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曳可重新安排封面圖

TCRC Livehouse & Records 台灣, Tainan 音樂人

T.C.R.C.為The Checkered Record Club縮寫, 中譯 "前科累累俱樂部" 始於2007年, 分別經營酒吧與地... 看更多...

  • 6
    歌曲
  • 0
    股價 [?]
  • 追蹤中
  • 粉絲
〖Don't Mind〗Slack Tide專輯發片場w/ 洪申豪 , 緊褲襠
票價 $350 (不提供酒水,可自行攜帶)
時間 2017/04/23(日) 16:00
演出者 Slack Tide, 洪申豪, 緊褲襠

場館 TCRC
地址 台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314號B1(西門圓環上)

2017/04/23 (日)

〖Don't Mind〗Slack Tide專輯發片場w/ 洪申豪 , 緊褲襠

16:00 Open / 16:30 Start

2016九月份TCRC將回歸空間單純, <任何酒水.歡迎自行購買外帶,但嚴禁飲料以外之食物入內!

沒有自動替代文字。

我們先從那個關於 Don't Mind 的知名故事說起:

有天,島上的年輕人走到紅海邊,頭和錢包不小心掉了進去。
紅海中冒出一名仲裁,他說:「我是紅海仲裁。」

年輕人的肩膀抖了三下,因為他的頭在海底點了三下。

仲裁又說:「你掉的是左邊這個少做多想的頭,還是右邊這個多做少想的頭?」

年輕人的肩膀甩了三下,因為他的頭在海底搖了三下。

「真是誠實,年輕人應該都是不做不想,為了獎勵你,我給你這個多做多想的頭。」仲裁相當乾脆。

年輕人拿著一顆不屬於自己的頭說:「仲裁,我的錢包呢?」

仲裁消失在紅海中。

從此年輕人想 Don't Mind 也沒辦法了。

---------------------------------------

你會問,那顆 Don't Mind 的頭呢?
然後你看到,一句 Don't Mind 與一群怪物一起出現。

那些庸俗的自由人道主義批評家,往往看到一幅怪物圖鑑,就會反射性地做出那種富有同情的詮釋:縱使形體各異,牠們卻仍能以相同的姿態與眼光並肩而行。"Don't Mind" 一語於是被他們收編進攜手大合唱的溫馨氛圍裡。一種動漫式的,溫情。

另一種人類中心論的批評家,則通常採取不同的路徑:怪物被他們當作隱喻,正反面不同形象的表現方式,意味著人的心裡都是有怪物的。他們大聲疾呼「不要介意,人就不是怪物!」,"Don't Mind" 在此變成了顯而易見的道德訓誡。一種冬麥式的,冷峻。(但他們對自己的無法忘懷卻渾然不知)

唉,這些可愛物種著實可憐,好端端地活著笑著,竟受可怖的人類怪物指指點點,也難怪牠們要緊緊相偎。良知無幾但還有剩的我們,應該提供牠們那句古老的諺語:「面對指控和耳語,千萬別往心裏去。」不然你可就要變成人類了!"Don't Mind" 實際上,是一種熱切的呼籲。一種動脈式的,洶湧。

我們要記住:「每一句雲淡風輕的 Don't Mind 背後 ,都有滾燙的動脈熱血洶湧地流。」

Slack Tide 第三號作品 Don't Mind,你真的不介意?

Foto Slack Tide.

Slack Tide https://www.facebook.com/SlackTideTW/

Music Video: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D0bGj3ewQQ 

Liv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m4HW1AWPuw 

車庫裡長出的旋律、吱嘎的feedback,Slack Tide的歌是那樣大器,讓你想起80’s 獨立樂團的名字。但他們終究不是Dinosaur Jr.。那些恣意哼唱帶著的碎裂痕跡,映出的是這個世代的空氣溫度。然後你才發覺,過去的 Grunge 國歌之所以痛快,彷彿裡頭有著完整,是因為我們總一邊放著 CD,一邊撿拾串起生活的碎片。而 Slack Tide 深愛那個時代的方式,是找出另一種聲音,透過自己的身體震盪出屬於這個當下的波形。 - Verve

圖像裡可能有4 個人、大家在舞台上、大家在演奏樂器和音樂會

洪申豪 https://www.facebook.com/homshenhaovooid/ 

Liv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lIWL9IXycY 

Music: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NeNWSl5Hg4 

Music: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6dIdnZyTsk 

洪申豪(1982年9月3日),現今台灣獨立音樂界代表人物,2001年與朋友組了一隅之秋,並擔任主唱,一隅之秋最後在2005年的10月解散,並在2006年的1月組成透明雜誌,2013年8月成立音樂廠牌『Petit Alp Records』並發行個人首張專輯《Light Coral》。 自家廠牌 Petit Alp Records 在2014年發行的第三張作品 《Bored》而在 2016年發行的第四張作品《Cancer》,於2016年7月左右,與盧之軒、連震堂、和吳宇峻組成洪申豪Band,並在2016年10月左右確定團名VOOID。

同時擔任樂團『透明雜誌』的主唱和吉他手、『洪申豪 & HBOrchestra』、『VOOID』、的團長和主唱。

圖像裡可能有1 人、在舞台上和正在演奏樂器

 

Tight Tight Crotch 緊褲襠 https://www.facebook.com/tighttightcrotch/ 

Liv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uoCh_JPKlw 

Music Video: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H9hodMGL5E 

2011年初,在台北成軍的Tight Tight Crotch,是由幾名每晚做著春夢,精力旺盛,不時嘴裡嚷嚷著「褲襠太緊」的男孩所組成。
一個怪異的組合,以「讓對社會難以釋懷的絕望少年少女拋下煩惱」為己志,希望大家都能莫忘初衷,返回年少的純真,回歸人性的慾望面,透過直覺和野性,發洩對社會秩序(ㄎㄨˋ ㄉㄤ ㄊㄞˋ ㄐㄧㄣˇ)的不滿。
Tight Tight Crotch,秉持著布考斯基的嬉鬧精神,以緊褲襠的低姿態,打開google map,帶領你們前往海邊,欣賞那片好風景。

Tight Tight Crotch (vocalist and guitarist Lanmo Chang, guitarist Nandrew Wu, bassist High Shang, and drummer Travis Lin) were formed in 2011 in Taipei. Their music shows post-punk and garage-revival band influence. The energetic, and sometimes fiery, music they play, together with their whimsical lyrics, which at times show moments of self-doubt and confusion, are a mesmerizing combination that makes their listeners travel back in time, and reminisce about their adolescent years. Tight Tight Crotch have recently released their first EP ‘isLand’. They are a band well worth watching out for.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