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看 MV:瑪莉咬凱利上演活屍戲碼 滅火器新歌令人熱血沸騰

雀斑樂團 ft.Leo 王〈不標準情人〉 就像真空保存一樣,雀斑的新專輯保存著歷久彌新的青春活力。專輯同名歌曲〈不標準情人〉找來新一代饒舌才子 Leo 王合作,用明亮、輕快的 City-pop,帶著聽眾憶起人生中珍貴的友誼與青春歲月。 接下來雀斑還有一系列的專輯巡迴活動等著大家,並將參與今年的大港開唱,一起到現場感受一下雀斑甜而不膩、充滿繽紛色彩的音樂吧! 瑪莉咬凱利 Mary Bites Kerry〈就在星期五〉 讓樂迷們等了八年終於發行首張專輯《展望。未來》的瑪莉咬凱利,特別挑了週五釋出第二支 MV〈就在星期五〉,此曲描述人們平時上班工作累積了許多壓力,但是到了星期五就好像重生一般,期待下班的雀躍心情完全得以在歌曲中感受到。 MV 最大的亮點就是八位團員分別在團員們在影片中影片中扮演一個角色:活屍亮亮、摔角手老馬和小歐、裁判吳麟、假人老鄧、便利商店店員香蕉、毫無違和感的傳教士大麵,而吉他手 Ben 也扮演自己(爸爸)帶著兒子演出被活屍追的戲碼。雖然小朋友在片中大哭引起網友們相繼關心(擔心),但團員們也一再強調,小孩跟活屍玩得很開心,沒有真的被嚇到留下陰影啦! Manic Sheep〈Phoney Peace〉 「我們都在嘗試改變過去,卻感覺一切皆是徒勞。試圖假裝這一切都沒發生,卻發現遺忘是最脆弱的行為。」Manic Sheep 在臉書上寫的這段話,正是歌曲〈Phoney Peace〉的其中一段歌詞。自去年發行專輯《布魯克林 Brooklyn》並釋出首支 MV〈No More Anger〉後,Manic Sheep 最近發表了第二支 MV〈Phoney Peace〉,邀請 DJ 何灝 COSiMOZ 擔任男主角,在昏暗的街道游移著、奔跑著,他在追尋什麼?那些帶著動物面具的人們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徒留下情緒濃厚的空白由觀者自行感受。 戰犯 Dudu King〈N.Y.A.S〉 饒舌廠牌戰犯的頭號人物之一「金其禾 Dudu King」在卸下役男身分之後,馬上掏出一記毫不手軟的重擊〈N.Y.A.S〉,用音樂預告他的回歸,就連 MC HotDog 也在 MV 客串站台,令人難以忽視! 號稱「韻腳慣犯」的 Dudu 以一曲〈燙口貨〉為人熟知,這次同樣以一連串意有所指的強勁批判、行韻流水的洗鍊詞彙,兇悍幹下饒舌圈舍我其誰漂亮的一票。 莊鵑瑛(小球)〈七分滿〉 此曲收錄於小球上週發行的首張個人專輯《星之所向》,繼專輯同名歌曲〈星之所向〉MV 釋出後,這首第二波主打歌用清淡平靜的口氣,述說一段熱切卻充滿惆悵、來不及說卻再也不能說的情感。 日前小球因高燒不斷而取消了許多通告,昨日終於稍微好轉,她表示這是第一生病到連聲音都沒了,相當難過,但希望周六在大港開唱的演出能夠順利! 滅火器 Fire EX.〈Song For You〉 與五月天 X 色情塗鴉合作歌曲〈Song For You〉相隔一週,滅火器釋出了歌名一模一樣(笑)的 2017 最新單曲!這首充滿速度感又熱血的 MV 不只充分展現滅火器一貫的活力與氣勢,拍攝現場還邀集了一群「火種」(滅火器樂迷)入鏡,真實呈現樂團演出場景,令人熱血沸騰! 滅火器將於 4/14 發行《進擊下半場》新歌+精選專輯,重新錄製 17 年以來的多首創作,還特別收錄了〈Song For You〉以及〈長途夜車〉兩首新作,全輯日本混音製作,在滿滿的回憶中也能聽見樂團這段時間以來的成長與進步。 李英宏〈慢慢阿流〉 經典的歌曲總是歷久彌新,李英宏〈慢慢阿流〉的 MV 則是交疊了三年的時光,記錄下時間,甚至是空間的流動轉變。2013 年〈慢慢阿流〉曾經入選南面而歌原創影音補助,當時的作品在編曲上面充滿了空靈的電子氣息;而收錄在專輯的版本,則比較偏向原始的 DEMO,多了更多細碎而明亮的節奏。而這支新版作品也特別剪進了初版 MV 的畫面,讓三年前的李英宏與現在的自己相互輝映,具體展現歌詞所說「時間在流動/讓伊慢慢阿/慢慢阿流動/讓伊慢慢阿/慢慢阿解釋懵懂」。 李英宏也特別解釋了 MV 出現的聲音對白,原來是一位好友在他歷經低潮時,二話不說給予幫助,李英宏便在借宿、聊天時偷偷錄下了當時的對話,在影像、音樂之餘,說了關於自己的另一段故事。

2017/03/24

現場直擊: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 開發場 1

台製藍調龐克漢子產地 The Roadside Inn 今天剛開演時觀眾還沒進入狀況有點冷靜,The Roadside Inn 們不太滿意,但是當他們演唱到最新迷你專輯《Fuck You I’m Out》裡的歌曲-〈星星的聲音〉、〈怎麼喝〉、〈驕傲的紋路〉時,觀眾在主唱的帶領下漸漸動了起來,點頭,分紅海,衝撞,坐下再跳起,樣樣來。The Roadside Inn 的吉他手來自「無政府樂團」,貝斯手來自「Fuzz樂團」,他們的經驗相當老道,四位團員帶來非常生猛的演出。 飄夢電聲民謠潛行夜船 DSPS DSPS 由輕柔可愛的兩男兩女組成,他們的歌曲速度中版偏慢,總是緩緩的進行,慢慢若有似無的吟唱出少女心情及生活幻想。主唱曾稔文訴說著她以前是大團誕生的忠實觀眾,在台下看著台上的樂團表演,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站上同樣的舞台。稔文彈木吉他,兼任胖虎樂團鼓手的莊子恆敲著鼓,加上羞澀的貝斯及電吉他,他們的歌曲有淡淡的哀愁,也有哀愁不起來的一點甜蜜,還有一些堅定的不得了的個性。 男女雙聲清亮律動學堂 甜約翰 Sweet John 甜約翰 Sweet John 的前身是「自然發聲樂團 Natural Outcome」,而甜約翰 Sweet John 這個組合是去年才成立的,去年五月發表了第一首歌曲〈Angelina〉,十月開始第一場表演,但是今天他們看起來已經是默契十足了。他們的音樂很舒服,曲風偏爵士與數學,但是勇於嘗試新的音色。編曲屬學院派風格,時而華麗時而細膩。主唱浚瑋的聲音深富磁性,有些歌曲與鍵盤手男女合唱,激起許多化學反應。 合作店家【Legacy Taipei 傳 音樂展演空間】 文/ 陳冠伶 攝影/ yuming

2017/03/23

NIKE AIR MAXTAPE 創造你的 AIR 音樂態度

慶祝 AIR MAX 鞋款 30 週年,NIKE 特地邀請六位 DJ,為 AIR MAX 六個經典鞋款量身打造全新音樂風格,音樂即潮流,不過今天這潮流的完成,需要你一同參與展現你的反骨精神! http://airmaxtape.com.tw/ 此活動僅限手機操作,進入活動頁面,選取你喜歡的音樂風格,動手按按下方四種不同的混音效果,即可和知名 DJ 一同創作出屬於你的潮流單曲,完成後還可以上傳到 KKBOX,和大家分享你的 AIR STYLE ! 就讓我們來看看在六位風格截然不同的DJ巧手下,會和鞋款碰撞出什麼樣的火花吧! DJ Mr.Gin x Air Max 1 – The Original 嘻哈反骨,經典中注入新態度 說到台灣嘻哈樂你不可能不知道,DJ Mr.Gin 從嘻哈樂起飛時期就非常活躍,更是許多饒舌歌手 Miss Ko 、頑童等指定合作對象。 1987 年誕生的 Air Max 1 被視為挑戰世俗精神的經典,陸續出現在許多專輯封面上,種下 Air Max 系列與音樂密不可分的關係。此次 DJ Mr.Gin 為 Air Max 1 創作更別以往的音樂,在經典中注入新態度,顯現 Air Max 1 不斷挑戰世俗眼光的核心價值。 DJ Ray Ray x Air Max 90 流行放肆,自我風格鮮明展示 跳脫對台大生的安靜迷思,DJ Ray Ray 用自己的音樂語言說服眾人,喜歡 hip pop 的女孩也可以是高材生,少數人喜歡的音樂也可以很主流,「冷門」等名詞是可以被打破並重新定義的。最近才剛推出新曲,快來聽一下吧! Air Max 90 一上市即吸引年輕人目光,成為當時最火的一款 Air Max,他們穿著Air Max 90去跳舞、去購物。DJ Ray Ray這次為Air Max 90的創作如同鞋子鮮紅外型創造一代流行風格一樣,所謂的流行就是自我風格的鮮明展示。 DJ DinPei x Air Max 95 放克解構,多元素組成新視野 曾代表台灣遠征智利並抱回冠軍獎杯的 DJ DinPei,喜愛用嘻哈、電子、Trap 多種曲風混合出全然不同的放克音樂,給予放克更多發揮空間與新鮮感。最近非常活躍於各大夜店的 DJ DinPei,也即將推出新作品,喜歡放克曲風的人絕不能錯過。 Air Max 95 延續可見式氣墊設計,將經典延續,加入螢光綠色系,融入多種元素,將所知 Air Max 重新拆解組合,以人體脊椎為發想,賦予 Air Max 95 新視野。就像 DJ DinPei 的音樂風格,多種曲風的組合卻不失放克音樂的本質。 DJ Elvis T x Air Max 97 浩室前衛,熟捻帶來高層次 電子音樂先驅,DJ Elvis T 在 2008 年至北京發展,個人風格強烈顯眼, 對 Techo / Minimal / Tech House 等音樂更是熟捻,去年在上海的表演更能看見在音樂層次上的昇華。 DJ Elvis T. 這次為同為賦予「先鋒」的 Air Max 97 打造專屬形象,用 Tech House 音樂演繹強而有力的前衛態度。 DJ T-Time x Air Max LD-ZERO 弛放靈魂,經典碰撞出完美 17 歲時首度參加大江盃 DJ Battle Of The Year 比賽便獲得冠軍,DJ T-Time 擅長將本土音樂與歐美電子樂混合,創造極具包容性的音樂,在每種音樂個性中,DJ T-Time 找出最平衡的音樂方向。2012 年受 Remix 獨家贊助,成為該品牌的 Sponcer DJ,之後更參與玖壹壹在高雄巨蛋的大型演出,是許多饒舌前輩們讚許的新秀。 DJ T-Time 為 Air Max LD-ZERO 創作出演繹了兩款鞋款的碰撞,當經典遇上經典,相輔相成的特色音樂。 Sonia Calico x Air Vapormax 未來實驗,大膽走出獨特品味 喜愛嘗試各種大膽創新的音樂風格,除了個人創作外,Sonia Calico 也時常發表自己翻玩的作品,展現對歌曲的獨到見解與品味,也以 UnderU 以及 Dough 為名舉辦活動,在許多大型電音趴上都能見到她的身影。 Sonia Calico 為這未來感十足的 Air Max Vapormax 打造有別以往的音樂,以她的獨特風格將發揮得淋厲盡致。 六位時尚 DJ 打造六種音樂色彩,持續帶給所有 AIR 迷不同以往的跨界感受,讓腳尖上的潮流不只在地面上流竄,更要讓你聽進心裡。

2017/03/22

【專訪】那些只是虛名而已,就好像浮雲一樣:血肉果汁機

金鍊仔、花襯衫和雷鬼髮辮的豬頭面具,將在地廟宇文化結合金屬音樂掀起陣陣炫風,十年專場於推票艱鉅的台中創下爆棚人氣,2017 演出行程已滿到年底,血肉果汁機傳承起上個世代獨立金屬魂,樹立起新一代台灣重音軍旗。 告別陰雨綿綿的台北,Blow 吹音樂在大港前夕,拜訪了位於台中澄清醫院後方的激進總部,與這支來自氣候宜人穩定、萬里無雲中台灣的「精英樂團」聊聊天,談談之前,與未來。 位於台中的台中激進總部曝光,琳琅滿目的樂團周邊,還有征戰各地的紀念品! 滿滿的團 T 與周邊,你認得出哪幾個樂團呢? 總部內高掛著「2012年超犀利趴團團團團團」的紀念簽名T。 《黑訊息》是更多 Grooving 的人間單元劇 帶著台中海線的特色,血肉台上霸氣,台下爽朗健談。加盟激進後,樂團編制起更完整的團隊和默契,現有兩名固定的隨團技師、負責國內外兩名巡迴經理、處理大小庶務的經紀人。樂團影像委由閃靈專屬美術總監陳仰德掌鏡,視覺設計則交託血肉都覺得狂的六號病毒布雷克,或依照活動性質外聘攝影與設計。 這次《黑訊息》EP 前導預告被綁在椅子上的那位,還是之前樂團的技師狸貓,儘管分隔北中兩地,現在還是會邀他來看演出,給意見。 繼《GIGO》宏大的神話宇宙觀後,大家最關心的事情莫過於本週即將於大港開唱推出的新 EP《黑訊息》。主唱仲宇說,現在這張作品是在寫我們人類可以看得到的東西:「故事其實是不相干,但可以說是單元劇,可以連在一起。就像是神魔的世界結束了,現在來看人類的世界。」 當時《GIGO》的故事,讓負責設計的布雷克繪製主視覺,前後花了二年時間,團長阿慶實在佩服:「他很扯,拿著放大鏡在那邊點!」;而這次樂團同樣給布雷克一則新的故事,讓他發揮。仲宇說:「新 EP 出來,(故事)網路上應該可以看得到。我們在實體版 EP 內頁裡面也會透露。」 布雷克花了二年的時間,手繪專輯主視覺,精裝版專輯設計更是難以超越;隨著新 EP 問世,血肉的另一座高峰指日可待,布雷克又要傷腦筋了。 EP 收錄兩首在 2016 年初就寫好的全新歌曲,去年三月就於胖虎主唱 Benn 的「這邊音樂・那邊設計」錄音完畢,並轉由日本龐克團 BBQ Chickens 鼓手 Andrew 的工作室 Studio-Wakefield 後製。 由於血肉這次加入不少龐克的元素,特地找對龐克類音樂經驗老道的 Andrew ,對他的手藝相當期待:「這次做的會比較有 grooving,不會像之前都推到滿。」吉他手阿霖也補充,台灣錄製沒有什麼問題。重點在於混音、Mastering,須有硬體器材配合才能做:「台灣做流行藝人的地方其實有器材,但重點真的是 sense,樂團也要先自己找到方向,才能找到合適的對象,有效率的完成理想中的作品。」 隨著 EP 公開,全新的巡迴也正在計畫,血肉會再行公佈。他們也進一步透露,現在已經在規劃下一張專輯,預計 1 首以上(笑)。 出國練習被電 技術差連尊重都沒有 屢創佳績的血肉果汁機,舞台張力十足,從國際知名的 Summer Sonic、Loud Park 大型音樂祭邀演,到國內外大小活動、表演經驗豐富,但你可能並不知道如此強悍的他們,曾經在日本遭受巨大挫折:演出被當地經紀人否定,吃了閉門羹。 之前去日本,本來與當地經紀公司有約定,將協助血肉果汁機處理當地事務,可是當日方經紀人看完一次血肉表演就避不見面,也不想幫他們處理任何事情。血肉說,該經紀人覺得很多名不見經傳的小團都比你們好,並不是在乎舞台張力,而是技術層面。 仲宇坦言,出國的心得,就是知道自己的實力有待加強:「出去跟人家表演,以樂手來講,台灣的樂手實力都要更進步,不然去國外都是被電。」全團應聲點頭。 主要負責創作的阿霖也解釋,觀眾不可能直接去買你的 CD,一定是先看到你的演出,演出必須至少是一個八十到一百分的演出,如果注意到你,才會開始研究你的旋律、主唱的點,才會想去研究你們做的內容:「表演不好,狀態一直都很飄,其實根本看不到你們想表達的。」 血肉認為,樂團不應只是帶著服裝與噱頭就想面對國際舞台,或是滿腹的想法思維就想征服異地聽眾,音樂性與技術必須優先精進。就像閃靈、董事長樂團,外國樂迷一開始會覺得很新奇,因為沒看過穿道袍唱著搖滾樂,但是他們並不會因為這樣而喜歡,而是因為音樂性與實力兼具,閃靈與董事長也才能一再於國際上舉辦巡迴。 繼閃靈之後,血肉果汁機也成為登上亞洲最大金屬音樂祭 Loud Park 的台灣第二團。 「上台演出最基本,給觀眾的那百分之八十好的狀態你都達不到?我幹麻那麼用心在我的國家栽培你們?因為這都是用到我們的資源。」阿霖補充:「在國外有千千萬萬個跟你一樣的樂團,玩一樣的東西。他們是不斷幹掉超多、超多、超多的團才爬到今天的位置上。」 甚至同台共演樂團也是如此,仲宇說:「出去外面,國外的樂團就不會跟你好來好去了。你強他們才看得到你,你不強他們連理都不想理你。」 去年到香港跟參加 Asking Alexandria 專場,血肉與 Her Name In Blood 演出時就深刻感受到。當你在一個實力範圍內,日本團的樂手通常會主動來聊天,畢竟都是亞洲,結果這次只有 Her Name In Blood 貝斯手來。雖然其他團員還是會寒暄,但其實可以看得出明顯實力落差。 血肉果汁機多次參演國外音樂活動,深刻感受到音樂性與技術的重要。 阿霖說:「因為他們公司很用心在安排、樂團成員的自我要求也夠高。更別提更高一層的 Asking Alexandria。出國很多人都會跟你說『Hey! Good Show!』但這很多都不是真的,是安慰,是客套。」 現在歌迷多了,幫助樂團的人多了,技術要一直提升,是血肉的責任也是義務,他們每週固定練團,自主練習會直接錄音,從波形聲紋審視,要每個細節都精準到位:「你要出去能每一場都『幹,今天表演的好爽!』其實只要到這樣子就好,才能叫做快樂的表演。」阿霖說。 改變環境先調整心態 其實「獨立」所負責任更大 血肉默默在關心許多議題,從主流媒體上噤聲並依舊持續的葉門轟炸,或源自於生態環境意識薄弱的棄養放生,以及日前對棒球經典賽與棒協所做的討論,他們十分好奇,為什麼大家可以為了體育團結去改變這件事情,卻從來沒有人為了音樂去努力、面對、抵抗,團結起來去改變? 阿中說,政府特意推廣聆聽人數較少的獨立音樂、補助出國、扶植產業,也不可能讓台灣一夕之間變成人數相近的北歐三國,況且風俗民情,台灣聽獨立音樂的還是少數,主流價值觀面對多元內容與次文化,推廣進程不但緩慢,成本較高,可能還會面對反彈:「早期電視有過一個電子團廣告,結果電視台就接到電話投訴,嫌吵不要播該廣告。最後就只能晚上播。台灣很開放嗎?大家對於這種的確慢慢在打開,但『慢慢的打開』意思就是沒那麼普及。」 大君好像姿勢從來沒變過(?) 大君所觀察到的,是台灣與國際的競爭力差異,他說:「在台灣玩團,以新團來說算是舒適、容易的,所面臨的問題是如何自舒適圈跳出,繼續往上衝。」他期許自己能夠更加精進,不是怨天尤人,或單方的認為大環境不給力。 雖然許多演出空間著手技術人才培育,但血肉到國外親身經歷,看到工作人員對時程、技術安排,紀律嚴明,掌控精確,以 on show 為最基本,每個單位對自我要求很高,每個環節的人員態度是 100% 做到好,維持著固定的品質,專業態度有根本差異。 血肉說,不管硬體技術還是錄音,總回歸都是心態問題,因為台灣小,競爭者少,陳腐擺爛從來都不缺席,如果只是抱持著「如果你這樣,那我今天就這樣做。(態度隨便)」對專業、負責的態度薄弱,進步會很緩慢,但其實追根究底是樂團本身的責任。如果今天樂團隨便,那旁人當然有理由擺爛。 一次次演出好評,一次次國際揚名,血肉坦言對現狀依舊不夠滿意:他們想要更強,想要更多,想要更帥。 血肉很紅,但到底紅在哪裡?而且當名氣吸引來的,樂迷很可能都不知道你在唱什麼、想表達的事物,只是去朝聖,便會滾雪球一樣造就許多「沒有實質意義的名氣」。但這些名聲有辦法讓團唱進小巨蛋?外國稍有名氣的樂團來台隨便都能千張、萬張票房,所以血肉的紅算紅嗎?還是說是民族文化的差異?亦或那些虛名而已,就好像浮雲一樣?最後就是團有價無市,空有名聲,循環著不良而已。 若心態調整好,就不必被動的等待;如果今天不怕競爭,已有十、二十個非常強的樂團,再進行注資培育,讓他們更加壯大,才是比較正確的態度。現在因為心態窠臼,大團是鳳毛麟角,砸重金在上面也不會對環境有什麼改變 回到技術本位,血肉繼續走自己的路,現階段的目標就是「把自己做到一個更滿意的位置上」。他們相信要不找到屬於自己的獨創內容,否則就是穩紮穩打的技術基底,希望可以把環境往上帶,往好的方向帶。 阿霖說:「現在很多年輕的樂團都一直出來一直出來,也看得出來他們其實很競爭。不需要刻意為之,持續做,只要血肉不會有一天面臨解散,都沒問題。我們就自己做自己的,下面會一直起來。」 大港開唱超濕限定歌曲 現場自備泳褲 血肉果汁機說,這次大港也會有每年固定的傳統「大港限定歌曲」,近期也隨之曝光:「之前幫我們做〈OREA〉、〈不如跳舞〉的隨團技師 Alex Wu(吳承晏)再次答應我們,配合大港釋出的新歌,也會推出限定 Facebook 頁面。」 而現場會有什麼樣的驚喜更是讓人萬分期待,團員講到這件事難掩興奮,大君一直強調這場會給人完全不同的感覺,阿霖也賣關子:「跟血肉以往在大港表演的東西很不一樣,如果沒看到血肉不會再呈現第二次。」 仲宇也特別託 Blow 向樂迷交代:「記得穿泳褲,帶水槍,一定讓你濕到底。」 【快問快答】 Q:近期最有印象的一次演出? 仲宇:「 Loud Park ,樂迷一大早就來 cycle pit、mosh pit。」 阿慶:「一大早我們六點到會場,七點開始試音、彩排到九點,十點就開始演出,人已經很多了。」 阿霖:「我們是唱開場,根本沒有想到台下會有這種反應,以台灣的時間來說,這個時間點應該都沒有人出現,尤其是樂迷與音樂人的作息,日本真的是個精實的國家。」 仲宇:「台灣音樂祭的早上十點,頂多站在旁邊吧!看一看、滑手機、喫支煙,不然就來去呷早頓,可是你看 Taiwanderful 釋出的影片,台下的日本樂迷已經在搖頭、已經在甩了,早上十點就已經開打了!」 大君:「他們清晨就去排周邊了。」 2016 年血肉一大早於 Loud Park 演出,首次見到一早就衝撞的歌迷。 Q:台中市獨立音樂沙漠嗎?你們覺得台中的獨立音樂環境? 阿霖:「換另外一個想法是如果你在台中做到很屌的狀態,你這團不就做起來了?」 阿慶:「藍海策略啊!」 阿霖:「可能台北的環境與音樂生活本來就比較好,有 Live House 帶女朋友要去哪裡,就隨便找個地方,台中休閒選擇多,很多又是不花錢的。」 阿慶:「而且有一些熱音社的老師,到現在教學都是聽五月天、數字團啊!很弱。不會給學生聽一些獨立樂團團、比較不同的。」 仲宇:「我國中的時候音樂老師叫我們帶自己的 CD 來班上放,我上一張帶伍佰,下一張帶 Gorillaz (街頭霸王),然後老師拿起那張專輯看脫口而出『怎麼會有人買這種 CD』,陰陽咁啦!是你素質低吧!人家 Blur 的主唱還需要你來檢討嗎?」 Q:喜歡的台灣團? 血肉:「閃靈、滅火器、董事長、False Dawn(大君的團)、化學操男子(阿霖、大君未曝光的 Rap 組合)。」 https://blow.streetvoice.com/wp-content/uploads/2017/03/化學操男子.mp3 Q:現在當成全職音樂人了嗎? 仲宇:「現在的職業…專業遛狗師。」 阿慶:「國小老師,五、六年級特任,同事都四、五、六十歲。」 仲宇:「你就熟女殺手啊!」(眾團員大笑) 阿霖:「我在科學園區做室內工程。我們老闆喜歡 Band,喜歡老音樂,聽爵士,玩越野,也是個極限派,有來看過我表演。」 阿中:「我是國中社團音樂老師,爵士鼓老師。」 大君:「廚師。」 阿慶:「牛肉麵很好吃!」 仲宇:「幹你根本沒吃過,我有吃過榨菜肉絲麵!可是你那時好像還沒在那邊,所以應該不是你做的。」 大君:「蘋果西打也不錯喔,無限量供應。」 阿中:「欸,你們店的生啤很好喝。」 大君:「我們老闆娘叫我剪頭髮的時候,我就會拿我的宣傳照給他看!」 眾團員大笑:「不能剪啊!你要擺 Pose 給她看!」

2017/03/21

自己的窩自己蓋:專訪陸大爆與 27 Club 練團室

如果你過了 27 歲還活著,會想做些什麼? 位於太原路的 27 Club 是一間結合練團、教學、錄音的複合式音樂空間,由 Flux、Deca joins(前灰矮星)鼓手陸大爆與 Mary See the Future 鼓手 Eric(方金昌)共同經營。名字取自於「(永遠的)27 俱樂部」,指由一群過世時全為 27 歲的偉大搖滾與藍調音樂家所組成的(非實際存在的)「俱樂部」。不知道是剛好或心之所向,27 誕生時兩位主理人也差不多是這個歲數。 陸大爆,前那我懂你意思了鼓手,現為 Flux 與 Deca joins 鼓手,同時也是 Bonney Drum Japan 品牌代言人。 Mary See the Future,左一為鼓手Eric。 值得一提(不只一提,整篇文章都在講這件事)的是,27 Club 從隔間、丈量、建材挑選、原料搭配到實際施工,都是大爆和金昌以及一群來幫忙的朋友們親自動手「蓋」出來的!約了個陰雨綿綿的午後實際造訪,跟著大爆在練團室與教室之間打轉,小至插座大至整面牆,聊著聊著,眼前彷彿看見了五年前大家辛苦搭架砌牆,把自己搞得髒兮兮卻依然興奮期待的情景。 施工順序:地板→天花板與牆→門 27 Club 位於二樓,工程首要任務就是先做地板隔音。通常位於一樓或地下室的練團室不一定會特別處理地板,但如同八豆夭錄音室專訪中所提及:「將地面架高用底部懸空撐起並灌沙的方式,可以減少低頻傳遞。」27 Club 也是類似的做法。 走道牆面貼滿許多台灣樂團的海報。 從上圖可見,進入練團室前有一階的高低差,27 Club 同樣用地面架高的方式,但裡面灌的不是沙,而是先搭出格子狀的框架,支撐架底下的四個角放上像輪胎般黑色橡皮材質的圓圈墊減少摩擦,再於框架內塞入岩棉和玻璃纖維棉;最上層的木質地板是由專業師傅到場施工,而建材依然是由大爆和金昌親自挑選。 接下來進行牆壁與天花板的隔音工程。先量好木框所需的長寬高並鋸好、釘做成框,把玻璃纖維棉和岩棉裁切成適當大小塞入,最後在外層覆蓋矽酸鈣板,結束這回合。由於玻璃纖維棉是將石灰石、葉臘石、石英砂、硼鎂石、螢石等岩石粉碎成粉末,均勻攪拌並配上硫酸鈉等物質進行熔融,再透過拉絲、吹絲、離心等不同技術製成,含有許多粉塵,因此會先在上面塗白膠再使用。 施工實況。(照片由 27 Club 提供) 「隔音」是阻隔聲音的傳遞,概念上較偏向阻止兩個相鄰空間的聲音互相干擾;「吸音」則是針對空間內部的聲音反射狀況做處理。除了牆內隔音,練團室也在牆壁兩側貼上一片片吸音板,目的是為了調整「空間的聲音」。 吸音板以鐵條固定,可依空間聲音狀態(太乾或太轟)適時拆卸。 天花板也懸掛了許多自製吸音板,故意不貼滿是為了保留部分聲音反射,不然會被吸得太乾。 「施工時我們都必須穿戴手套以及 N95 那種口罩,不然吸入這些粉末對肺會造成傷害,手摸到也會刮傷、會很癢;衣服要穿像雨衣那種防水材質的比較好,而且因為會沾上粉塵,必須先在外面把它抖乾淨才能回家洗,直接洗的話其他衣服會一起遭殃,穿了就會非常癢。」大爆表示其實做工程不算辛苦,但因為那時剛好是夏天,在悶熱又潮濕的天氣穿著不透氣的長袖長褲,才是最讓人吃不消的事。 27 Club 除了外租練團室,也有音樂老師在此教學,因此空間在規劃時便希望呈現明亮感。 最後一項隔音工程是「門」,大部分練團室的隔音門都是直接買現成的鋼門,但這裡的門當然也是兩人親手做的!從練團室、Control Room到教室將近十道門,做法和牆壁一樣:先製框→塞入棉→用矽酸鈣板封起來→油漆。 為了避免浪費,金昌將牆壁剩餘的材料切成條狀塞到門中。(照片由 27 Club 提供) 施工這麼辛苦,當然要苦中作樂一下!(照片由 27 Club 提供) 教室的門是雙層的,內厚外薄。 門把也有巧思,上方為內側較厚的門(要挖洞),下方為外側較薄的門(用釘的)。 籌備契機與過程 27 Club 從 2011 年中旬開工,隔年 2 月左右完工,整個工程大概花了半年到 8 個月。問及開始籌備的契機,大爆表示,當時那我懂你意思了原本打算在修澤工作的音樂教室租借其中一間教室當作練團室,但由於位在樹林交通不方便,而且空間太小、壓迫感很重,因而作罷。剛好在差不多的時間點,得知 Mary See The Future 也想弄一間練團室,便主動聯繫金昌。 「Josh(先知瑪莉主唱)是修澤大學同學,金昌是同校(北藝大)的學長。我跟修澤是當兵時認識的,退伍後一起組團,第一場活動就是跟 Mary 一起在北藝大表演,那時才認識金昌,但並不熟,平常也不會聯絡。」大爆表示,兩人是因為一起籌備 27 Club 才漸漸變熟的:「我和金昌的價值觀和某些想法都超有共識,當然也會有需要磨合的時候,但因為我們一開始接觸就是要做這件事情,所以溝通的過程單純很多。如果原本是朋友、家人或團員,要一起弄工作室,我覺得情況就會不同。」 工程開始前,念劇場設計出身的金昌自己畫設計圖、估算建材用量,擁有演唱會搭台、劇場搭台等經驗的他駕輕就熟,然而,隔音相關知識卻是花了許多時間詳讀各種書籍資料而習得的。將原本是一般民宅的空間打通,重新隔間,兩人用平時教課、練團、表演之外零碎的時間,一步一步慢慢打造自己的王國。 「金昌是萬能的。」大爆重複說了很多遍。「他不是叫 Eric Fang 嗎?我都直接叫他 Google Fang,跟他一起做事是不會有問題的。像他知道要怎麼『留』,『留』這個概念非常煩但很重要,如果沒有留對或忘記留就出包了,少 0.5cm 或 1cm 會合不起來,到時候勢必要重新做或把多的鋸掉,就會很浪費。但我們做到最後材料都剛好用完,沒有多也沒有不夠。」 由於事前設計和規劃都相當完善,整個施工過程還算順利,唯一跟預期不同的反倒是最後的器材擺設。「原本鼓是放在右邊(目前 Mixer 的位置),但覺得不好聽就改了;一開始也沒有鋪地毯,後來鋪了以後聲音變好很多;鼓後面的沙發原本是放在 Control room的。」非刻意而為,就像自己的房間偶爾會想改變家具位置那樣,大爆和金昌從每次練團的音場感受逐步調整,讓 27 Club 變成現在的樣貌。 除了先知瑪莉和 Deca joins,記號士、Easy 等音樂人也經常來 27 Club 練團。而 Deca joins 即將發行的首張專輯《浴室》也是在這裡錄製的喔!(發片巡迴將於 4/21 台中 Legacy 以及 4/27 台北 Legacy 舉辦) 採訪進行的同時,Deca joins 團員們和製作人 Roger(先知瑪莉吉他手)正在 control room 聽新專輯混音。 琴房與鼓室。 茶水間/用餐區的牆面。 最後,我們請大爆說說經營 27 Club 至今的感想,以及提供一些建議給夢想擁有自己工作室的音樂人。原本以為會聽到熱血的鼓勵,沒想到他的回答卻意外提供了一個新的思維角度。 「這裡(房租)一開始很便宜,但每年都漲,已經漲快一倍了。如果房東想把房子收回,他可能會看你因為花了很多錢,不願輕易離開,就一直調漲租金。」大爆語重心長地說,其實不建議大家自己蓋練團室,除非房子是你的,不然裝潢的錢就等於丟進水裡。 當初大爆和金昌分別拿出自己原本有的鼓組、音箱、錄音器材等資源,不足的部分才另外添購,因此在器材上的花費並不多;而建材費用總額約 100 萬,雖然 DIY 省下不少施工費,但別忘了,房租也是一大支出!「現在很多人都有資源(小型練團室),像我們這裡就很希望有樂團可以固定來練,你不用花隔音的錢就可以跟我們享有一樣的資源,包月(練團)的話要放樂器、隨時訂團室都可以。」雖然擁有自己的空間很方便,但還是要考量支出成本(金錢、時間等)與收穫之間是否能平衡,以及自己是否有能力負擔,才不會到最後本末倒置,明明是想更放鬆安心做音樂,卻反倒被其他雜事纏身而更加焦慮煩惱。

2017/03/20

達人聽歌:糯米糰〈長白襪上〉詼諧幽默 飽富高度樂器演奏技巧

馬瓜在聽:長白襪上 by 糯米糰 從早已不知絕版幾百年的同名專輯(到底何時要重發?二手都成天價了);到奠定至尊班霸地位的「青春鳥王」,糯米糰總是透過最詼諧幽默、飽富高度樂器演奏技巧與悅耳好聽的音樂創作,帶給樂迷極致的聆聽享受。王若琳獻聲的改編新曲長白襪上,依然有著迪斯可與復古味道十足的編曲,你能不期待嗎?! Han Chen 在聽:Beat Cypher 大隊接力 Vol. 13 浴室 by Deca Joins樂團 by Beatmakers Taipei 屬於臺灣 Beatmakers 的吃到飽服務。大隊接力在去年由 Sonia Calico 發起,自今年開始,Conehead(錐頭)也開始負責出題與召集的工作。在取得樂團授權後召集各家嘻哈、電子與獨立音樂人進行混音工程,並以 mix-set 的方式呈現。現也成為臺灣電子、取樣音樂後起之秀滿滿的大平台。 Han Chen 在聽:Hypervisor by Dizparity 好東西!Dub 味頗重,似乎吃了什麼神奇草藥。一分鐘左右合成器獨奏一路把人們帶進他的暈眩廟宇,眼前彷彿有數個層次的幾何泡泡浮出。鐘鳴、牛鈴此起彼落,隨著大鼓的加入與緩拍重複又在其中創造出另一個不斷衍生分裂的畫面(想起某頭牛)。噢~昏昏 Der!

2017/03/20

【歌單】大港開唱 行前總複習

結合台灣本土特色和高雄海港風情的「大港開唱」今年同樣力邀多組重量級嘉賓登台,除了期間限定的滅火器 ft.王世堅、陳雷 & 孔鏘大樂隊,以及從影視轉戰歌唱的杜文澤和 Sex Machineguns 貝斯手 Shingo 代打閃靈之外,還有愛的魔幻、酒井法子等多組海內外的樂團即將嗨翻駁二藝術特區。 除此之外,去年首航、讓人一次感受音浪海浪交織的遊艇趴踢「大雄丸」更是好評再開,六組豪華 DJ 陣容絕無僅有、僅此一次!由 CiaCia、黃小禎、焦安溥共組的「小黃 cia 溥 cia 溥」女神 DJ set 更是早就秒殺完售! 大港開唱倒數一週,現在正好先來聽聽歌單預習一下,準備好太陽眼鏡、防曬、毛巾和一顆搖滾的心,一起去你的大港!   深海的你 – 拍謝少年 拍謝少年的身上藏著一張隱形的高雄招牌,聽到他們的歌曲,總會不自覺聯想到高雄。他們道地的台語歌詞,唱出了專屬男兒的惆悵和堅毅。 獸眠 – 鄭宜農 暫時從猛虎巧克力脫隊的鄭宜農,目前正積極籌備個人第二張專輯,她也透露今年在大港的演出,會跟全新樂手帶來完整的編制,十分令人期待! 怪手 – 淺堤 shallow levée 同為高雄地主代表的淺堤,最早以這首〈怪手〉為人熟知,主唱兼吉他手蔡依玲加上少年白的方博聖、孩子王吉他手周致宏、大象體操鼓手涂嘉欽,四位團員融合不同音樂元素,碰撞出令人驚豔的火花。 愛的大逃殺 – 雀斑 歷經解散之後,再度重組的經典樂團「雀斑」,在眾所矚目之下,推出新專輯《不標準情人》,除了大港開唱,他們北中南的巡迴演唱會也開跑了,一起隨著斑斑甜美的歌聲重拾青春吧! 逃亡吧,少年呀﹗ – 雞蛋蒸肉餅 大港開唱每年都有許多期間限定組合,和遠渡重洋來台獻唱的外國樂團。無論你是音樂祭的老手或是新手,千萬別錯過這些難得一見的現場演出!來自香港、以數字搖滾起家的全女子組合雞蛋蒸肉餅絕對值得一看! 西藥房 – 阿飛西雅 俗話說得好,慢工出細活,阿飛西雅的最新專輯目前已進入最後階段,相信許久沒有出現在舞台上的他們,也將會用新歌來回饋所有的樂迷朋友。 一大片的風景 – 盪在空中 站在艷陽下,喝著冰冰的啤酒,不時有涼涼的海風吹來,傳進耳朵的是盪在空中鬆鬆的音樂,這就是人生!這就是大港!這就是人生的音樂祭,大港開唱。 現代柳下惠 – 仙樂隊 SEN 傳奇後龐客、歌德樂團仙樂隊在去年的大港開唱神奇再現,今年也確定參戰,如果你還沒領略過他們的音樂神蹟,請記得鎖定這次的演出,畢竟仙的下一步,誰也預料不到。 中二夜晚 – P!SCO 被盛讚為邪教樂團的 P!SCO 一年比一年壯大,甫於七周年挑戰 Legacy 大舞台的他們,今年更是一肩扛下海波浪舞台的壓軸大任,一起跟著 P!SCO 跳舞吧! 海息 – 閃靈 大港的靈魂:閃靈,每年都是話題之一,繼去年主唱 Freddy 化身「死侍」後,今年則是找來 Sex Machineguns 的貝斯手 Shingo 代替剛生產完的 Doris。閃靈為電影《衝組》譜寫的主題曲〈失落的令旗〉也將在大港首次公開,Shingo 個人也將準備特別的貝斯獨奏曲目。   情境歌單,不間斷更好聽:全部播放請點這 把情境歌單放入手機:街聲 Mobile APP  

2017/03/15

【專訪】雀斑樂團《不標準情人》的老派浪漫

2007 年夏天,雀斑樂團獲得第八屆海洋音樂祭的評審團大獎。隨後他們發行了首張專輯《我不懂搖滾樂》,創下以獨立樂團而言相當可觀的銷售佳績;然而,就在隔年春吶發行紀念 EP+DVD《外星人的真相》後,這個樂團卻忽然宣布解散(難道 EP 名稱是預言!?)他們灑脫地留下錯愕與不捨的樂迷,以及數首多年來持續被想起、被傳唱的歌曲。 2014 年因為接到海洋音樂祭十五周年的演出邀約,四人再度齊聚一堂,儘管後來因故並沒有在海祭表演,這個意外的開端卻也讓雀斑重新動了起來,練團、演出、創作,並催生出這張睽違十年的第二張專輯《不標準情人》。 說是採訪,那個寒冷的週日夜晚更像聽了許多故事,關於多年來團員的生活、關於製作期的錄音記趣,以及新歌舊歌的世界觀和音樂性。重組後的 2015 年,雀斑原本打算發一張六首歌的迷你專輯,然而錄到一半,錄音室 Soundkiss 因附近地段的建築施工工程嚴重影響錄音品質,負責人 Alex 決定將此空間收掉並回故鄉英國,而樂團在音樂編曲上也還沒完全準備好,因此暫時打住。 「原本沒有打算這麼快發專輯,是因為我本來在去年要以個人名義(SKIP SKIP BEN BEN)報錄音補助,但不久前才發行專輯《鏡中鏡》,時間有點太趕,於是就把補助案改寫成給雀斑,如果有中的話,距離第一張 07 年發行,這張剛好是十周年。」斑斑表示,這次與十年前一樣,邀請全才型創作歌手林依霖擔任專輯製作人,錄音製作期花了大約七個月。「時間流程比較長,一部分是跟我們的編曲方式有關,跟典型的搖滾樂團有點不同,這張希望可以保留比較輕鬆歡快的氛圍,因此編曲上花了很多時間去跟製作人討論。」 老派復古浪漫 x 成熟日系都會感 從四、五零年代初期密西西比三角洲的黑人藍調音樂,六零年代之前的爵士音樂(Duke Ellington等),到九零年代的澀谷系音樂(小山田圭吾、Pizzicato Five 等),斑斑分享了許多自己近期喜歡的音樂類型,其中,影響專輯《不標準情人》風格最明顯的不外乎是活躍於八零年代的日本流行曲風 City Pop。像是山下達郎、大貫妙子、Sugar Babe 等歌手與樂團,他們的音樂融合了 Disco、Jazz、民謠與搖滾以及衝浪文化等元素,遊走於日系都會感與復古氛圍之間,別有一番風味。 雀斑用專輯《不標準情人》向鍾愛的音樂大師山下達郎致敬。 「我特別愛聽老歌,主要是喜歡他們的主旋律。爵士音樂的旋律哼唱起來並不複雜,而且對句很優美,有點像你在看文章詩詞、寫對聯時,上下文會互相對應那樣。一個好聽的主旋律也是建立在類似的概念上,有前後呼應、起承轉合,而且讓人容易記得,可以不斷 repeat。台灣早期流行歌也是這樣,歌詞簡潔好記,旋律也很美。」 雀斑的創作方式主要先從斑斑開始,有時用電腦編曲,有時用一台鋼琴或一把吉他哼哼唱唱,完成大部分的詞曲架構後,團員們會討論這首歌適合什麼風格?鄉村?藍調?swing?還是 Bossa nova?想呈現什麼樣年代氛圍?「和團員一起編輯時,腦中的想法會變得更具體。」在創作上不預設太多,偶爾保留點 demo 感,這樣做音樂才有趣啊! 同名主打歌曲〈不標準情人〉邀請到個人特色鮮明、最近人氣快速成長的Leo王參與創作、錄音及MV拍攝,此曲就像成年版的〈朋友之歌〉,獻給陪伴著我們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度過青春歲月的朋友,以及每一段珍貴的回憶。 原本偏搖滾的歌曲〈秘密〉,為了配合整張專輯風格而變得慵懶、帶了點度假氣氛。從小家裡養貓卻不能養狗的斑斑,一邊幻想著「如果養了狗會發生什麼事呢」一邊創作出這首〈我想養流浪狗〉,速度介於適合放鬆散步的行板與中板之間,旋律有點像兒歌般可愛又直率。 〈愛的逃兵〉是專輯中調性較特別的曲目,由吉他手蘇偉安作詞作曲,這首歌的整體氛圍相當復古,有種老台灣的年代韻味。「我們的歌大多是大調,音樂感覺比較明亮;這首歌是以小調音階在進行,聽起來比較幽暗一點。」 2003 年就寫好的〈壞習慣〉,因為與《我不懂搖滾樂》的風格不合,所以沒有收錄在首張專輯中。當時因為寫了這首歌,斑斑覺得一定要用樂團的方式來表演,於是與高中同學蘇偉安再找了其他團員,促成雀斑的誕生,因此〈懷習慣〉對雀斑而言相當有紀念意義。隨著聆聽喜好的改變,這幾年斑斑喜歡的音樂風格偏向 Reggae、Dub 以及八、九零年代的 Funk 舞曲,因此在重新編曲時也是朝比較慵懶、具律動感的方向去編。 從解散到重聚 團員的成長與改變 任何事物的結束都將是另一個新里程的起點。樂團停擺這幾年,團員各有發展,從 2008 年雀斑宣布解散後,斑斑和 Jon、英傑(前假文藝青年俱樂部 bass 手)、苑子(前 go chic 鼓手)組成了迷幻 Lo-Fi 樂團 BOYZ & GIRL,並於 2010 年發行同名專輯;同年年底前往北京,曾在中國車庫噪音樂隊 Carsick Cars 裡擔任鼓手,並隨樂隊進行海外巡演;後來因故離團,另與 Carsick Cars 的鼓手孫鶴庭、Birdstriking 的貝斯手周乃仁,以 Skip Skip Ben Ben 的名義開始在北京獨立音樂圈活動,2012 年發行《Sacrifice Mountain hills》;2013 年底離開北京回台灣,邀請 Doodle 的郭恆以及任天堂世代憂鬱的蔡弦剛擔任 Skip Skip Ben Ben 的客席 Bass 手與鼓手,並於 2015 年發行第三張專輯《鏡中鏡》。 Bass 手蘇偉博是國家音樂廳合作鋼琴調音師,之前有去彈過盪在空中,目前和蘇偉安兩人同為 OTA!!Soul 團員。2014 年他發行了一張以調律師的主觀視野錄製的調律專輯《Installation Musical Tuning #1》,由鋼琴家吳天泰彈奏五首曲目,分別使用偉博所決定的律調來詮釋演奏。 而偉博的弟弟偉安也一樣持續從事著音樂工作,除了接案製作廣告配樂,他也曾擔任 The Ball、硬搞音樂之吉他教師,以及高中熱音社社團指導老師,並於吳志寧、倪安東等歌手演唱會上彈奏吉他。除了雀斑,他也跟前 Flux 鼓手亮亮(李亮瑩)組了另一個樂團 EVERFOR。 鼓手蔡柏瀚(菜圃)在雀斑休團期間曾在錄音室工作、教鼓、還去了澳洲打工,回台灣後目前現職髮型設計師。去年 6 月台大媒體素養課程的同學們製作了一支以菜圃為主角的紀錄片,描述獨立音樂人的生活樣貌。 相隔多年,團員之間的相處和十年前有何不同?「做音樂的態度變得更嚴謹了。」斑斑表示,學生時代還沒面臨到生活壓力,大家是以消磨時間、輕鬆好玩的方式去做,現在反而會將音樂當成事業在經營。「我們各自都有其他工作,練團的時間其實非常少,因此在做音樂時會很在乎自己要呈現什麼樣子、帶給聽眾什麼感覺,會有比較明確的計畫和想法。」 雀斑式的幽默與浪漫 《不標準情人》收錄的十首歌曲橫跨解散前至復出後,有些歌甚至你可能聽過不只一種版本,為了專輯整體調性而重新編曲後,樂團也隨之展現了更成熟的樣貌。專輯名稱倒是很有雀斑式的幽默,源自於金城武 1994 年專輯《標準情人》,希望讓聽眾感受到那種老派又浪漫的親切感。 「一個好的設計除了圖像好看、結構有意思,還要能讓人從中聯想到某種文化和年代氛圍。」專輯主視覺邀請過去經常幫斑斑設計活動海報的設計師 panyuchou 製作,透過香菸、棒棒糖、珍珠奶茶等物件呈現「次文化」的象徵性意義。「他的設計是有文化背景的,能透過用色和圖像引導人們喚起共同記憶。」斑斑表示,當初僅給了一個關鍵字「Vaporwave」讓設計師自由發想,panyuchou 便將自己擅長的街頭塗鴉風格融合雀斑的音樂意象,巧妙設計出這款令人印象深刻又富含文化底蘊的作品。 發片之際,雀斑也安排了 3/18 台中 Legacy、3/24 台南拾壹庫、4/4 台北 Legacy 三場巡迴演出,除了主秀,從觀眾進場時播放的音樂到共演者的選擇都有精心安排。台中場將與正在準備新專輯的傷心欲絕共演,台北場則邀請到 COSiMOZ a.k.a. 何灝及洪申豪 / VOOID(當然 Leo王也會現身喔)。這次的巡迴周邊商品也令人耳目一新,到採訪前都還在趕工的斑斑表示,會將印刷一本《不標準情人》樂譜,收錄專輯所有的歌詞和和弦,包含和弦按法圖示都會親自畫好。「希望大家除了帶回家做紀念,也可以藉此興起學習樂器的想法之類的。」從這些別出心裁的小地方不只能看見團員們的用心,也令人更加期待即將到來的發片專場! (由左至右)吉他手蘇偉安、Leo王、貝斯手蘇偉博、主唱斑斑、鼓手菜圃。 「也許我們樂團真的消失太久,根本很多人不知道我們是誰。」斑斑在臉書上寫到,演出場次的人數票房雖然會影響到以後決定演出的規模,但並不會改變樂團接下來要做的任何一項計畫跟決定。從發片消息、專輯試聽和 MV 釋出後所獲得的熱烈回應中,令人感受到樂迷們早已迫不及待鼓譟著,到底這份能量會在演唱會上用什麼方式爆炸呢?   雀斑樂團 不標準情人專輯巡迴 台中場 日期:3/18(六) 時間:19:30 進場 / 20:00 開演 地點:Legacy Taichung 音樂展演空間(台中市西屯區安和路117號) 售票網址: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tc/event-post/19279 台北場 日期:4/4(二) 時間:19:30 進場 / 20:00 開演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八德路一段1號) 售票網址: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9278

2017/03/14

週五看 MV: 春艷玩「PUNK」旺福大喊「阿娘哈細腰」

Easy Shen 沈簡單〈燭光俱樂部〉 推出新專輯《如果時間流轉我們依然》的 Easy,不僅在音樂上帶給樂迷驚喜,就連 MV 也特別出國拍攝,取景在地風光,帶回令人激賞的影像作品。繼〈山海經〉前進西藏,帶回壯麗風景之後;〈燭光俱樂部〉飛到英國倫敦,在當地陰灰的天氣中,拍出音樂裡對於回憶的珍惜與希望之光。 旺福 Won Fu〈阿娘哈細腰 Hello My Waist〉 好運(孕)連連的旺福近來可說是好事傳千里,每年的例行演唱會「旺聖節」在萬眾期待之下「搞大了」,選在 10/29 前進 TICC;在這之前更選在 3/29 於 Legacy 舉行戰前誓師大會,號召「千旺青年福出來」。 以歡笑活力著稱的旺福除了演唱會的好消息之外,近日也在 K-POP 盛行的當下,推出洗腦金曲〈阿娘哈細腰〉,又唱又跳的動感新作還提供繁、简中文、英文、韓文、日文等五種歌詞版本,果然是瞄準世界的國際級偶像啊! 小球(莊鵑瑛)〈星之所向〉 在國片《52Hz, I love you》擔任主角之一的小球(莊鵑瑛),剛忙完電影宣傳之後,在樂迷引頸期盼之下,推出了個人全新專輯《星之所向》。小球在揮別棉花糖之後,持續追尋自己的信念,聽見心中的聲音,擁抱不同的自己,她也將在 3/17、3/26、4/8 分別在台北、台中、高雄舉行新專輯巡迴演唱會。專輯同名新歌〈星之所向〉,以輕柔的民謠曲風,搭配琅琅上口的歌詞,邀請大家與她一起往前走,找到心之所望、星之所向。 Crispy 脆樂團〈編織星空的人〉 擅長從日常生活題材創作,每逢考試就會被拿出來溫習的〈100 分〉原唱 Crispy 脆樂團在加入好多音樂之後,力邀陳建騏、韓立康、黃少雍、黃建為、王希文等黃金陣容共同打造首張專輯《你快樂,嗎》,用他們最特別的男女雙主唱編織一個個無所畏懼的真誠故事。〈編織星空的人〉的製作人韓立康也在自己的臉書專頁分享當時製作的過程,他說,「整首貫穿的底噪還有間奏尾奏歪斜的電吉他,象徵歌詞裡描述的大人世界;混音裡擺在前方的木吉他與 vocal 與不時出現的 bell,代表著孩子的心。大概就是想描繪這樣的衝突畫面。」 林正〈平行宇宙〉 每推出新歌就屢上 StreetVoice 排行榜的林正,目前正展開首張專輯《數學家》發表巡迴,而這首〈平行宇宙〉MV 充滿科幻氛圍,邀樂迷搭上時光機,尋回人生最珍貴的人事物。這首歌交由擅長英式搖滾並以吉他演奏編曲見長的陳君豪製作,〈平行宇宙〉緊扣「邏輯」與「解答」的關係,歌曲越進行層次越飽滿,堆疊出一個緊密而紮實的問號,與感情的無解相互對應。林正的作品雖然聽似沉默淡定,可每個暖和樂句都散發巨大能量,頑強地平衡著每個一不小心就感性誤事的情感因子。結合浪漫音符與數學、科學、甚至東西方的哲學元素,透過誠懇真切的聲音,打造無限想像、彩色浪漫的音樂烏托邦。 春艷〈PUNK〉 你對「PUNK」的定義是什麼?饒舌歌手就不能有龐克精神嗎?春艷最新推出的歌曲〈PUNK〉就意外在 PTT 掀起一陣論戰,討論他的這支新作品究竟龐不龐克,連本人也挑出來澄清表示,之所以將歌名取為「PUNK」,是因為歌曲和 MV 全都是他和朋友們一起做出來的,用最簡陋的方式去做自己覺得厲害的東西,就是他的龐克。 十九兩樂團〈探長馬提諾〉 一把小提琴一支手風琴,一邊說故事一邊唱歌,由阿雞和 Riecky 組成的十九兩樂團在今天(3/10)發行了首張專輯 CD+DVD《年度愛情鉅獻》,琢磨 7 年外加懷胎 15 個月終於誕生,真是讓樂迷們等得好辛苦啊!而昨日他們也釋出首支 MV〈探長馬提諾〉,由這位眼神會殺人的倫敦守護者為主角,用音樂與聲音情緒堆疊出來的劇情令人欲罷不能,到底馬提諾身邊發生了什麼案件呢?大家可以試著從 2012 年見證大團的影片中找出一些端倪(但聽說每次故事都講得不太一樣啊)。 大衛. 蕭〈我改寫 Rewritin’〉 「就算命運決定了你的人生,你依然有權利可以改寫自己的故事。」用這句鏗鏘有力的宣言傳達信念,大衛. 蕭的新 MV〈我改寫〉取景於荒漠、海邊消波塊等地拍攝,運鏡與剪輯讓歌曲的流動更加分。大衛. 蕭的饒舌技法極具穿透力與感染力,透過音樂表現行雲流水般的收放自如,此曲就像他對自己的期許,也像是指引在徬徨人生道路上猶疑的人們一個新的方向。

2017/03/10

【專訪】Ruby Fatale 鹿比∞吠陀:不友善的 Glitch 魔女

  Glitch,直譯為電腦設備的小雜訊或故障,時常伴隨著訊號干擾產生的細碎噪聲。隨著二十一世紀初,電腦音樂開始漸漸獲得電子流派創作者青睞,開始取代傳統電子樂器的音色後,90 年代末期的年輕人,在臥室中創造了一整個宇宙:一種全新型態的電腦音樂。有別於狂放的噪音(Noise),花俏的電子合成音色,Glitch 溫柔而富有靈性,抽象與機械性的單純,形成了獨樹一格的美學典範。 這十年,本地電子音樂發展豎立了多作無法忽視的里程碑,不單是各處興辦盛大的電音派對,經過小樹報新歌最近幾輪的引薦,更窺視悄悄崛起的新生代電音創作人。 帶著磁性的性感嗓音,仿若橫空出世的鹿比 ∞ 吠陀自 2015 年底才開始在 StreetVoice 發佈作品,2016 年以首張作品《重力與恩寵》獲金音創作獎「最佳電音專輯獎」。藉由文學啟發,把 beats 鑲上稜角與線緞,悅耳的弦律線條易碎如破片,將 glitch、ambient、breakcore 與管弦樂器巧妙地疊加上人聲,構築起神秘又充斥冷暴力的三維世界。 隨著新單曲〈來跳舞吧!〉釋出,新專輯計畫初現嶄新曙光,藉此機會認識這位低調、深邃、神秘、臭臉的暴力電女,那顆被電子器具包圍的黑暗少女心。 電子、金屬、宅女的交集:想靜靜聽 Live 的電音派對主辦者 「Ruby Fatale 鹿比 ∞ 吠陀」的團名,最早是由在台灣負責火人節相關事務、不定時出沒於音樂祭的外國朋友伊恩(Ian Rowen)所提供:「當時跟他聊天,他覺得我已成形的作品應該有個作者名,所以在紙上寫了五個名字。我喜歡深紅色,所以馬上選了 Ruby Fatale,再音譯成鹿比吠陀。『鹿』是我常夢到的動物;『吠陀』源自印度書籍,代表智慧與專注,希望自己的作品也能有這樣的精神。」 儘管身處電聲流派,也不難在在作品中發現鹿比 ∞ 吠陀深受金屬音樂影響。從前偏愛如 Opeth、Aperfectcircle 與 Katatonia 等民謠與神秘學兼具的陰鬱金屬,還在大學時與朋友組了支 core 團,聽著芬蘭 HIM 惡魔陛下合唱團大開大闔的編曲;現在則著迷日本電子音樂人 AOKI Takamasa 細緻又精準、乾淨的聲音。 金屬與電子音樂,兩者都深刻的影響著鹿比 ∞ 吠陀的創作軌跡:「我創作中常用一些尖銳冰冷的頻率可能是受他(AOKI)影響;另一位則是 AKNIT,交流的過程中,他完全把自己的強迫症傳染給我了,也就是因為他,我才會開始自己做導線和改良器材。」 隨著考上北藝大研究所,她追求起更精緻的聲音,單純因為把自己聽到、所喜歡的聲音做出來,意外開始創作。金屬底蘊和同樣海納百川的電子音樂產生巨大的交集,更在她手上成為另一種深沈而靜謐的氛圍。 除了創作者身份,Ruby 也是相當活躍的電子活動「不友善派對」的策展人。但其實沒做音樂時,是個不折不扣的宅女,睡覺、手遊拼公會積分之外,頂多去河邊散個步,反而不常跑派對活動獲現場演出,去某個音樂展演空間唯一的原因就是想聽聽新聲音,並不是去狂歡或社交。 因為這樣的習慣,讓她興起「希望那個當下是專注、不被打擾的」所以開始舉辦讓人可以放鬆聽音樂的派對活動,不友善派對的重點就是:「不用去 social,也不用管自己潮不潮,記得帶著耳朵去現場就可以了。」Ruby 說。 藉著設定不同的主題如 Vol.2 人聲結合噪訊、Vol.3 工業可能性,結合創作與探索,電子音樂的可能性。她也預告今年四月,將會擴大一步把在日本等外國演出時,所認識的表演者引薦來台灣,進行更有意義的交流。 儘管是宣揚著「不友善」的精神,但她依舊對現在台灣電子音樂創作環境抱持正面態度,自己也在獲得金音獎肯定後,生活有具體的改變,不但在業界拓展了一些知名度,也因為金音獎,多了演出邀約,也正式找到第一分全職的音樂工作。「目前環境非常友善,持續進步,新一代彼此切磋技術交流,創造更多可能性;可能缺少的是對國際發聲的管道,這部分大家慢慢經營,之後一定會有突破。」 繆思來自於文字:先有文、後有樂 在成為音樂創作者之前,Ruby 曾是嗜讀文學作品的文字書寫者,曾出版過一本名為《史考特醫生》黑色奇幻小說,拿到奇幻文學青龍獎,喜歡老派經典如托爾金、愛倫坡、芥川龍之介、安部公房,當然也不忘莎士比亞和與浮士德。〈遺書〉的歌詞:「Forever and forever / Farewell my friend, If I see you again I’ll smile / If not, this parting is well done」便是引渡莎翁悲劇《凱薩大帝》(The Tragedy of Julius Caesar)的知名告別台詞。 首張創作《重力與恩寵》,也源自 1952 年,一本由自二戰集中營生還的猶太社會運動家、思想家 Simone Weil 所作的同名書籍,她以女性輕柔、彷彿嘆息的口吻來描述生存意志與人生在世的掙扎,「重力」直指世俗的力量,被肉身苦痛與飢餓驅使產生的行為;「恩寵」則是脫離束縛,空無、寧靜的狀態。 Ruby 坦言,當初創作這張 EP 時自己的精神狀態不好,所以把創作當作一種治癒:「這本書是我的安慰,所以想寫個作品描述我眼中的它,所以放入很多對比與惆悵的元素。」 她補充道:「對我而言,音樂和文字有著相同的根,是在用不同的媒介去傳達相同的情感,彼此之間可以互通有無,每當我產生一些念頭時,它很自然的會以文字的樣貌出現,我再把它轉譯成音樂。」 在此,她也分享創作〈火焰與黑影〉時,最早誕生的文字。 一如昨日,時間削去陽光銳利的邊角,將其拋入幽靜的黑暗中,一切有生命、無生命、移動或靜止的事物,逐漸憶起自己揮之不去的疲憊,在嘆息中沈睡了。 房間的主人也不例外,一日勞頓後,他依舊一無所有,陳列於白晝的歡笑、競逐、惆悵、訣別正緩緩從意識表層剝落,甚至連為這些情緒命名的力氣都消失了。 他僅存的理智,驅使他完成幾個簡單的步驟:先點一根蠟燭,之後去冰箱拿威士忌,用酒精把自己擠進睡眠裡。很快的,房間不再有人的波長,只剩床上靜止的軀殼與壁面上舞動的火光。 主人「離去」後,房裡的東西悄悄活動起來。比如那片牆間黑影,向來沈默寡言的他,正從他所存在的幽暗處凝視著燭台上燃燒的火焰,不自覺地,就被火焰妖嬈、狂妄、強烈而鮮明的舞姿迷惑了。 世上竟有如此動人的存在。黑影心想。毫無顏色與溫度的我,只能以索然無味來形容呢!要怎麼做,才能像她一樣豐富呢? 因此,黑影難得地開口了。 「火焰小姐,」他說:「妳的顏色使我著迷,可否告訴我,怎麼做才能跟妳一樣?」 「我也正想著一樣的問題呢,親愛的黑影。」由於羞怯,火焰燃燒地更熾紅了。「你沈穩的姿態讓我感到安心又放鬆,我還覺得自己輕浮了點。」 就這樣,他們一搭一唱的聊著,最終愛上了對方。 「親愛的黑影,是時候了,擁抱我吧。」火焰熱情地說。「或許如此,我們就可以合而為一,你身上就會沾染我的顏色。」 聽火焰這麼一說,黑影欣喜地移向桌面、展開雙臂環繞著她。火焰也更熱烈地燃燒。 奇怪的是,無論火焰如何用力,那顏色始終不曾沾染上黑影的邊緣,相反的,黑影變得比往常更黑了。 「是我的錯。」火焰凝視著黑影憂傷的輪廓。「是我不夠努力。」 說罷,火焰加快了自焚的速度,從一盞小巧的火光變成圓形的火團,於此同時,房裡的氧氣也一點一滴地消逝。 「火焰,火焰,我想出方法了!」黑影被高溫的火光融化了邊緣,彷彿在落淚。「妳再也不用自責了!」 房中的氧氣在此時耗盡,一度充滿能量的火焰,靜靜消失在黑影的雙臂間。 「自由地跳脫燭台,讓一切著火吧!」黑影惆悵地看著火焰不復存在的空間。「讓裡面的人、桌子、椅子、牆、天花板通通著火吧!」 如此,雖然無法擁有妳的顏色 無法安全的立足於任何角落 無法優雅地殉情 但妳熱烈地吞噬我時 我會永遠棲息在妳之中 新專輯加盟派樂黛唱片 回歸本心 近期加盟新銳電子廠牌「派樂黛唱片」,新作品也確定會在該廠牌下發行,工作狂般的她,新專輯當然已經有了譜。Ruby 透露這次將從個人經驗出發,以稚子視角,對途中令自己激賞的片刻或人事物進行禮讚,以至於將這張新作命名為《讚嘆 In Awe》。 她進一步說明,專輯預計收錄七首新歌,包括一首由「季風雨」、「落雷」和「不朽之綠」三樂章組成的〈山〉。如果夠幸運,你應該有在 2016 大團誕生現場聽過第一樂章。 儘管團齡尚淺,Ruby Fatale 鹿比∞ 吠陀已多次登上大團誕生舞台。 「寫這首歌之前,有好幾波強颱連續衝撞台灣呢!好險中央山脈一直在暗中保護我們,對於這麼好的存有,我想寫個組曲歌頌它!大團演出的是組曲中的第一樂章:季風雨,我用綿密的鋼琴捕捉雨聲,也用層層疊滿的鼓顯示山的強悍。第二樂章:落雷和第三樂章:不朽之綠還在製作中,年中會完成喲!」 近日釋出的新單曲〈來跳舞吧!〉也會收錄在新專輯中,此曲以細膩的原音樂器取樣,如開場的顫音琴搭配吉他、鋼琴等弦樂器旋律,甚至點睛地用上薩克斯風與胡琴,讓人在目眩神迷的配器聲響與馳騁的拍點中放下一切拘束,跟著節奏擺動。 Ruby 自己最喜歡的是運用大量古典元素與吉他人聲的未曝光新歌〈Timo〉,她說這是:「獻給黑暗與未知的作品」;另外,她也透露這次將有一首獻給於大稻埕成長的母親、取樣恆春古調〈牛母讚〉,由月琴、琵琶與一些日文組成,原曲來自於女兒出嫁前,母親以簡單的二胡為佐、哼唱出的離別感傷之語。還有取樣東方傳統器樂、性質偏 drone 的極簡實驗歌曲〈寂靜〉,也將同步收錄於首張專輯中。 「這次想做的東西會跟《重力與恩寵》不太一樣,《重》氛圍疏離而充滿苦難意識,因為當時我剛掌握創作技術,所以難免在創作中帶有一些炫技的味道,做這張專輯時我精神狀態比較好,可以把狂躁成分稍微降低,會在編曲中大量加入原音樂器、人聲、自然環境取樣聲。」 卯起來做音樂 宅到家裡沒有床 Ruby 的住處,也是她的創作空間。 除了純創作,Ruby 最近加入了冰鳥工作室-Ice Bird Studio 從事廣告、遊戲配樂製作,也幫一些藝人生產 Demo,近期也見到民謠姐妹二人組依錚依靜向 Ruby 邀歌,在工作室留影。 她以近日熱門的人類圖分析,說自己是屬於按部就班、執著於完美、一步一腳印的「純生產者」,她笑說:「我覺得這種不停生產音樂到不用出門的狀態對我而言很剛好,也蠻開心的!」 她還透露,剛搬遷入現在兼工作室的住處,有流理臺、餐桌與美美的客廳,卻連床都沒有,因為剛玩音樂時幾乎所有時間都是宅起來寫歌,午餐都懶得出門買:「但這件事交男友之後就被糾正了(床也買了)。」 因為另一半也是音樂創作者,互相學習與啟發,感情生活融洽,她自嘲做出來的東西變得比較 Q、比較和善,高頻尖銳的地方比例降低:「大概是因為談戀愛,可能我也變可愛了吧!」 【純趣味 – 快問快答】 貓、狗還是金魚? 金魚 靈魂、肉體還是意志? 意志 變成吸血鬼、狼人還是科學怪人? 狼人 如果可以跟某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跟自己換 最近和朋友或家人認真談論的話題? 有沒有勞健保。

2017/03/10

【歌單】溫柔善感的浪漫派──雙魚座

「雙魚座」時常被冠上的關鍵字,不外乎柔情似水、有著不切實際的浪漫,和過於豐富的情感。但是他們的本質,其實是善於觀察和思考。雙魚座對於人與人之間的相處,特別敏感,總能快速洞察人心、分析事情的本質,因此他們總是特別通情達理、學會人情世故、仁慈而富同情心。但是這項特質,卻也讓他們容易顧慮太多、想讓事情更加周全而變得優柔寡斷。 用水來比喻雙魚座再適合也不過,水的順流,是他們善良溫柔的一面,同時也反映他們在社會中如魚得水、適應力強。但是,水畢竟不是我們生活的陸地,因此雙魚座常常陷入不切實際的幻想之中,有著屬於自己的浪漫。 浪漫,可說是雙魚座的同義詞了,擁有敏銳感知的他們,不但腦中存在平行時空的幻想,也常把這樣的特質化為藝術、音樂創作!現在就來聽聽雙魚座的主題歌單!   Angelina – 甜約翰 Sweet John 想太多 – PiA 吳蓓雅 善感 – Frandé 樂團 搖籃曲 – 女孩與機器人 扶桑花女孩 – 拾參樂團 浮光掠影 – 阿肆 你的蔚藍之海 (2015 Remastered Version) – 回聲樂團 ECHO 崇拜 – 橙草 ORANGEGRASS 妳說 – Space Cake │ 史貝絲考克 光之翼 – yoyo 岑寧兒   情境歌單,不間斷更好聽:全部播放請點這 把情境歌單放入手機:街聲 Mobile APP  

2017/03/10

【專訪】《返校》作曲家張衞帆:配樂從來就不是代工

以戒嚴時期為背景的恐怖解謎遊戲《返校》,從主角家庭破碎、禁忌的師生戀,再加上因威權政治、禁書而引起的悲劇為主軸,輔以台灣特有的宗教祭儀,瞬間竄升為最熱門的遊戲,不但吸引國內外的實況主第一時間搶玩;牽引玩家情緒、增添故事詭譎氛圍的原聲帶也隨之爆紅,以「音樂」之姿闖進遊戲平台 Steam 排行榜,並榮登 iNDIEVOX 唱片排行版冠軍和 iTunes 第二名。而這位幕後操刀的作曲家,是已在配樂界闖蕩了十年的張衞帆。 約訪那天,是空氣難得乾淨、晴朗又溫暖的日子。我搭上捷運,在高架車廂裡享受透進車窗的陽光,前往北投的咖啡廳。提早到之後,選了沙發區坐下,心想等會兒拍照比較好取景,沒想到四五個年輕人前腳剛走,十人左右的老年大陣仗後腳便踏了進來,頓時,小小的咖啡廳又熱鬧了起來。 正當我躊躇著待會的訪問,可能會受到干擾,甚至錄音錄不清楚時,張衛帆來了,但他跑到了另一邊的座位區。為了讓訪談順利,我提議先到沙發區讓我拍幾張照,再到另一邊的位子慢慢聊。 拍照的時候,由於眼鏡反光的緣故,我請他把頭轉向旁邊,拍完之後,他順著方向看著一旁有說有笑的老年人,帶點羨慕地說,希望自己老了也可以像他們一樣,有一堆好朋友沒事就約在咖啡廳裡開心地聊天。 訪談開始前,張衞帆的手機傳出訊息聲,他俐落地用「語音」方式回覆了兩則留言,看得出來他對工作效率的要求。過程中,他也是個暢所欲言的人,從漫畫、遊戲到歷史如何影響他的世界觀;以及自我定位和對於配樂環境的期待,每一句話都可以感受到他對音樂的熱情,以及進入世界更高殿堂的企圖心。 Nirvana 影響我的事 儘管時常在作品中使用管弦樂,但是張衞帆並非科班出身,最早接觸的樂器,是高中學的電吉他。也因為如此,他花了更多時間和金錢彌補自己創作上的不足,與曾經教過董運昌、陳綺貞,出身自柏克萊音樂學院的顏志文進行一對一教學,花了兩年的時間紮實地學習現代和聲學,目前也持續透過線上課程精進自我,從英國學習管弦樂編曲(orchestration)等課程。 「我很喜歡研究音樂,非常非常喜歡。」問他當時就刻意往配樂這條路走嗎?他反而沒有正面回答,「因為我對演奏音樂的感覺比唱歌還要強,而且我喜歡配樂開放結局的不固定性。」這樣的想法,其實也可以從他大學玩團,常創作迷幻演奏曲嗅出端倪,更多的想像空間和留白畫面,就是一個個線索,引導每個情緒的轉折。 「但在我心裡面最深沉的啟發,其實是龐克搖滾、Nirvana。」張衞帆話鋒一轉,竟是一記出乎意料的叛逆,他在 Kurt Cobain 邊抽菸邊彈吉他,卻依舊衝擊人心的演出影片體會到,原來彈吉他不一定要遵從所謂的基本動作,「我認為一個音樂家,以層次上來講,應該是 focus 在你要表達什麼,就是回到直覺,而不是樂理。」原來他以前也曾經開班教過和聲、樂理課,但是走過這一遭之後,才發現那些不是最重要的,他試圖逃出框架,驗證自己在 Nirvana 身上看到的那種音樂直覺。 除了深受 Nirvana 的影響,張衞帆和許多人一樣,從小在漫畫、電玩的陪伴之下長大。同時,他也喜歡讀歷史,他在今年初發行的首張個人作品《掉入時空縫隙的人》,便以「人民聖殿邪教事件」為基礎,融合手塚治虫《火之鳥》故事主軸發想而成,試圖從人類最深層的恐懼出發,反思時間、空間、愛,甚至是永恆這類哲學性的問題。 問他是否想過要出版文字作品時,他倒是否決了這個提議,一方面擔心歷史考據的問題,也擔心宗教議題的爭議。提及他在紀錄片所看到的集體自殺時,他不斷對這樣的殘忍行動抱持著很大的疑問,也停頓了一下,表明自己的情緒其實波動很大。 我不是代工 《返校》發行了一個月,無論遊戲或是原聲帶,都叫好又叫座,但是張衞帆卻苦笑地表示,自己現在沒有任何正在做的遊戲工作。「我希望有好的品質和專業分工,所以費用上比較不會拉太低,所以我是量很少,但是我要做到頂、很頂。」但是配樂工作的接案制與不固定的收入也曾讓他盪到谷底,不但到銀行借錢被拒,還曾有一年完全沒案子,只能跑去上班,後來還練就只要有一筆收入,就能立刻換算成便當數量的技能。 除了遊戲配樂,張衞帆也接廣告、短片和電視劇,從 2006 累積到去年參與的電視劇就多達 60 部,其中還包括點播超過一億五千萬、中國收視冠軍的電視劇配樂。一方面擔心沒案子,另一方面則擔心案子的品質,但張衞帆依舊堅定地走向人煙罕至的道路,「我要往哪裡走,不會跟任何人討論,因為我想走的路本來就跟人家不一樣。」他的心中有個標竿,現在走的每一步,都必須離目標愈來愈近,期待能製作最好的遊戲、電影音樂。 為保持一定的製作品質,張衞帆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在客戶的要求下儘量保留創作空間,也會在客戶能接受的範圍,大膽嘗試更多音樂的可能性。「我的概念就完全是國外的那一套了。我有一個很特別的作法是,只要遊戲公司跟我合作,都要把我放在 press kit 裡,因為我不是代工,跟我合作就是品牌對品牌。」 此外,張衞帆也大膽地邀請世界級的音樂家合作,推出中、英文雙語版的《掉入時空縫隙的人》,就找到遠在德國、《星際大戰》的母帶後期製作人來操刀。「我想要試試看我能走到多遠,試試看跟最厲害的人合作會做出什麼,我才知道我有幾兩重。」這張砸重本的專輯也讓他收到許多正面的回饋,甚至有國外知名作曲家因為這張作品,邀他一起合作。 音樂不是最後補上的尾巴 目前身處台灣的張衞帆仍看到配樂圈許多有待改善的觀念。包括音樂人削價競爭、業主開價低廉等等。「可是台灣的配樂就是這樣在搶案子,所以我這種創作方法在台灣是超級辛苦的。」張衞帆無奈地說。 話雖如此,當然還是有一些有遠見的遊戲公司,例如赤燭。「《返校》從一開始設定的時候,就是全球市場,我跟他們合作很快樂。」平時就常留意台灣遊戲公司的張衞帆,在赤燭尚未正式成立時就主動接洽,與幾位成員相約在竹圍的咖啡廳討論後就決定加入,最後花了 17 個月完成長達 90 分鐘的配樂,「所以我們擁有一段很特別的回憶,因為我們是什麼都沒有,一起爬起來的。」 從初期就開始合作的方式,也是張衞帆最嚮往的,由於許多遊戲公司會在作品完成之後,再找人來做配樂,但是這樣不只低估了音樂的重要性,也讓風格侷限於原本的參考音樂。相對的,若是在企劃一開始就參與,配樂還可能反過來影響故事的發展。 與赤燭的合作過程中,張衞帆就是團隊的一份子,對方不若一般遊戲公司只給圖片參考,而是讓他一路貼著遊戲的行進來譜曲,所以玩家所有的動作都會精準對到音樂,彼此的高度信任,也讓《返校》成了一張帶有張衞帆個人色彩的作品。「因為我覺得遊戲從故事到美術都很棒,但如果這個作品不成功,有可能我就是唯一的問題。因為我的音樂做得很狂,有的 sound track 直接讓它破音,這件事情是不合理的。但是當你認為要破音才能達到效果的時候,它就可以合理。可是你有沒有這個 guts 去挑戰他?」 張衞帆回憶當時為了呈現「東方味」,取經小時候看香港電影、殭屍片時陰魂不散的鈴鐺聲、傳統印象裡的嗩吶,甚至去錄製法會現場的聲音,讓這些深入人心的記憶和恐怖作連結。同時,他也從後搖滾汲取養分,堆出層層音牆,並交織在電子音樂的緩飄和 lo-fi 的低傳真,「我覺得配樂就是一直下暗示的魔術師。」張衞帆說。 誠實報價與專業分工 訪問過程中,我提到在玩《返校》時,被魑魅魍魎抓到的音效給嚇了一跳,他卻一臉正色道,「那個音效不是我,我只做音樂。」在與世界級配樂家接觸、見識過真正高品質的作品,讓張衞帆開始正視「專業分工」的重要,儘管自己會做音效、學過混音,但現在張衞帆都宣稱自己不會,只專心在音樂製作跟作曲上。 「有的公司要求遊戲歌曲要像唱片一樣,那我當然會用唱片的報價,但是在業界不是這樣,遊戲歌或是 ACG 的歌就是比較便宜,版權上的保護也跟唱片天差地遠,常常聽到三萬一首、五萬一首就要製作完,你這張唱片報價若是三萬一首的話,一張唱片三十萬就做完了,哪有可能。我就問過遊戲公司,『我去租錄音室,會不會因為這是錄遊戲,就比較便宜?』不會嘛!我倒推回來整個產業的報價就是不合理。」張衞帆特別強調「誠實報價」,收到什麼樣的 reference(參考音樂),就用同樣的規格報價,讓客戶清楚了解所需成本。若是超過預算,會把可以刪除的地方拿掉,例如:交響樂幾十人組的實錄,可以換成人數少些的疊錄,或是以 midi 為主,但只保留主要樂器實錄等等的方法,就會省下很大的預算。 跟客戶把預算討論清楚,而不是急著搶案子,先拿再說,這樣業主就很清楚他的預算能做到什麼程度,在工作過程中,也可以避免產生很多認知上的爭議。「當跟業主討論清楚我們可以做到什麼程度,並且雙方都清楚接受時,我才會接這個案子。」 強調專業分工之餘,張衞帆亦堅持不賣斷自己的作品,並強調發行原聲帶的重要性,「我跟業主都可以得到版稅的收益,那這就是一個正向循環。」但是如何翻轉業主買斷音樂的傳統觀念,還需要更多音樂人的堅持,才能逐漸改善。 訪問到了尾聲,他還約了導演要見面,一邊收東西他突然好奇地問,「《返校》到底是誰在聽啊?因為那個東西也不適合上班聽,到底是什麼時候聽?我一直很好奇。」我突然想起他剛才說,「《掉入時空縫隙的人》國外反應還不錯,我剛剛出門前還買了紐約的臉書廣告,就不怕人家聽啊,為什麼要怕呢?對不對,我買紐約,下次買波士頓吧!我這不是在開玩笑喔,對我來講,全世界都是市場。」

2017/03/08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