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葉
2010/03/18

文 / 沒有名字的貓。

並不是很清楚什麼樣的人會喜歡薄荷葉?對於我而言,主唱的生命經驗無論在呼應上,或是對憤怒的理解,小倩的聲音都像輕柔的手指輕觸過我的皮膚,好像告訴著你:「今天就先這樣子吧,至少你還願意活著並且努力做些什麼改變」...


薄荷葉新專輯《流放地》並未放到市面上的通路販售。 薄荷葉自己說這是一張以電影原聲帶規格出發製作的唱片,也很驚喜的,確實你從首賣會現場拿到心愛樂團的唱片小心翼翼的拆開這件藝術品後(歌詞印成一塊一塊的模樣),不難發現從第一首歌順勢播放至第十首(加一首隱藏曲變十一首)會聽到各色各樣的環境音(例如捷運車廂關門前的聲響),而且每首曲子是沒有間隙的相連在一起(像是演完一幕又不休息接著換上下一幕的劇場),諧音的歌詞則讓人聽不同遍便會跑出不同東西(好比〈六月血〉裡的「黃花」→「謊話」)。

作為一個薄荷葉的歌迷,也很理所當然會把《流放地》與前兩張專輯互相對照, 曲子的重度讓我聯想起《涼》裡的〈存在/被遺忘〉,兩首歌曲都將我鞭打的體無完膚,讓人在瑟縮的黑暗時刻也能找到安慰,只不過 把整個格局從〈存在/被遺忘〉的個人認同提升到對社會的控訴。另外沿續了《的士房間》的演奏曲〈我的阿爾巴尼亞〉,《流放地》也有一首演奏曲,倘若在地下社會看過薄荷葉表演的人便會浮現接連兩首演奏曲的大器還有主唱吉他手彷彿對話般的尬樂器的聲音和畫面。

並不是很清楚什麼樣的人會喜歡薄荷葉?對於我而言,主唱的生命經驗無論在呼應上,或是對憤怒的理解,小倩的聲音都像輕柔的手指輕觸過我的皮膚,好像告訴著你:「今天就先這樣子吧,至少你還願意活著並且努力做些什麼改變」(對這極可能是非常不公平的世界),至於還沒有聆聽薄荷葉習慣的人或許可以當成文學作品來看待,不論是詞曲,音韻,每一首都像是好的詩句搭配著歌曲(而事實上吉他手語桐也有在台北詩歌節替詩人作配樂,配樂也非常好聽),主唱在文字的造詣上駕馭功力之高(對電影,對文學,還有詞創社跟中文系許是影響很大),吉他手的部分也是,好幾首歌編曲到達五,六分鐘的長度,習於聆聽後搖滾的人的耳朵也會喜歡。

想像與現實只有一線之隔
獨自走在上面就快掉了下來
節錄自"Someone in My Brain", 《流放地》

  薄荷葉這樣唱著,我不禁想著除了薄荷葉(或我們聆聽者)個人生命經驗以外的東西,獨立樂團的聲音總還是鮮為人知的,但若是不只把聽薄荷葉當成是個秘密集會才有機會分享的詩集來看待,若是能有多點人來支持樂團創作的理想,會不會越能幫助一個好的樂團繼續創作下去呢?

一邊想著這件事一邊屏著息聽完專輯,聽完才安靜地獨自滴下眼淚...

(寫於2009年,哪一天寫的忘了...)

薄荷葉樂團:
http://blog.roodo.com/pepper_mint
第三張創作專輯"流放地"巡迴行程:
http://www.indievox.com/intro/peppermints
官網:
http://peppermints.bigsound.org/
MySpace:
http://www.myspace.com/twpeppermints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