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鴉航班 - The Truth?
2016/02/18

文 / iNDIEVIEW

當你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去懷疑、思考的機會就越多,不公平的事情就容易會被質疑,所以看到這些事情就容易感到不悅這些也變成創作的來源。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The Truth? 3:14 NT$19
Never Surrender 3:53 NT$19
Light Up The Darkness 3:58 NT$19
迫害者 4:18 NT$19
We Still Believe 4:22 NT$19

關於 Flight Of The Raven 烏鴉航班 x 《The Truth?》 

主唱:Punch 以下簡稱 P

吉他手:Han 以下簡稱 H

鼓手:Jesse 以下簡稱 J

 

Q: 請用15個字左右形容這張專輯

     P: 試著去探索真相

     H: 人類社會裡很多看似理所當然的規則都是有心人所制定的,不一定是事實。所以一定要獨立思考,眼見為憑。

     J: 對所有事物都該保有懷疑和客觀判斷的原則。

 

Q: 製作這張專輯時,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或有趣的事。

     P: 都還好,沒特別的。

     H: 沒有特別印象深刻或有趣的事。

     J: 去麗風錄音室一天錄完五首歌的鼓回到工作室整理完器材已虛脫!

 

Q: 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如果可以也請分享設計者讓大家認識)

     P: 這次包裝設計主要跟著”The Truth?” 這個核心目的希望大家去找尋真理,試著去思考很多看似美好的事情,但其背後常隱藏著另一個目的但很多卻不一定是對的,如同被糖衣包覆的謊言這就是為何”The Truth”後面總會加註問號,要提醒大家去思考事情的另一面。而封面用美鈔的原因,主要是美金是世界通用的幣值金錢的誘惑總讓人容易腐化所以挖掘金錢的背後才能找到最終的真理這張EP涵蓋的層面比較廣,但主要還是在現代社會中,快速變化人類對自然環境、生命的冷漠工業化產出的必要之惡,卻沒有很勇敢的去正視延伸出的問題而權利只被極少部份的人掌控,普羅大眾只能默默承受,其實很不合理。

     (包裝設計由主唱 Punch 所設計)

    

 

Q: 請挑出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P: 〈Never Surrender〉 送給追求正義的勇者。

     H: 〈The Truth?〉送給每一個覺得自己被生活所逼,就算被老板(或體制)壓榨也不敢放手一搏的人。很多生存的潛規則是他們設定來控制你要你乖乖被他們奴役的,現代社會爭口飯吃沒那麼困難到需要處處委屈求全,活下去並不需要那麼多的物質需求。你的物慾是他們用來控制你的陷阱,你只能活一次,所以該放手一搏追求你想要的。

     J: 〈迫害者〉,送給那些殘害動物的人還有愛護動物的人。有人聽了該慚愧,有人聽了該感到暢快!

 

Q: 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首歌” 

     P: 〈Light Up The Darkness〉 因為是能讓整團中最流暢的一首歌,讓每個配置都有很平衡的感覺。

     H: 〈Light Up The Darkness〉 原因是歌詞加上中段的演說取樣元素(取自 1940 年的卓別林電影 《大獨裁者》)有充分表達了我想傳達的獨立思考精神。

     J: 〈Never Surrender〉 鼓組編曲很爽快。

 

 

Q: 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你們的憤怒與控訴主要是怎麼來的?

     P: 生活+網路網路化的世代中,每天都有數以萬計的資訊不斷更新同時也有許多以前不知道的真相,慢慢地由某些族群去研究、探討,所以當你接觸的事情越來越多,去懷疑、思考的機會就越多,不公平的事情就容易會被質疑,所以看到這些事情就容易感到不悅這些也變成創作的來源。

     H: 時代精神運動 the zeitgeist movement 給了我許多思想啓發,因為我們喜歡搖滾樂,所以用憤怒的方式來控訴。但不一定要憤怒才可以傳達理念,任何方式都可以。

     J: 有用心過生活的人才會對周遭環境有感覺。

 

Q: 可否分享自己在音樂中與樂團中所佔的角色?如何分配?

     P: 在樂團擔任的角色,大多是處理影像、設計包裝、寫詞。本身在從事影像工作,理所當然這工作就必須我來擔任。加上這是個影像化的時代,對於樂團的包裝,視覺影像類是不可或缺的而寫詞這工作,因為是擔任主唱,寫詞也是理所當然。

     H: 我在音樂中負責作曲架構的部分,在樂團裡負責製作人的角色,讓每一個團員的創作想法都能融合發揮。

     J: 我在樂團裡是擔任鼓手的角色。對內,統整團務、規劃練習時間、規劃樂團行程進度。對外,擔任樂團的發言人。

 

Q: 這次發行的意義在於?希望達到什麼目標或突破?有沒有還想改善的地方?

     P: 沒特別計畫、想過

     H: 發行的意義是希望做出一張真正理念誠實,音樂精緻的作品。希望達到的目標就是讓自己問心無愧,這樣我覺得就已經突破了。還想改善的地方未來一定會有,但這階段的我們還沒有辦法發現。

     J: 發行的意義在於希望有一個很好的開始,雖然也知道現在的實體唱片銷售狀況,不過這就是一種態度。把眼前的每一步都走穩,走正,就會慢慢的跟理想中的狀況接近。

 

Q: 三人編制是一開始就決定的嗎?是否還想增加什麼樂器或器材?    

     H: 是一開始就決定的,因為不想被現場演出的人數編制限制了音樂上的創作,少即是多,任何樂器跟器材都會按需求增加,無固定編制。

    

 

Q: 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有什麼想法嗎?台灣音樂祭呢?

    P: 樂團越來越多,很棒!期望樂團場景能更成熟,大家能習慣付費看表演。

     H: 音樂生態是跟著人類需求走,所以台灣會有的生態困境基本上全世界都一樣。希望樂團朋友們在還沒有商業包袱的獨立時期,可以創作出更多具獨特色彩,不自我設限,具有存在感的音樂,關於台灣音樂祭我認為以現階段的音樂風氣已經夠好了。

     J: 台灣的音樂生態已經逐年在進步了,看到越來越多集結世界各國樂團的音樂季不斷舉辦,也讓更多台灣人看到進而有機會體驗國外樂團的不同,很棒!但是大家要有尊重著作權以及付費的觀念!別嘴裡愛音樂,卻不願意用行動支持!那只會讓大環境走回頭路。

 

Q: 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你們有什麼看法?自己的音樂對於土地或社會環境有什麼連結嗎?

     P: 在這網路世代,地球村的概念越來越明確對於在地化和國際化的差異不會像以前這麼大如果硬要說,我覺得是加入一些鮮明的在地音樂元素,讓一般人聽起來比較特別。我們的音樂主要都是針對生活中所看到的現實問題,不管台灣或是其他國家,很多問題都是大同小異,只要多去思考就會得到不同的答案

     H: 所有「國際」作品都是由「在地」出發,在創作上我並不認為有分別。但在有歌詞的作品裡,不可否認在地語言會影響傳達範圍。在台灣我們講中文與英文,比起很多語系國家我們是超國際的環境,我比較在乎的是品質有沒有國際化。

每個音樂一定跟自己出生長大的土地有連結,只是看創作者想不想特別強調出來,我們目前並沒有。

     J: 我們討論的問題面相很廣,基本上這是全人類都應該重視的議題,只是同一個議題放在不同的國家會有不同的範例而已。

 

Q: 接下來有沒有相關的表演活動行程?下一波計畫是?

    P: 詳情請上官方臉書。

    H: 這部分由鼓手 Jesse 統一回答。

    J: 我們計畫在二月底會找幾個友好團認真的辦一場好表演!

 

Q: 有沒有話想對團員說?

    P:天冷了記得穿些衣服。

    H: 誠實面對自己,沈穩地慢慢往前走。

    J: 互相體諒。

 

Q: 請用一句話推薦自己的音樂!

     P: 討厭情歌的人歡迎來聽看看。

     H: 言之有物態度誠實的搖滾樂。

     J: 追求付出不在乎收益的 EP。

 

 

 

【快問快答】

Q: 如果可以跟一個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P: 還沒生病(死掉)的賈伯斯。

     H: 沒有想過。

     J: 希望能跟我的愛團「KORN」的鼓手 Ray Luzier 交換一天,讓我去幫 KORN 打一場專場演唱會。

 

Q: 如果你們的音樂是武器,你覺得會是什麼?

     P: 只裝一顆子彈的左輪手槍。

     H: 日本武士切腹用的小刀。

     J: 奪魂鋸中的腳踏車小人。

 

Q: 你在音樂中得到了什麼,讓你願意堅持下去?

     P: 些許的成就感+興趣。

     H: 自我肯定的成就感。

     J: 如果真心的喜歡音樂,為什麼需要靠能得到什麼來維持這個熱情?

 

Q: 對你們來說,音樂在心中佔了何種地位?

     P: 調劑生活。

     H: 工作兼娛樂。

     J: 除了家人,就是音樂。

 

Q: 在音樂上的理想是什麼?

     P: 只要有人在現場可以從頭到尾跟著唱就很夠了。

     H: 有存在價值的音樂。

     J: 不斷地挑戰自己的極限。

 

Q: 你們如何分配你的時間在音樂與生活上?

     P: 沒有特別規劃。

     H: 生活瑣事以外的時間都脫離不了音樂工作。

     J: 我的職業是一個專業的全職樂手,所以應該要學習如何分配工作與休息的時間(這個部分還在調整)。

 

Q: 可以分享一些你個人或者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嗎?

     P: 河童 core

     H: 沙士與各種帥

     J: 鬆獅犬好養嗎?

 

Q: 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P: If you stand for nothing you'll fall for anything(其實一直都喜歡)

     H: 擁有越多包袱越多

     J: No pain, no gain.

 

 

Q: 最希望這張專輯被什麼人聽到?

     P: 完全活在自己世界的人

     H: 羅大佑,因為想翻唱他的『亞細亞的孤兒』

     J: 已經過世的奶奶

 

Q: 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P: 陳雷。Never Surrender

     H: 黃安。The Truth?

     J: 蕭敬騰。Never Surrender

 

Q: 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H:與羅大佑一起演出。與台灣所有認真的錄音師製作人一起錄製專輯。

   

Q: 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們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P: Fight Club. 一群臭男生大亂鬥的感覺,蠻適合的。

     H: V怪客。關於獨立思考與反抗。

     J: 〈迫害者〉這首歌部分段落其實就是電影「青田街一號」預告的配樂。

    〈Never Surrender〉 很適合當一個戰爭電影的主題曲。例如:紅翼行動英勇行動

 

Q: 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張專輯,會推薦哪一張?原因是?

     P: Enter Shikari 的 The Mindsweep. 也是把這個世代碰到的事情表達出來,很貼近現實

     H: 滅火器 2016 新專輯。成熟真誠的搖滾樂。

     J: 我們的這一張 EP “ The Truth? ”。只有我們知道我們的投入!

 

Q: 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個音樂人或樂團,會推薦誰?原因是?

     P: Enter Shikari.音樂厲害,樂團辨識度很高,也不浮誇做作

     H: 看見鯨魚的眼睛。對於自我音樂美學的堅持。

     J: The Devil Wears Prada.樂團辨識度高,以 Metal core 來說,他們算是非常有特色而且很耐聽。

  

 

Q: 有沒有什麼人物或作品是特別影響你們的?他們以什麼方式影響你?

    P: 太多了

    H: Incubus 樂團的吉他手影響我對於吉他的思維

    J: 前衛大師 Virgil Donati. 因為他永遠在進步,這才是鼓手的本質及本份。

 

Q: 對於樂評有什麼想法?

    P: 沒特別想過。

    H: 肯花時間評論就是有存在感的專輯,無論是夠好或夠爛。

    J: 我們永遠無法控制別人怎麼看待我們。

  

 

Q: 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想參與的?

    P: Foo Fighters 的任何一場演唱會

    H: Summer Sonic

    J: Summer Sonic

 

Q: 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呢?

     P: 收集公仔、玩具

     H: 自己買菜自己煮飯餵飽自己

     J: 喜歡帶著狗兒子王國強到處去玩

 

Q: 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P: 日文。去日本玩很方便。

    H: 鋼琴。可以獨立完整呈現音樂想法。

    J: 想多學習有關於鼓組錄音這部分的事情,因為這跟我的工作息息相關。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