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聲樂團 - 處女空氣
2010/12/03

文 / Quiff

從2002年生猛有勁的《感官駕馭》、2007年脫胎換骨的《巴士底之日》,到2010年最新的第三張專輯《處女空氣》,回聲樂團Echo竟又再是一變。這三年間歷經元老團員鍵盤手Shipy的出走,製作人秀秀(徐千秀)的加盟,團員們又多半跨越三十歲大關,《處女空氣》忠實捕捉了回聲樂團在樂風曲式、在編曲演奏、在音色選擇,乃至於在理念信仰上的一次變格。

歌名 長度 音質 價格 下載
Dear John 4:28 NT$20
戀人絮語 4:30 NT$20
自導自演 5:54 NT$20
處女空氣 3:48 NT$20
親愛的我 4:30 NT$20
狩獵霓虹 3:34 NT$20
Here We Are 4:33 NT$20
一萬種迷惑 5:11 NT$20
默契帶我們向前走 3:49 NT$20
自由之處 4:54 NT$20

每一張唱片之於樂團,就好如每一段光陰歲月的縮影,將這段時期內團員們所經歷過的生命軌跡,曾經奉行不渝的思潮信仰,愛過的人們、酒後的狂言、年紀的轉化,全都凝聚在音符與電子信號的交錯來去之間。

從2002年生猛有勁的《感官駕馭》、2007年脫胎換骨的《巴士底之日》,到2010年最新的第三張專輯《處女空氣》,回聲樂團Echo竟又再是一變。這三年間歷經元老團員鍵盤手Shipy的出走,製作人秀秀(徐千秀)的加盟,團員們又多半跨越三十歲大關,《處女空氣》忠實捕捉了回聲樂團在樂風曲式、在編曲演奏、在音色選擇,乃至於在理念信仰上的一次變格。

若提及回聲樂團的招牌風格,首先浮現在樂迷腦海裡的兩個關鍵字,相信便是「英式曲風」與「吉他搖滾」。英式曲風自然不在話下,而細數回聲樂團歷年來的代表曲目,舉凡專輯《感官駕馭》中的標題曲「感官駕馭」、「木雕輪盤」,專輯《巴士底之日》中的標題曲「巴士底之日」、「洗衣機」、「地震歌」、「煙硝」,無一不是由吉他手冠文指尖下流瀉而出的重擊吉他Riff來強力主導樂曲的行進。而冠文的吉他也向來與主唱柏蒼的妖魅嗓音並稱為回聲樂團的雙璧;吉他搖滾四字,相信回聲樂團實在當之無愧。

然而在新專輯《處女空氣》之中,回聲樂團卻勇於背離過往的招牌風格,放下了一貫直教人窒息滅頂的陰鬱迷離。或如「剖」、「柔順的羊」一般迷幻漂浮、或如「地震歌」一般奇異狂喜,此類刻意挑戰既有體裁框架的實驗性曲目在新作中也都不再復見;專輯裡除「處女空氣」、「自由之處」等寥寥數曲之外,更是少見純正風味的英式曲風。

《處女空氣》刻意排除了節奏偏快或偏重的曲目,除了舞曲風味的「Dear John」與節奏變幻自如、曲風難以歸類的「自導自演」之外,在體裁上主要選擇向悅耳流行的王道取向靠攏;但與其將新專輯總歸為民謠曲風,倒不如說更貼近民歌的脈絡。創作主腦柏蒼在下筆創作慢板抒情曲時,總是難免透出一股似近實遠、懷舊而熟悉的復古味道,而這樁特色也在「親愛的我」、「狩獵霓虹」、「一萬種迷惑」等曲目中俯拾皆是。

而仔細聆聽專輯中的每首曲目,冠文的吉他更是不如以往一般幾乎無所不在,強勢主導每一首曲目、帶頭衝鋒陷陣,而是試圖往後退了一步,將吉他Riff的比重大幅減低,專心居於輔佐地位。乍聽之下彷彿已不再信奉純粹的吉他搖滾本位主義,但其實透過往後退的這一步,冠文的吉他反而更能取得畫龍點睛之效,表情的強弱起伏作得更足、更多迂迴曲折,音色輕重選擇上也來得更靈活輕巧,在恰到好處的濃度下與其他樂器一來一往地互相唱和、彼此對話。

以「自導自演」為例,曲中雖沒有單一主導、辨識度極高的吉他Riff,但在音色靈活切換之下,多把吉他聲線便四處埋伏在主旋律的周遭左右,瞻之在前、忽焉在後,難以捉摸且變化多端,曲末突如其來的一段硬式搖滾吉他Solo更是神來一筆。

而側耳傾聽新版「處女空氣」、「親愛的我」、「狩獵霓虹」等曲目,多半是以輕柔舒緩的吉他刷弦開場,但隨著曲中風景緩緩在耳朵裡展開,冠文的吉他這才又趁著樂句的銜接空隙之處驀地竄出,一舉揪緊聽者的心,水乳交融而毫無突兀生硬之感。

在Shipy離團、樂團編制上少了鍵盤這一項旋律樂器之後,新生回聲樂團在旋律性上卻絲毫不見匱乏之處,實則是拜合聲之賜。合聲在過去回聲樂團的作品中多半不受重視,往往是由柏蒼所唱的主旋律一枝獨秀;然而自2007年的單曲「解放」以來,合聲在樂團編曲中的角色益發顯得吃重,甚至隱隱有取代吉他Riff而成為樂曲招牌特色之勢。

如「解放」一般,新專輯的「Dear John」、「自導自演」、「Here We Are」、「默契帶我們向前走」中,合聲都佔了極重的地位,將風格鮮明的男女合聲巧妙運用在編曲上,彷彿也成了樂器編制中的一部份,讓人聲合音成了繼吉他、貝斯、鼓之後的第四件樂器,完全頂替上了鍵盤缺席的不足。而在「處女空氣」、「親愛的我」、「一萬種迷惑」中,則是展現了合聲編寫的另一種可能性,著重於將背景合聲與主旋律相互疊合,讓主唱聲線得以更加拓展而飽滿。

藉由吉他在角色地位上往後退的這一步,以及人聲合音的大量運用,這張專輯編曲中每件樂器的咬合度益發顯得緊密,恰如其分地彼此互補不足之處,節奏上則互相呼應照看,而非各行其是地一味求快求猛求炫技,尤其讓出位置給了貝斯更多表現空間;整體看似收斂,其實在編曲的情感表達上更加飽滿豐沛,每一處細節轉折竟都如此精緻細膩,較諸前作《感官駕馭》、《巴士底之日》來得更有一體感,徹底體現了「Less is More」的精義。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