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aar - GRAND BAZAAR
2016/02/22

文 / iNDIEVIEW

中東的地理條件、人文經過歷史的演化,構成了今天的中東音樂。當我們帶著華人的民族性和二十一世紀的思維來看待這個元素時,自然會有產生另一種融合的結果,這是有趣的文化碰撞。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Camel Ride 4:24
Seramik 2:50
Çilgin 3:17
Salem 4:29
Byzance 3:09
Qarib 6:24
Mazmoum 4:11
Sleep Walking 3:50
Maze 5:03

關於 Bazaar 中東爵士 x 《GRAND BAZAAR》

Oud: Alban Couëffé 阿樂
Keys: Will
Drum: 孫震
Clarinet: 彭安麗
大提琴: 王郁文
 

 

Q: 請用15個字左右形容這張專輯 。

現代文明與古老文化中碰撞的火花。

 

Q: 製作這張專輯時,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或有趣的事。

從第一天練團到現在,我們都覺得很新鮮,因為無法用過去的經驗來概括。從很試驗的開始、漸漸成型,到專輯的完成,每一個過程都很好玩。

    因為要尋找道地的中東元素,所以來到了亞美尼亞(位於伊朗跟土耳其的中間)錄音,可以很多不同宗族、音樂背景的人互動,從中了解到別人對音樂的想法跟美感,就會覺得音樂其實有非常多的可能;自己就像青蛙,每天一步一步地從井底往上爬,慢慢看到音樂更多的面貌。

    我們的 slogan 是「用文化醞釀的音樂」,所以必須先了解、體會,把這個文化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才能在音樂當中自然地表現,把意境讓大家感受到。因為這張專輯,我們學了很多也玩了很多,雖然花了很多錢,但這個錢就是要花啊~

 

Q: 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你的音樂所要傳達的關連。

專輯包裝設計由 Bazaar 樂團團員們發想出金色配黑色以及偏向較低調的設計為主軸,搭配 Oud(烏德琴) 琴孔蓋、圖騰、古地圖、沙漠以及曲目上的夢遊、迷宮等主題圖像元素配合帶點中東神秘色彩的基本架構做為出發。

整張專輯選用兩款較有手感的進口紙材及特殊印刷提升專輯包裝的質感,反覆挑出三種不同基重的法國純黑色再生紙作為整張專輯的內外包裝,加上日本的金色半透明片搭配堆疊出夢遊朦朧般的歌詞本,並採用黑色及金色車縫線做為裝訂方式,此張專輯共發行了兩種顏色的車縫線版本。

專輯封面是 Oud 琴孔蓋延伸設計出的圖騰,專輯名稱《Grand Bazaar》以偏爵士的字體與中東字體的 Bazaar 樂團標準字做為區隔,內面則以地形圖、沙漠、以色列國旗的六芒星等組合讓開啟專輯時帶出整面強烈的視覺,左邊半透明片為歌詞本掀開神秘的故事面紗,內頁僅採用古地圖帶出所有的曲目,並把 CD 放在另一個神秘的袋子裡,讓聽眾去尋找,封底則是採用歌曲「Maze」作為圖騰的設計元素,整張專輯低調神秘簡約卻帶出 Bazaar 的音樂風格及其文化醞釀的含義。(設計者是柯姿文小姐)

  

Q: 請挑出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是一個特定族群 

我喜歡 〈Seramik〉 這首歌曲,想送給所有喜歡中東音樂的朋友。

這首歌曲的律動和文化的色彩,讓我腦中總是很多的畫面去想像。

Seramik 是陶瓷的意思,土耳其文,英文就是 Ceramic。

從餐廳到客廳、市集到個人收藏,陶瓷在中東是很普遍、很生活化的藝術品。這個歌名對我們的意義在於追求一種自然,不刻意表現的藝術型式;是生活跟藝術的連結,就像音樂跟我們的關係一樣。

 

Q: 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首歌” 

阿樂最喜歡的是〈Sleep Walking〉(夢遊的意思)。因為主旋律跟和絃的變化多樣,令人陶醉其中,這首歌的想像空間無限。

Will 最喜歡的是 Çılgın(瘋子的意思)。這首歌的走向令人無法猜測(雖然也很難彈),節奏奇怪但合理。B 段有小亞細亞、巴爾幹半島的味道,豪爽闊氣的旋律,振奮人心。覺得玩音樂還是要有‘自己的世界’,像瘋子一樣,這樣的熱情會讓你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奇形異事’。


 

Q: 可否談談自己的背景?是什麼動機讓你們選擇了中東音樂?在推廣的過程中有什麼困難或美好的事情?

阿樂在法國長大,法國曾經有很多阿拉伯殖民地,所以阿拉伯文化在法國是很普遍的。從小的耳濡目染,然後又跟爸爸學烏德琴(阿拉伯樂器),阿拉伯元素其實藏在他的血液裡。

雖然中東不等於回教,但有回教的地方都會帶著部份的中東色彩,在 Will 所成長的馬來西亞是個回教國,從小就潛移默化地接受了部份的中東美感。此外他也很喜歡歷史文化, 因為中東的文化底藴特別深厚,所以一直對中東感到好奇。

在後來有機會去到中東時,他就無法自拔地愛上這個地區的生活跟文化藝術,也漸漸醞釀成「融合中東音樂」的想法。直到後來遇到阿樂,就一拍即合了,這個想法就實踐了。

致於推廣嘛,我們當初也沒有想太多。反正不是主流音樂,自然不會有太高的市場期待,就誠實地把心中的想像跟感動做出來就好。

推廣的效益還不錯, 因為大家聽到「中東爵士」就會跟著復述一遍「中東爵士」?。嗯,中東對於華人算陌生,還有因著它的神秘感、錯綜複雜而懷著好奇心,大家就會想要聽一下、瞭解看看。

我們也會把中東文化跟大家的生活作連結,所以推廣上還算蠻有趣的。

 

Q: 可否分享自己在音樂中與樂團中所佔的角色?如何分配?

創作素材有採用了一些阿拉伯調式跟節奏,然後 Will 加上和弦、 黑管跟大提琴的聲部編寫,孫震再加上現代的節奏音色跟變化,形狀大致上就定下來了。

接下來就是即興的部分,這是中東音樂跟爵士樂的個共同點,這部分以烏德琴、鋼琴跟鼓為主。旋律的部分玩的是中東調式,比如說 Hijaz, Nahawand, Mazmoum, Mustaar 等。

 

Q: 發行這張專輯的意義在於?希望能達到什麼目標或突破?有沒有什麼還想改善的地方?

意義在於把心中的感動跟畫面作出來,讓大家對中東音樂感興趣。

目標就是可以普及到亞洲跟華人地區,再傳到中東。未來希望可以連接更多的中東音樂人跟爵士大師,把「中東」跟「爵士」這兩個融合得更具藝術跟生活價值。

 

Q: 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可否分享創作的過程?以及如何把一首歌的樣貌定案的?

阿樂的主要靈感來自於節奏的調式。創作時都會先決定要從哪一個調式或者節奏開始。例如 〈Çılgın〉 就利用Nahawand 的調式(類似C小調音節)於個13/8的節奏。〈Mazmoum〉這首就選了個北非的調式(大調)跟一個15/8的節奏。

〈Çılgın〉

〈Mazmoum〉

Will 的靈感來自於對中東文化的憧憬,在當地旅遊、生活時所得到的感受再化為具體的音符。很多靈感是根據某個概念而發展成形的,可以是某個地方或生活趣事或歷史事件,浸泡在其中時所得到的想法。

 

Q: 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有什麼想法嗎?台灣音樂祭與表演環境呢?

在台灣玩音樂其實很幸福了,因為演出場地很多,人人只要有想法,拿著樂器練一練都可以上台去傳達自己想傳達的音樂表現。

尤其是現在是資訊爆炸的時代,有太多太多的可能性可以在台灣發展。台灣音樂祭也滿多的,有商業、有地下,活動多音樂人或樂手就有機會練習和成長的空間。

 

Q: 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你們有什麼看法?這次的音樂在土地或社會環境的連結?

 

我們覺得「國際化」是某種技術上「規格化」的結果,比如西方規格的標準化是這一個世紀以來橫掃全球的。在音樂上「國際化」是一種溝通方式,但「在地化」才是我們的呈現內容。視野上的「國際化」也很重要,可以認識文化的定位,客觀地看待自己,並找到適合大家聆聽習慣的方式來呈現。

 「在地化」對我們而言是一種地域文化的深入跟內化的結果。中東的地理條件、人文經過歷史的演化,構成了今天的中東音樂。當我們帶著華人的民族性和二十一世紀的思維來看待這個元素時,自然會有產生另一種融合的結果,這是有趣的文化碰撞。

 

Q: 接下來有沒有表演活動行程?進行中和策劃中計畫是?

二月底將有一系列的巡演,前進許多獨立樂團、爵士樂團會出現的展演空間,更受邀於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把我們的音樂帶給更多不同的聽眾。未來,除了積極接觸與世界音樂相關的組織、與中東文化相關團體做相互的合作(舞蹈與音樂的即興等)外,更將著手進行下一張專輯的籌備,讓 Bazaar 的音樂不只是曇花一現,而是長遠的產出果實,讓更多人品嘗其中的酸甜滋味。

 

Q: 有沒有話想對團員說?

阿樂:乾蝦泥悶(感謝你們) 

孫震:謝謝其他的團員,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家與文化,但是用音樂把大家結合在一起,真的是太棒了。

Will:很感動大家願意在創意、時間、金錢上義無反顧的付出,這個共識是很難能可貴的,很幸運可以遇到你們~

 

Q: 最想推薦音樂中的什麼部分?

我們的創作運用了中東的調式系統,跟西方的大、小調是不同的兩個世界。當中有 Hijaz, Sikah Huzam, Nahawand, Ajam 等等,調式跟語言一樣,有自己的邏輯、語法跟方式。

此外,這張專輯有七樣中東樂器,分別是:Oud, Duduk, Recorder, Daf, Riq, Darbuka 和阿拉伯吟唱。這些傳統樂器把味道熬出來,也讓感動更深層。這些聲音是我們很珍惜的,很多都有一、兩千年的歷史,很想推薦給大家。

oud
 

 

Duduk


Daf

 

Riq

Darbuka

 

 

【快問快答】

Q: 你在音樂中得到了什麼,讓你願意堅持下去?

阿樂:克服一次次困難或技術障礙的成就感

孫震:我在音樂中得到自信與自我,做一些別人猜不透我的事情,讓自己覺得很特別。我也常常問己是什麼讓我堅持下去。

Will:找到感動-遇到瓶頸-再找到感動,這種週而復始的循環可以讓自己進步,就會有前進的動力。

 

Q: 如果可以跟一個音樂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孫震:KENNY G ~或伍佰。我想知道拍 MV 時吹電風扇會不會冷。

 

Q: 對你們來說,音樂在心中佔了何種地位?

阿樂:是個興趣,一個非做不可做的興趣 

孫震:又愛又恨吧?吃不飽餓不死。

Will:精神鴉片。

 

Q: 在音樂上的理想是什麼?

阿樂:開心就好。

孫震:想要讓音樂帶我環遊世界。(其實我只想要深夜練鼓...)

Will:在世足賽的開幕典禮上表演!

 

Q: 你們如何分配你的時間在音樂與生活上? 

阿樂:下班時候的空閒時間就一定會碰一下樂器,不像是拿著樂器練習更像是與家人飯後的聊天! 

孫震:音樂就是生活生活就是音樂,上班就是下班,下班就是上班。

Will:讓自己生活均衡充實,音樂才會做好。所以除了在音樂上努力,還要懂得享受生活!

 

Q: 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些你個人或者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嗎?

阿樂:要如何在一個現代化社會中,保留傳統的音樂以及樂器的原味。

孫震:你有約你樂團的粉絲出去嗎?

 

Q: 最希望這張專輯被什麼人聽到?

阿樂:被一些可以讓我們發揮更多進步空間的人聽見。 

孫震:應該是我已經過世的恩師吧。

Will:敘利亞的難民。

 

Q: 你們希望聽到誰重新詮釋或是翻唱你們的作品?哪一首歌?

孫震:猴子飛行員吧,〈Sleep walking〉。



 

Q: 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孫震:Kenny Garrett 

Will:Tigran Hamasyan

阿樂: 可以融洽相處的人。

 

Q: 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們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孫震:《唐伯虎點秋香》吧。我喜歡星爺,搭上中東音樂應該會 KUSO 到不行。

Will:《欲望城市2》,在阿布達比拍的電影版。那種中東場景跟現代感很適合我們的風格。

 

Q: 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張專輯,會推薦哪一張?原因是?

阿樂:”蛙蛙哇!台灣蛙聲音景“

孫震:《Time Remembered 》(Bill Evans)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這張專輯,不管什麼時候聽都舒服。

 

Q: 如果私心想推薦一個音樂人或樂團,會推薦誰?原因是?

阿樂、Will:Kenyu So (海風樂團),因為沒有他就沒有 Bazaar,感謝你! 

孫震:希碟吧,我覺得他是音樂人,但是越走越遠,推薦他一下。

 

Q: 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阿樂:新年快樂!

孫震:那個猴子燈要我做可我會做得更醜。

 

Q: 有沒有什麼人物或作品是特別影響你們的?他們以什麼方式影響你?

阿樂:很多, 西方樂界已經有不少中東爵士樂的組合,舉例來說,最有名為 Anouar BrahemDhafer Youssef

孫震:對我而言應該是錢威良(Will)吧,因為他為了這張專輯所投入的熱情讓我重新認識了他,不知道一個人熱情可以這麼逼人。

 

Q: 對於樂評有什麼想法?

阿樂:有建設性的意見或有助於樂團發展的批評都是非常可貴的,我們樂意並虛心接受。

孫震:用文字把音樂的感受寫出來,其實是讓聽眾有想像的空間。

 

Q: 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想參與的?

孫震:去美國 NAMM SHOW 晃晃吧!

Will:去 Old Trafford Manchester United 的球賽!

 

Q: 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呢?

阿樂:親手裁切木頭,慢慢組裝製作樂器。

孫震:健身。

Will:踢足球,看聖經。

 

Q: 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阿樂:跟馬儁人老師學中東手鼓,因為這讓我可以更了解中東音樂的特色。

孫震:其實我想去學西餐耶,我覺得在做菜的過程中可以思考沈澱自己。

Will:觀察天文,認識自己的有限。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