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dium - Signal Dissolved
2014/07/29

文 / iNDIEVIEW

年輕的爆烈是冒險,而成長的後勁是低喃,前後的拉扯讓我們成為游離的分子,在失真的現實中前進。一切都是慢動作,但小心翼翼的猶豫,卻讓沈默更深層。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Atomized 3:20 NT$30
鯨魚 8:13 NT$30
黑暗谷 5:31 NT$30
Vapor Trail 4:41 NT$30
中子星 7:07 NT$30

關於 Sodium x《Signal Dissolved》

 

Q:請用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專輯的風格

直爽、菜鳥、早洩

 

Q:錄製這張作品,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由於我們這張專輯的整個製作是希望能夠在最低成本之下去嘗試新體驗的,所以我們選擇在華山阿帕錄音,在這裡錄音最困難的莫過於錄音的時間非常細碎短暫。所有架mic、試tone都要非常快速,所以是非常感謝華山阿帕的長毛老師還有我們的錄音師,讓我們在這部分,以非常菜鳥的方式完成這份作品,在五天之內完成許多繁瑣的工作,應該算是很高壓的體驗。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我們平常是沒有對自己的音樂有太多想像,所以在設計封面時,只有一些很片段的感受,這次設計唱片包裝的設計師(許苑榆)就在聽完之後給了我們這樣的概念。

「還沒聽到歌之前,討論整張作品概念的時候有提到布朗運動,
游離感、個體之間的疏離親近、分子密度…等等,比較無機質的感覺。
但等到demo出來,我心想完蛋了,這個東西的質量滿重,我必須要重新構圖。

《signal dissolved》是人與人、人與社會、社會與世界,最後是,人與世界。
而這裡面的人,是當下這個時代的我們,平均年齡21歲。(哈哈哈)

我想用化石來表現無機中的「曾經有機」,再讓它帶有一種宇宙的感覺,
想用大型爬蟲動物的化石,大恐龍那類的骨頭啊!
但是拍攝素材那天到番茄他爸的化石博物館(那裡超酷的)看到菊石後,
我馬上就放棄先前擬好的草圖,決定直接以菊石作為視覺呈現。

溫潤地包容了各種軌道上的矛盾、躁動,裹於世界這樣一個抽象又具體的意義之中。
物件本身就具有各種時空上的份量感,能夠很好地和音樂想討論的內容相呼應,
已經完整地訴說了整張作品的故事,所以好像也不用再多做什麼了(沒有啦我還是有做)。

最後,因為是sodium的首張EP
為了讓大家能夠體驗《signal dissolved》初次聆聽時候的驚艷感,
打開內斂的封面後,嘩!真的很漂亮吧,還帶著初衷的我們。」

 

Q:說出此這張作品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Tomato:這張專輯只有黑暗谷有歌詞,所以應該是裡面的「衝破黑暗谷」。因為這首歌的靈感就是從這句話發想的,而且最後在唱這句的時候的情緒我很喜歡。

 

Q:挑作品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Tomato:Vapor Trail,所有在這個社會很用力生活下去的人。

阿嬌:Vapor Trail,剛忙完一天的事要騎車回家去吃晚餐停在和平東路新生南路口往東的紅綠燈然後傍晚天空都是粉紅色的很多雲然後有飛機飛過的痕跡 然後剛下過雨還有土的味道。

以洛:黑暗谷,給還走不出被困住的人。


Q:發行這張作品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發下一張專輯!然後歌的連貫性再多加強。

 

Q:Sodium 的團名非常特殊,有甚麼涵義或是背後的小故事嗎可以分享嗎?

我們高中的時候都是內中熱音社的,那時候就一起組團做cover歌,每次練完團或是要討論社團事宜的時候就會去學校附近一間麥當勞,看到薯條盒子上寫著Sodium,覺得這名字不錯就拿來用了。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七月巡迴告一段落之後我們會先休息一個月,把以前的歌拿岀來編一下,也寫一些新歌,準備9月10月要做一些現在還不能講的事情。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Tomato:我覺得音樂本身就是一種武器了,像蕭邦身體很差,但他的音樂聽起來超利!

以洛:散彈槍,一發出去不知道散出去會射中誰

貝爾:狙擊槍,快狠準

阿嬌:獵人裡面派克諾坦的子彈,大家可以藉著他傳達一些回憶

 

Q:你最希望這張專輯被誰聽到?

貝爾:陳綺貞,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嬌:國小同學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Tomato:拍謝少年

貝爾:拍謝少年

以洛:Foo Fighters

阿嬌:鐵獅玉玲瓏

 

Q:你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以洛:南美洲

貝爾:好望角

阿嬌:台灣

Tomato:博物館,放很多恐龍化石的那種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我們自己拍的電影(如果哪天會拍的話)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 哪一首歌?

以洛:奧斯陸的雨林,晨曦光廊

貝爾:中子星,昴宿

阿嬌:英檢,Dirty Three


Q:如果可以選擇再加入一個樂團,你想成為哪個樂團的團員?

以洛:Apollo 18

貝爾:川秋沙

Tomato:Sleep Party People

阿嬌:Misfits 或 The Headless Fowl

 

Q:如果可以選擇別團的樂手加入,你們希望誰成為團員之一?

Tomato:Perfume!

以洛:Flea來彈bass我去吹喇叭

阿嬌:Fela Kuti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