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救星 - 德古拉城市
2014/08/22

文 / iNDIEVIEW

因為是我們16年來第一次獨立製作,從規畫概念,編曲,設計,到後來的行銷和宣傳都要自己發想和完成。像宣傳和行銷,也是一邊學一邊做。 (這方面最辛苦的是海棻和滾滾。) 希望經過這些過程以後,草莓救星可以是一個非常成熟又可以完全獨立作業的樂團。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深夜兩點十分 4:34 NT$20
德古拉城市 5:28 NT$20
你喜歡哪一個 7:17 NT$20
一百萬隻蝴蝶 5:53 NT$20
時間說 4:42 NT$20
說你的壞話 4:12 NT$20
桃樂絲 5:13 NT$20
如果你忘了 4:00 NT$20
這樣的我 6:28 NT$20
七拍子的日出 5:04 NT$20

 

關於 草莓救星 x《德古拉城市》

 

【訪問題目】


Q:請用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專輯的風格。

腊筆:赤裸裸、誠實、眼淚

滾滾:真實、不掩飾、溫暖的

ARNY:內心的陰暗面、爆炸、溫暖

CT:粗獷、黑暗、內爆

海棻:真誠、偽裝、矛盾

 

Q:錄製這張專輯,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ARNY:這張專輯所有的歌都是用具體的畫面來討論及編曲,所以在編曲及演奏的同步性可以到達一種很高的狀態。

腊筆:某天,我和海棻約了錄合聲,我發瘋的連唱了12小時,錄了非常多音軌,錄完發現已經是半夜兩點,就跟海棻去超市買宵夜,卻站在飲料櫃前失神放空…直到海棻走過來發現我一直在飲料櫃前轉圈圈....我自己完全沒發現…

腊筆練團練到睡著↓

海棻:腊筆恍神起來真的超驚悚的…
嗯,印象深刻的部份是我們永遠都在趕Deadline…哈哈。
記得五月在趕混音進度時,有好一陣子我跟這張專輯的混音師楊聲錚(猴子飛行員)24小時接力-白天我進錄音室做檔案整理、音軌剪輯;傍晚換聲錚進錄音室混音到隔天早上…混音終於殺青的那個清晨,我們吃光了帶去的餅乾,喝乾了啟泰帶去的酒,超累但是也超開心的擁抱慶祝、合照紀念…結果隔天冷靜下來重聽,發現其實還有一些小細節要調整,聲錚很哀怨的說:「假殺青真的太殘忍了」…(淚)
總之,我們最後假殺青了兩次,真的是太殘忍了…
但是這樣「殘忍」出來的作品,我們大家都很喜歡。

混音殺青照片↓

滾滾:我參與到幾首歌的鼓錄製,印象深刻的部份是草莓在錄音階段,是以很開放的氛圍在進行,鼓勵並且很能接受現場做調整或嘗試,幾次錄音時現場,團員都有引導著我做一定幅度的調整跟變化,這樣的工作過程很有趣。

CT:編曲階段經歷團員變動,導致編曲為了缺少團員而有天翻地覆的改變,但是也很幸運地讓我們遇到滾滾。還有遇到許多理想與現實拉扯的緊急時刻,心理狀態的崩塌與重新站起來的困境...太多了!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德古拉城市專輯的包裝設計是由腊筆一手包辦的)

腊筆:對我來說,德古拉城市整張專輯想說的是藏在心裡角落,那些能渴望說出口,卻又不想被人知道的負面情緒。但回到最原點的,還是那種想要得到溫暖的孤獨感。

所以設計上就一直圍繞在「心裡的城市」、「孤獨悲傷」、「渴望溫暖和解放」的主題裡,但又不想讓城市這個意象太具體化,於是就把它變成一個不規則透視,歪七扭八的方塊,加上城市中的那些不快樂的人們,去象徵心中的德古拉城市和各種情緒。

顏色上想用暖色調,是覺得德古拉城市並沒有黑暗到太過陰沉,還是有陽光微微透進來的感覺。

 

Q: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腊筆:「時間說」這首歌裡的一句歌詞----得到的所有,和失去的一樣多

海棻:應該是「時間說」裡的「擁有過的夢想 像小時後的衣裳 我再也穿不下」

滾滾:謝謝你, 喜歡這樣的我

ARNY:謝謝你,喜歡這樣的我

CT:哎呦,這好難選噢...都很喜歡,而且腊筆的歌詞有趣在組合之後會讓你去想,如果你能發現弦外之音,那就是最美妙的地方。有一句印象深刻,在【一百萬隻蝴蝶】裡的「多美的白日夢」,因為這句直接把前述美好的景象直接打翻!直接轉入爆裂的場景。

 

Q:挑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腊筆:如果你忘了。這是寫給我外婆的歌。外婆的年紀越來越大,這幾年開始因為老年癡呆症漸漸遺忘很多事情,發現她不像以前一樣後,心裡一直很難過。很想有很多時間可以回去看看外婆,陪陪她;卻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方式去面對已經漸漸遺忘回憶的外婆,只能把這種心情寫成歌詞,也希望這首歌能夠讓更多人聽見,去關心自己身邊得到老年癡呆或阿茲海默症的親人。

ARNY:這樣的我: 獻給所有人,請從心底感謝你身邊支持及愛你的親朋好友。因為你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是真正的分離,讓你的感激和情感早一點讓他們知道。

CT:我選【說你的壞話】,給喜歡看八卦,不假思索就用偏見批評別人的人,你們才是最膚淺的。

海棻:【一百萬隻蝴蝶】,送給所有曾在各種關係裡崩潰的人。有時候與人的關係是一種你來我往、不斷重複加深的習慣和軌跡。一不小心,對峙的張力就會爆裂潰堤,難以修復。但是就像Leonard Cohen歌詞裡曾寫到的:每件事物的裂痕,也是讓光得以透進來的所在。

 

Q:發行這張專輯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腊筆:一方面因為是我們16年來第一次獨立製作,從規畫概念,編曲,設計,到後來的行銷和宣傳都要自己發想和完成。像宣傳和行銷,也是一邊學一邊做。 (這方面最辛苦的是海棻和滾滾。) 希望經過這些過程以後,草莓救星可以是一個非常成熟又可以完全獨立作業的樂團。

海棻:是的,在玩「音樂」的部分,我們不斷的在互相激發成長, 希望玩「樂團」的部份,也能藉由這張專輯的發行,越來越成熟,同時藉由更多有趣的創意和踏實的執行讓草莓被更多人聽見。

ARNY:還是一樣,希望有深度的好音樂可以讓更多人有感覺。

CT:我也很膚淺,希望能有更多人來看我們演出,然後買我們很認真血汗製作出來的CD作品,而不是去下載盜版...

滾滾:能把做了四年的專輯好不容易生出來,呈現在大家面前,就是最大的突破。

 

Q:草莓救星要十六歲了,十六年來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演出是?

腊筆:剛創團時,在台中站前廣場地下室,一間名叫「監茶院」的泡沫紅茶店表演,台下坐的都是逛街逛到一半的人,還有全家大小一起的,整個吵成一片。唱完了自己的歌後,有位阿伯想點歌,印象中點的歌都是台語,我們說都不會唱....阿伯就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點什麼都不會,還出來唱歌喔!?」我們只好當作沒事繼續唱自己的歌。

表演結束後,老闆拿了一個紙袋走過來說是我們今天的唱酬,大家打開看,發現裡面一共125元,連分都沒分,就拿去外面買飲料用光了。

CT:組團第二年在台中阿拉參加第二屆倉庫搖滾...,忘記是誰從二樓跳下來讓楊大正受傷,然後我在舞台上第一次砸爛自己的吉他。

ARNY:每一次,當我和某位觀眾四目相交的時候,會有太多令你意想不到的訊息。

海棻:今年8/30的德古拉城市專輯首賣演唱會。我們每個人都很拼的在準備這場演出,不管是音樂的呈現、表演的概念和活動的宣傳都是。雖然訪問的此時,演出還沒發生,但我想會是我最難忘的一場演出。

 

Q:專場演出後,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腊筆:正在規畫一個系列性的巡迴活動

滾滾:希望能走入校園,與年輕世代交流。

CT:會先休息(哈哈哈~)但是不會太久,會立刻準備下一步的巡迴演出計劃!

海棻:嗯嗯!大概演出完可以休息個一天吧!然後就要開始執行下一系列的活動了,九月我們會一邊參加電台通告及雜誌訪問,同時準備下一支MV的拍攝,以及為十月的巡迴做練習。然後預計十月開始我們會做一系列的巡迴演出。

ARNY:擴散擴散!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腊筆:像毀滅倒數28天那種病毒的生化武器 (不知不覺就被傳染了)

滾滾:生化武器。後座力十足,一步步征服聽眾的身心靈。

CT: EMP,因為覺得我們音樂是氣氛的建立,沒有殺傷力,但是有深沈的後座力,感覺就像電磁脈衝武器只會讓電子設備短路而不傷到生物,呃..就是一種感覺..

ARNY:有機食物,好好照顧你的腦袋

海棻:愛。好好照顧你的心和身邊的人。

 

Q:你最希望這張專輯被誰聽到?

腊筆:去年還在和編曲奮戰的草莓救星

海棻:真的耶,如果錄音卡關時的草莓救星,可以穿越時空聽到做好的專輯,一定會卯起來把專輯做完。

滾滾:上帝

ARNY:Radiohead

CT: 喜歡感受音樂多過看娛樂的人...如果是指名人的話,Ira Kaplan吧(?)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腊筆:太陽劇團

滾滾:國外:Joan Baez 國內:許芳宜

ARNY:Ravi shangkar

海棻:基努李維好了,他也是貝斯手。哈哈。

 

Q:你最想要在哪個國家演出?

腊筆:只要有極光的地方都好

滾滾:東方:西藏 西方:紐約

CT:英國

ARNY:東京,冰島

海棻:冰島、紐約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腊筆:尚雷諾和娜塔莉波曼演的終極追殺令

滾滾:楚門秀

CT:2001太空漫遊

ARNY:鬪陣俱樂部Fight club

海棻:王牌冤家 (Eternal Sunshine of Spotless mind)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滾滾:Beatles, 說你的壞話!

ARNY:Nirvana、如果你忘了

海棻:Bjork,時間說

 

Q:如果可以選擇再加入一個樂團,你想成為哪個樂團的團員?

滾滾:STOMP or 優人神鼓, 但他們都不是樂團.....

CT:Faunts 或 Tarentel

ARNY:還是Radiohead...打雜都可以

海棻:嗯,我也想加入Radiohead,或是Flaming Lips 吧。

 

Q:如果可以選擇別團的樂手加入,你們希望誰成為團員之一?

CT:Erlend Øye,或Ira Kaplan,因為喜歡他的旋律

ARNY:19兩的阿雞吧,完美keyboard手。

海棻:John Frusciante 吧,很喜歡他的音樂。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