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雷兔 - <跨越> Across Boundaries
2015/03/30

文 / iNDIEVIEW

上一張作品裡的歌曲講的比較多是心情的狀態,這張就比較回到我們個人身上,對於我們自己來說,會希望將專輯裡的情緒延續到現場表演,感動在場的觀眾。另外因為我們沒有太多的經費宣傳,所以也嘗試網路行銷的更多方法,也算是一種實驗,看看能把作品推廣到什麼樣的程度;另外還有一個期許就是能帶動台灣接受 trip-hop 這種電音樂種的風氣。希望我們的音樂能被更多人聽見,如果能傳播到更多的國家,那巡迴演出的夢想就越來越近了。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一個人旅行(Self-Traveler) 3:11 NT$19
不想回家(No Place Like Home) 4:48 NT$19
Disguise(偽裝) 3:00 NT$19
End of the Day (最初的交會) 4:51 NT$19
媽媽的愛 (Mother's Love) 5:21 NT$19
麻痺 (Paralyzed) 3:41 NT$19

 

關於 electroO2 伊雷兔 x《跨越 Across Boundaries》

 

Q:請用三個形容詞,來描述這張專輯的風格。

Cheryl:酷、從容、音樂色彩斑駁(Cool, chill, musically colorful)
祐華:貼近內心、迷幻、情感濃厚

 

Q:錄製這張專輯,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Cheryl:整張作品都是在網路上空中交會完成的,每首歌訴說不同的生命故事。我們交換彼此的點子來製作歌曲,可能一個人先寫了副歌,再由另個人接力寫主歌。因為是共同創作,直到最後完成的那一刻我們才看見歌曲的全貌,而結果往往都是非常驚喜的。有時候我們聽著成品甚至會懷疑「欸?我們有寫這個嗎?」

祐華:整張專輯的製作期間 Cheryl在美國,我在台灣,所有的溝通都必須仰賴網路的速度和穩定性。像是錄音的時候我會在 skype 的另一端聽,可能她唱得很陶醉,錄完馬上興奮地問我覺得怎麼樣,沒想到另一端的我已經斷線了什麼都沒聽到....另外一件事就是當 Cheryl 把她寫的 Disguise 這首歌傳給我聽的時候,全身雞皮疙瘩到不行,這首歌是專輯裡唯一一首詞曲都由她包辦的歌,卻也是我最受激勵的一個作品。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這張專輯名稱是「跨越」,音樂上跨越語言、製作上跨越時差、國界,所以在設計上也希望有星空的色彩交織,象徵跨越時空的藩籬。有了想法之後我們就請設計師好友方文賢來操刀,延續了上一張專輯的風格,加上更多奇幻的星際色彩。那一陣子剛好在演電影「星際效應」,我們對這部片非常著迷,在跟設計師溝通的時候時不時就會扯到星際效應裡的例子,這部電影雖然看似科幻片,最終卻回歸到親情和人際間的連結,就像我們的音樂裡所描述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充滿奇幻太空感的專輯設計也和星際效應的意象不謀而合。

另外一點比較特別的是,專輯內頁我們不是以「第一首、第二首」來標示曲序,而是像書本一樣的「第一章、第二章」(chapter),加強歌與歌之間的連貫性。因為這每一首曲子都是我們的生命故事,希望聽者能像閱讀故事書一樣來聆聽我們的歌。我們的音樂比較慵懶、從容,帶著這樣設計的專輯一起去旅行,將會是很好的旅伴。

 

Q: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Cheryl:第三首歌 Disguise 裡的” Take my crown, but you won't hold me down”,這一句是很激勵我的。身為音樂工作者,生活其實很不容易,常要面對許多的批評,有些甚至會直接打擊到自信心。因此,我們必須不斷為自己打氣,也許有一天我變得一無所有,但所創作的音樂仍會存在,而這是誰都無法奪去的。



祐華:”End of the Day” 裡頭的「不願意改變,別輕易說抱歉」,人與人之間常常因為一些無謂的誤會而導致裂痕,有時候我們以為一句抱歉就能將對方挽回,然後又犯下同樣的錯誤,造成更大的傷害。所以我常常覺得當時的抱歉只是一個藉口,甚至只是當下的一個感覺,可是道歉應該是帶有責任的,表示願意付出心力去改變,這樣的道歉才是有意義的。

 

Q:挑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Cheryl:「媽媽的愛」這首歌是獻給我媽媽的。不只是我母親,也要感謝全天下媽媽無私的付出,因為這樣的奉獻是我們這輩子都無法償還的。如今,隨著年紀的增長,漸漸了解母親當年的用心,也慢慢懂得多愛媽媽一些。



祐華:我想要分享的歌是「不想回家」,這首歌說的是家庭暴力,不論是肢體暴力或是言語暴力,造成的傷害都是很嚴重的。而施暴者往往只是藉著酒精、賭博等等來暫時佯裝一切都很正常,但其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去面對問題並解決它。我還想要很私心的推薦第二首歌「痲痹」,現在有很多人長期陷入負面情緒當中,影響了生活、周遭的人甚至無法工作,而身為旁觀者的我們常常只是消極地對他們說「『時間久了就沒事了啦!』或是『明天就會比較好的』」,聽在他們耳裡未必會得到安慰。但是我相信,當你陷入那樣景況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認知就是「這樣的情況不會是永遠」,人生不會只是如此,有了這樣的看見,慢慢的就有力量擺脫這樣的負面情緒。

 

Q:發行這張專輯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上一張作品裡的歌曲講的比較多是心情的狀態,這張就比較回到我們個人身上,對於我們自己來說,會希望將專輯裡的情緒延續到現場表演,感動在場的觀眾。另外因為我們沒有太多的經費宣傳,所以也嘗試網路行銷的更多方法,也算是一種實驗,看看能把作品推廣到什麼樣的程度;另外還有一個期許就是能帶動台灣接受trip-hop這種電音樂種的風氣。希望我們的音樂能被更多人聽見,如果能傳播到更多的國家,那巡迴演出的夢想就越來越近了。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我們的主唱 Cheryl 目前又回美國了,現場演出會先暫緩,但我們會加緊製作MV,目前已經發表了「不想回家」的MV,其他歌曲也會陸續補上。這段時間我們也會繼續創作,希望能有各種不同的合作機會,或許今年年底會再帶來演出給大家。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們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Cheryl:我希望我們的音樂是鋒利的筆。對於一個國家來說,筆下的文字創作是最有力的武器。希望我們的音樂也能像文字一樣最直接地深入人心,強烈地傳達訊息。

祐華:狗頭鍘,希望聽了我們的音樂可以感受到裡面的正面訊息,把心裡的負面想法快刀斬亂麻的鍘掉!

 

Q:你最希望這張專輯被誰聽到?

Cheryl:我希望越多人聽到越好,沒有特定的人。期望我們的音樂能在歐亞甚至美國被聽到!然後就能跟很多有名的音樂人一起合作,對我來說就是美夢成真。

祐華:最希望但也最害羞被我一直都很喜歡的電音團體聽到,像是Portishead, Alphawezen, Massive Attack, Zero 7,Daft Punk,想知道聽在電音天團的耳裡是什麼感覺。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Cheryl: 我最想要跟莎拉·芭瑞黎絲(Sara Bareilles)一起演出! 因為我是她的超級歌迷!!

祐華:除了上面的電音天團,我還想要跟八十八顆芭樂籽一起演出,因為曾經看過現場覺得他們活跳跳的演出實在太有趣啦!!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Cheryl:我覺得是「星際效應」,尤其是「媽媽的愛」這首歌的編曲我們也有受到星際效應的啟發,剛好電影也是在描寫親情。

祐華:我覺得”End of the Day”這首歌可以當作電影「末日情緣」 (Perfect Sense)的主題曲,這部片是在說當你失去所有感官知覺的時候,只想跟當初那個最真摯愛戀的人在一起,跟我們創作這首歌的出發點十分相似。

 

Q: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的作品?哪一首歌?

Cheryl:我希望能聽到克莉絲汀(Christina Aguilera)唱”Disguise”這首歌,如果連中文部分也可以唱就太妙了!還有想聽張惠妹詮釋「媽媽的愛」

祐華:我會想聽到莫文蔚唱「一個人旅行」,總覺得她堅定又隨性的嗓音會很適合;也想聽順子詮釋「不想回家」,這首曲子運用到爵士唱腔,又像她的成名曲「回家」一樣的貼近個人。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