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品Fun聲─《中途迷失》

誠品Fun聲─《中途迷失》

中途迷失,才能在途中找回自己,在黑暗中尋找美好,感受真實自我,誠品Fun聲─《中途迷失》

騷聲之犢不畏虎 vol.3

騷聲之犢不畏虎 vol.3

騷聲工房,是隨性位於天母的音樂基地。 七年多,兩千五百多個日子裡, 騷聲孕育了許許多多的新生代樂團,提供了強而有力的庇護。 如今,這些樂團長大了,無奈時機歹歹,大家都遇到了許多的難題...... 搞什麼啊?你們這些小屁孩,就讓騷聲的大人們教教你們怎麼玩團吧! 胖虎!魚條!淡海純愛組! 世代の大亂鬥!

【唱片行裡的 LIVE 騷動】

【唱片行裡的 LIVE 騷動】

少年有夢,少年不說。因為少年準備開唱啦! 敦南誠品音樂微整形,全新 live音樂心體驗 但不變的是你是我,依然為音樂所悸動的青春

LEGACY PRESENTS【2018都市女聲】

LEGACY PRESENTS【2018都市女聲】

還好有她們 ★好久不見的周蕙,新專輯、耳熟能詳的經典,都在 Legacy 原音重現 ★實力唱將黃小琥行走 CD 深厚唱功,只有親臨現場才能感受 ★都會情歌第一人鄭怡,心情、小雨來的正是時候、想飛等經典一次唱好唱滿 ★演歌雙棲的曾之喬,將以驚人歌藝首登都市女聲 ★小天后曾沛慈站上 TICC 後,再重回 Legacy 與你們近距離接觸 你們想來哪幾場呢? 更多驚喜即將陸續公布,敬請期待。

鐵玫瑰搖滾狂潮

鐵玫瑰搖滾狂潮

臺灣規模最大音樂活動「鐵玫瑰音樂節」,嚴選包括隨性、P!SCO、TRASH、拍謝少年、The GateS以及YAMSHA熱音賽冠軍神棍樂團,六大現場最強獨立音樂組合,從九月起狂襲桃園一路搖滾到年底,預售票優惠現正熱賣中,快揪熱血好友一起來看團!

2018 桃園瘋搖滾

Nightcap睡帽樂團 - Room Service

白淩:年紀大了包袱也多了,沒辦法像以前唱的那麼理直氣壯,但還是要努力保持赤子之心

DISC

吳汶芳 - 我來自…

寫歌階段因為迷戀上海洋,有製作人推薦我愛海人士必看電影,盧貝松的《碧海藍天》,看完除了被配樂震懾到,也因此寫了兩個版本的〈不要來找我〉,收錄在專輯裡,一個是“成全遼闊” 版寫給動物的,一個是“放手解脫”版寫人和人的情感,這兩種情感正是電影裡的主軸,也是我第一次透過非自身經驗寫出來的歌,製作過程就希望能有多點海洋的元素或是這部電影配樂的啟發,所以分別配上了小號和 fretless bass 都是電影原聲帶裡不可缺的樂器音色。

DISC

CHTHONIC 閃靈 - 電影【衝組】原聲帶:失落的令旗

Freddy:閃靈過去的專輯都充滿故事性,但流程是從音樂的創作來去建構出每一首歌的畫面感。這次寫原聲帶的流程是相反的,從電影的畫面去創作適合的音樂。

DISC

程璧 - 步履不停

此次專輯由知名製作人鈴木惣一朗領軍,集結優秀樂手全程於東京錄製、混音,在時而簡樸隆重,時而如細緻華衣的編曲中,形塑出不同以往的成熟樣貌。而程璧在清澈見長的歌聲下,更加展露嗓音知性的醇美,也大膽嘗試不同音域詮釋作品,活化而豐富了歌的生命。

DISC

【公告】7/23 (一) 佰柒全國聯合畢業歌發表會 節目取消退票事宜

原訂​於​ 2018/​7​/​23​(一) 19:​30​ Legacy Taipei ​舉辦​之佰柒全國聯合畢業歌發表會, 因考慮到近期社會氛圍及安全考量而取消演出,已購買票券之觀眾​請​於即日起至 2018/​7​/​25​ (​三​) 前辦理全額退票手續, 造成不便敬請見諒。   【退票方式】   7​/25​(三​)前將票券以掛號方式(郵戳為憑),檢附以下資料寄至 「10560 台北市松山區光復北路 11 巷 35 號 11 樓 一定發股份有限公司 iNDIEVOX 收」   需檢附以下資料:1.需退票的實體票券2.申請人匯款帳戶存摺封面影本,請註明所屬分行3.聯絡人4.聯絡電話5.聯絡人地址 6. 請在信封上註明:​0723 ​活動退票 本場次將全額退票,退票金額包含:票面金額+取票手續費(如有支付)+寄件郵資。iNDIEVOX 將於收到退票後,將安排於2018年​8月20日前(遇例假日順延)匯款至指定帳戶。 若有其他退票相關問題,請於週一至週五,下午 13:00 ~ 下午 19:00 致電 02-2748-9758 或 email 至 support@indievox.com 詢問。

2018/07/11

【重要公告】iNDIEVOX儲值點數退費辦法說明

關於 iNDIEVOX 音樂商店儲值點數退費作業,將依用戶地區分類提供相關退費申請辦法如下。  *提醒:點數餘額退款僅限儲值消費過的用戶,可至「儲值紀錄查詢」查看交易紀錄,如所剩餘點數皆為活動、場館聯名等所贈送之數額恕無法提供退費申請。凡用戶曾消費實體貨幣儲值,並確認有儲值紀錄,即能依餘額點數 1 點 = 新台幣 1 元方式獲得全額點數退款。   申請方式 【台灣地區用戶】 將統一以匯款方式退款至指定帳戶,請遵循以下步驟說明: STEP1. 登入 iNDIEVOX 帳號後,點擊頁面右上方購物車圖樣,於選單中選取「申請退費」。    STEP2. 您將進入「申請點數退費」頁面,請詳閱頁面說明並填寫完整的匯款資料,確認資料無誤後將資料送出,即完成線上申請作業。   【非台灣區用戶】 將提供 PayPal 及匯款之退款方式。用戶請直接聯繫客服信箱 support@indievox.com 並同步提供您於 iNDIEVOX 註冊的 email,專人將與您進一步核對相關資料,進行後續退款作業。客服時間為平日週一至週五 13:00~19:00(台灣時間)   退款作業 收到用戶申請資料後,將統一安排於每月 20 日退款(遇例假日及國定假日則順延),如申請未能趕及當月 20 日財務作業,將順延至次月 20 日,申請受理截止日為每月 10 日。 *說明範例:於 6/29~7/10 期間申請退費之用戶,將於 7/20 收到款項 ; 7/11~8/10 之申請用戶,則將於 8/20 收到款項。 如仍有相關疑問,歡迎於客服時間來信 support@indievox.com 客服信箱詢問。 iNDIEVOX敬上。     【Important Notice】Refund Policy for iNDIEVOX Music Store Since iNDIEVOX music store service will be terminated on 8/31/2018, we will provide full refund application service from 6/29/2018. If you still have fund credit in your iNDIEVOX account, please directly contact us through customer service email support@indievox.com for assistance. Our customer service hours: Monday through Friday between 13:00 and 19:00 (Taiwan Time). There are two refund ways for overseas users, PayPal and remittance. Refund will be arranged by iNDIEVOX to your bank account on every 20th of each month (will be delayed on regular holidays). iNDIEVOX will not be responsible of invalid refund requests.   For further inquiries and assistance, please contact iNDIEVOX customer service email support@indievox.com  iNDIEVOX.

2018/06/29

【公告】6/19、6/26 0:00 - 12:00 暫停 ibon 系統服務

  為提供消費者更好的購票經驗,iNDIEVOX 將與 ibon 系統進行升級作業,6/19(二)與 6/26 (二)將暫停 ibon 系統服務,詳情如下:   ● 6/19 (二)  00:00 - 12:00 期間 暫停 ibon 機台取票功能,網路訂票、ibon 購票仍可正常使用   ● 6/26 (二)  00:00 - 12:00 期間 暫停 ibon 購票功能,網路訂票、ibon 機台取票仍可正常使用     此段期間內如有使用相關問題,請 email 來信至 iNDIEVOX 客服信箱 support@indievox.com 或撥打客服專線 (02) 27489758,我們於客服時間內儘速為您服務。 建議您在來信客服信箱前,可先詳閱我們的票券購買說明、音樂購買說明以及常見問題,看是否能夠幫助您解決問題,若這些說明仍無法幫助您,歡迎您來信 iNDIEVOX 客服信箱 support@indievox.com ,讓我們協助您解決。   系統暫停期間如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謝謝您!   iNDIEVOX  

2018/06/14

【重要公告】iNDIEVOX 將於 2018/8/31 起停止音樂商店 / 下載服務

讓更多人認識並進而行動支持獨立音樂,一直是 iNDIEVOX 創立的初衷,我們依然希望持續讓大眾聽見獨立創作的美好,讓各式的音樂類型放肆發聲;但隨著串流音樂的發展與樂迷聆聽習慣的改變,數位音樂商店 / 下載已經無法持續承載我們的初衷,iNDIEVOX 將於 2018 年 8 月 31 日正式終止數位音樂商店 / 下載服務。  終止音樂商店 / 下載服務是個重大的決定,也宣告一個時代的結束。謝謝各位 indie 樂迷一路對 iNDIEVOX 的支持,你們的每一次下載都讓獨立創作人的音樂有了新的副本與意義,這些特別的音樂檔案將持續陪伴你體驗美好的 indie 回憶。  往後,iNDIEVOX 將專注於 Live 演唱會活動售 / 購票服務,讓樂迷能夠更直接的支持音樂創作人,實地參與現場的感動。    對於數位音樂商店之用戶權益,即日起服務異動將安排如下:  ‧ 2018/6/29起,線上儲值與音樂商店上架功能停止,您仍可使用剩餘的儲值點數購買音樂並進行下載,收藏您喜愛的音樂。欲退費之儲值用戶可於期限內開始進行線上退款作業(註1.) (註2.),同期間並開放自行開設音樂商店之音樂人及廠牌不限額請款(註3.)。 ‧ 2018/8/31起,全面停止音樂商店 / 下載相關服務與功能。Live 演唱會活動售 / 購票服務與功能則持續運作。   註1.:音樂商店點數餘額退款僅限儲值消費過的用戶,可至「儲值紀錄查詢」查看交易紀錄,如因活動方式、場館聯名贈送之點數則恕無法退款。凡用戶曾消費實體貨幣儲值,並確認有儲值紀錄,即能依餘額點數 1 點 = 1 元新台幣方式獲得全額點數退款。 註2.:自 2018/6/29(五) 至 2018/9/10(一),將開放儲值用戶線上申請退費,申請流程說明將於2018/6/29(五) 公布並以 email個別通知,請確認您於 iNDIEVOX 所登記之 email 是否為您慣用的信箱,避免遺漏重要訊息。 註3.:自 2018/6/29(五) 至 2018/9/10(一),自行開設音樂商店之音樂人及廠牌可進行不限金額請款作業,付款過程所產生之相關費用(如:郵資、轉帳或匯款手續費),將於應支付金額中預先扣除。 如有任何疑問,可來信 support@indievox.com 客服信箱詢問   感謝各位數位音樂商店用戶過去對 iNDIEVOX 的支持, 未來也希望能繼續支持 iNDIEVOX Live 演唱會活動售 / 購票服務。   iNDIEVOX 敬上

2018/05/31

【專訪】成名在望:ØZI

時間是六月中的下午,計程車正駛向天母的台北美國學校,我和攝影師先行至警衛室詢問可否作採訪拍攝。中年警衛的口音很台,說沒有先申請不能放行,公事公辦之餘仍好奇問我們要訪哪位校友。「ØZI?陳奕凡?」見他對這名字一臉狐疑,我們乾脆換個介紹方式:「就是那個歌手⋯⋯葉璦菱的兒子。」警衛聽到關鍵字,一改嚴肅表情道:「偶有印象,偶有印象。」 本以為拍攝夢碎,沒想到 ØZI 發幾則短訊就疏通障礙了。只見柵門另一頭,一位戴著耳環的黑人男子從刻著「TAIPEI AMERICAN SCHOOL」的校牌下信步走來,悠哉地引我們進到這座宛如 YA 片裡的校園。 越過學校柵門的 ØZI 像回家一樣,變得更加活潑外向。他與黑人男子滔滔分享前一晚曝光的新歌 MV、最近受到的媒體訪問。我拿時尚雜誌拍的 ØZI 照片給黑人男子看,他嫌說臉都被衣服遮住了,看不到。趁著 ØZI 專心拍 Blow 封面照的空擋,我悄聲問他:「ØZI 從小就是個明星嗎?」他隔了十秒才用英文回答:「我們所有的學生都是明星。」 今年 21 歲的 ØZI 被視為台灣重要的嘻哈、節奏藍調新秀,發片前早已推出數首話題單曲,使他今年與製作人林米奇、剃刀蔣合作的首張專輯《ØZI》頗受矚目。年輕氣盛的 ØZI 說過不只一次,自己的藝名源於英國詩人雪萊的十四行詩〈Ozymandias〉,該詩描繪法老奧西曼德斯的輝煌已成過去,如今只存殘破的雕像可追憶。 雪萊精雕細琢的句子對高中時代的 ØZI 頗為震撼,他不僅把 Ozymandias 刺在手臂上,也在個人首張專輯的開篇 intro 直接引述了這首詩。在這英氣煥發的年紀,ØZI 為自己預寫名利終將逝去的伏筆,只不過那樣的未來還不歸我們管。我們要往過去走,在台北美國學校翻尋這位男孩的成長故事,序言的序言。 直到離開學校前我才知道,這位戴耳環的黑人男子,就是教他那首雪萊名詩的老師。 美國學校的鋼琴教室 ØZI 本名陳奕凡,1997 年在洛杉磯出生,因為父母希望他及早學中文,在兩歲時便回台上學。他的大半人生都在寶島上度過,卻身在另一個校園時空。同時唸中文與英語學校至小學三年級後,開始就讀美國學校,輾轉換了幾所,直至國二才轉學到天母的台北美國學校。「我記憶最深的都是在這裡。」ØZI 說,美國學校像大學,從高中時便會提供音樂、影像的課程給學生,還能自己排課選老師,在午休或空堂時,他都會泡在鋼琴教室裡。 黑人老師引我們走進美國學校的鋼琴教室,窗簾拉開,光照進來,畫面朦朧唯美地像《不能說的秘密》的電影場景,坐在鋼琴前的卻不是制服鼻挺的男孩。ØZI 在琴鍵上即興,嘴裡雜唸著 beat,就像他平常寫歌那樣自得其樂。他說,小時候學鋼琴很痛苦,結果當時的樂理練習成了現在做音樂的基礎。國中的他是個搖滾咖,後來搭上 EDM 風潮,認識了 Avicii、Skrillex、deadmau5、Diplo、Zedd 等 DJ 開啟他對電音編曲、音色的興趣。 ØZI 喝二十一世紀的西洋流行音樂奶水長大,聽歌不帶成見,一面自承美國嘻哈歌手中,阿姆對他影響最大,一面大讚小賈斯汀的《Journals》是多厲害的 R&B 唱片。 那麼華語流行音樂呢?ØZI 說自己在國小六年級前接觸 Tank、小宇、庭竹、方大同,自認那是華語音樂精彩的尾巴,後來有段時間,華語新人的新歌倒接不上那時的程度了。西洋流行音樂引導他決心成為音樂人,從美國學校畢業後他飛到香港面試波士頓的伯克利音樂學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表演自創曲,唱到一半,兩名檢考官拿起自己的吉他、貝斯加進來即興(jam)。 伯克利是他唯一申請的大學,下定決心沒考上就找別的法子往音樂路走。但考上了又因為老師的建議,先行休學回台發展音樂事業。 他回來的正是時候。2017 年《中國有嘻哈》爆紅,對華語樂壇產生翻天覆地的影響,在聽中文歌的年輕人心中,流行音樂的代名詞不再受制於張惠妹、蔡依林、林俊傑、周杰倫等舊名,而可以是熱狗、Gai、Higher Brothers 等。 他自己也受惠許多。ØZI 觀察當兵時寫的第一首華語饒舌〈Title〉最初在網路上反應普普,《有嘻哈》後卻流量直升。整個台灣似乎急須一位年輕的嘻哈代表,來證明自己也有嘻哈,也可以很潮很屌。 饒舌新秀還是 R&B 歌手? 美國告示牌榜將 R&B 與嘻哈合成同一類別,一直為某些樂評所詬病。可之於大眾,這兩種類型確實越來越分不開了。 ØZI 也面臨相同的狀況。他一直將自己定位成 R&B 歌手,但與龍虎門合作〈走到飛〉、〈博起〉後,卻讓他普遍被歸類成嘻哈。事實上要走嘻哈之路他並不排斥,2017 年底寫好的新歌〈Diamond〉便是他對自己的饒舌試煉:「那時候是我玩 flow 的緊繃,一半中文一半英文,因為我想要大家到 OK,雖然我中文饒舌是這樣,但是其實英文饒舌,我的想像,英文饒舌我也可以做成那樣子。」 素人時期的〈Title〉唱 20 歲,稍微有成後的〈Diamond〉唱 21 歲,二曲主題皆在對外宣誓少年英雄的野心很大很大:「我覺得我第一張專輯要表達的東西,就是宣誓。因為我覺得我人走在這條路上會有很多歷練,我要真的寫以前我的心路歷程,一定是之後的事情,因為我現在根本還沒開始。」 嘻哈音樂的常見主題如:底層生活的掙扎、把妹、賺錢並非他的生活真相,有時歌詞沾上邊只是想表達,要有那樣的慾望精神自己也無不可。ØZI 善埋哏,在不同的歌裡藏相同的句子,相同的 flow:「這首 R&B 把你逼到瘋了」、「站在雲端」、「shout out to Forbidden Paradise」、「I came for the title」、「這是種態度」⋯⋯他是自己歌裡的詹姆士.哈勒代,等著一級玩家們來獵蛋。 少年口氣這麼大,更顯得專輯開場詩〈Ozymandias〉多麼諷刺了。ØZI 解詩,說麥克傑克森和貓王都是過去式,現在年輕人要聽的是肯伊威斯特與德瑞克(Drake)而他們遲早也會消逝:「打從我要開始走這個音樂路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就算我已經走到頂,就算,我一樣是會這樣。」流行音樂本就短命,沒有人是永遠的巨星,唯獨最好的作品能是例外,一如〈Ozymandias〉裡描繪的森冷雕像:「那雕像就是我的音樂。」 有自信而不是自我感覺良好 紅髮是去年 ØZI 在〈天堂島〉MV 裡曝光的招牌造型。拍封面照這天,紅色已逐漸往髮尾褪去,露出原本的黑。黑紅紅黑在陽光下和他的紅色鏡片、金鏈金錶相輝映,我們隨後從美國學校的中庭、操場拐進室內的劇場。 劇場的廊道上張貼歷屆學生演出的海報、照片,其中一張留住了 ØZI 演出《悲慘世界》的過去,劇中角色高舉手臂,意在宣示革命,但五官並不清楚。我們問他可不可以跟舊照片合影,經紀人倒先替藝人婉拒,說那不像他。 過去不能曝光,我問 ØZI,你從小就事有自信的人嗎?他說:「不是⋯⋯自信對我來講,是我套在 ØZI 上面的一個樣子。」他接著上起哲學課,要我仔細區分自信和自我感覺:「自我感覺良好就是,你真的覺得你做狗屎也很屌。但是自信是說你至少要 be proud of your work。」有自信,做出爛表現就大方承認(own up to it)。他指向訪綱上,談〈走到飛〉現場演出走音的事件說:「我並不會拿器材的東西當藉口⋯⋯它對我來講是學習經驗。不管網友要怎麼砲,沒關係,管他的,因為至少你現在去看,從『走到飛』之後的所有表演,基本上都是穩的,有九成是穩的。」 他回顧當天的狀況,最初在台上發現麥克風有問題,又意識到自己跟彩排時的狀況不一樣,因慌張而亢奮,因亢奮而失誤:「我等於是需要用我的亢奮,可能是想帶動氣氛的感覺來去彌補,但是這個彌補又造成更大的問題就是太亢奮,表演就爛掉了。」 學會放鬆是進步的關鍵。ØZI 在新專輯裡和 9m88 合作的斷片(block out)神曲〈B.O.〉和他目前發表過的其他硬派歌曲都不相同,特別鬆活、悅耳、明亮。他說這首歌的詞曲編錄過程都非常快,在錄音室裡,9m88 唱兩個小時,他唱三十分鐘就完成了。這一切讓他有新的體會:「我發現我反而不要太 try too hard 去做一些事情,也會有個很特別很特別的成果,而且某種程度上其實也超級屌。」 Oh shit,台灣之光 年初訪問 9m88 時,她曾提到相對黑人的處境,身為亞裔唱被歧視的議題,偶爾會感到力道不足。ØZI 認為 9m88 在講的是創作的可信度:「我現在不是想 diss 什麼東西,但是你要不就真的 struggle 過,而且所謂的 struggle 是像黑人那樣的 struggle,或者就完全不要碰(這議題),或者你真的有一個故事。」以嘻哈音樂常寫的另一個主題「錢」來說,他認為最適合寫賺大錢歌曲的人是郭台銘:「郭台銘今天真的做這種饒舌就會炸!而且可信度非常非常高,因為名車就是你的,不是租來的。」 ØZI 認為,儘管在西方社會中的亞裔當然也有自己的種族困境,在他出生的加州,亞裔人口加起來比台灣人還多,可相對於美國黑人有高票房的《黑豹》、反覆述說的黑人歷史精神,亞裔美國人幾乎是隱形的:「我們連 care 都不會 care,《花木蘭》也照樣找一個白人演(註 1)。」採訪當時,哈佛大學才被指控以性格特質等主觀評分,壓低亞裔入學的比例,和哈佛在 1920 年代為控制越來越多的猶太人入學的手法極為相似。而在截稿當下,紐約的亞裔社群仍在抗議,市長白思豪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SHSAT)的決定,事前沒有邀請亞裔代表參與討論(註 2)。 身為浸染在美國文化與台灣生活經驗中的 ØZI 觀察,如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亞裔以嘻哈曲風站上國際,可處理自我樣貌的方式各不相同——印尼的 Rich Chigga(現已更名為 Rich Brian)起初用自嘲的方式步入主流,韓國的 Dean、Jay Park、G-Dragon 則不吝展現他們的帥。BTS 防彈少年打入告示牌榜首,ØZI 將視線標準向這些人物看齊,他相信自己有資源與能力去試著創作出相同水平的作品。 成名在望,野心勃勃,反身回顧所處台灣社會的矛盾情結,ØZI 抿嘴笑說:「但是我現在把東西做好,你又把我歸類為外國人。你懂嗎?台灣就是要土,就是要俗,不然就是學外國人。那那那我跟國際接軌你也幹,我不跟國際接軌你又說太土?所以你就不要 care,你東西就做到位,讓外國人認同你之後你回來他就說,oh shit,台灣之光。」 註 1:迪士尼的真人版《花木蘭》曾在 2015 至 2016 年被抗議找白人來演。2017 年尾陸續公布的主要角色,皆找上華裔演員如:劉亦菲、甄子丹、李連杰、鞏俐。 註 2:紐約時報:〈報告指哈佛大學給亞裔申請者性格打低分〉、〈「一個巨大盲點」:紐約亞裔為何感覺被忽視〉

2018/07/05

【專訪】為故障的人找出口:Vast & Hazy

還記得一年多前聽完 EP《次等秘密》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抱怨曲數太少根本不過癮,這次,Vast & Hazy(簡稱 VH)終於發行了收錄十首歌的專輯《求救訊號 I’m Not OK》,這張作品也是他們與添翼合作之後的首張專輯,製作規格大躍進。 儘管易祺一個人就可以完成所有編曲,但喜歡跟不同音樂人合作的 VH,總會替每首歌預留空間,尋找適合一起「玩」音樂的玩伴,試圖讓每一顆入耳的音符都有新意。 專輯內處處可見熟悉身影,有黃玠瑋編寫並錄唱和聲的〈拾起〉、合成器音色出自北港巴哈(林昀駿)之手的〈關於青春〉、音樂風格又怪又酷的徐皮所編曲的〈我想成為你〉、由製作人韓立康親自獻錄吉他的〈下次見〉和〈尋光小路〉……等,此外,所有歌曲中聽到的弦樂,皆邀請活躍於各大演唱會現場的弦樂演奏家們進行錄音,聆聽感受和軟體編曲截然不同。 Vast & Hazy 由主唱大咖和吉他手易祺所組成,原為四人樂團,後來因貝斯手和鼓手的人生規劃不同,進而轉變成雙人組合持續活動中。 Vast 有巨大、廣闊之意,Hazy 則是用以形容模糊、朦朧、如薄霧般的景色樣貌,據說當初會取這個團名,只是易祺單純覺得這兩個字排列在一起形狀很帥而已。然而,由抽象詞彙構成的 Vast & Hazy,歌詞內容倒是意外地寫實,很容易令人對號入座,或是回憶起身邊某位親朋好友的經歷。 「誰來接住我 / 否則我將無止盡墜落」 跟音樂人聊書是個有趣的切入點,而且往往會有意料之外的收獲。如果說音樂是空氣,對於從小就愛跑圖書館的大咖而言,書就像水,除了能解求知慾的渴,更灌溉著她的想像世界。 從湊佳苗到駱以軍,她嗜讀探討人性的小說,於是我們聊起岡本茂樹的《教出殺人犯》,這本書描述多數人以為罪犯通常出自不正常的家庭,其實不然,更多時候是從「好孩子」演變而成的。「小時候如果沒有得到足夠的關心、或者被傷害過,所產生的不安全感是會一直留在心裡,進而影響長大後的行為……。」這段話大咖說得平鋪直敘,卻很難不聯想到她在臉書寫的虛構故事。 不打算探人隱私,於是我轉了個彎,問起〈求救訊號〉的創作概念。「在寫這首歌時,我忽然想起自己小時候被同學排擠的事。」看起來乖巧有氣質的大咖竟然會被霸凌!?驚訝之餘又覺得好像沒那麼意外。她補充說道:「雖然時間很短也不嚴重,但這件事彷彿像個堅硬的核被遺留在記憶深處,一直無法忘懷。因為寫了這首歌,我才自己把它挖出來,去面對。」 掏心掏肺寫歌的結果,導致表演時必須稍微抽離,才不至於太投入而崩潰大哭。對大咖而言,唱〈求救訊號〉是一個被掏空、宣洩的過程:「唱完後常常感到精疲力竭,因此我們也還在思考歌單要怎麼排,才不會影響整個演出的狀態。」 「都怪我 / 怎麼會弄丟了 / 指向你的重要線索」 專輯中唯一一首只用弦樂和木吉他構築而成的〈指向你的線索〉,乍聽之下像是在寫失去的遺憾,其實,歌曲中每一分茫然無助的情緒,都是失智症患者的心境寫照。 「這首歌主要是在寫我阿嬤,她在我大學時得了失智症,然後越來越嚴重,就走了。」大咖用輕巧的語氣說著沉重的過往,在場的我們一片靜默,也許是聽得專心,也或許是感受到了回憶的重量。「那段時間她一直都很恍惚,行動不方便,也不清楚自己在幹嘛。好不容易到了可以享福的年紀,卻得了這樣的病,實在很令人於心不忍。」 「阿嬤過世後,大家整理遺物才發現,保險箱裡放的都是孫子孫女小時候的玩具……。」 後來我無意間在兩年前的採訪文章中看見這段話,心臟狠狠揪了一下: 最希望這張專輯(次等秘密)被什麼人聽到? 咖:我阿嬤……。 在音樂製作上,這首歌也有個小小的遺憾。一開始,易祺邀請了工作室夥伴胖丁(丁丁與西西吉他手)來編木吉他,錄好後卻因表演時覺得 key 不太適合,想要移調重錄,「但那時兩人錄音時間搭不上,我只好抓他編的東西重錄一遍。有稍微簡化啦,因為有些真的很難。」 除了 VH,易祺也是林瑪黛的團員之一,亦曾擔任魏如萱演出合作樂手,吉他演奏技巧並不差。但他表示,自己現在比較走幕後編曲,從製作人角度考量,會希望能找技術更專精更純熟的音樂人合作。 「故障的心 / 怎麼拚命 / 還是得不到肯定」 〈故障〉是 VH 少有的快歌,感覺像少了尖銳感的凛として時雨。隨速度感層層推進的鼓點、日搖特有的華麗破音 bass line、就算不是在 solo 也令人難以忽略的吉他 riff,加上易祺愛用的切拍手法(將四四拍的重音切成三五算法,明明沒有變拍卻營造出微妙的歪斜感),害我心中警鈴大亮,恨不得他們多做幾首這種爽歌。 但歌詞就不是什麼痛快的故事了。有些人,也許社會化不足,或缺乏同理心,常常招惹到別人卻不自知,彷彿少了某顆重要的螺絲般,總是與周圍格格不入。「相信大家身邊或多或少都有像這樣有點『故障』的朋友吧?他們很容易被討厭,卻無法像一般人那樣,知道怎麼與社會相處。」大咖表示,這首歌在寫主角發現了多年以來自己的觀念是錯的,雖然很掙扎、很挫折,卻依然試著接受並練習改變。 「對我而言愛情不是全部,所以我很少寫情歌。」並非只有情歌才催淚、才刻骨銘心,從大咖的詞中可以看見許多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流動,以及關於面對自己、同理他人的反思。 《求救訊號》專輯視覺由設計師郭保伸 Edi Kuo 操刀,將摩斯電碼符號結合雜訊效果,透過無聲畫面發出 SOS 訊號。 宣傳照取景於台北某廢車場,據說攝影師郭政彰為了拍出好照片,竟然整個人趴在廢油上掌鏡,專業態度令人敬佩! 曾在唱片擔任執行企劃的大咖,將過去累積的經驗灌注在這次的新專輯上,從專輯概念發想到撰寫文案都自己來,她開玩笑地說:「如果我以前沒有做過企劃,這張專輯可能叫做『愛的勇氣』這類比較一般的名字吧!」 而身為團內的編曲擔當,易祺肩負整體音樂走向的重責大任,雖然他總是謙虛地感謝每一位參與專輯製作的音樂夥伴,但毋庸置疑,Vast & Hazy 的歌如果少了他,是不可能走成今天的樣貌。 被樂迷稱為「出口系樂團」,易祺和大咖用音樂代替我們將無法吶喊的壓力宣泄,將沒說出口的傷感消化。用單純直白的話語述說著身旁的人事物,不浮誇,不自溺,卻能將負面情緒轉化成勇於面對脆弱的力量。或許,這就是 Vast & Hazy 的音樂之所以順耳,卻不流于俗套的原因吧! 照片提供:添翼音樂

2018/07/04

【Taiwanese Waves】台灣味之 香篇——生祥樂隊

紐約 SummerStage 夏日音樂祭的台灣之夜進入倒數,七月七日三組傑出的台灣音樂人將踏上紐約夏季最大的音樂活動,包括台灣饒舌詩人「蛋堡」、獨樹一格的客家新民謠「生祥樂隊」、數學搖滾超新星「大象體操」登上紐約夏日最盛大的音樂活動,以獨特的台灣口味擄獲紐約客的心。 這次我們以「台灣味」為主題,訪問這三組巧妙結合音樂元素的音樂創作者,繼先發的大象體操後,這回由來自美濃的林生與其所帶領的音樂人組合「生祥樂隊」,生祥平常就時常在社群上分享媽媽的好手藝與好料理,還沒吃飯的讀者注意,看完真的想共下食飯啊!來聽聽他們出發前的心情,與自口中綿延到指尖的台灣滋味吧! 如何的機緣認識「紐約媽媽」Mia、答應參演 SummerStage? 其實是 Mia 主動跟生祥樂隊聯絡因而認識的呢!覺得有機會在中央公園作演出,大家都覺得很興奮並且好好把握這次演出的機會,也期待更多不同國籍的人來欣賞台灣團的音樂。 你們覺得 Taiwanese Waves 台灣之夜存在於紐約的意義是什麼? 在一個非華裔的地方有機會能展現台灣的音樂文化。 預計會準備如何的表演內容?如何讓大家認識台灣呢? 我們會帶來生祥樂隊一貫堅持的客語(母語)創作外,也會演繹《大佛普拉斯》的電影配樂。 自己作品中,最有台灣味道的歌曲是?會推薦樂迷先溫習哪一首歌嗎? 〈秀貞的菜園〉,這首歌是在講一個社區的菜園,教給人們分享的意義,也同­樣帶給社區不一樣的認同。 有到過美國或紐約嗎?會想去紐約哪些地方晃晃? 從來沒有去過呢,希望能看一下棒球比賽。 做音樂/練團/錄音時都會去吃什麼? 其實沒有一定要吃什麼,就是吃到好吃的東西心情也會跟著好起來呢。 什麼菜能代表自己家鄉的菜/台灣的菜? 媽媽做的客家大封肉! 過去一年你覺得自己吃最多的是什麼料理/食物? 牛肉麵! 紅燒牛肉麵(轉自Wikipedia) 家常菜——生祥能否分享在美濃的媽媽菜故事? 我媽媽的菜如果特別要做的話第一個會是客家大封肉、客家風味豬腳、高麗菜、冬瓜封、碎肉跟醃漬蘿蔔葉一起蒸,還油飯跟粽子也都非常好吃。還有最後一個非常厲害的料理是中元節時會做的芋頭粄。 關於兒時的食物記憶,有什麼氣息會讓生祥感覺回到小時候? 飯團加醬油。小時候肚子餓沒有什麼東西吃,都會自己手掐飯糰淋一點醬油都很美味。 現在有什麼樣的氣味會讓您覺得「到家了」,特別有台灣的感覺?感覺到安穩舒適? 讓我想到荷包蛋的氣味,而且不能沾醬油膏,一定要沾醬油還要是很好的醬油,這樣才會好吃。 是否想過您的音樂會是怎樣的料理?形容一下色香味? 那會是我媽媽的客家菜料理,而且是偏鹹噢!因為我不愛吃甜。而且有各種顏色,有的時候有綠色、黃色、褐色還有白色的噢!味道的話有客家的新鮮黑豬肉、醃漬的蘿蔔葉跟高麗菜乾還有新鮮的排骨(笑)。 其他兩位的音樂會是怎樣的料理? 沒想過,但期待與其他兩位音樂一起碰撞出美味的料理,讓紐約的朋友們留下深刻的印象,謝謝! 2018 紐約中央公園夏日音樂祭-Taiwanese Waves at SummerStage NYC 紐約中央公園夏日音樂祭 / 台灣之夜 日期:2018.07.07(六) 時間:18:00 開始(EDT) 地點:Rumsey Playfield, Central Park, NYC 演出陣容:蛋堡 Soft Lipa、生祥樂隊、大象體操 Elephant Gym 免費入場  

2018/07/04

談家鄉:宜蘭與告五人

宜蘭的地形是閉鎖式的,北有雪山、南有太平山,蘭陽溪貫穿整個蘭陽平原。宜蘭人的生活有山有海,唯獨交通不方便,雪山隧道開通前,從宜蘭到外縣市最少需要 2、3 個小時的車程。 12 年前雪山隧道開通,從前需要 2 小時的路程縮短為 40 分鐘,遂為宜蘭帶來了大量的觀光人潮。然而,宜蘭的音樂場景(不管是 livehouse、藝文活動或練團室數量)並沒有因為距離的縮短而有顯著的改變,懷著音樂夢的年輕人,依然要走往台北發展。 因為《中國好歌曲》比賽,當年 19 歲的潘雲安離開宜蘭,飛到北京工作。北京工作的兩年內,潘雲安只感到「煩、躁」,習慣山林的孩子來到壅擠的高樓大廈裡,始終無法適應,時常溜回台灣。家人是他在北京堅持下去的唯一動力,也因此回台後的有了定居在宜蘭的信念。時至今日,成為告五人主唱的潘雲安,仍每天從宜蘭通勤到外縣市工作。 那條引他離開的隧道成了逐日回家的捷徑,潘雲安說:「工作後返家,車子一過雪隧就覺得我回家了。通勤這一年半近兩年的時間,每天記錄著龜山島的模樣,記錄海水的變化,是很美好的事。」 告五人的成員裡,除了吉他手班長,其他三人也都是宜蘭之子。團員們現今都定居在宜蘭。到其他縣市演出時,他們都會大聲向樂迷介紹自己:「我們是來自宜蘭的告五人!」 宜蘭對告五人而言,不單是家鄉二字可以說清的。 一個人會認同自己的家鄉,往往需要安全感、歸宿感、甚至優越感。潘雲安認為在心理學的解釋中,人們會趨向高貴、清新、乾淨明亮的地方走,台灣的南部及東部,時常被標記為親切、自然純淨、人文豐富等正面印象,在此生活長大的人們,自然都會有些優越感。 可要識出家鄉之於自己的安全感、歸宿感與優越感,時常得先離開。告五人的另一位主唱犬青說:「高中時期,其實很想逃離這個地方,終於大學如願到了台北,時常很久都不回家。有一次家裡有事,我坐著客運回來,真的是過了雪隧,突然身體一下子放鬆下來,直到那個時候我才發現,我對宜蘭這個地方有我自己也不清楚的依賴。」 宜蘭沒有練團室,沒有彩排室,告五人每週舟車勞頓到台北練習、表演。對他們來說,一天的勞累,在回到宜蘭的那一刻就能全部釋放。長期通勤,能回的了家樂得自在逍遙。倘若沒事,就窩在自己的「更漂亮音樂工作室」練琴、閉關,看看工作室窗外那一面海。 山、海帶給告五人創作上的靈感,引導他們有把 demo 帶進海裡聆聽的習慣。潘雲安相信,每個地方所見的星星月亮都不一樣,空氣的混濁度、地方的氛圍也是關鍵。是太平山的霧催生了〈迷霧之子〉,是專屬於宜蘭的星空催生了〈披星戴月地想你〉。 不過他們也清楚知道,在宜蘭,年輕人玩團會遇到許多來自長輩的阻礙,要與政府申請場地容易受阻。潘雲安說:「或許大家對宜蘭的感覺是山水,但其實宜蘭是很有人文氣息及涵養的,只是年輕人受到很多限制與影響(政治、場地),所以許多發展都往台北去了。」 出去再回來,然後看見家鄉的好與不足。你可能不曾察覺告五人是宜蘭樂團,或者根本不認同他們是宜蘭團。但這些都改變不了他們是生於宜蘭、長於宜蘭、取創作養分於宜蘭的真實。 攝影/ Heis The Next Big Think 活屋十講:【城市的論述變了 家鄉的距離也變了嗎】 講師:顏廷憲、告五人 日期:2018.07.04(三) 時間:19:00 開放入場 19:30 講座開始 地點:永豐 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售票連結:https://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20695

2018/07/03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