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曳可重新安排封面圖

謝銘祐 台灣, 台南 音樂人

人生是要不斷地接收新的事物、擴展自己的視野 也許我們看不懂舞蹈,但我們可以試著去欣賞 也許我們不懂音樂,... 看更多...

  • 51
    歌曲
  • 0
    股價 [?]
  • 追蹤中
  • 粉絲
0 評分
分享

唱片
舊年
音樂分類
民謠
發行日期
2016/12/24
播放次數
63
發行廠牌
三川娛樂
作詞者
謝銘祐
作曲者
謝銘祐
製作人
謝銘祐

雜唸

NT$ 20

覕風覕雨 目屎漸漸仔焦
無張無持 歌就唱出來矣
嘿~ 嘿~
(唸白)
掠狂的某一个下晡, 有一齣戲伴一場大雨, 心事若無講出來, 無聲的所在敢有人會知? 舉著一支小雨傘, 停佇惜別的海岸, 行船人約束的八月十五, 浪子唱著金包銀, 愛拼煞來坱著一陣風飛沙

好歹照輪 乞食嘛換新衫
無聲無說 歌就唱出來矣
嘿~ 嘿~
(唸白)
向前行來揣烏輪伯仔, 伊講歡喜就好少年兮安啦! 火車火車, 故鄉醉佇酒後的心聲, 流浪到淡水才知春天猶原即爾寒, 傷心已經無話, 春嬌已經無愛志明, 雙人枕頭有針無線, 只賰彼隻樹枝的孤鳥, 陪我戇戇想到今

嘿~ 嘿~ 嘿~ 嘿~
無張無持 歌就唱出來矣
無聲無說 歌就唱出來矣
【註】
覕:躲藏 無張無持:毫無徵兆, 無預警地 乞食:乞丐 無聲無說:無聲無息
掠狂:抓狂 坱著:被沙塵襲中眼睛 賰:剩下

台語歌沉默但隱隱竄動在海平面下, 大約是從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日治時期皇民化運動也被壓抑過一陣子), 一直到民國70年左右, 即便是民歌時期青年們寫、唱自己的歌, 台語歌的創作依舊在政治氛圍裡無法突圍, 寥寥可數, 民歌也僅能迴旋在校園中的雲淡風輕, 不太能觸及土地及台灣; 1972年李雙澤探訪了陳達, 之後似乎有萌發歌謠創作的火星, 卻英年早逝; 1976年許常惠先生將陳達帶進了台北, 卻也只造成了一時圍觀, 陳達最終無法適應, 回到了恆春…; 期間, 審查制度與公播的時間限制是因素之二, 但刻意地誤導台語歌是方言, 大多低俗、悲情、不入流才是隱形殺手, 很多創作人就根本不寫曲子了, 怕一不小心作詞人寫的詞又莫名其妙被禁, 成了被關注的標的, 台語歌的樣態也就大多停留在強烈的日本風裡。 如果沒有像洪一峰、吳晉淮先生那樣堅持且不放棄地持續寫著的前輩, 台語歌的創作特性或許就消失了; 當然也有像文夏、葉俊麟老師他們, 雖取日本曲填詞, 卻在歌詞中描繪了當時台灣社會的種種(當然不能政治), 將養分留在有限的演出及媒體中, 讓我們有機會對著過去照鏡子, 也才有後來葉啟田、沈文程(蔡振南老師寫的心事誰人知, 從非主流媒體--夜市, 紅回張小燕的綜藝一百)、洪榮宏、江蕙、黃乙玲、陳一郎、陳小雲…等舖天蓋地地席捲全台, 也才會有抓狂歌的突破、陳明章老師的民謠調子與伍佰、豬頭皮、蕭福德、林強的搖滾! 創作人偷窺這個世界, 用各種方式記錄下來, 而貼近土地真誠的性靈, 是壓不住的, 是無法被永遠禁錮的, 這歌寫的就是這個!

大家也一起買了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