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故知新 Revival - 寫照 Portrayal
2015/06/10

文 / iNDIEVIEW

Hip-hop音樂的源頭本來就是從取樣(sampling)的技術開始,而想要做中文老歌的取樣,其實最初只是單純覺得有意思,再來就是想要與其他國內地下發行的mixtape做出區隔,同時也就hip-hop音樂在地化的方式提出一個新的做法。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Intro 3:15
Write'em Down 4:40
被瞭解 4:31
黑暗 ft. BP from HLC 3:44
漩渦 4:24
Nightclub (skit) 0:23
Night Club Love ft. MC HotDog 3:36
那些女孩教我的事 3:28
清醒 3:39
光陰 3:50
Babies (skit) 1:44
走了過來 ft. Pezen 4:20
繼續 ft. 小個 (from 參劈) 4:32
流星(acoustic ver.) 4:19

關於 溫故知新 Revival  x《寫照 Portrayal》

(以下DASU簡稱為D,老莫簡稱為M)


Q:請用15個字以內形容這張專輯。

D: 逆天而行。
M: 喜怒哀樂和愛恨情仇,寫著你我他。

 

Q:錄製這張作品,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

D: 接而連三的誇張事情,太多水星逆行的倒楣事,考驗著發行專輯前的每天心情跟耐性。包含了ㄧ些生活上的大變動,身體的問題等等。過程啊.....

M: 專輯中〈Write’em Down〉一曲的編曲檔案遺失,大叔重新編的曲子跟原本完全不同,但是我反而更喜歡!正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Q: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M: 這是大叔的領域,由他回答比較洽當。

D: 如同每個時刻存取於大腦記憶中,拍立得太過於具體,記憶中的每個時間的面向,都可能因為時間的刻畫,有了些許的痕跡。或是有點斑駁的色彩掉落,或是單色調的儲存於記憶中。會是在存取之後在腦中,慢慢賦予它原有的色調。吉光片羽或許是最適合的形容。


 

Q:說出此這張作品內"你最喜歡的一句歌詞"

D: 創作像生命 不 他是生命。
M:"創作其實像生命,不,他是生命。"


 

Q:挑作品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D:〈 intro〉吧,給每個人,每個努力於自己本身生活,執念於自己喜愛的人事物。 那些許的瘋狂,熱血,或是不悔都是你們的寫照,我也是。

M: 〈走了過來〉是寫給我的兩位女兒的歌,同時相信許多已為人父母的都可以感同身受。會寫這首歌是受到編曲溫馨的氛圍啟發,所以就將撫養女兒的過程中的心路歷程寫出來。



 

Q:發行這張作品希望樂團能做到什麼突破?

D:自我實現與突破。我想超越之前的自己。

M:希望就算沒有龐大的行銷宣傳預算,歌曲好聽同樣能夠被大家聽見與肯定。

 

Q:老歌的取樣是來自什麼樣的回憶嗎?還是某種執著呢?

D: 老歌不僅僅是老歌,對於我長久以來的創作角度,那不僅是引用於前人留下的軌跡,所衍生出來的新的方向。往往老歌所取樣時,可能會是ㄧ段旋律,ㄧ個簡單的音色,又或是我喜歡取樣某句來自於歌曲中的歌詞,可能是單字的重覆播放,或是句子的拼接等等。那會是以我某段時期的靈感的延伸。而往往在取樣時候,就已經奠定了我大概的想法。 畢竟就是以ㄧ個BEATMAKER的角度來看,少了歌詞的補助,我會往往用些取樣或是SCRATCH的方式去告訴大家我想要說的事情。

M: 其實在美國Hip-hop音樂的源頭本來就是從取樣(sampling)的技術開始,而想要做中文老歌的取樣,其實最初只是單純覺得有意思,再來就是想要與其他國內地下發行的mixtape做出區隔,同時也就hip-hop音樂在地化的方式提出一個新的做法。事實上在這張正式專輯中並沒有中文老歌的取樣,所以並不算執著。

 

Q:有一說國語是很難rap的很有韻味的語言,在詞韻上的編排,你們有什麼秘訣嗎?

 

D: 請洽老莫。但這個問題我有個延伸的答案,想要給所有創作的人,過於執著於韻腳的安排,少了故事,那都只是個技巧的賣弄。 靈魂還是作品的重點。

Mo:我覺得那只是給自己的藉口,如果有困難就要努力嘗試去克服!在詞韻上的編排我很龜毛,會要求很多,所以寫起歌來比較慢。其實沒有特別的秘訣,就是多聽國內外的hip-hop音樂,去感受生活,然後自我要求,不斷的嚐試。重點是要很清楚自己想說的是什麼,然後把它完整表達出來。

 

Q:這次創作過程給自己最重要的省思是什麼?

D: 我覺得還可以做得更好,不論是作品或是後期製作。還是設計等等。我還是有許多空間。

M:創作的過程其實是最輕鬆愉快的部份,真正的考驗是如何整合人力資源去完成整張專輯,因為每個環節都很重要。

 

Q:對於hip-hop在台灣音樂圈逐漸冷卻,相關類型專輯的銷售也逐漸下滑,你們有什麼想法嗎?

D: 這太多層面可以理解了,包含環境,或者是創作者等各種角度,其實台灣的音樂圈是滿需要復興導正ㄧ些概念。例如最簡單的錄音技術,這是所有新生代的詬病。(當然包含我們也是)技術面的提升...

M:那就是市場的機制在淘汰不適者,希望有更好的銷售成績就要呈現出更好的作品。

  

Q:接下來的活動行程

D:發行,宣傳然後休息。

M:會有誠品的巡迴小演出跟台北的個唱。

(詳情也請洽溫故知新的臉書。)

 

 

 

 


【快問快答】

Q:如果音樂是一種武器,你希望你的音樂像是什麼武器?

D: 生化武器,大概像巴西流浪蜘蛛那樣的效果。 哈! (不知道? Googleㄧ下...)

M: 折凳。可隱身於民宅之中,為七大武器之首。

 

Q:你最希望這張專輯被誰聽到?

D: 我的父母親。

M:所有真正喜歡好音樂的人。

 

Q:如果可以你最想要跟哪個藝人混搭演出?

D: Mark Ronson.

M:國內的話我已經有大叔;國外的話可能是Common。

  

Q:你最想要在哪個地方演出?

D: 戰區。

M: 台灣的話可能就是希望可以以溫故知新的組合站上小巨蛋,國外的話紐約!

 

Q:你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是哪部電影?

D: 王家衛的電影吧。我總是想著些許的王家衛影像色調,在我創作的時候。

M:《口白人生》 (Stranger than Fiction),歌曲是專輯第二首〈Write’em Down〉。

 

Q:你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的作品?哪一首歌?

D: Kendrick Lamar

M:三小湯與蛋堡,歌曲是〈黑暗〉。

 

Q:如果可以選擇加入一個樂團,你想成為哪個樂團的團員?

D: Gangstarr .

M: Native TonguesSoulquarians.

 

Q:如果可以選擇別的樂手加入,你們希望誰成為團員之一?

D: Lupe Fiasco

M: 小個與林老師
(小個為老莫以前參劈的團員,本張專輯也有跨刀的小個 SHORTEE.)

 

Q:目前最想參加的音樂祭或音樂活動是?

D: grammy award

M: 美國的Rock The Bells

 

Q:對你們影響最深的音樂人是誰?

D: dilla  所有熱愛音樂的BEATMAKER

M:台灣的話是DJ Chicano,小時候都會到DJ Chicano舉辦的派對跟杜比斯(DJ Chicano以前的店),吸取音樂的養份。國外的話是Common,他是我最喜歡的饒舌歌手,歌詞寫得如詩一般,現場的表演也一點都不含糊。

 

Q:現在腦中馬上蹦出的一段旋律或歌詞或畫面是?

D: Nas feat A.Z. - Life's A Bitch

M: Respiration by Blackstar feat. Common

 

Q:最想擁有或加強在音樂上的能力是?

D: 超強學習能力,馬上就學會所有樂器,跟該死的樂理(實在是讓我頭

疼.....)

M: 唱歌的音準跟節奏感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