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哥樂團 - 光這麼說
2014/08/04

文 / iNDIEVIEW

在音樂風格方面,我們一直沒有太多的侷限,當下喜歡甚麼,感受是甚麼,那就做出適合它的音樂!而專輯做了很多很多的突破跟改變,希望能夠讓大家看到嘴哥用不一樣的方式闡述我們的思想,內容首次囊括了生命中三大情,親情、友情、愛情,及面對自己的那面,希望給聽眾有更全面的感受,也衷心希望能夠突破主流與獨立的那一條模糊界線。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關於 嘴哥樂團 x《光這麼說》

 

Q:請用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專輯的風格

流:專輯曲風為流行搖滾
得:希望聽眾們能從歌曲中得到力量
華:嘴哥樂團首張中文專輯

 

Q:錄製這張專輯,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阿倫:錄製「Her」的時候。這是我們第一首直接闡述男女關係的情歌。

當時得知能和魏如萱合作時就非常期待,我也一直很喜歡她的作品,錄唱當天從控制室喇叭親耳聽到娃娃唱出「Her」的旋律、歌詞時,心想這也太神奇了吧!(到現在還是這樣認為)

還有在錄製弦樂的時候,雖然之前作品也有一些弦樂的編曲,但都用取樣音效的方式,知道這次是真實的樂器收音,大家覺得很興奮,還特地到錄音室觀摩。

聽到真實弦樂融入歌曲的剎那內心相當悸動,

所以也有用手機錄下錄弦樂的畫面!

嘟嘟:直到現在我印象還是一直很深刻,在跟建騏老師一起合作時,不管是在錄鼓、貝斯或是吉他,老師總是給我一種“性情中人”的音樂人氣息,回過神之後才體會到錄製一張專輯重要的不只是技巧跟穩定度,就連樂器的play都必須要有深刻的情感,那才能觸摸人心。

小安:還有在超高級的二川錄音室打20萬的YAMAHA套鼓!

大頭:在製作的過程中與許多不同的製作人合作,從前期錄音到母帶後製,都是不同的Engineer負責,其中Beautiful Day這首歌因為混音成品與團員們設定的方向不太一樣,最後反而是自己重新混一版來用,這是這次製作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李列:記得在製作初期跟王治平老師合作,老師為了吉他tone的考量,竟然還把自己的琴借給我們,有天晚上就叫我們到他家挑選,印象最深就是老師的大方幫忙,和他家掛滿整牆的吉他,以及滿地都是的效果器!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雖然嘴哥成團8年,但仍有些聽眾對我們很陌生。

這張作品也突破了以往的風格,設計部分化繁為簡,以團員人像為主的封面,拿著一張“實體”的嘴巴照放在自己的嘴巴前,那代表著我們不能夠“光說”,而是要把想說的付諸成為實際,變成一張完整的作品。

而音樂回歸中文來表達,希望用最直接的方式傳達嘴哥的人和音樂,讓大家都能夠儘快認識我們的樣子啦!

 

Q: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阿倫:請記得你純粹的模樣,不被全部都拿走 – 別忘記你是誰

嘟嘟:用盡全部力氣,追逐許下的自我證明 – 關燈

這句話道盡了我一直以來做音樂、玩樂團的目的。

大頭:想到的地方不遠,勸退的人看不見,讓我們滯留,滯留在空中 – 滯留

若想要到達更高的境界,就不能時時想著退縮,而是需要專心致志地努力。

李列:熟悉了固定的路線,永不熄滅的城市,已經離家多遠 – Welcome Home

 

Q:挑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阿倫:我想把"別忘記你是誰"這首歌送給自己,因為這首歌節奏輕快,表演的時候帶給我舒暢感,而歌詞也讓我覺得很有畫面,會回想起成長的過程;

是否記得那個想走遍世界的「你」、想保護地球的「你」?

這個你其實就是我自己。

嘟嘟:我想送給每個感受挫敗的人們,“別忘記你是誰”這首歌。

人生總會有很多時候因為別人的輿論,或是一時的挫敗而讓自己看不清方向,總讓人覺得想要的東西越來越搆不著邊際。但不管在什麼時候,我們都必須堅定自己真正的初衷,記得自己勇敢的那個模樣,不被那些負面情緒給拿走。

大頭:"關燈"這首歌送給我的家人,感謝他們對我的支持,無論在外經歷多少風風雨雨,家門永遠為我而敞開。

李列:我想把"第四人稱"送給國中的死黨們,那時因為好玩組了樂團,想不到一玩就玩這麼久,這件事已變成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會拿穩你們給我的接力棒,一直跑下去。

 

Q:發行這張專輯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在音樂風格方面,我們一直沒有太多的侷限,當下喜歡甚麼,感受是甚麼,那就做出適合它的音樂!而專輯做了很多很多的突破跟改變,希望能夠讓大家看到嘴哥用不一樣的方式闡述我們的思想,內容首次囊括了生命中三大情,親情、友情、愛情,及面對自己的那面,希望給聽眾有更全面的感受,也衷心希望能夠突破主流與獨立的那一條模糊界線。

(另外,超級希望在這張專輯專場的時候,觀眾人數能夠突破千人大關啊!!)

 

Q:嘴哥之前的作品是以英文歌曲為主,這張專輯則偏向中文創作,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轉變呢?

阿倫:早期台灣樂團資訊並沒有那麼多元、盛行,所以常只能從國外網站涉獵,耳濡目染之下就覺得這樣寫歌是好聽的,但其實當下並沒有想太多。

當兵站哨時其實就常思考這個問題,音樂和宗教類似,強調一種抽象的精神與概念,而創作藝術更需依賴強烈的認同感,所以如何表達得宜,讓聽眾瞭解顯得格外重要。如果使用自己的語言,也就能把情感做最直接的傳達了,雖然有時還是覺得唱英文很帥!(笑)

嘟嘟:一直以來我們都覺得有一件事情很可惜,就是在唱英文歌的時候,台下的觀眾沒有辦法跟我們一起大合唱!(突然想到以前英文老師說,英文要敢大聲講會進步啊!哈哈)於是乎,一張嘴哥樂團全中文的專輯就此誕生了!!

大頭:一直以來,我們對於歌曲想要表達給觀眾的意念都下了不少工夫,但往往礙於語言的隔閡而無法順利傳達。希望這次改成中文歌詞能讓大家感受到我們的用心。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我們接下來8、9月安排了一系列的北中南誠品的不插電演出,還有年底的專輯全台巡演,那才是最好玩的啊!反正詳情請密切關注嘴哥樂團官方臉書。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阿倫:一張好摺凳。

疲憊可以讓你休息,有個好歸宿。需要時可以充滿能量,增加攻擊力。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小安:You Me At Six, All Time Low

李列:Foo Fighters主唱Dave Grohl,如果能跟他一起站在舞台上演出,那應該算是玩樂團的一大成就吧!

 

Q:你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小安:挪威芬蘭,那裏風景太美了,而且機票這麼貴應該沒甚麼機會去。

大頭:日本。同為亞洲民族,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希望能讓日本人欣賞我們的表演!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嘟嘟:當然是讓Her成為“雲端情人”主題曲啊!這首歌是看完雲端情人而催生的!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大頭:誰都可以,希望大家都來COVER我們的歌曲吧!最想看到高中大學熱音社的COVER!

 

Q:如果可以選擇再加入一個樂團,你想成為哪個樂團的團員?

小安:You Me At Six!因為他們從以前到現在形象蛻變成成熟男人風,非常符合我想走的路線。

嘟嘟:我一定會說我要加入Oasis,畢竟他們的音樂是我學生時期的精神支柱,如果他們真的找我當吉他手,那…嘴哥們,真的抱歉囉!(其實我還是最愛Blink 182,只可惜我沒辦法勝任白爛的樂手這個角色)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