoiceLive 的震顫效果,非常敢!年終場時,這個效果音拿掉了,嚴文康與吉他手巫康裘,也雙雙剪短頭髮,穿起西裝外套、襯衫與靴(巫康裘甚至放了增高鞋墊);整理過後的模樣,搭上那些花腔轉音,反而讓很會唱的嚴文康有林育羣 aka 小胖的既視感⋯⋯。 今晚的亮點落到了第三組的黎可辰身上。比起他們的發片專場,大團年終場的表現更穩當。新專輯名稱「遊」字投影,像星星連成線,開場就唱了快十分鐘的〈星星散落〉,現場版放到網路上後頗獲好評。能文能武能搞笑,主唱 Zyco 自備講稿介紹樂團、團員,自曝對胖的人會有好感,唱〈我愛你因為你有雙下巴〉惹得眾人笑,最後情欲橫流的〈凌晨三點的台北路邊〉也齊柏林式的「阿阿阿——阿」,喊叫入神。 黎可辰為了在今年能第三次到 Legacy 表演,年終場投票時催票特別用力,能夠動員的票倉,主要來源是同志圈的「熊族」(不清楚什麼是熊的人可以 google《慾望熊市》,找這部電影來看,或在台北同志大遊行時去西門町晃晃)。就團員解釋,熊族看到與「熊」字相關的就很容易高潮,所以一開始投票常誤投給另一組樂隊,體熊專科。   團員各有正職,平常難約齊練團,錄新專輯也是各自到錄音室分軌錄的甜約翰,為了年終場特別集訓,大團當天更一同請假彩排。是的,相隔前一場大團演出的這半年,甜約翰生出了第一張專輯《Dear》,真的有曲曲動聽的程度。然而因為專輯編曲做太滿,想現場還原不免手忙腳亂,於是特別請了知更(身兼 hue 的吉他手)外援兩首歌;多功能的合成器手 Mandark,也找來學弟幫忙吹小號。 布幕拉開,甜約翰開場的〈失蹤人口〉還是聽得出器樂間跟得不夠緊,但暖身後漸入佳境。主唱浚瑋平常在教唱歌(請上網搜尋『歌神幫幫忙』),歌聲一出來就能吸引注意,嗓音溫柔到,總把傷痕累累的故事唱得太無恨,把失去唱得太美好。他們的歌總在緬懷過去,唱久了,自己也成為樂迷聽過歌後,不絕於耳的樂團。無論是〈Angelina〉反覆喚名,或是〈Dear〉與〈留給你的我從未〉,浚瑋與 Mandark 此起彼落的合唱。若說今晚有何缺憾,大概就是〈留給你的我從未〉的客席小號沒吹完整吧。 甜約翰演出當天,是《Dear》全面數位上架之日,他們預告明年三月會準備完整的專場,邀請大家來玩。作為 2017 年最後一場大團,他們給了我們期待明年的理由,一時之間也忘了這是近期最後一場大團線上直播,也就不在意沒過幾天就是年底了。 合作店家【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文/ 陳冠亨 攝影/ Brian

2017/12/30

【專訪】苦藥的糖衣:甜約翰

該為了「美好」所以記憶?還是因為他/她已成過去,所以最好忘記? 團名中的「約翰」源於英文的分手信(Dear John Letter),加上「甜」,指為時時刻刻提醒你生命中的每個「美好的過去」。 甜約翰 Sweet John 的甜,原來是苦藥的糖衣。 Angelina:第一顆糖 故事要從四位成功大學的理工男,分成兩組人馬參加校內的民歌比賽開始說起。 身為宿舍網咖的「連線隊友」,吉他手罐頭與貝斯手阿獎,想組團報名成大民歌賽,於是找了電機系的小 J 來當鼓手。拼拼湊湊的樂團到了會場,殘酷初賽 30 秒,因為歌唱得不好而挑戰失敗。鏡頭一轉,同樣是電機系的浚瑋也帶著一把吉他參加同場比賽,在 30 秒初選因為吉他彈很爛而落選了。 30 秒加 30 秒,至少能到 1 分鐘吧?少了好歌喉的樂團和缺了好演奏的主唱找上彼此,隔年,罐頭、阿獎、小J、浚瑋四人組了一團,再度參賽,一路殺進決賽獲得創作組第一名。 這組樂團名為「Natural Outcome 自然發聲」,他們在 2013 年發行了 EP,並持續於 StreetVoice 上發佈好歌。當我提到這團名時,眼前的四個男生竟揮手搖頭說:「都過去了,那是個成發團。」 原來,成發團的團員們畢業之後各自去當兵、找工作,有將近兩年的時間,自然發聲沒有動作,形同停擺。 學生時代的自然發聲已經不在了,可出了社會的團員們仍在一起玩音樂。2016 年他們加入新團員,重組名為「甜約翰」。 甜約翰成軍的契機源於〈Angelina〉這首歌。 〈Angelina〉由阿獎作曲、浚瑋作詞,在他們手上擺了一年,卻苦苦生不出編曲,直到浚瑋想起臉書上有個好友,經常發表自己的音樂作品,便決定主動連繫她。 那位好友是 I Mean Us 的合成器手 Mandark,畢業於南藝大應用音樂系,喜歡拉威爾,會演奏多種樂器。Mandark 為〈Angelina〉添上手風琴、鋼琴的音色,完成這首歌,自己也順勢成為了甜約翰的第五位成員,第二位主唱。 〈Angelina〉在線上曝光後,獲得不小的關注,也奠定甜約翰的招牌聲音。悅耳的旋律搭配清亮鬆軟的音色、歌喉,編曲結構卻能緊湊地催人一直聽下去。這是他們餵給數千支耳朵的第一顆糖,demo 版本至今已在 StreetVoice 累積超過四萬次聆聽。 與時間戰鬥 第一首歌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完成,今年,甜約翰要在相同的時間內完成的,是一張專輯。 帶著最後一次玩樂團的心組起「甜約翰」,成軍不到一年已有足夠錄製專輯的作品量。2017 年,甜約翰著手完成第一張專輯.並找上製作人與錄音師鍾濰宇(小宇)合作。 小宇師承自金曲獎最佳的編曲人陳君豪,年紀輕輕即參與過徐佳瑩、張惠妹等歌曲錄音。小宇有一個樂團叫「Palapelit」,和甜約翰在演出時結緣之後便不斷保持聯絡。理所當然地,團員們在決定製作專輯後,第一個想到的製作人便是他。 錄音過程,團員們會先將 demo 與編曲的參考作(reference)一併交給小宇,然後如他們形容,小宇會「蹦」出許多想法,在錄音的過程裡用「幽默」的方式給他們建議。浚瑋說,在錄〈降雨機率〉時,編曲上原先有設計幾個明顯的吉他對點,覺得橋段設計太刻意的小宇卻下了一個評語:「好像做場,哈哈!」。 另一首歌曲〈日晷〉, 麻煩小宇的樂團夥伴,Palapelit 的主唱何品璇作詞,原作是「當年那組成發團」比較成熟的作品〈旅人〉。〈日晷〉描述的是人心面對時間流逝的不安全與無力感,罐頭點出這首歌在編曲上的小巧思,從吉他 solo 把曲子對分,會是對稱的旋律,像是時間的輪迴,日夜循環,永遠逃不開。這首歌的 demo 檔名相當直接地取作「對稱」。 時間困住人類,工時則困住團員。 甜約翰的團員們都有正職工作,男生們是上班族、科技業主管,身兼兩個樂團的 Mandark 則是 OL;唯獨教唱歌的浚瑋,做著最靠近音樂的工作。 繁忙的工作因素,加上團員中還有人不在台北,想要約齊五人進練團室並不容易,專輯錄音的時程更是各自分開去。既然很難五人全體出現在練團室、錄音室裡,甜約翰便經常利用雲端編曲;〈安全範圍〉即是從 demo 到最終成品完全仰賴雲端誕生的結晶。 他們編曲的順序通常由罐頭開始,再交棒給 Mandark,剩下地再由其他團員補完。遇到和弦不協調時,音樂系畢業的 Mandark 就會變成樂理小老師,跳出來糾錯。 甜約翰提到,近來隨著發片,有許多演出機會找上門,但考慮團員的工作時間往往都得推掉。約訪當天,他們洽要在大團誕生年終場登台,週五白天難得合體的代價,是全員請假出席。 苦藥與糖衣 甜約翰與時間搏鬥了大半年,首張專輯的實體版總算順利在 12 月 1 日發行。 首張專輯取作《Dear》,核心故事也圍繞在同名曲〈Dear〉的世界觀裡。 〈Dear〉的歌詞由鍵盤手 Mandrak 的男友小安填寫,呼應團名的「分手信」之意,談遺忘與痊癒。整張專輯的故事設定成女孩失戀後的心理狀態,隨著曲序走,從開場的〈失蹤人口〉哀悼失去,到收場曲〈降雨機率〉說著仍舊相信愛情,「遇見了對的你」。 甜約翰的歌曲常以第一人稱敘事,他們把自身經驗與想像加總,無論甜蜜與傷心都丟進去攪和,獻給因距離而消逝的愛,也照顧因過去的傷不能往前的人。歌詞經常玩弄對比,搞得聽眾昏頭轉向,譬如〈留給你的我從未〉中「提醒我 會不會開心得太狼狽」;〈Dear〉則寫道「討厭我喜歡 信裡你引用的歌」。   包裝背面沿虛線撕開,為專輯曲序。(圖片取自官方臉書) 你或許會覺得被他們的甜蜜的旋律騙了!那些歌裡明明盡是傷心。拿起粉色的專輯設計細讀,包裝背面,一張寄件證明單上竟敢寫著:「包裹不含任何危險物品,如悲傷、悲劇、腐蝕性的、噪音等」。 然而多聽幾回又會發現,他們並沒有要欺騙感情。浚瑋與 Mandark 一來一往的唱和從不聲嘶力竭,永遠淡然傾述。他們要聽者不帶傷感,用輕鬆的心態看待失去的痛苦。 粉色包裝的《Dear》是治療傷心的特效藥,唯有甘苦,才懂成長,才可能稍微痊癒。他們在歌詞本最後提到:「在這裡不談寂寞/只談愛/直到變成溫柔的大人」。 從自然發聲變成了甜約翰,不再是學生的四個男孩也長成大人了。順著最近人氣漸漲,我問起團員們是否會考慮把音樂轉成主業?他們面面相覷,共同答案是「靠音樂賺的錢還不敵現在的正職」⋯⋯。在見證大團的台上,他們預告明年三月將有專場,接下來會戮力籌備。我想,有聽到那天現場,或仔細聽過《Dear》的樂迷都會期待,甜約翰能繼續創作、唱歌,不會變成他的歌裡所唱詠的「美好過去」。 後記: 聊到各自現職工作時,浚瑋說自己正在教唱歌,並告訴我們,上網搜尋「歌神幫幫忙」,就找得了。以下附上一集浚瑋惟妙惟肖的歌唱教學,可不是炫技給大家而已,從發聲位置到舌頭擺放,專業程度一百分。(敲碗求下次用周杰倫或宋冬野唱〈降雨機率〉)

2017/12/29

2017 年度 StreetVoice 音樂作品人氣榜 TOP 50

全球流行金曲今年掀起拉丁風,EDM 延燒多年,幾組國際大趴連番進攻亞洲包括台灣。時代沖刷記憶的力道加速,以前十年是一代,現在三個月就像上輩子。 儘管主流發片量銳減,獨立創作仍然百花齊放,今年金音獎異常的清冷算是不意外的警訊,各地新生態圈仍不斷湧現,且幾乎完全在媒體視線之外。 2017 年的街聲,吉他民謠流行曲仍是站上的主場風格,然而饒舌嘻哈潮再度崛起,從莫宰羊、 ZENBØ 到蛋堡,無一不威。電聲實驗亦連番進攻,來者皆為各派高人,令整體局面一新。全站播放次數有四首衝過十三萬次,完全超越去年高標,同樣寫下新紀錄。 好樂團、告五人、Control T、原子邦妮與來自湖北武漢的女聲組合房東的貓分別霸佔前五十大多個席次,曾在台北讀書的鄭興、上海的阿肆、香港的 per se 與郭子恆也都以熱度不墜的人氣衝進兩首在榜。 「我不想在未來的日子裡 / 獨自哭著無法往前」 從校園獎金獵人變身樂團新寵的老王樂隊這樣唱著,不囉嗦,我們是要一起往前的啊!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 小樹 2017 音樂作品人氣榜 Top 10 1.以後 ─ 郭真榕 Candle Kuo 2.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 ─ 老王樂隊 3.我們一樣可惜 Demo ─ 好樂團 GoodBand 4.美好事物(2017)─ 房東的貓 5.變成全世界最勇敢的人 ─ 江松霖(小松) 6.斑馬斑馬(翻唱)─ 房東的貓 7.魚 ─ 莫宰羊(BMK/BackMount Krew) 8.你要不要吃哈密瓜 ─ 告五人 Accusefive. 9.套房花燭夜 ─ Soft Lipa 10.若無 ─ 黑屋樂隊 2017 音樂作品人氣榜 Top 11-50 11.如果世界上沒有了孤獨 demo ─ 郭子恆Jemmy 12.迷霧之子 ─ 告五人 Accusefive. 13.只道尋常 ─ 謝春花 14.下一站茶山劉 ─ 房東的貓 15.城南 ─ 鄭興 16.#imissyousobad ft. Yalu(DEMO) ─ 原子邦妮 Astro Bunny 17.被愛灌溉長大的人 Demo ─ 好樂團 GoodBand 18.並不是夕陽美景 Demo ─ Control T 樂團 19.現在你好嗎(DEMO) ─ 原子邦妮 Astro Bunny 20.魚仔 FISH REMIX ─ ZENBØ(On studio) 21.閃光的回憶─ escape plan 逃跑計劃 22.菸癮(Demo) ─ Who Cares 胡凱兒 23.我把你的微笑盡收眼底 demo ─ 洪安妮 AnnieHung 24.乏人問津 Demo ─ Control T 樂團 25.暖陽 ─ 黃玠瑋 Zooey Wonder 26.愛人錯過 ─ 告五人 Accusefive. 27.我憑什麼想念你 Demo ─ Control T 樂團 28.存在 ─ 原子邦妮 Astro Bunny 29.4月7號Demo ─ 貝克小姐Miss Bac. 30.歸屬感 ─ Night Keepers 守夜人 31.眼淚不要掉下來_深夜版 feat. Fran法蘭 ─ Suming 舒米恩 32.the mist ─ per se 33.我愛你,卻不能拯救你 Demo ─ 好樂團 GoodBand 34.台北下的雨(Single Version)─ 鄭興 35.我知道我失去你了 ─ 脆弱少女組 FragileGirls 36.Ms. Doremi (Official Audio) ─ EggPlantEgg 茄子蛋 37.往往 ─ 房東的貓 38.去你的撩妹即正義 ─ 阿肆 39.INPHASE? ─ per se 40.cover 那我懂你意思了/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 ─ 好樂團 GoodBand 41.是有多寂寞 ─ 安妮朵拉 42.灼火 ─ The Writers寫手 43.驕傲的鯨魚 demo ─ 告五人 Accusefive. 44.你終究不愛這世界 ─ 傻子與白痴 45.再談記憶 ─ 盤尼西林樂隊 46.我輕輕對你說 ─ 郭子恆Jemmy 47.食人夢 The City is Eating Me Alive ─ Vast&Hazy 48.因為你承載了我的靈魂 ─ 脆弱少女組FragileGirls 49.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 阿肆 50.能給的只有這麼多 All I Can Give ─ TRASH   情境歌單,不間斷更好聽:全部播放請點這 把情境歌單放入手機:街聲 Mobile APP

2017/12/28

達人評選:2017 StreetVoice 年度歌曲、音樂人

【StreetVoice 音樂總監 小樹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Barkher 單憑他今年已交出一張準大師之作《C.》,以及近期不斷拓展風格,量多且質精的穩定水平,其新生代地位無庸置疑。且退伍後各方邀約不斷,熱烈看好。 年度最佳歌曲:起床冷、檳榔、an kiu an kiu an to、長青東街、They Don’t、引起貓的注意、C4 起床冷 / 告五人 繼成名曲〈披星戴月的想你〉與調皮的〈你要不要吃哈密瓜〉後,由吉他手班長與主唱潘雲安合寫的新曲滲漏出同輩少有的山林時節感,格局再翻新一層。 檳榔 / 無妄合作社 無妄合作社與愁城(團員除了鼓手都是該組織成員)是今年搖滾圈不能不提到的名字,無妄合作社交出的首張 EP,才華與氣味與力道皆有獨立圈久違的濃烈感。 an kiu an kiu an to(DEMO) / 少女卡拉 絕對是年度驚喜的新團,混雜台客語入搖滾歌,毫不尷尬,自由奔放。可惜目前因團員內部嚴重分歧,粉絲頁消失,待重新整理再開始。 長青東街 / 害喜喜 乍聽是吉他民謠,但從詞作內容到曲式皆不安分,用他們的說法是「很刺激的和弦滋潤的指法,錘煉出最深的空虛」,首張專輯由柯智豪凌虐催生中。 They Don’t / LEO37 & SOSS 放眼全台,極罕有之帶著騷靈放克與強大器樂班底的饒舌組合,現場能耐與魅力驚人,律動一流,詞意正向,終於交出的首張專輯唯一缺點是竟然只有六首歌。 引起貓的注意 / 柯泯薰 對詞曲的掌握、對聲響的探索,包括現場演出的強度都來到了個人新境,堪稱她歷年最佳作品也絕對是傲視今年同儕創作的最佳專輯之一。 C4 / Barkher 此作首次發表於街聲上時,我試著傳給幾組劇場人,無一不愛。正格的電音世代人種,熟稔掌握音色與環境,即使在近來本島電音大幅崛起的氣氛裡,他亦展現了一種拔高、不與時代彈同調的聲響格局。   【StreetVoice 香港音樂總監 Oliver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孔雀眼 說了很多年電子音樂是世界大勢所趨,但在吉他民謠文青搖滾根深蒂固的華語樂壇裡,要推動電音卻異常艱難。這組罕見的三人女子組合,以傳統搖滾三大件這「易於理解」的方式呈現各種時髦新穎的電音歌曲,結合琅琅上口的旋律,更難得的是堅守華語創作。圈內專業人仕的讚譽固然重要,但從年初美國 SXSW、發片後中港台各地音樂節邀演與多站巡演,紮實的票房與樂迷熱烈的反應證明了他們當真是潮流改革的推動者。2017 毋疑是孔雀振翅高飛的一年。   年度最佳歌曲:降雨機率、the mist、如果我失去了青春 降雨機率 / 甜約翰 Sweet John(台灣) 如果只給你一首歌時間讓樂迷認識你,該如何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甜約翰這首神經病的作品是標準答案。各種大膽的瘋狂點子濃縮在四分鐘裡面:抑揚頓挫的主唱旋律加大合唱的 hook line、律動感強的貝斯與鼓節奏組、夠爽的吉他與行雲流水般的鋼琴等等精彩樂器表現,編曲高低起伏處處有驚喜,高品質的錄製後製更是增強了聆聽的樂趣。這麼複雜這麼多難以消化的元素竟然毫不突兀地混在一起,就純粹音樂性而言,絕對是無懈可擊之作。OK you win。 the mist / per se(香港) 心目中近兩年香港的最佳新人,我最喜愛的樂團,per se 多首作品均打入街聲排行榜,好歌多的是,硬要選我會挑這首樂團早期的英式搖滾英語作品。Stephen 辨認度高的激昂聲線,真假音渾圓天成,基本上唱什麼都會好聽,搭配上乘的旋律與 Sandy 的和聲襯托就更是無敵;成熟的編曲後段大爆炸猛轟感動得心頭一震,也許沒有後來粵語新作的精雕細琢,但此曲保留了樂團初出道的 indie 味。我預期他們的出現將會為沈悶已久的香港流行樂壇帶來久違的新意與震撼,必定會大紅。 如果我失去了青春 / 沼澤 Zhaoze(中國大陸) 每當我們討論一組樂團,離不開討論其啟發者與仿效者,受誰影響又影響了誰,但沼澤卻是一組你無法這樣討論的異類,全因其破格地以中國古琴融入西方器樂搖滾曲式之中,前無古人後暫無來者。海亮自十年前鑽研古琴並領導樂團從先前的前衛搖滾 / 後搖蛻變成現今的模樣,歷經十年的磨練與多張專輯的嘗試,已經是爐火純青。外國媒體以「中國 Pink floyd」形容沼澤,不是指兩者的曲風相似,而是彼此共同的創新冒險精神。此曲是樂團的示範作,大師級的風範。   【音樂達人蔡政忠(馬瓜)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Barkher 在傳統搖滾樂日漸疲乏、開始缺乏新意時,電子音樂的崛起毫無疑問是必然趨勢。透過越發多樣的電腦軟體與沒有侷限的器材使用,台灣有越來越多優秀的電子樂手,而吠人 Barkher 毫無疑問是其中的佼佼者。兩張實體專輯《宇宙 – Cosmos》與《C.》已然是不遜色於歐美實驗電子樂界的傑出作品;退伍後的他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仍以驚人的速度大量創作,並且也跨刀搖滾樂隊合作,透過對生命周遭的細膩觀察及飽滿旺盛的知識吸收與聆聽慾望,吠人 Barkher 除了將電子音樂提升至另一個層次外,相信未來也會對傳統搖滾生態產生更多刺激與衝擊。 年度最佳歌曲:phinn oo phinn hai bi、寄生蟲、佮你的灶跤 澎湖鼻海味 phinn oo phinn hai bi / siau luから/少女卡拉 有時候所尋找的,只是一種純粹。少女卡拉是一個很獨特的組合,別有新意的簡單編曲手法與好聽不流俗套的男女和聲,加上怪趣的吉他獨奏及帶有低傳真況味的錄音,台語客語交雜創作,羅馬拼音的歌詞讓人忍不住一探究竟。是今年最讓人感到振奮、值得期待的新生代優質樂隊! 寄生蟲 / 廢埕樂團 將生命整個投入創作之中!厚重紮實的吉他聲響,聲嘶力竭充滿爆發力的歌聲,〈寄生蟲〉這首歌,除了有 Grunge 的粗獷野性外,編曲中亦見其細膩,前衛與藍調搖滾的混合搭配別有一番味道。廢埕樂團的音樂記錄了生活體驗的現實面,壓抑且無從逃避,只能透過搖滾述說。 佮你的灶跤 / 拍謝少年 暌違五年再次出擊,拍謝少年除了依然保有強烈的台式搖滾氣味外,團員默契與樂器搭配皆更上一層樓,出了社會上班打拼仍持續練團創作,永恆不變的是兄弟般的情誼與對台灣這美好島國的感情,用音樂寫下社會現象與所經歷體驗過的深刻感受。〈佮你的灶跤〉記述了對母親、對家鄉最真摯的愛與思念,動人歌詞隨著吉他搖滾曲式與和聲直接傳達,正如他們始終如一的音樂信念:毫無保留!   【音樂達人 Han Chen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Dizparity 今年派樂黛唱片持續致力深耕獨立電子與實驗音樂場景,推出數張新銳創作者的作品,包括都普勒浪潮、Dizparity、海象之聲……等,持續成長的他們未來令人倍感期待。而其中最令人驚豔的當屬 Dizparity,《Night Phase 夜相》、《孔雀眼 Remix EP》兩張本年度發行的作品都證明,無論是在作曲、編曲,以及混音的面向上皆已臻成熟。此外,現場絕對也是重要的,臨場經驗必定也有助他在編曲鋪陳時的思維,我私心認為大家一定得去感受一下他在 DJ 時掌控氣氛的能力! 年度最佳歌曲:病的是你還是我、迷途奔塵 病的是你還是我 – Killerblood’s Diseasco Remix / KILLERBLOOD 今年夏天因為大阪登美丘高中舞蹈部而引爆的昭和勁舞熱潮席捲全日本,而台灣的大家還沒發現 Killerblood 幾乎同時間也推出了這首日系電子迪斯可混音單曲。由 Nowhere 樂團創作的〈病的是你還是我〉原本是女主唱彈著空心吉他帶有民謠搖滾感的單曲,由曾經合作過〈1984 remix special〉的電玩、電子音樂人 Killerblood 巧妙重製為超洗腦迪斯可金曲,穿越時空帶你回到 Giorgio Morodor、New Order 主宰排行榜的時代! 跟我走 Let’s Get Away / 孔雀眼 JADE EYES 儘管這首歌曲在幾天前才終於能在街聲上聽到,但關注他們的朋友應該早在 2017 新作《迷戀》中反覆聽了不曉得多少次了吧?孔雀眼今年推出他們加盟黑市音樂旗下的首張專輯。這張把 Chillout、Balearic 帶回眾人視野的作品,有著如 Sade、Lisa Shaw 的銷魂歌聲,更有如 Blue Six、Miguel Migs 等人所製作的 Soulful House Groovin’。而〈跟我走〉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單曲! 迷途奔塵 Lost Dust ft. 潘雲安(告五人) / Dizparity 街聲話事人小樹一手催生的單曲,長達一分鐘的 intro 電氣鋪陳,在四月初聽到時覺得:「或許這就是臺灣流行音樂的未來啊!」儘管 Future Bass、Future R&B 在春季掀起的漣漪,似乎在夏季讓強國有嘻哈的一波強颱風浪捲走。但在 2017 年,無論是具主流實力的 J. Sheon 或獨立、實驗感較強的 Dizparity 都已經讓我們看到,小市場的臺灣絕對還有許多具備國際潛力的新世代藝人!   【音樂達人 KU da Yeast 年度推薦】 年度最佳音樂人:Dizparity 今年釋出的專輯《Night Phase 夜相》,成功奪得了金音獎的最佳電音專輯和電音單曲。Dizparity 的音樂創作像是無止盡的迷航探險,橫跨合成器聲響、噪音實驗,層層堆疊的除了音色、旋律、鼓之外,更有著唯細細觀察方能見著,隱藏其中的來回取樣。模糊音訊的錯置,在波圖、頻率上顯示的是不規律跳動,但在聽覺上更接近生理上呼吸的急促,以及情緒上的紊亂。在 Dizparity 的音樂裡頭,美是會讓人感到深刻絕望的。 年度最佳歌曲:They Don’t、魚、九頭身日奈 They Don’t / LEO37 & SOSS 台灣需要更多的 funk、boogie、soul,更髒臭、更污穢一點,也更具生命力的節奏。耕耘許久的 LEO37 & SOSS 今年終於發行專輯《Be Well World》,將積蓄許久的能量一次爆發。在他們身上可以看到 The Roots、Justice System 等經典黑樂團的影子。在他們的音樂之中,更能真正感受到何謂 ”One nation under a groove”。 莫宰羊 – 魚 / BMK/BackMount Krew 我們該怎麼定義莫宰羊呢,除了有著不錯的現場 battle 實力,出色的歌喉加上不拖泥帶水的遣詞。甫發佈便直衝街聲排行榜第一的〈魚〉,不該被單純地定義為 melody rap,更像是在對我們提問,我們對於嘻哈音樂的想像究竟是什麼,押韻、flow,加上 hot beats?是不是能有僅只如此的可能呢。 九頭身日奈 / 9m88 這是個有趣的選項,也是個未有定論的觀察。我們到底是怎麼喜歡上 9m88 的?我們是否亦正期待著,一位有別於檯面上獨立女聲之爵士女伶的出現。9m88 的歌聲可謂古靈精怪,矯揉卻不造作,工整卻不單調。選用 DJ Mitsu The Beats 之〈Playin’ Again〉Instrumental 創作的〈九頭身日奈〉,只讓人更期待其後續作品的誕生。

2017/12/27

【我用音樂養小孩】我們的乾媽是魏如萱:賴心樂、賴錚

自從開始企劃這個療癒單元後,我的「小孩雷達」隨時啟動,滑臉書看到音樂人上傳曬小孩的照片,筆記;在任何音樂場合只要看到有孩子出沒,立刻想辦法打探虛實。還記得 9 月時參加了在宜蘭礁溪舉辦的風和日麗連連看,那天除了聽到許多好音樂,也蒐集到不少小朋友名單(畢竟是個適合闔家同遊的音樂節啊),最大的收穫就是魏如萱演出時,邀請鼓手 Peter(賴聖文)的女兒賴心樂、胖球與康士坦的變化球吉他手 ARNY 女兒 Raeca 三人坐在台前合唱,可愛童音讓台下大哥哥大姊姊們眼冒愛心,心都融化了。 於是我們當然毫不猶豫地聯絡了 Peter,在一個難得晴朗的午後造訪賴氏一家人位於碧湖公園旁的溫馨小窩。 Peter 把拔是內湖人,15 歲時隨著父母移民到紐西蘭,在當地教會認識了同樣是台灣人、也同樣喜歡音樂的馬麻 Juliet。在唸完大學、Peter 申請上美國波士頓的 Berklee 音樂學院後,兩人便結婚一起去了美國。在美國念書期間,Peter 的父母陸續處理完紐西蘭的事情而搬回台灣,因此當他 2008 年畢業後,便決定直接回台灣定居。 兩年後,姊姊賴心樂出生了,當時正好是魏如萱發行專輯《優雅的刺蝟》、而 Peter 剛加入 Lovely Baby 樂團的時期;又過了五年,底迪賴錚也出生了!賴錚剛滿月不久 Peter 就跟娃娃去了英國 Glastonbury Festival 演出。說起來,兩個孩子跟娃娃的緣分不淺,也因此娃娃有了兩位可愛的乾女孩和乾兒子。 賴 AA 與賴 BB 一踏入 Peter 家,窗外整片鬱鬱蒼蒼的綠意令人心情大好,光照良好的客廳角落擺放了一台 keyboard,架上陳列著黑膠唱盤、像玩具般小巧的合成器,還有顆小小的金杯鼓!木紋地板上鋪了可愛的英文字母軟墊,整面牆被兩個小寶貝畫滿塗鴉,還貼了張房屋造型的量身高壁貼。「原來玩音樂的人如果有了小孩家裡會變成這樣啊~」樂器和玩具共存一室並不突兀,不怕生的樂樂和錚錚看見客人來也顯得特別興奮。 姊姊賴心樂今年七歲,就讀小學二年級。「其實我們在家不會叫她『樂樂』,都叫她『賴 AA』。」馬麻笑著說,因為樂樂的英文名字叫 Abigail,所以暱稱 AA。 喜歡音樂的人,似乎常常以「樂」字替小孩取名(胖球爸表示),也許是想將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件事聯結在一起吧(而且「樂」也有快樂的意思,頓時覺得中文有破音字真美好)!「心」字意指孩子是父母心上的一塊肉,心樂、心樂,馬麻反覆唸了幾次:「不覺得這個名字很可愛、很有正面能量嗎?」 賴 AA 喜歡看書,房間書架上擺滿了圖畫書,我們請她介紹一本自己最喜歡的書,她抽出一本動物的書、想了想又放回去,再抽出一本海洋的書、還是放了回去,猶豫不決的表情看起來相當苦惱,看來每本書都是她的最愛。 賴 AA 也喜歡畫畫,兩歲多畫的「漂亮的衣服」被裱框掛在客廳,牆壁上也留下許多她的「真跡」。馬麻說,她對配色邏輯很有自己的想法,或許是因為小時候去上過塗鴉課,讓她對顏色的刺激與敏感度變得豐富。 今年年初參與了舞台劇《地下鐵》,在劇中飾演小盲女的賴 AA 看起來相當有演員架式。以前非常害羞怕生,在團體活動中都不敢舉手發言的她,經過這次在劇團裡跟著大哥哥大姊姊們一起學習後,現在不只變得比較大方,也對表演越來越有興趣。 在《地下鐵》舞台劇中分別飾演大中小盲女的魏如萱、魏如昀、賴心樂。(via) 除了喜歡看書、畫畫和表演,賴 AA 還有一個奇特的喜好。「男生扮女生!」AA 在一旁喊著。 「她喜歡看跨性別工作者的影片。」馬麻幫忙說明:「一開始是在 YouTube 上看到男生打扮成迪士尼公主的影片,因為頻道旁的推薦有男生扮女生的影片,後來她就不看原本的公主系列,開始只看扮裝類的了。」最近看了陳珊妮〈戰神卡爾迪亞〉MV,非常喜歡 MV 中演出藝術品之一的變裝皇后飛利冰。 大家有發現身高表上貼了誰的頭像貼紙嗎? 賴錚的名字是把拔取的:「那時候想取個有樂器聲響的名字。我覺得『錚』這個字一直有個意象,它在古代是一種帶領節奏的樂器。我在美國讀大學時,一位中國友人(現在在好萊塢做電影配樂)的名字裡也有這個字。」 因為姊姊叫賴 AA,底迪就順勢變成「賴 BB」了(據說只有乾媽魏如萱會叫他小錚錚)。金牛座的賴 BB 個性溫和,但有時候也很固執。當我跟把拔馬麻聊得正開心時,他為了拿 Switch 把手而不小心從椅子上跌了下來,大人們嚇了一跳,他自己反而沒哭,只是愣在當地不動。 「沒事沒事,自己站起來喔~」馬麻安慰著。 「窩不要站起來。」沒有哭鬧,賴 BB 在地上躺了一會兒後,自己爬起來坐在角落悶悶不樂。「他會自己生自己的氣,或是生我們的氣,但是等一下就沒事了。」果不其然,不到三分鐘又重拾笑容,繼續活蹦亂跳。 這位大哥你在拉筋嗎……? (十分鐘後)果然是姊弟! 以相同年齡來說,姊姊比較早開始會講話,但底迪的語言架構發展更快,現在已經會講很長、很完整的句子了!兩歲半正是好奇寶寶的年紀,賴錚逢人就問:「這個是什麼~」看到任何東西都覺得新奇。他最近也去了姊姊以前上塗鴉課的教室玩耍,把拔說,賴錚對於小肌肉的控制和發展似乎比同齡小朋友快,已經會做一些精細的小動作。來看看他在家裡的大作(笑)。 賴錚指著牆上一圈一圈的線條:「麵麵!」原來是在畫麵條啊! 翻滾吧!男孩 「底迪剛出生的時候,賴心樂有種瞬間變懂事了的感覺。」她開始自己完成很多事情,也會主動問要不要幫忙照顧底迪,十分貼心。原本以為相差五歲的兩姊弟比較不會一起玩,沒想到在採訪過程中他們都和樂融融,跑進跑出一下子拿玩具出來要跟我們分享,一下子又提醒我們別忘了吃桌上的餅乾(後來當然是他們自己吃掉了),我問馬麻,是因為有客人來才這麼活潑嗎?「沒有,他們每天都這樣。」馬麻苦笑:「所以家裡很亂,每天就是玩玩具、收玩具、隔天再搬出來玩……」 兩姊弟感情不錯,相差五歲還是常常一起玩,只有在搶玩具時會吵架。 這隻是姊姊最喜歡的小兔兔,每天都會抱著一起睡覺。 玩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 平常都跟姊姊一起玩布偶和娃娃,但其實賴錚最喜歡的玩具是家裡的合成器和樂器。「會發出聲音的他都很喜歡,他覺得那是他的玩具。」賴錚的音感和節奏感都不錯,由於把拔馬麻只要在家都會放音樂,聽著聽著,他甚至會唱魏如萱的〈無聲電影〉、〈末路狂花〉這種很難的歌。 賴錚最喜歡的是有次去六福村玩,一位非洲人送的小金杯鼓。 姊姊賴心樂現在也有在學鋼琴和打擊樂,「打擊樂主要是學合奏的概念,用分部去做出不同的聲響。」馬麻說:「我們沒有想給她壓力,只是希望她以後如果想要創作的話,可以有一個媒介。」 不只讓孩子們在充滿音樂的環境中成長,馬麻自己也有去上一些兒童音樂課:「我覺得小朋友有適合他們的音樂,所以想了解一下那些知識,去上課以後發現蠻有趣的!孩子們其實可以聽一些簡單、但編曲比較有趣、豐富度比較高的東西,或是加入不同元素的音樂,像 Jazz、Swing、Samba 等,這種編曲可以讓孩子的耳朵變得豐富,對他們的大腦是非常好的刺激。 而且它(課程)非常鼓勵父母用唱的!CD 只是一種媒介,對孩子來說是比較被動式的接受,但聽完音樂後父母可以跟孩子互動,回饋給孩子,讓他知道音樂這個東西並不是只能聽,還可以唱,拍打身體各個部位也可以發出聲音。」身為鼓手的 Peter 把拔也表示:「賴錚和賴心樂都很喜歡跟我去我練鼓的地方,會想要坐上去敲敲打打。」 Peter 家裡還有 Kalimba(手指琴)、小提琴等各種樂器(玩具)。 除了音樂表演,馬麻也常常帶賴心樂去看劇。我們不限定只看兒童劇,也喜歡看舞台劇。上次去看了脫口秀,她雖然聽不懂但還是很投入。前陣子還去看了徐皮擔任音樂設計的《少了一個螺絲釘的下午》雜耍物件劇場呢!」由於賴錚還太小怕坐不住,比較不會一起去看劇,但是在把拔表演的場合,常常可以發現這兩個小可愛在台下當小觀眾喔! 陪伴是愛孩子最好的方式 窗外的陽光一直試圖使人分心,由於天氣難得晴朗,大家決定一起去附近的碧湖公園散散步,吸收維生素 D。 才剛抵達公園,賴心樂就溜著她的滑板車往前直衝,眨眼間便消失在步道盡頭。 我跟著把拔馬麻一邊推著騎三輪車的賴錚,一邊慢慢享受和煦舒適的微風。 「當樂手的太太常常需要自己一個人照顧小孩,說真的蠻辛苦的。」馬麻說,其實原本只想生一胎:「後來是因為在照顧生病的長輩的過程中,想到如果以後我們生病了,孩子只有一個,要照顧我們兩個會很辛苦,先不說經濟、光是心理上的負擔就很沉重,有兄弟姊妹至少可以一起面對,有事也有人可以商量,喜怒哀樂可以一起分擔。」 為了家人的作息,Peter 盡量少在半夜工作,朋友團員的邀約也較少參加,為的就是能多陪陪孩子;從美國回台灣後,馬麻原本有在教英文,後來生了賴心樂後就決定全職在家照顧小孩。「希望能給他們夠多的愛吧!把拔平常這麼忙,工作時間也不固定,如果我再把她們送去保母家,就會減少很多相處的時間。」 陪伴是愛孩子最好的方式,我們深深感受到 Peter 把拔與 Juliet 馬麻用愛灌溉的這兩株小小幼苗,正漸漸茁壯成活潑開朗的小樹。還記得在散步聊天的途中,賴錚一直喊著「馬麻穿裙子~馬麻好漂釀~」實在是很窩心呢! 攝影 / Yuming

2017/12/26

「大山音樂節」何以能稱為泰國最大的音樂節?

距離曼谷車程約三小時的考艾,擁有一座全泰國第三大的國家公園,同時也是當地知名的觀光景點。為了吸引遊客,旅遊業者習於將考艾包裝成「泰國最清新的肺」,佐以大象和瀑布的奇景美照。 考艾在泰文裡意指「大山」,這地方確實是有山的,但我今年所見到的考艾並沒有這些自然景觀。沒有大象、瀑布與山脈,甚至連要與「泰國最清新的肺」這樣的稱號做聯想都很勉強。我對考艾的第一印象,是塞車的公路上,由輪胎捲起的飛砂走石。那一台台車輛上載著從各地趕來的泰國青年,他們共同的目的地是前往泰國最大的戶外音樂節——大山音樂節。 泰國最大的音樂節「大山音樂節」(Big Mountain Music Festival),主視覺是一頭牛。 2017 年 12 月 9 日中午,七萬名泰國人正湧進位在考艾的第八屆「大山音樂節」(Big Mountain Music Festival)。去年因為泰王過世而停辦一屆,讓今年復歸的大山聲勢更壯;後天星期一又是行憲紀念日補假,使得這個週末連假第一天,曼谷市區嚴重阻塞的交通,整個複製到考艾的戶外公路上。 白天,汽車半小時僅能行駛 3、4 公里,若你中午才從曼谷搭乘官方巴士前來,到會場時大概也晚上六點了。俗稱「小蜜蜂」的計程摩托車在車與車的縫隙間穿梭,輪胎摩擦地面揚起大量的沙塵,宛若掉進《瘋狂麥斯》的電影世界。那綿延數里的車陣,好似六O年代伍茲塔克音樂節的傳奇畫面,在這東南亞的內陸區重現。 地面的沙塵透露泰國的雨季已經結束,日照縮短的 12 月,正是適合舉辦戶外活動的季節。下午三點,大山音樂節才開始有表演者登場,我想那不僅是為了避開正午的陽光,也為了讓上萬樂迷們有足夠的時間進場。 會場外的停車場,人車喧騰,路況可比跨年夜的台北市政府還要混亂,但泰國人們似乎都相當習慣。Anber 一邊帶路一邊說說:泰國人有自己處理事情的方式,看起來混亂,其實有他們自己的秩序在。 混亂總是能帶來另類商機。見空中飛塵多,路邊就有投機商人在銷售口罩,手上一疊,單賣一片要價 20 泰銖。進入會場的公路旁,小蜜蜂們也成群結隊準備接送各位進場,單次一趟 80 泰銖。和官方合作的越野機車騎士,身上都穿著印有大山 logo 的背心,曾體會音樂節入口到公路之間的距離、人潮與車流者,絕對會認為這 100 泰銖花得值得。 在公路旁伺機等待的接駁摩托車隊,穿著官方認證的綠色背心。 大山音樂節入場處作柵欄狀。 大山音樂節的魅力 有泰國最大音樂節之稱的大山音樂節,為何能吸引這麼多人?即使交通如此困難也在所不惜? 大山音樂節的各個環節都非常「在地」。光是演出名單就囊括了全泰國,不分流行、獨立、天上、地下的音樂明星。 在最深處的主舞台摩天輪(Ferris Wheel Stage),從下午五點開始祭出 Slot Machine、Getsunova、Lomosonic 等搖滾天團;泰國最紅的嘻哈組合 Thaitanium 也在此登場。而另一個大舞台——牛舞台(Cow Stage)也有「情歌王子」Aof Pongsak(因其舞台騷度,私心評作『泰國張國榮』)、「烏克麗麗王子」Singto Numchok(紅髮艾德到泰國演出時,也要特別找他拍影片做宣傳)、選秀成名的 Peck Palitchoke(從舞台表現到打扮,可見韓流的影響)、邀請盧廣仲同台的 Stamp 等等,有廣泛流行度的唱作人、樂團、偶像與歌手。 這兩個舞台到了晚上便會擠滿數萬人,宛若戶外演唱會般,揮舞手上由泰國啤酒 Chang Beer 贊助的綠色螢光棒,每首歌幾乎都能大合唱。而在另一頭又是別種風景,近入口處的蛋舞台(Egg Stage)、雞舞台(Chic Stage)與黑舞台(Black Stage),安排了各種乖戾、破格、個性特出的海內外獨立樂隊,譬如結合電子聲響的 ska 大樂隊 Srirajah Rockers、玩 synth pop 到位的 TELEx TELEXs、緩飆(slowcore)組合 FWENDS、以及今年來過台灣的 nu metal 樂隊 Bomb At Track 等等。 用台灣的狀態來想像,這個音樂節包山包海的廣度,好比一邊集滿了五月天、頑童、徐佳瑩、盧廣仲、方大同,另一邊又排了 Flux、LEO37+SOSS、落日飛車、U.TA 屋塔、血肉果汁機那樣。甚至中間還有 EDM 舞台——Pepsi Dancing Stage(DJ 台設計很像巨大的小小兵),徹夜放送電音舞曲。只不過這個舞台就擺在露營區旁邊,實在讓人困惑在這紮營的泰國人是否都不用睡? 第一天早上還沒有演出前的摩天輪舞台⋯⋯ 到了晚上就變成這樣了。 有人潮就有贊助商 除了上述的演出內容,還有經常傳出嗆辣嘻哈節奏,滿二十歲才能進場的 Akojorn Pub;以及擺上一隻恐龍吉祥物,最「俗擱有力」的樂團、電音、舞蹈齊發的 Rum Wong Bar。這裏,簡直是泰國通俗音樂文化的總集合體!而為這些通俗娛樂再加分的,是音樂節以「牛」為主體,並深度運用「農場」符號的設計風格。 大山音樂節的入場處作成柵欄狀,場內樹蔭處則擺滿了可坐可躺的稻草磚,舞台命名也包含牛、雞、蛋。攤位成功把泰國豐富的夜市文化融入其中,燒烤、煎蛋蓋飯、冬蔭功(泰國酸辣湯)等,有時花 60 泰銖就能吃到(這裡可是音樂節阿!)。 滷雞肉米線,還可以加雞爪,記得一碗不到 100 泰銖。 今年大山的舉辦場地,位在平時是高爾夫球度假村的 The Ocean Khao Yai。被樹林環繞的 L 形草皮地域,給你深入日本富士搖滾音樂節那樣的山林幻覺,實際上整個場域都是開闊的平地,來回走動並不費力,也不會有換場塞車的狀況。只消熬過第一天入場的辛苦,一進到會場就能投入音樂、美食的嘉年華。 大量的人潮自然會吸引到贊助商,門票僅需 2000 泰銖的大山音樂節,有強而有力的飲料贊助商。大山的每個舞台旁邊都會有百事可樂、泰啤 Chang Beer、泰國威士忌 Blend 285 的攤位,其中尤以百事可樂為首,四處可見「Pepsi」字樣的旗幟、logo。進入會場時不能帶水,而場內唯一有賣水的就是百事可樂的攤位(10 泰銖一瓶,還可以用 60 泰銖加購百事可樂杯),可見他們能從這活動獲得多大的消費市場。 除了飲料商,僅弄得一個攤位的品牌也祭出奇招。譬如牙刷品牌 Berman 就有一台牙刷鬥牛機;泰國知名的媽媽泡麵也可現場沖泡;罐裝咖啡商更是直接在現場一罐一罐送給路人試喝(恰好現場幾乎沒有賣咖啡的攤)⋯⋯。所有體驗都在現場完成,不會只是攤開商品擺著。 從早到晚都有人在玩的牙膏鬥牛機! 強大的內需市場 Youtube 甫公布 2017 年全球最熱門影片,第一名是 GMM Grammy 旗下的泰國搖滾樂團,Cocktail 的主唱參加泰國版《蒙面歌王》的影片(演唱曲目是張學友〈只想一生跟你走〉的泰語版。他們今年也有到大山表演)。其名次比紅髮艾德的〈Shape of You〉、女神卡卡的超級盃中場秀還高,絕非意外。 只消走過這麼一趟大山音樂節便可以體會到,泰國令台灣音樂界羨慕的流行音樂內需市場。他們打出以國內音樂人為主的名單,便可擁有吸引七萬人購票的魅力(甚至盛名遠播國際)。對於在台灣玩團的人來說,或許也會羨慕他們佔據摩天輪主舞台最長、樂迷最多的表演者,幾乎都是搖滾樂團。 泰國人對音樂娛樂的熱衷,不僅反映在音樂節的萬人大合唱中,若你把主舞台的樂人名字拿到 Youtube 搜尋,隨便一查都有點閱率破億的泰文歌。有意思的是,無論流行、獨立,大舞台或小舞台,樂團或個人,泰國音樂人都挺熱衷於翻唱西洋流行歌。就我在大山有聽到的翻唱曲目就包括:Bruno Mars〈That’s What I Like〉、Mark Ronson〈Uptown Funk〉、Chainsmokers〈Closer〉、Amy Winhouse〈Valerie〉⋯⋯。 前文曾提到的 Bomb At Track,今年在台灣演出時曾翻唱 Limp Bizkit 的作品,因而被一些台灣人嫌棄為「翻唱團」。如今看來或許是文化差異所致,因為在泰國演出時穿插翻唱曲,是很平常的事。 「烏克麗麗王子」Singto Numchok 在牛舞台演出,牛舞台的特色是舞台上的牛眼睛會隨歌曲作變化。 缺席大山的搖滾巨星 最後我想提一個故事,一件我在泰國一直聽到的時事。 泰國最紅的搖滾樂團 Bodyslam,今年在大山音樂節缺席,原因是主唱 Toon,在 11 月開始了他最後一回合的「一人一步」公益長跑計畫。 以泰國最南邊的勿洞(Betong)為起跑,泰國最北邊的美塞市(Mae Sai)為終點。2,191 公里的路程,Toon 預計要跑 55 天,並在過程中募得 7 億泰銖,捐給全泰國共 11 間醫院添購設備。 儘管身材精實,滿臉鬍髭的 Toon 確實很有魅力,但泰國社會對他的長跑關注熱度簡直非比尋常。不過就是個樂團主唱的公益活動嗎?怎麼每個人談起來他來,都像是信徒提到摩西下山那樣眼神發亮;就連十世泰王也特地舉辦儀式,御賜禮物給這位音樂人? 我們不妨回顧一下泰國的二十一世紀史。從 2005 年起,泰國歷經了十年的「紅黃衫軍」壁壘衝突,並在 2014 年以軍人政變作結。歷史上已翻修多次的泰國憲法又再次被推翻,到了 2016 年,連在位最久的泰王拉瑪九世都過世了。 社會動盪,浮動的人心急須精神寄託,公眾形象甚佳的 Toon 的公益長跑,儼然成了泰國人心中的光明象徵。 但我們也可以有另外一層面的看法。 Bodyslam 是泰國最大影視娛樂集團 GMM Grammy 旗下廠牌 Genie Records 的樂隊,而大山音樂節也是 GMM Grammy 與 GAN 合力主辦的。GMM Grammy 在泰國的娛樂產業市佔率超過七成,影視領域無孔不入——電影、電視、廣播⋯⋯鋪天蓋地的宣傳能力,是這位被神格化的搖滾巨星身後那條業界巨龍的實力。泰國有政治上的壓抑與衝突,也有娛樂上的熱錢與歡醉,當我們驚豔於大山音樂節以及泰國流行工業的壯麗時,莫忘這些,讓這棵參天巨木得以壯大的條件。 (本文感謝顧問 Anber、薑黃以及泰國導遊薇薇的貢獻。)

2017/12/21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