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ing 舒米恩 - Amis Life 美式生活
2014/01/27

文 / 咪咪大師

《美式生活》在音樂風格上是舒米恩的全新嘗試,卻也透過草根搖滾的曲風詮釋了都蘭海邊嬉痞邊緣的氛圍,許多詞義上隱晦並有所指射,更讓舒米恩和「流行」總是同行卻始終沒有同謀,也許就是部落生活的單純(對某些人而言的單調)和洋流潮汐、日月陰晴,舒米恩從生活中沈澱然後翻攪,他對人和對土地的愛,這次聽來雀躍純粹,彷彿下一步你就能看見廣闊的太平洋開展在眼前,米酒和啤酒都一樣迷人。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為自己喝采 4:31 NT$20
小旅行 3:15 NT$20
沒什麼問題 3:41 NT$20
很趕 3:16 NT$20
角落 3:51 NT$20
情人袋 3:53 NT$20
糖果 4:54 NT$20
不要亂丟垃圾 3:05 NT$20
誰家的花開了 4:14 NT$20
平凡 3:07 NT$20

正是因為世界之大、之紛擾,舒米恩的小(旅行)、邊緣與都蘭海景才有其耐人尋味之處。- 咪咪大師

舒米恩是近幾年經營部落意識,同時又和都會市場保持密切關係的原住民歌手之一,2010年《Suming》像是一名誤闖(其實是刻意)城市的阿美族勇士,專輯封面透出銳利有神的態勢,11首阿美族母語演唱的專輯,卻難掩他急欲從那條長長的台東海岸線出發的期待與企圖,在古調與部落的養分中,舒米恩從資本主義與商業主義肆無忌憚開發花東的夾縫,點醒了傳統與邊緣的必要,母語成了最強悍的武器,也象徵年輕一代的阿美族青年正在醞釀一種別於流行也非民族的途徑。

2011年《阿米斯》則以一種極為特異且現代的方式,展演出他在都會與部落間的橋樑角色,褪去傳統服飾與全母語的演唱;暫且先撇開造型上破碎且突兀的皮衣與皮靴;《阿米斯》有著一抹柔性的道德勸說和甜蜜卻殘酷的故事口吻,控訴了財團與那些不懷好意的家園入侵,〈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的說著你愛我〉對應著美麗灣的水泥與口蜜腹劍的廣告文案,舒米恩開始將詞曲中的「愛情」作為隱喻與轉化「批判」的創作方式,模稜兩可的口氣你大可將它看作一首單純的情歌,亦或「過度聯想」的視為他溫柔的指控與憤慨,但無論如何,他都開門見山的在〈Amis〉裡唱到:「O mipamatangay to omah no mita.(是祖先幫我們開山墾地的)」,母語的直白無須過度想像,表意的清楚明白。

2013年的母語EP《美好的日子》他用歌頌部落生活的歌聲,再一次強調自己和原生部落間緊密的生命關係,而在《美式生活》中首次全國語演唱,也勾勒出別於兩張前作所呈現的年輕阿美族人的部落生活,他帶著生動的戲謔和一種不受都會生活所稱頌的隨性,終於以不刻意原始卻也不至過分現代的原住民樣貌,站在一片乾枯的芒草原和海岸山脈間,他〈為自己喝彩〉彷彿也為都蘭原鄉那遍體鱗傷的海岸線譜唱一首輓歌,挪去語言和曲式的「原味」,我們清晰地在詞義間感受到他的勇士精神,也聽見一名歌手和他所生所見的土地間濃厚的感情,他口中的民謠也因此和生命緊鄰而生。

 


平凡在他的歌聲裡成了包山包海的滿足,阿美族式的小部落大感動。 - 咪咪大師

《美式生活》也許因為語言上的偏離,舒米恩拉近了座落都市卻渴望鄉野的聽眾(或族人)對部落的美好想像,仔細琢磨他在專輯中用國語詮釋的原住民心聲,他好似向情人告白的種種,反映著他和東海岸間愛恨交織的複雜心境,也正因為我們身處的環境如此嘈雜又混亂,他的〈小旅行〉也小的有理、小的情有可原;〈平凡〉近乎吶喊的為阿美族生活的單調平反,「你若是無感,我只是平凡」而你我也深知,現代生活的需求都是假象,被架空的奢華讓感動不僅難得更是難尋,平凡在他的歌聲裡成了包山包海的滿足,阿美族式的小部落大感動。

《美式生活》在音樂風格上是舒米恩的全新嘗試,卻也透過草根搖滾的曲風詮釋了都蘭海邊嬉痞邊緣的氛圍,許多詞義上隱晦並有所指射,更讓舒米恩和「流行」總是同行卻始終沒有同謀,也許就是部落生活的單純(對某些人而言的單調)和洋流潮汐、日月陰晴,舒米恩從生活中沈澱然後翻攪,他對人和對土地的愛,這次聽來雀躍純粹,彷彿下一步你就能看見廣闊的太平洋開展在眼前,米酒和啤酒都一樣迷人。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