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人物種專場演唱會 - 直白一點
2016/09/20


非人物種由主唱/吉他手鄭光顯(阿顯)、主唱/貝斯手呂士傑(撥屎)、吉他/和聲柳凱鐘(大眼)、吉他/和聲林建興(弟阿)與鼓手/和聲但不愛用麥克風的來宥丞(阿來)組成,成立於 2001 年,團員來來去去,從懵懂無知到懵懂無知,始終如一。

2012 年,專輯《沒路》發行後經過許多分歧和岔路,最後還是繞回自我的道路上,力求當個坦率的人。2016 年九月發行最新專輯《直白一點》,這張專輯訴說著他們的谷底反彈,被生活和社會的束縛壓得喘不過氣之後,將一切直白地傾吐出來。

《直白一點》是種想像,是種生活,是種概念,是種追求,是個夢想,是在這陌生的世界裡僅存殘留的思念。長大與成熟是背負著許多莫須有的罪名,直白的跳脫迂迴的路線,從身邊的瑣碎開始。來聽聽他們分享近期的動態吧!

1

新專輯《直白一點》名稱相當直接,為什麼會這樣命名?這些年在團員們的生活中,是否有發生什麼樣的事件,讓大家將新專輯命名為《直白一點》?請分享你們對於直白的想法。

顯:當初提的時候,覺得他(直白一點)的意思和文字看起來的感覺很一致,而且直指非人物種的核心,我們的音樂就是每個人的生活直覺,在舞台上呈現的也是我們的人生。

撥屎:專輯名稱當時一直決定不下來,方向是直接又坦白的感覺,所以就乾脆直白一點好了,沒有多餘的想像,就是直接明瞭。

大眼:直白一點 = G8 一點

弟阿直白一點就是不要扭扭捏捏、想怎樣就直接一點,不要三心二意或用太多心思去思考。很多時候就是想太多反而失去了直覺的反應,身體的感覺是最重要的。

來:直白一點是當初阿顯說專輯概念要直白一點,講我們的生活。可是大家沒有很具體的東西象徵我們生活的交集,最後撥屎就說那就直接叫「直白一點」好了!英文是 G Bye One Dot. 我覺得所謂的直白一點就是二四拍先卡好就對了,剩下的事情之後再說。

 

你們是直白過生活的人嗎?有因為這樣,在日常中遇到什麼困難嗎?由於非人物種在表演時,給人的感覺是相當坦率且幽默的,想知道私下的大家,是不是也是這樣的人?

顯:要百分之百坦蕩直白是不可能的啊,除非完全不顧慮他人的心情,只能力求坦率,至於幽默感則是生存必備技能。

撥屎:我們可以算是台上台下完全沒兩樣的吧,但現實的生活中可能沒有辦法活得像自己,應該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吧,所以在逃脫工作場合盡情玩樂的環境下,希望大家都能拋開束縛,直白一點。

大眼:是,容易得罪人!

弟阿:是啊!其實沒因為這種生活態度遇到什麼困難耶(笑),反而是很自在地過活,私下幽默或坦率應該問我周遭的朋友吧!這個自己說不準。

來:我不是一個直白的人,想太多又彆扭,有時候蠻在意別人的看法,我身上唯一比較直白的地方就是不喜歡私下靠北別人,要就當面講、或客觀一點跟第三者討論到底是別人北爛還是我自己有問題。

img_5954

這張專輯在製作上花了許多心思,除了邀請客作樂手一起錄製,還將後期製作送到美國 golden mastering,可否跟大家介紹這張專輯在音樂上,跟上張有什麼不同呢?

顯:這張專輯算是我們第一張正式錄音室作品,感謝騷聲工房容忍我們的任性,貪心地加了很多有的沒有的進去。自己近兩年亂聽了很多音樂,邊彈彈 bass,對於律動很有興趣,所以試了很多形式把它偷渡到新專輯的編曲裡面,多了一些細節,但少不了的還是那個雜亂無章的老樣子,總之大家敞開心胸聽聽!

撥屎:上一張有點類似總結,因為是第一張專輯,所以就把所有的歌都塞進去;而這張就有點像是再開始的感覺。

大眼:上一張《沒路》專輯概念是想在不同的地方現場收音、錄成 live 專輯,收錄的歌包含了從以前到 2012 年的作品,曲風比較衝一點!而《直白一點》這張專輯則是由目前五人新編制在這兩年磨合之後的全新作品!隨著年齡增長及經驗,除了保留衝的歌曲外,多了一些較沉的歌曲,希望能給聽眾朋友不一樣的非人物種!

弟阿:這幾年過的生活跟經驗累積下來身體感受到的,透過樂器在聲音中傳達,有爆裂的、悶悶的,也有惆悵的,要說不同......應該就是年紀往上走後,自然會有不一樣想表達的感情跟在乎的事所影響的心境。

來:上一張發行時我還沒加入非人物種,從聽者的角度我會覺得《沒路》比較衝、比較炸,但也比較詼諧;《直白一點》比較哀傷,嘲諷的東西比較少,但歌的格局好像大了一些。

 

可以跟大家推薦你們各自最喜歡本張專輯的哪首歌嗎?為什麼?

顯:最愛〈我啦〉和〈作夢〉,前者龐克曲式和戲謔自嘲的歌詞就是非人物種的根,訴說著我的生活,任性地不想長大,任性地不想從爛泥爬上牆。後者則是我們少見的三拍子曲式,前段飄渺,後段粗獷,加上管樂鋪陳,是我真實夢境之於現實的改編。

撥屎:整張都很不錯吧,歌名也可以串成一個故事,是一個直白的概念。

大眼:這張專輯的歌曲我都蠻喜歡的,因為每首歌都是不同面貌,不同的心情!

弟阿:〈曾經擁有〉。當初阿顯寫完的當下,我就直接知道自己可以幹嘛了,因為很有感覺,創作概念就是直接、不刻意去安排橋段或太多的樂句,用吉他直線狂刷,把心中那種悶悶的氣吐出來。

來:音樂上我最喜歡〈作夢〉,因為節奏最生動,從前面的夢遊到後面的夢醒,動態的差異很明顯。歌詞部分我最喜歡〈我啦〉,撥屎寫的饒舌歌詞完全說中我現在的生活跟價值觀。

 

〈曾經擁有〉的 MV拍攝概念是?

MV 導演─"顏導"謝眾:手上擁有的是掙扎過來的,也幻想能否有更多的曾經,一番的徒勞無之後功,才知道說老天給的是斷了線的保佑!周遭有些朋友是這樣的處境,不知道逃不開的魔掌是別人還是自己的,這個重量令人心疼,剛好非人可以讓我試試拍 MV,所以就表達了這個心情。

最近大家各自在聽什麼音樂呢?

顯:很多誒......badbadnotgood、最後大浪、joey 壞屁股、Television 等,總之就是律動 replay。

撥屎:The Coral,以前就喜歡的樂團,現在又重新拿出來溫習,還是很喜歡。

大眼:最近瘋狂愛上一個團叫 Alabama shakes!

弟阿:Red Hot Chili Peppers。

來:今年我重播最多次的一張專輯是 Spangle Call Lilli Line 的《ghost is dead》,鑽研最多的樂團是 Hiatus Kaiyote,他們的現場簡直不可思議。

 

9/30《直白一點》專場演出,除了演唱新歌外,有沒有什麼驚喜呢?

非人物種辦專場在 Legacy 就已經是夠大的驚奇了吧!嚇死我們了,這次找了很多人上台,所以大家趕快買票啦,不要到時候台上人比台下多再來怪我們。來乾杯!

 

非人物種專場演唱會 - 直白一點

日期:9/30(五)
時間:20:00開放入場 / 20:30 開演
地址: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八德路一段 1 號 華山文化園區中五館)
售票網址: 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8625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