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CO - BEING P!SCO
2016/04/22

文 / iNDIEVIEW

我們是一個海賊團!也有人說過我們是「廟會音樂」,廟會跟宗教有那麼一點關係,所以後來就演變成:「那應該是邪教團體吧?」的謠言了。其實我們就是:「健康的運動宗教」啦!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一起飛吧 3:05 NT$19
唱給你聽 5:05 NT$19
PENGUIN DISCO 3:57 NT$19
BEING P!SCO 4:43 NT$19
漸漸 3:50 NT$19
如果爆炸了 5:20 NT$19
每個人都歡快的嚼著 3:39 NT$19
說傻話 4:40 NT$19
嘿!晚安 4:04 NT$19
中二夜晚 4:37 NT$19

 關於 P!SCO x 《BEING PISCO》

主唱:Cat(詞曲創作)
吉他:Rachel(團長)
貝斯:Omoi(吉祥物)
鼓: 朝量(公關組長)
Keyboard:鼎鼎(財務長)


【訪問題目】

 Q: 請用一句話推薦這次的新專輯。

Cat: 我們還不錯!
Rachel: 不只是音樂,還是一切!
Omoi: 全力以赴的專輯。
量:爽!
鼎:誠意滿檔。 

Q: 製作這張專輯時,期間發生印象深刻的事或有趣的事。

Cat: 台語好難,被製作人刁的很痛苦。

Rachel: 記得錄音的最後一天,準備殺青,我們買了老虎的面具,大家都很興奮。主唱 Cat 戴著老虎面具站在製作人鄭平的背後,看起來很有威嚴,覺得是個很棒的畫面。

鼎:Rachel 錄音期間瘋狂愛上了「牛の力」飲料。 

Cat: 對!那是在錄音室的一樓有個販賣機在賣,一瓶只要十元,而且還很大瓶。就是蠻牛和 RedBull 的綜合體。

Rachel: 然後我上網查,根本找不到那家公司,是個神秘的飲料!有一次我從高雄開車北上全靠「牛の力」才撐過去。

Cat: 因為錄音錄了一整天,會非常的累,還會掉拍,Rachel 在喝了「牛の力」居然開始趕拍,變得很強。簡直是不可思議的飲料。

Q: 聊聊唱片包裝設計跟音樂的關連。

Rachel: 設計者叫做阿村,是這兩年來固定合作的設計師。整體風格從 《re:start》就開始延續。尤其很喜歡他這次為我們專輯設計的各種巧思,他用他自己的風格畫了所有團員的形象,每翻一頁都會出現不同團員,我覺得非常酷。

鼎:可以做 Line 貼圖素材。

Q: 請挑出專輯內的一首歌,送給一個人或一個特定族群 

Rachel: 〈中二夜晚〉,送給中二的人,送給我們的樂迷,聽完就會很開心,生活可以中二一下。


Omoi: 〈PENGUIN DISCO〉送給企鵝,因為這首歌很適合企鵝。



鼎: 〈PENGUIN DISCO〉企鵝送給紛絲們。因為曾經有粉絲說,「我知道為什麼你們叫做 P!SCO,因為是 Penguin 加上 DISCO!」當然不是這樣(笑),但這是一個美麗的巧合,也可讓樂迷更認識 P!SCO。

Cat: 我們是 Peace 的 DISCO。

Rachel: 我知道有一個 Peace 的龐克。(痞子旁分)

Cat:〈嘿!晚安〉,送給需要被治癒的人。


量:〈一起飛吧〉送給除了張小論之外的團員,因為我們都不用彈耶!這首歌沒有樂器啊,完全都是張小論自己完成的!是最輕鬆的歌。


Q: 請說出此這張專輯內"你最喜歡的一首歌” 


Rachel:〈中二夜晚〉,又是變拍又是變速,又融合很多曲風元素。好好的一首歌要搞成這樣,其實沒必要這樣,很壞很中二,很像拿吹風機當雷射槍一樣,爽!

Omoi:〈說傻話〉,這首歌背後其實很有意境,雖然很多人都說他不懂歌詞,但我覺得這是非常浪漫的歌。


 Cat:〈BEING P!SCO〉,因為大家的聲音都錄在裡面,好清楚,P-!-S-C-O!可以聽到很多夥伴的聲音很棒。


量:〈漸漸〉,編曲打起來很爽!對我自己來說。


鼎: 〈每個人都歡快的嚼著〉,以前的單曲發行前就常表演,但一直未收錄,這次終於把最有現場感的歌曲給錄音完成。加上這首歌在專輯裡又有不同的表演方式,推薦給大家,嚼一發!



Q: 目前的「P!SCO」 對你們來說最深刻的意義是?

Rachel: 永無止盡的挫折感,但挫折讓人成長!
Omoi: 海賊船!
量:負債讓人富有。
鼎: 挫折當成長,負債當資產
Cat: 哭~


Q: 可以說是終於熬出了一張完整專輯,跟上一張單曲《 re:start 》一樣都送到英國 mastering,並且也都找了製作人做聲音統籌,目前這樣的做法你們還滿意嗎?或是還有什麼想修正改良的地方?

Rachel: 永遠不會滿足!達到一個階段之後,下一個階段都想要再更好。例如我們在做《ReStart》的時候,捨去過去的作法,自己承擔自己的責任,自己做音樂,把每首歌都做好,送到英國去 Mastering 是一種挑戰也是奢侈,成果真的很棒。而且這一次我們在所有的編曲、細節上,做了非常非常多的討論與處理,大家認真聽一定可以感受到不同。下一次我們會繼續挑戰,呈現更多更細膩的部分。(但還是要多賺錢啦...)

Cat: 《ReStart》和這次的《BEING P!SCO》都是送到英國給 The Exchange Mastering Studio 裡面的的首席 Engineer - Mike Marsh 處理,他處理過 The Chemical BrothersMassive AttackProdigyDJ ShadowMobyDJ KrushBasement JaxxBjörkUNKLERöyksopp...等知名音樂人的專輯與重要單曲,交給他真的是很放心,每一次回來的成果讓大家都嚇到了,而且都掌握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方向,非常厲害。

鼎:  錢真的很重要。

Q: 創作的主要靈感來自哪裡?可否分享創作的過程?

Rachel: 這就交給我們主唱來回答。
Cat: 腦中虛幻的世界。吸收了很多現實的壓力,在苦中作樂中尋找正能量!毫不猶豫的帶給大家歡樂!
(所以 P!SCO 其實是很負面的樂團啊,哈哈哈)
 

Q: 可否聊聊彼此聽的音樂?(例如九張構成你的專輯)如何影響到你們這次作品?

鼎:我每次都會把 MOD 的 Hami 免費音樂打開,裡面可以選擇類別,我選擇「巴洛克宮廷音樂」,因為那音樂很 Peace,能消除我的怒氣與修身養性,裡面又有很多很棒的音層與和聲,尤其和聲在我的生命裡是非常重要的,要和諧。所以我常常聽這樣的音樂來增進我的涵養。

量:偏日系的搖滾,想要做細緻的編曲。自己是很喜歡 ONE OK ROCK。 

Omoi: Sakanaction (魚韻),就是無形中融入創作。

Rachel: 如果是這張專輯的話,我因為也是聽非常大量的 Sakanaction ,去聽他們每一個細節,把他們當做一個目標。當然我們跟 Sakanaction 差很多,但他們是很重要的參考。比如今天我們卡關,或是需要一個參考,Sakanaction 都是一個很好的範本。他們是拿來破關用的。


Cat: 這一次喔...玩了很多 Cytus,這是手機 App 的一個遊戲,裡面的音樂都是素人創作的,邊玩邊聽了很多裡面的音樂。因為我沒有很多動漫的接觸,玩這遊戲後,我把每個團員都設定為一個動漫角色,P!SCO 就是一場大冒險,大家一起玩一起成長,所以想結合這種比較中二的音樂元素在裡面。
當然我喜歡的音樂是一直變一直變,目前就是走到這個中二有趣的地方,有點動漫感的電子搖滾,滿有趣的。(打電動很重要)所以我創作卡關、爆掉、沒有靈感時,就趕快打電動,聽裡面的音樂。

Omoi: 好想知道我被設定的動漫角色!

Cat: 你是喬巴之類的。 


Q: P!SCO 的現場是有名的極具張力,可否分享怎麼看你們演出與如何欣賞你們的音樂?

Omoi: 全心投入一起玩,就會很快樂!

Rachel: 一起玩就對了!

Cat: 你可能會心裡充滿問號,如果你願意把心交給我們,我們就一起飛啦!(一起飛啦~一起飛啦~)



Q: P!SCO 做過許多創舉,如各種特殊周邊(果汁袋)、專車接送演出、自己的攝影團隊與 PA…等等,是在什麼樣的狀況下產生這些點子?對樂團的幫助?

Omoi: 就是站在樂迷的角度,去想大家需要什麼。

Cat: 因為我們也是一般人,站在生活的角度,想要為樂迷做貼心的事。攝影團隊與 PA 對我來說都是必要的,只是我們都是自己找來的,沒有人幫我們,都是好友相挺。(充滿感謝)

Rachel: 是希望大家可以輕鬆的來看表演,並且得到很多回憶的方式。 攝影團隊與 PA 是希望自己能更專業,不管影像與音樂都要是專業的。當然樂團也是可以不在乎攝影與 PA,一樣可以運作,livehouse 和音樂祭都會有 PA,主辦方的攝影師也會給照片。但我們就是重視這些細節,有這些夥伴提供影像與聲音工程的協助,讓 P!SCO 可以更好。

至於為什麼這些夥伴們這樣義氣、無怨無悔的相挺呢...... 因為我們是邪教啊!(笑)

Q: P!SCO 今年似乎有了「邪教」的奇妙稱號,請問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是如何凝聚這些人?

Cat: 因為表演時樂迷好像都集體中邪。

Rachel: 其實「邪教」的稱號在很久以前就出現了,也不知是當初怎麼開始的。但真正的紀錄是有一天在 PTT 八卦版上面看到一篇文章,作者說他想去看 P!SCO,但女友不讓他去,理由是因為 P!SCO 太像邪教。覺得這真是太好笑了,於是就分享在臉書上,結果就開始發酵。

Cat: 在 PTT 之前呢,有人說過我們是「廟會音樂」,那廟會跟宗教有那麼一點關係,所以後來就演變成:「那應該是邪教團體吧?」的謠言了。其實我們就是:「健康的運動宗教」啦!

Omoi: 「健康的運動宗教」,不是邪教喔!

Rachel: 至於我們是如何凝聚這些教徒呢...因為我們主唱是「宗教學老師」也是「教主娘娘」,會對樂迷施法......其實是因為我們團很親民、滿溫暖的,跟樂迷之間的距離也很近,所以大家會慢慢靠攏。加上 P!SCO 也是還在成長中,而且持續在成長,這些默默支持我們的人,都想跟我們一起成長,我感受得到他們想要跟 P!SCO 一起走下去。雖然不是票房最好的樂團,但我們是鐵咖很團結的樂團。大家都像家人一樣。

Cat: 覺得樂迷們在 P!SCO 找到一個寄託,在工作上、學業上的辛苦與壓力,在聽了 P!SCO 音樂或看了我們表演,都得到了紓壓的方式,心情變好了,生活變得 better ,多了寄託,就想要一起成長。嗯...這好像就是宗教啊?

鼎:心誠則靈。不管去哪都需要一個認同感歸屬感,宗教帶給人的就是這樣的感覺,所以不是我們給樂迷的,而是他們自己給自己的歸屬感。P!SCO 發展的脈絡不知為何就很像宗教,但我們不斂財就是了。

Cat: 什麼都不騙,騙你一顆真心。
 

Q:  對於台灣的音樂生態與音樂祭,有什麼想法嗎?可否分享你們觀察到的音樂現象與音樂環境?

Rachel: 第一個音樂生態,獨立音樂圈慢慢開始與社會的階級狀況越來越像,掌握資源的人越來越強,圈圈越來越大。但不在圈圈裡,卻很辛苦,路很難開拓,有很多人卡在那邊了。除非你進入圈圈,不然是永遠都很辛苦。

音樂祭的話,大型的數量都差不多,但小型的如學生自己辦的,越來越多也越好玩,很誇張的多,從四月開始幾乎每個禮拜都有,還不分縣市。這有點像雙面刃,藉此樂團受到重視,年輕人也愛聽獨立音樂,接觸越來越深。但跟日本一樣,音樂祭越來越多,大家變得只想看音樂祭,樂團專場都不太看了,我花一筆錢可以看很多團,甚至還有很多免費的音樂祭,我幹嘛去看一個團的專場?專場變得越來越難賣。這是一個新的考驗,就像音樂數位化,專輯難賣,就變成多用現場演出來曝光;但音樂祭越來越多,專場難賣,之後就需要用新的方式去做了,用什麼方式才能讓樂團真正得利?

不管怎麼說,比起五年前十年前,音樂的環境是越來越蓬勃,只是我們要去思考下一步。

Q: 對於音樂「在地化」與「國際化」,有什麼看法?自己的音樂對於土地或社會環境有連結嗎?


鼎:  漸漸連結吧,像我們的〈百花香〉就是用閩南語和歌仔戲開始創作,最近的新歌也是多用閩南語創作。新的聽眾可能會受我們的用其中一種台灣在地語言和特殊的詮釋方式吸引。那若是去不同國家,或是其他國家的聽眾聽到,也會因此得到一種台灣的印象,這或許是既在地又國際的感覺吧?

Rachel: 像發表〈BEING P!SCO〉時,有個中國新聞做報導,內容是他跟讀者推薦閩南話搖滾的樂團,其中之一就是 P!SCO,也有提到〈百花香〉。但也不是台灣在講閩南話,只是對我們來說,希望被聽見的印象,會聯想到台灣味。我們可能加入了喜歡的日系搖滾元素,主唱 Cat 喜歡歐美的電子音樂,但不管如何,這是我們綜合起來的台灣味道。不是只存在語言上。

國際化,我聽過不少都是把自己做得很像國外的某個樂團,但這是國際化嗎?我有點懷疑。如果我們是國際級樂團了,還是希望是因為我們的台灣感而被國際化,也不是刻意為之的。

Cat: 這幾年去過日本、韓國、馬來西亞...等地方演出,都聽到當地人說:「沒有聽過這樣的音樂」,我覺得這也許就是一個國際化的開始,至少不是一聽就覺得這很像哪個歐美團或日本團。

Q: 接下來的表演活動行程?下一波計畫與最想做的事情?

4/30 在 The Wall 的六週年專場演出!
還有 5/7 的高雄專場!(已完售)

Cat: 下一波計畫是繼續做新歌!

Rachel: 最想要的還是變成叫好又叫座的樂團。不只是在音樂祭有影響力,每一個專場都可以放鬆的去表演,不再擔心票房。

鼎: 校園場的攻城掠地,我們要 touch 的不只是舒適圈的同伴,還有牆外的世界也要衝刺,讓更多沒聽過的人且向下扎根方式,就是走向校園。很多學校也都陸續在找 P!SCO 去講座或演出。

Cat: P!SCO 瑜珈課!體操課!肢體開發課!

Q: 有沒有話想對團員說? 

Rachel: 我們就是一群笨蛋,這麼認真投注大量心力精力在樂團中,也許台灣就是需要這樣的一群傻子,一直不斷的去做、去嘗試,讓大家看見一個樂團願意花這麼多自己的錢去做專輯、拍 MV,辦專場、做很多企劃。也許我們不是做的最好的,但希望可以成為別人眼中的範例。所以大家辛苦了!

鼎:大家辛苦了! 

 

 

【快問快答】

Q: 如果可以跟一個音樂人交換生活一天,那個人會是誰?

Cat: 巴布馬利!因為他可以做自己。
Rachel: 柏蒼!
Omoi: 沒有~
量:還是做自己!好自在!
鼎:  做自己!

 

Q: 可以分享你個人和音樂人朋友們近期常常談論的話題?

Cat: 最近跟朋友聊到一個震撼的話題。
有一個台灣樂團去中國表演,進出海關時,他們在排「外國人專用」,但明明就拿著台胞證,旁邊的小孩就問說:「媽媽!為什麼他們要排在外國人那邊?」媽媽就說:「不可以說他們是外國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樂團團員就想問那個媽媽說,那為什麼我們要站在外國人這邊?

Rachel: 草東發生什麼事?

Omoi: 打電動。

量: 有沒有很好的賺錢方式。想去申請當 Uber 司機。

鼎: 想請熊本熊當嘉賓。

Q: 如果可以,最想要找哪些音樂人合作演出或錄專輯?

Cat: 知名 Drum and Bass DJ - Andy C 來混音我們的歌!〈漸漸〉或是〈嘿晚安〉




Rachel: 想跟五月天阿信合作。發自內心想跟統一獅的萊恩合作,在我們的表演現場跳 P!SCO 的歌和帶動!

Omoi: 椎名林檎。

量:MUSE 的鼓手打我們的歌,


Q: 這次的歌將變成一部電影的主題曲與配樂,你覺得會是哪部電影?

Cat: 惡棍特工,很適合〈中二夜晚〉


Rachel:太空遊俠,〈BEING P!SCO〉當片尾曲。


量:黑天鵝,〈We Are So Beautiful


鼎:  泛武俠片,〈漸漸〉,飛龍在天也可以。


Q: 近期想推薦哪個廠牌或音樂人、樂團,原因是?

Cat: Fred V & Grafix,〈Games People Play〉,很像我現在心情。

Rachel: 胖虎的〈facelife〉,我覺得他們進化了。 還有推 P!SCO。

Omoi: P!SCO!

量:P!SCO!

鼎:  P!SCO!

Q: 最近最喜歡的一句話或一個想法是?

Cat: 「代誌不是憨人想的那麼簡單」,而我們就是憨人....

Rachel: 稻葉篤紀:「全力疾走」,這是他面對棒球人生的格言,把每一顆球當成最後一顆球。

量:NBA 勇士隊的 Steven Curry 是我的精神指標。他說過:「要成為那個領域最勤奮的人,才有成功的機會。」

Omoi: 收工!(大喊)

鼎:  負債變資產!

Q: 最近有什麼有趣的活動是你們想參與的?

Cat: Coachella ,因為那裡不會下雨,在沙漠搞一個音樂祭好屌。啊!最想去 PISCO 的故鄉,南美洲任何一個大型的音樂祭。(PISCO 是南美洲非常普及又有名的酒)

Rachel: 智利有個小鎮就叫做 PISCO,最近還有一個阿根廷的樂迷超喜歡 P!SCO!

Omoi: 台北跨年場的演出嘉賓。

Rachel:  南美洲的音樂祭,還有見證大團的誕生。

量:南美洲的音樂祭!

鼎: 南美洲的音樂祭!

 

Q: 目前最想學習的新事物是什麼?理由是?

Cat: 寵物溝通,想跟貓咪聊聊,你為什麼要虐待我...

Rachel: 小喇叭,因為棒球場上就是要有小號的聲音。

Omoi: 學手風琴,因為我媽撿到一台手風琴,但卻被丟了,所以想學。

量:開 Uber,賺錢。

鼎: 開發新的 App。

 

Q: 除了音樂,你們平常喜歡做什麼?

Cat: 睡覺。夢裡流浪。

Rachel: 看棒球!

Omoi:  看小說看電影。

量:打電動。2K16。

鼎: 花錢。消費性治療。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