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曳可重新安排封面圖

Frandé 法蘭黛樂團 台灣, 台北 音樂人

成立於2009年,現由女主唱Fran法蘭領軍、團員鼓手吳孟諺、吉他手江鎮宇組成。
樂團成員們都大有來頭,主唱Fran法... 看更多...

  • 33
    歌曲
  • 500
    股價 [?]
  • 追蹤中
  • 粉絲
4 評分
分享

音樂分類
搖滾
發行日期
2017/05/05
播放次數
11305
發行廠牌
亞神音樂AsiaMuse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

Frandé法蘭黛樂團 
第三張專輯 
【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

隨著蛛絲馬跡我抽絲剝繭,
赫然發現它是一個愛情故事,

於是動情地哭了;

而偏偏我的愛情,
那麼懸疑難解。

哎,
我在迷霧之中,
出演一名偵探。

///// 專 輯 介 紹 /////

Frandé法蘭黛以往的作品,即使創作原意與愛情無關,也往往讓人聯想到愛情;
這張新專輯「為什麼像個愛情故事,明明我看的是偵探小說」的概念,
將以愛情為題,真正來談論愛情的大小事。

在愛情之中,我們可以選擇作一名戰士或偵探般的角色;
然而,法蘭黛,這回要做一個解析者兼和事佬。

與法蘭黛一起合作的五位藝術家,分別是服裝、繪畫、設計、攝影四個領域的箇中翹楚,他們與法蘭黛一起針對【愛情X偵探】主題進行創作。


///// 關 於 愛 情 X 偵 探 Fusion Project ///// 

在專輯正式發行前,Frandé法蘭黛選擇以募資型態,來完成一個與新專輯同名的跨領域音樂藝術計劃,邀請了五位知名的藝術家,成為他們的夥伴,一同在「愛情」、「偵探」主題下做創作,分別為:獲得海內外各大時尚媒體報導的服裝設計師 ─「if&n蔡宜芬」、「Envol Avec Ning邱美寧」;擔任第51屆金鐘獎典禮創意指導的插畫藝術家─「王宗欣」;擔任第51屆金鐘獎典禮視覺總監,同時也是業界知名的唱片視覺設計師─「方序中」;橫跨商業及文創藝術界的攝影家─「黃俊團」。

針對【愛情X偵探】這個主題,「if&n蔡宜芬」、「Envol Avec Ning邱美寧」設計的的概念服裝;「王宗欣」所繪製的畫作;「黃俊團」拍攝的專輯照,都會在「方序中」以解謎概念所設計的新專輯中匯集,專輯內暗藏了許多不同的表現方式,期待每個人打開專輯後,能夠觸碰、體會裡頭每個巧思及玄機,找到音樂—愛情觀—與每個人之間的關係,相信當下心中所感受的,就是答案。

///// 聯 名 推 薦 ///// 


「聽樂團圈,我偏心法蘭黛,進化成更好聽的團。」
─ StreetVoice音樂頻道總監 小樹


「法蘭黛的音樂有一種讓人懸在半空中的魔力,且久久不能自拔。」
─ 創作歌手 Suming舒米恩


「法蘭的音樂很細緻,講述愛情的方式,讓我覺得她是一個很浪漫的人。」─ 歌手 李英宏 aka DJ Didilong

如果還有空閒可以留給爭執,也會寧願留給Frandé。─ 演員 溫貞菱

「聽法蘭黛的音樂,像是身體深處某個私密感官被開發。才發現原來自己還有那麼脆弱、柔軟、敏感的部分。」─ 導演 鄭有傑

「聽  愛情與偵探,讓法蘭帶你走出愛的迷霧。」
─ 服裝設計師if&n蔡宜芬

「在一個微醺的夜晚,請不要獻殷勤,聽這張專輯就好。」
─ 服裝設計師 邱美寧

「喜歡法蘭的詞像是一章章的小說,「人生很長 我慢慢地想像」,對,我也是這樣想的。」
─ 繪畫藝術家 王宗欣

「假設你是法蘭黛的忠實粉絲,那這張專輯會有讓你豁然開朗的感覺。而如果這是你第一次接觸法蘭黛,那張專輯將會開啟你一段全新的故事旅程。」
─ 攝影師 黃俊團

「找尋了這麼久,原來這世界沒有絕對的兩端;游移在這中間的無法自拔,原來就是法蘭黛。」
─ 視覺設計師 方序中

///// 特 別 推 薦 歌 曲 ///// 

♦ 我只是你的愛人 ♦

「在愛情裡我們辯論,我們求饒」

在情感關係裡,常常好像一手拿著矛,一手舉著盾呢。
幻想被傷害的可能而防備;同時又像刺蝟一樣地出手傷人。
對於這樣不成熟的來往關係,實在感到疲乏啊!
看著身邊朋友們的吵吵鬧鬧、離離合合、以及自身的情感經驗,
有感而發,於是有了這首歌。
我們不要張牙舞爪,不要激烈的辯論,好嗎?
我不是你也不是你媽媽,不是你對手也不是你的敵人,我只是你的愛人。
歌曲中字字句句雖像討饒哀求,
然而某種程度來說,也是一種看破,或者另一種「愛人的怨訴」。

「親愛的 親愛的 我只是你的愛人」
這句話是一種誠懇的、求饒的要求,更是對於愛情堅定的態度表達。


♦ 該死的冷戰Feat.李英宏 a.k.a DJ Didilong ♦

「在愛情裡我們該死地對峙」
「冷戰」,這個詞彙原本是來自於當年美俄拒絕溝通、瘋狂地暗自強化武器裝備的對峙狀態;在愛情中,有時候戀人們就好像一美一俄,暫時互相無法認同、退讓,模稜兩可的話也不用多說了,就來冷戰吧。

「本來能一起晚餐、散一散步、一起發呆,我們卻該死地在冷戰。」
是自尊心還是破壞慾作祟,哪有什麼不能讓步的?戀人們卻持續著冷戰。

「我們只需要一個擁抱」
「本來能抱一抱說晚安」
欸,那麼又跩又帥在冷戰著,心裏藏著的卻是柔軟的語言,這就是那該死的愛情啊。
究竟是自尊心還是破壞慾在作祟,有什麼不能讓步的呢?戀人們卻總是持續著冷戰。其實或許就像歌曲最後唱得那樣「我們只需要一個擁抱,抱一抱說晚安。」那麼又跩又帥在冷戰著,心裏藏著的卻是柔軟的語言,這就是那該死的愛情啊。
李英宏特殊的唱歌氣口,為這首歌添加了殺氣與硬度,與主唱法蘭柔軟、撒嬌似的唱法正好形成對比,讓歌曲聽起來有自然的層次;英宏覺得法蘭的聲線,有種性感又傲氣的特質。這首歌的Intro音色,和弦故意做得有點不和諧音,聽起來有點歪歪的、要準不準的,像是隱喻冷戰就是從不和諧開始;整首歌和弦變化很少,主歌部份更是只有兩個和弦在反覆,貝斯以頑固音的方式貫穿全曲,這些不變化的事,像是日常生活的感受、也是戀人們冷戰中的卡住感。

♦ 永遠在一起 ♦
「在愛情裡有時候我們以為會永遠這樣好下去」

遇見一個和自己相像的人,於是喜歡又討厭、心愛又同情。永遠在一起吧,我們永遠在一起。
想把這首歌寫得浪漫一點,弦律不小心又用了點憂鬱的調性,大概就像是再完美的情感體驗也是摻雜著痛苦成分的,不管那痛苦是害怕失去、或是天性的悲觀。
在喜悅與痛苦的情緒頂點叫喊出來的聲音,聽說是相像的呢。

關於這首歌的小趣事:歌曲大概是三年前寫成,當時以為是永恆的愛情,歌寫完之後很快地就分手了。


///// 專 輯 曲 目 介 紹 /////

《 我只是你的愛人 》
「在愛情裡我們辯論,我們求饒」

《 近乎完美的表演 》
「在情感中我們奮不顧身,我們為自己表演」

每一場迷戀,都是一段近乎完美的表演。
還記不記得在不可解釋的詭譎迷戀中的自己?因為想一直記得,於是把它寫了下來。

《 永遠在一起 》
「在愛情裡有時候我們以為會永遠這樣好下去」

遇見一個和自己相像的人,於是喜歡又討厭、心愛又同情。永遠在一起吧,我們永遠在一起。
《 多想將一切做得完美 》
「在情感之中我們懊悔,我們自慚形穢,我們想做得更好」

這是很多年前就寫成的歌,是一首寫給媽媽的歌。
在家人的情感關係中,總是多想要做得切合對方心意啊,可以的話,我什麼都願意。

《 Breakfast for You 》
「在愛情裡我們調皮,我們需要讓步」

這是一首18歲時候寫的淘氣的歌,當時寫的英文歌詞也許不口語化或者文法不完全正確,但想讓它就這樣留下來,不去計較細節,作為留念。在愛情裡淘氣的自己、淘氣的小心思,全部留住一點都不要改變吧。

《 該死的冷戰 feat. 李英宏 aka DJ Didilong 》
「在愛情裡我們該死地對峙」

《 一時脆弱 》
「在情感中我們虛榮,我們脆弱」

將自己過份投射在大世界中,不知不覺我們穿上了一層又一層的外衣,那外衣有時候是武裝,有時候是枷鎖,一件一件越穿越厚重,自己反而迷失了,越來越透明,越來越看不見最初的自己。

《 眼妝花 》
「在愛情裡我們哭泣,我們告別」

「趁著夜雨 畫上濃濃眼妝 哭個痛快 妝花了也不管」
像是一種重生的儀式,要哭就哭到最慘,把整張臉哭壞,到了底之後就要果決起來,隔天醒來又是一條好漢。

《 你結婚了嗎 》
「愛情裡,沒有發生過的事,我們想像,我們期待」

人生中總有許多如果,也許也是這些如果,讓我們能沈醉在想像,想那已經遙遠的事,想那也許永遠不會發生的事。

《 漏數的羊 》
「在情感中我們成為守護的人」

這是一首法蘭寫給弟弟的小孩的歌。孩子是柔軟是稚嫩,教人溶化,於是對他的愛是完全的溫柔。

音樂推薦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