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說再見了朋友們-那我懂你意思了【專場演出 】
2014/07/07


 

青春鼓譟的情緒,隨著奔跑向前,被迎面而來的風如刀削過一般,慢慢一點一點的被削掉,直到有一天跑累了,回頭望去,只能對著那飛散在空中的青春碎片,說聲再見,然後繼續向前。

開場的第一首,是因 MV 讓「那我懂你意思了」火速竄紅的〈所以我停下來〉,輕快的節奏一開始就帶起了全場的氣氛,接著〈不負責任 (男人) 的挽留〉、〈Yes, I’m in love.〉...,並帶來新歌〈我們成為星星〉;他們的歌訴說著人與人之間的各種關係,有些灰暗,有些牢騷。

 

 

也有談到關於不同世代衝突下的〈我們沒有夢想〉,歌詞寫道:『你們全部都在說謊,你所有的都是你的、我所有的也是你的,我們的過去都爆炸了、未來早就被決定了,我們沒有夢想。』控訴著現在台灣既得利益者霸佔權位,卻不想如何提升未來,只想著如何壓榨年輕一代與這片土地;以及為人們對社會議題默不關心而寫的〈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

 

 

 

中場在演出關於離別的〈9/27〉後,特別來賓巴奈上台帶來了〈非核家園〉的演出,修澤提到邀請巴奈來當特別來賓的原因,是因為這是個關於說再見的專場;說再見是需要勇氣的,而巴奈的歌總是能帶給他勇氣,接著修澤與巴奈就一起合唱了〈再見〉。巴奈也說道,她在表演前才在台下和一個前輩聊天,聊到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生活不開心、得憂鬱症、找不到生命的價值,希望大家加油。而後他們一起演繹了〈失去記憶的人〉,訴說這個社會對歷史文化與過往的不重視,拆了一間又一間的房子,蓋了一棟又一棟的大廈,那我們又剩下什麼呢?〈格子城市〉送給這座城市,它把我們塞在一格一格的空間。(而沒有人會喜歡一格一格的啦!)

 

 

 

接著是膾炙人口的〈我打工的咖啡廳〉與〈很幼稚嗎〉,全場的觀眾一起唱著;修澤說到他不是個擅長面對說再見的人,當他遇見一件事想拚了命去改變,卻無力改變時,他就會逃跑。而最近發生了許多讓他逃不了的感情事,只能一直承受,經過了這些事後,好像又長大了一點,好像可以對過去說再見了,帶來〈該說再見了朋友〉,並用〈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這首歌,作為最後的告別;修澤特別請觀眾無論如何讓他自己一個人唱完這首歌,不要一起唱、不要對他喊加油,他一邊哽咽著一邊唱著,唱完時大喊:我唱完了!將一直陪著他的吉他送給了現場的觀眾,及帶來最後一首歌〈最後一支菸〉,在「該說再見了朋友們」的專場演出中,希望大家都能對過去說聲再見,並勇敢努力向前。

 

 

圖文記者 / Zhang Ahuei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