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開發場2)
2014/04/22


4/10 現場:The Next Big Thing 大團誕生(開發場2)

 

當北部樂團紛紛向 "潮" 的一方駛去時,南部有一股怪奇新勢力正在展開~~超級怪胎長毛怪樂隊麻花捲怪獸!加上台北的驢子耳朵。三怪一驢展開了一場野性的呼喚。

超級怪胎來自高雄,他們的開場曲有振奮人心、野獸出籠的感覺,這時觀眾不是後退就是向前,喜歡的很喜歡,不喜歡的可能會被嚇到。這是那種超現實電影《安達魯之犬》(布紐爾導演與藝術家達利合作的電影)可能會有的配樂,驚悚 + 噪音 + 實驗,他們的歌名很有趣,歌詞可能也很有趣,但是我聽不懂主唱的呢喃。

 

鼓手早上出車禍,晚上就來表演了,他鼓聲紮實,擊鼓用力,完全看不出其實身上多處包紮。

 


 

 

『首先要記住我們叫作 "長毛怪",不叫 "長毛象"!』主唱特別叮嚀。來自台南,是一支基本上可以說是 Hard Rock 的樂團,但也有其他曲風的歌曲。主唱和鼓手是粗獷的男兒,留著長髮,表演時擺動頭部,不時吃到頭髮。

Hard Rock 與 Heavy Metal 應該是他們的最愛,喜歡什麼音樂就會自然而然玩出甚麼音樂,久而久之就變成一種完美的堅持,就像樂團成員退伍後,花了一年時間,把頭髮留長才要出來表演!!

 

歌曲〈Schiz〉在沈靜與躁動之間轉換,呈現高度反差,主唱慘絕人寰的狂吼彷彿為地獄之門開啓了通道。

 


 

 

來自高雄的 Post-hardcore(後硬蕊)樂團麻花捲怪獸,他們有著滿載的活力,氣勢十足,主唱好像要跳下舞台似地表現他的熱情。樂團由三男兩女組成,貝斯手和鍵盤手是女生;貝斯手非常的搶眼,激烈地彈奏貝斯配合上強烈的舞台肢體動作,非常的陶醉。

 

 

歌曲〈兔子耳朵〉講述現在的教育體制總是企圖馴化學生,讓人人變成乖巧的兔寶寶,所以他們只好選擇戴上兔子的耳朵。用這首歌曲敍述在向社會妥協的過程中,背後的掙扎。

 

 


 

 

這是一組在舞台表演及音樂編曲上比較成熟的樂團,看不到緊張與怯場,頗有大將之風。以後搖為基底,各種巧妙的樂句,可愛的鼓點藏在大片的牆裡,真的很佩服他們的巧思。

 

 

 

歌曲〈集束彈〉首先投下震撼彈,節拍較緩的〈 ___、空氣、水〉緩和情緒,〈 Dance, and dance again 〉讓觀眾舞動,最後以〈鐘聲的裂縫〉結尾處的吉他鐘聲結束今天的表演。起承轉合相當明確。

 

 

 

文 / 陳冠伶 圖 / yuming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