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工樂隊

交工樂隊

放眼台灣樂史,還有哪一張唱片,能夠同時讓城裡的知青、美濃的老農和遠嫁來台的南洋姊妹聞之落淚?還有哪一張唱片,能在社運現場煽動熱血,又能供奉在擺滿昂貴器材的音響店,當成發燒友的測試盤?原始母帶 全新混音加 9 首作品初次出版。

東京中央線發片巡迴

東京中央線發片巡迴

大竹研 x 早川徹 x 福島紀明,三人由多年累積、毫無妥協的高水準演奏經驗,以及有如求道者般日日砥礪出來的高水準演奏,吉他的音色凜然銳利,時而搖曳,貝斯跟鼓則默契十足地共同律動呼吸,即興時三人的合奏簡直妙不可言。三人對彼此的深刻理解、愛與寬容,都在彈奏中釋放出來,帶給觀眾一種舒服的張力與享樂感。

Legacy 台中【 2017 喊聲搖滾 】

Legacy 台中【 2017 喊聲搖滾 】

還記得我們曾經都有過 那樣的瘋狂年代, 還記得我們都曾倔強著 那樣的熱血澎湃, 再讓我們一起直挺了手高唱著, 再讓我們一起隨著節奏搖擺著, 再讓我們一起吶喊出屬於我們的喊聲搖滾, 等哩來喊聲!

誠品表演廳 2017全新企劃-【誠品Fun聲】!

誠品表演廳 2017全新企劃-【誠品Fun聲】!

誠品表演廳全新推出Fun聲系列,邀請多位獨立樂手, 以「音樂維度․狂想」的主題,延伸其對生活觀察與內在創作心境的連結和分享; 並在舞台上嘗試加入生活、風格、日常等相關元素之情境式場景打造, 讓樂迷在聆聽音樂之外,還能走入專屬表演者私密的內心世界。 歡迎與我們一同打開感官細胞,與舞台上一同發聲,接收音樂頻率大爆發

Faye 飛

Faye 飛

從組織樂隊到完全個人創作的漫長過程中,《河畔》這首歌對 Faye飛 本人是相當重要的一首歌,Faye飛 這首《河畔》最終的錄音室專輯版,在華麗浪漫的編曲中呈現出唯美又深刻的電子音樂美學,而細膩的唱腔更是道出了從河畔到彼岸的心路歷程。

2017 新光三越不插電大賽

李星宇 - 鯨魚馬戲團 Vol. 3 夢

這是一個真實的奇幻之旅,它不是過去,現在或者未來,而是最原本的生活。

DISC

齊一 - 這個年紀

我可以很坦白地承認,我的音樂深受李宗盛老師的影響,他的作品給予我力量,每當我堅持不下去,都會聽聽他的歌看看有關於他的文章和故事,我以他為榜樣,希望有一天可以向李宗盛老師的方向靠攏,挖掘人的心靈深處的歌詞和旋律。我有過大膽地嘗試李宗盛老師的寫作風格和演唱方式,雖然不是那麼出眾但是我還是很高興自己能夠勇於嘗試。

DISC

Easy Shen - 如果時間流轉我們依然

對獨立音樂來說,我發現從2006年開始每隔幾年當紅的樂團,都會影響到接下來幾年的樂團發展。恩,不過這樣不是必然的嗎?獨立思考呢...

DISC

程璧 - 早生的鈴蟲

以日本童謠女詩人金子美鈴的詩歌為靈感和素材創作完成,希望是純真豐富,又是可愛深邃的。

DISC

2017世界音樂節@臺灣 媒合會團隊徵選開跑!

由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所主辦的「2017世界音樂節@臺灣」,首波媒合團隊徵選活動正式於五月啟動。回顧去年,六組媒合會演出團隊用臺灣在地的精采樂音,揭開世界音樂節序幕,讓國際策展人們聽見來自臺灣的音樂新能量,成功創造媒合機會。      今年「2017世界音樂節@臺灣」將於10月20-22日於大佳河濱公園熱鬧登場,特別邀請國際間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重量級音樂節策展人參與盛會,受邀前來的策展人們來自世界各大洲,皆為世界指標性音樂節包括:WOMEX(世界音樂博覽會)執行總裁Frank Klaffs、澳洲WOMADelaide(阿德雷德世界音樂藝術與舞蹈藝術節)策展人Ian Scobie、日本OKINAWA沖繩文化藝術季策展人野田隆司、中國民謠在路上音樂節策展人盧中強、美國UCLA表演藝術中心總監Kristy Edmunds、美國新墨西哥世界音樂節策展人Tom Frouge,除了帶來精彩的國際講座外,更期望能讓臺灣在地力量有機會前進國際舞台。      媒合會即日起強力徵求,只要對世界音樂懷抱熱情、想拓展國際演出舞台的職業演出團體或個人,不限演出內容語言、展演形式,參加徵選就有機會登上「2017世界音樂節@臺灣」島嶼舞台,與重量級國際策展人進行媒合演出,走出臺灣,前進世界!下一個臺灣新驕傲,就是你!      報名資訊 徵選日期1. 徵選期間:2017年5月2日 ~ 8月2日 00:00 止。 2. 徵選結果公告:2017年8月21日 。 徵選辦法1. 資格 (1) 職業演出團體或個人。 (2) 演出內容以世界音樂為主軸,不限演出內容語言、展演形式與團體人數。 2. 報名辦法 於活動官方網站與相關社群平台填寫報名表單。 報名表單:https://goo.gl/NQM5Og (1) 報名時需同時檢附個人或團體簡介、照片、獲獎紀錄等有利徵選之資料,寄至spring@windmusic.com.tw,並附上現場演出之影音紀錄網站連結。 (2) 徵選結果於2017年8月21日(一)在活動官方網站與相關社群平台公告,並以電話與e-mail通知。 (3) 回覆確認時間:入選者應於2017年8月24日(四)17:00前回覆錄取信件。入選後未在期限內回傳入選確認信者,將取消當次參與資格,並立即通知備取名單。備取組別接獲通知後應於2日內回覆確認。 ●連絡電話:(02) 2218-5881 分機 173,Spring E-mail:spring@windmusic.com.tw ●2017世界音樂節@臺灣 官方網站http://wmftaiwan.com/ ●世界音樂節在臺灣 - WMFTaiwan  Facebook官方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2017WMFTaiwan     指導單位   主辦單位 協辦單位   承辦單位    

2017/05/17

(已截止)【好康】送你去派樂黛唱片《派樂黛 H4-至聖先師》發行派對

即日起至 5/2 期間,凡於本站購買專輯《派樂黛 H4-至聖先師》即可參加贈票活動   活動贈品:樓下的秘密課程:《派樂黛 H4 至聖先師》發行派對 門票兩組(一組兩張,一人中獎兩人同行) 活動時間:即日起至 5/2 23:59 參加資格:iNDIEVOX 購買《派樂黛 H4-至聖先師》者 (整張專輯) 公佈地點:將在 5/3 於 iNDIEVOX 官方粉絲頁或於公告區公佈得獎者名單。 領取辦法:請至活動現場(樓下咖啡,台北市安東街40巷3號)索取,務必請攜帶相關證件,方便核對身份。 得獎者請來信 support@indievox.com 客服信箱,標題請打上 “送我去派樂黛唱片《派樂黛 H4-至聖先師》發行派對”,並留下您的真實姓名、聯絡電話及 iNDIEVOX 帳號信箱,以利後續與您聯繫。   《得獎名單》 待公佈   --------------------------------------------------------------------------------------------------------------   專業・活潑・熱情,黃金老師帶你暢遊都會電音!卍 派樂黛電音補習班 卍卍 黃金老師陣容堅強 卍卍 好好聽歌努力厭世 卍 別讓那些分心的藉口阻止你聽電子音樂!派樂黛唱片於 2015 年推出〈F1-哲人之石〉與〈F2-宇宙之鑰〉,2016〈G3-食龍煙花〉。 2017 年〈H4-至聖先師〉蒐集了 urban, hip hop, trip hop, trap, future bass 等風格的黃金師資,回到燈火闌珊中琢磨金色的都市傳說!課程綱要:「ASJ」 編織磁性的生活節奏、「Dizparity」 用 future bass 詮釋口吃、「Waves of Doppler」從深海游出 80 tone retrowave、「Conehead錐頭」建立起圓滑搖擺的避難所、「cixxd」取樣電影《花樣年華》吹出低迷與煽情、「雷頓狗 LAYTONWOOHBILL」回到 80s 陪你敘舊、「D.J. Kool Klone」訴說瘋狂感覺、「MAD REX」教你如何讓耳朵懷孕、「Yellatee」教你在節拍中嘟噥、「Bailous」示範在簡單中大破壞、「Jami Brwn」要你 yolo 寡斷不要怕、理化兄弟分身「Hihater 」直言爽的真諦、「Paul Tsai」用 80 氛圍結合黃玠瑋透明堅強的質地、「Leelek」為 future bass 藍染上一襲客家燦爛、「沙羅曼蛇 SALAMANDER」讓你法式慵懶地待在衣櫃貼近自己。到哪都學不到的課程,只有在 H4 Golden Teacher。    

2017/04/19

(已截止)【好康】黃玠瑋 Zooey Wonder 首張專輯《Wonderland》獨家贈票活動

和黃玠瑋 Zooey Wonder 一起建構心目中的 Wonderland。這次由 iNDIEVOX 線上獨家發行,要給喜歡黃玠瑋的朋友們一個好康贈獎活動,參加活動辦法如下:   3/3 ~ 3/ 16 期間,凡於本站購買專輯 黃玠瑋 Zooey Wonder 最新專輯《Wonderland》即可參加贈票活動   活動贈品:黃玠瑋 Zooey Wonder 首張專輯【Wonderland】巡迴演唱會-台北場 門票五組(一組兩張,一人中獎兩人同行) 活動時間:即日起至 3/16 23:59 參加資格:3/3 ~ 3/ 16 於 iNDIEVOX 購買黃玠瑋最新專輯《Wonderland》者 (整張專輯) 公佈地點:將在 3/17 於 iNDIEVOX 官方粉絲頁或於公告區公佈得獎者名單。 領取辦法:請於 3/20 ~ 3/22 13:00 - 19:00 上班時間至本公司(台北市松山區光復北路 11 巷 35 號 11 樓)索取,務必請攜帶相關證件,方便核對身份。 得獎者請來信 support@indievox.com 客服信箱,標題請打上 “我買 黃玠瑋 Zooey Wonder 首張專輯《Wonderland》,我得獎了!”,並留下您的真實姓名、聯絡電話及 iNDIEVOX 帳號信箱,並於信中預約您方便的時間,以利後續與您聯繫。   《得獎名單》 林嵩博 pu******06@me.com 廖政堯 dd*********tw@yahoo.com.tw adi hi*******14@msn.com tankk73 ta***73@yahoo.com 許嘉月 va********79@gmail.com     --------------------------------------------------------------------------------------------------------------   「現實或許限制了身體所及,但圈不住靈魂與想像。 看見破壞,才明白內心有多渴望純淨,於是裸著心找尋,不斷向外擴的界線,只為了到達有你,也有我的,理想國度。 敞開一切,接納與被理解、投入與被愛,一個包容任何瑕疵與不完美的地方,My Little Wonderland」2016 年,黃玠瑋 Zooey Wonder 回歸獨立製作,集結了眾多才華洋溢的人們,一起建構心目中的 Wonderland。由 Hello Nico 團長李詠恩和良師益友陳君豪製作,並且有許多擅長電子音樂的藝術家林昀駿、許家維、黃少雍 參與編曲。專輯視覺找來了近年來非常受到喜愛、充滿古靈精怪想法的攝影師 Sydney Sie,以及擅長融合超現實媒材的平面設計師李紹銓 Shaochuan Lee,服裝則和在英國時裝界備受矚目的詹朴 APUJAN 合作。黃玠瑋 Zooey Wonder 甫回歸獨立製作,即被奧斯卡最佳編劇得主 Armando Bo 邀請參與他最新的短片電影「Lifeline 危情生命線」,授權〈Wonderland〉由男主角王力宏於片中演唱。近年也被邀請擔任英國民謠女神 Lucy Rose 及美國氛圍樂團 The Album Leaf 的共演嘉賓。《Wonderland》專輯是一種對於理想的追求,當中也不乏人性的矛盾掙扎與生而為人所經歷的苦痛。然而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只有一種單一面向,我們在感到疼痛的同時,仍能做出有愛和良善的選擇。痛苦磨練著我們,使我們淬鍊得更加堅強,勇於追尋心目中的理想國度。  

2017/03/03

【公告】2/28 小球-莊鵑瑛@Clapper Studio 活動延後啟售通知

原定於 2017/02/08 20:00 啟售 2017/02/28 小球 - 莊鵑瑛 2017 生日演唱會 [ 星空冒險日記 ‧ 序 ‧ 星之所向 ] 之票券, 因主辦單位將進一步調整售票細節,售票日期將緊急延後調整至 2017/02/10 中午12:00。 ※ 相關主辦單位公告請見以下 ※ https://www.facebook.com/iamball0228/photos/pb.273287692810098.-2207520000.1486543851./833257506813111/?type=3&theater

2017/02/08

【週五看MV】TRASH主唱94在靠杯 酸民還是酸酸酸酸

U.TA 屋塔〈緩飆公路 Highway Cruising〉 一切從那些無法一窺全貌的復古照片開始說起,隨著屋塔輕忽迷離的音符悠揚而起,上路了,在這條緩飄公路上,腳步愈發輕盈,沿途風景在眼前緩緩流逝,結局並不歡喜。 這是屋塔第二支 MV,也是第二次和蔡弦剛導演合作,並全權交由他進行發想,而這個悲傷的故事,源自白色恐怖受害者黃溫恭的真人真事,不但獲得 2015 南面而歌 MV 創作獎助,更是今年城市遊牧影展「遊牧最家獨立 MV 獎」的得主。 陳惠婷〈摩天大樓〉 有電幻詩人之稱的陳惠婷,音律、歌詞的表現總充滿強烈的文學性,這次更在公視《文學 Face & Book》節目安排之下,與作家陳雪跨界合作,將陳雪作品《摩天大廈》裡描繪的當代社會議題;難以打破的階級藩籬、人性的孤獨與冷漠;情感的慾望與困境,用音樂詮釋。 陳惠婷也延續擅長的深沉文字、冷冽的電子配樂,加上大氣的管弦樂,走進迷離暗黑的摩天大樓。 Silphidae 塟〈Soul in Chains〉 於 2012 年成立的旋律金屬樂團 – 塟SILPHIDAE(音同葬)即將發片,新推出的 MV 〈倦・鍊〉開頭由二胡的悲鳴開場,進入歌曲後長達 12 秒的爆發高音吼腔,不得不讓人注意這支年輕的金屬樂團。 本作亮點在於副歌加入金屬樂較少有的大合唱,並以二胡在金屬音樂背景烘托出東方感,重節奏及 blast beat 恣意遊走於旋律中,solo 之外雙吉他所相互襯出的旋律線也令人大呼過癮。主唱與鍵盤手副主唱宛如咒唸的「人本惡性極端 在人間修轉返 混沌初世糜爛 尋死亡得光轉」把整首歌曲推向感官臨界點,而最後二胡竟然出現類似電吉他 Picking 的新奇拉法,新意十足。 Marz23〈94在靠杯〉 TRASH 主唱阿夜繼上一次問候腥音樂寫出饒舌作品「請問你哪位?」之後,近日以「Marz23」展開個人行動,推出惡趣十足的新曲〈94 在靠杯〉,大聲宣告我「94 在靠杯」,嗆辣的歌詞少不了,副歌「So Baby 就儘管來吧/我不害怕被全世界討厭/But 別忘了我也討厭你」到是更顯動聽,流行、態度到位了。 MV 影像當然也下了苦心製作,離奇的故事配上刻意Lo-Fi的動畫,相當特別令人印象深刻,惡搞就要搞大的,「Marz23」接下來的每一步,都值得關注。 Tipsy〈So Sorry〉 夜半的突襲總是 chill,為了讓音樂更貼近自己的想像,愈來愈多饒舌歌手走向全方位,包辦詞、曲、編曲、錄音與混音,Tipsy 也是這行列的其中一員,而且這次端出來的菜,毫不馬虎,DOPE! 影像的表現,也隨著音樂的效果,呈現一種恍如夢境的恍惚。 東京中央線〈One Line〉 由生祥樂隊其中三名日籍成員:吉他手大竹研、貝斯手早川徹、鼓手福島紀明共組的「東京中央線」,在「菊花夜行軍 15 周年演唱會」5 月 20 日,同步發行首張專輯《One Line》,接下來也將展開台北、高雄、台南、台中四場巡迴演出,在堅穩的 Power trio 三件式搖滾中,帶來最「真誠」的演奏。 如果你是從生祥樂隊開始認識這三位樂手,那麼你更應該聽聽東京中央線的音樂。想更深入了解他們,可以看看師承早川徹的海棻所寫的精彩專訪。 午夜乒乓〈心悸大戰〉 樂迷的力量不可小覷!這部精彩的動畫影像並非午夜乒乓的官方 MV,而是樂迷 Peter Mann 自發製作的影像作品,每一幕都有著精心設計的巧思,畫面從簡單的鉛筆線條到完整上色的畫面一應具全,裡頭還有他為午夜乒乓、FLUX、VOOID、SIAMESE CATS 繪製的人物畫面,不但生動也把每個人的特色展現得淋漓盡致。

2017/05/27

【專訪】盧姵文、鄭如娟、郭佩萱:宜農MV 我們拍的

大雨完全澆熄工作能量,撐著傘、濕著腳,又快又慢趕著路,彷彿不是路被趕是我被趕。22:30 抵達和平新生南路口的(音樂人聚集地)窖父,第一次約在酒吧採訪,一杯就醉的我將面臨人生最大的挑戰,OK. Fine. 今天就蓋酒精純聊天吧(自暴自棄)。 但其實是興奮多於焦慮的,今晚邀約了盧姵文、鄭如娟和郭佩萱三位導演來此用故事下酒,湊成這個局的始作俑者是坐在一旁看好戲的鄭宜農與其經紀人劉柏君,宜農新專輯《Pluto》的三支主打 MV〈Our pop song〉、〈酒店關門之後〉以及〈雲端漫舞〉正出自她們之手。在拍片現場,她們是必須統籌一切大小事,下指令不遲疑的導演;但在這裡就真的是三位年輕女孩,七嘴八舌聊著影像圈的甘苦趣味,不時被宜農調侃,笑鬧聲不斷。 值得紀念的初次見面 「我大三的第一支短片〈親親〉就是找宜農來演一位學生妹。」鄭如娟笑著說:「那次真的超崩潰!我們叫了灑水車,結果跟我想的完全不同,現場超級毀滅,所有器材就進水、燈還在冒煙,大家又累又冷,決定任何一件小事都要花上十分鐘,腦袋完全轉不過來。」有趣的是,當時的劇組和這次〈酒店關門之後〉的劇組成員幾乎一樣。 盧姵文也回憶起與宜農的初次見面:「那是四年多前我跟李彥勳一起工作的時候,當時我覺得她很可怕。她是個獨立的人,碰到人會打招呼但感覺只是基於禮貌,不太跟人深入交往。去年田馥甄演唱會 VCR 我找宜農做配樂,那時覺得她雖然還是她自己,但似乎比較沒有距離感。這次拍 MV,第一次開會時覺得她怎麼好像蠻可愛的。」劉柏君大笑:「但那天我們講了很多垃圾話耶!」「就是這樣才可愛吧!她以前不會講垃圾話的。」 郭佩萱在今年年初特別飛往美國拍攝〈雲端漫舞〉,與不熟悉的攝影團隊一起工作壓力很大,而且拍攝當天超冷,「很佩服宜農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在溫度零下的地方跳舞,手指還凍傷了。她真的很敬業!跟宜農合作後我有了蠻大的改變,以前不太敢表現自己,不想讓大家知道自己其實想很多。但看見宜農那麼勇敢表達自己後,我會覺得,這件事情在她身上成立的話,我也可以做到。」 探討女性眾多面向的三支 MV 描述透過網路聯繫彼此感情的遠距離愛情故事〈雲端漫舞〉,其中「一人分飾兩角」的拍法其實是宜農和大正分別想到的,分別的意思是:「那天我有了這個靈感後還沒跟任何人討論,過兩小時楊大正忽然打電話跟我說『欸我覺得你那支 MV 可以這樣拍……』他提了一樣的想法!」 這支浪漫的 MV 有別於以往郭佩萱的作品總是走搞怪獵奇路線,對此郭解釋:「我覺得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面向和個性,那為什麼不能有不同風格的作品?很感謝宜農找我拍〈雲端〉,讓我有機會嘗試不同面貌的東西。」 對鄭如娟而言,〈酒店關門之後〉也是新挑戰,這是她繼多部短片作品後首次執導拍 MV。「宜農是很能夠信任別人的人。一旦你取得她的信任之後,無論朋友或工作夥伴,她是全心全意信賴你的。不是依賴,而是當你需要幫助時她會盡全力幫你。這件事讓我覺得很驚人。」 由於〈酒店〉是在行進的車上拍攝,為了捕捉最好的天色和風景,時間上其實非常緊迫,鄭如娟形容當時情況:「導演說什麼就要立刻做,每個指令之間,演員在轉換反應和情緒上會有個私密的狀態,只要有任何一點遲疑、醜態都會被拍進去。當時能感受到,宜農她完全放心地將自己交給我,她在乎的是兩人的關係,而不是事情的對錯。這也是許多人為什麼會願意跟她保持良好關係的原因之一吧!」 在宜農與盧凱彤合唱的歌曲〈Our pop song〉MV 中,盧姵文使用了大量的溶鏡手法,將歌曲所描繪的情感與兩人渴望 靠近卻又感到害怕的心情鋪在影像裡。「我在寫腳本時通常會寫『人的狀態』,拍的東西也比較意象,藉由外部『事件』來表達『心情』。」這三支MV不約而同探討到「一體兩面」的概念,兩個人其實像是同一個人,自己面對自己的心境是?對自己的狀態有什麼樣的了解?選擇以此狀態面對其他人,別人如何回饋?如何從他人的回饋中慢慢改變自己?諸如此類。 無論是三位導演或宜農本身,這些作品投射了女性創作者的多面性,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雌性和雄性的部分,她們將生活中沒有機會展現的面貌放入音樂與影像中,用畫面說話。 對於「女導演」有什麼想法? 宜農曾在其他訪談中提到,《Pluto》無疑是張相當「女性」的專輯,這次又剛好找了三位與自己同世代的女性導演來製作 MV。對於同時身為「女性」與「導演」,盧鄭郭三人有著不同的看法。 郭佩萱:「我跟朋友說我想當女導演,大家就叫我寬姊(邱瓈寬)。」眾人大笑。鄭如娟提到,面對客戶時會明顯感受到性別差異,不是行為、而是態度上的。「我通常會從踏入會議室所收到的第一句問候,來判斷這次的案子好不好做。」直接稱呼導演通常表示他認同你;如果態度客氣但帶著打量、懷疑的語氣,很可能對方在心裡質疑你的能力。 比起面對客戶,因性別特質而不被工作夥伴信任時,更加劇了導演們的無奈。「我覺得大多數男生很難在第一時間信服女生,可能他們從小對女生的第一印象是媽媽吧,因此容易將『非決策者、嘮叨』這些印象投射到女生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他們很努力想要尊重你(導演),但潛意識中是在質疑你的。」鄭如娟舉例:「尤其是男女生想法很不一樣,女生想很細,男生是看大方向的,當你在溝通很細的東西時,他們會覺得沒有必要。如果是年輕的新導演,商業條件不高,預算不多又沒有經驗的情況下,與團隊夥伴溝通就會花很多力氣。」 盧姵文附和:「就算是熟識的工作夥伴,仍會感受到他對待女生(導演)和男生的不同。簡單來說,男生喜歡的 tone 調和女生喜歡的就不一樣,他會尊重你的決定,但同時也會想表達更多意見。」說穿了也無關性別,只不過在喜好與品味的契合度上,同性高於異性的機率較大罷了。 有時善用女性特質反而是種優勢,當想法被質疑、被挑戰時,別急著說服對方,證明自己,反倒是放下身段,用「軟」一點的方式去溝通,爭取自己想要的,並且慢慢建立彼此之間的信任。鄭如娟笑著說,自己原本很排斥用女性化的身分去要求事情,但後來發現男女的差異是先天的,「儘管我們一直都在努力模糊那個界線,但既然身為女生,就要將自己的特質發揮出最大好處。」 年輕世代的影像創作特質 後來我們聊到預算的分配,三人紛紛表示:拍片其實賺不了什麼錢,尤其是導演,一筆預算下來,技術人員可以拿到自己該有的報酬,但很多時候為了作品品質,追加的預算就等於導演必須自掏腰包,能不付嗎?不行,因為希望作品更好。 但窮歸窮,現在這個世代反倒比上個世代更容易以影像工作維生。在資訊爆炸、技術門檻降低、社群網站盛行、人們的胃口不再飽足於單一媒介的年代,MV 不再是唱片公司花大錢投資藝人的產物,動態廣告也不再只是販售商品的宣傳片,融入劇情與創意拍成微電影更是近年來的趨勢。如此大量的市場需求,相對促使更多人投入影像產業,然而,自己該如何在眾多競爭者中更突出?是每個創作者與技術人員都在思考的問題。 有人說,導演分成數種類型,或許像「神」,想創造什麼就創造什麼;或許像「君王」,沒辦法創作,但所有人都要幫助他完成他想要的東西。年輕一輩的導演更像「總統」,擁有決定權,但實質上是「共同創作」,各領域的意見都可以加入討論,導演也會適度退讓。「可能在我們求學過程中,一起拍片的是自己同學,所以不會有上對下的溝通方式。年紀大一點的人較強調『輩份』,但我們就比較沒有。」 此外,世代差異也落在美術和造型的重視程度上。「許多客戶會以為,女導演可能會比較想做帶點女權主義的東西,或是擅長家庭、溫馨等特定主題的處理,但其實根本不是這樣。女導演的作品跟『女性』的連結不見得是正相關。真的要說的話,我們的確會比較在意美術和造型的部分,但不一定是具有女性特質的成分。」 綜合媒材的使用也是近年來各類型影像作品的趨勢。以〈雲端漫舞〉為例,畫面尺寸或橫或直,變換跳接,看似凌亂卻精確地呈現劇情與角色心境。回顧一些較有年代感的影像作品,大多講求整齊,在鏡頭內說故事,卻忘了鏡頭本身就是故事。「跟上個世代不同,我們會願意接受更多的可能性。」鄭如娟受雲端 MV 的影響,在後製〈酒店關門之後〉時也試圖改變自己以往追求的整齊感,左右內縮,使字幕跳出邊框。 最後回到創作層面,三人皆認為「MV 的目的是協助音樂傳播」,現在越來越多人著重於畫面特效,卻忘了突顯歌曲本身的內涵。「並非砸大錢才能拍出好 MV,創意與作品想傳達的意念,才是最重要的價值。」 踏著微醺的步伐推開窖父的們大門是在五個小時之後,用收穫良多來形容今天似乎太流於俗套,但從幾次與宜農深聊,以及聽了三位導演分享的故事與價值觀後,我不禁感受到,任何(領域的創作)人的內心深處其實都是渴望分享自己、渴望被理解的。她們透過作品與世界相連,而人們也透過她們的作品,與更遼闊的宇宙相連。 【採訪後記】  「鄭宜農很適合演妹仔」 「你不覺得她吃東西的時候很妹仔嗎?非常專注,很想吃那個東西的樣子」 「她就是有妹仔魂。」 「因為演妹仔我就是真的在演,演別人對我來說比較容易。」 既然約在酒吧採訪,重點當然是閒聊,基於媒體道德,那些不適合寫出來的後台故事我就不客氣地私藏了。其中一題的回答很有意思,大家可以偷偷幻想,或去鄭宜農粉專留言,說不定下一支就拍這個了! 「之後再跟宜農合作的話,想拍什麼?」 鄭如娟:裸體。 郭佩萱:慢動作、穿著布偶裝在跳舞,越蠢越好。 盧姵文:想把她弄成不是她的樣子,想做美術跟造型都很激烈的MV,很怪又很精緻的東西。   【導演小檔案】 盧姵文,75年次,天蠍座,世新廣電系電視組畢,影像創作從剪輯、攝影做起,近年開始執導音樂相關影像。擅長以各種剪輯手法,強調作品情緒。作品包括IMC Live session系列(小宇、1976)、田馥甄「如果」演唱會VCR、大象體操〈燈〉、Crispy脆樂團〈玩伴〉、鄭宜農〈Our pop song〉等。   鄭如娟,77年次,牡羊座,世新廣電系電影組畢,身為導演兼編劇的她以女性獨有的細膩視角自成風格,主要作品類型為短片,如入圍2010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的《親親 Ching Ching》、《小情小愛 The Pieces》、《Check》、《寫給台南的情書》、《梅雨季》,〈酒店關門之後〉為其首支執導的MV作品。   郭佩萱(GPS Production),81年次,牡羊座,輔大影像傳播系畢,就本人的說法「拍獨立樂團根本賺不了錢」因此為了生活打了很多雜工,像是出演Leo王〈沙豬〉MV女主角。導演作品有Leo王〈長大十八歲〉、TRASH〈反派〉、巨大的轟鳴〈ASHS〉、猛虎巧克力〈止水之湖〉、鄭宜農〈雲端漫舞〉……等。

2017/05/26

【專訪】大竹研x早川徹x福島紀明:在「縣道184」跟「東京中央線」上

「當你找到自己的答案,你彈的每一個聲響都會精彩無比,也會因此感到非常開心。」當訪談結束時,我的老師早川徹這麼對我說。 在生祥樂隊的舞台上,吉他手大竹研(Ken Ohtake,以下簡稱 Ken)、貝斯手早川徹(Toru Hayakawa,以下簡稱:Toru)和鼓手福島紀明(Noriaki Fukushima,以下簡稱:Nori)是伴隨林生祥「重返縣道 184」的重要音樂夥伴;首先是與林生祥長期合作的 Ken,找來大學時一起玩音樂的夥伴 Toru 參與《大地書房》與《我庄》專輯,接著與 Toru 長期合作的鼓手夥伴  Nori 也上了車,一同堆砌起生祥樂隊磅礡的《圍庄》。 同時在另一條「東京中央線」的音樂路線上,三人自學生時代就深受這條貫穿東京市鐵路沿線的爵士樂、搖滾樂場景影響,也將這個根源作為演出名稱,在 2014 年進行了「東京中央線 Unexpected」巡迴,並發行第一張現場錄音專輯《Live In Tainan(佇台南)》。隨著台灣樂迷們習慣以「東京中央線」稱呼這個演奏樂團,他們在 2017 年正式以「東京中央線」為團名,於 5 月推出全新錄音室專輯《One Line(東京中央線)》。 三人組成的「東京中央線」悠然穿梭在音樂地圖上,從學生時代至今、從東京到世界各地;不曾改變的是揹著樂器怡然自得的身影,還有誠實面對自己的心境。 由大竹研(前中)、早川徹(後左)與福島紀明(後右)組成的東京中央線,甫發行了新專輯《One Line》。 Q:請問老師們的音樂旅程是怎麼開始的?為什麼會選擇那項樂器? Ken:我是從小時候學鋼琴開始的,但是彈的真的很不怎麼樣。到了 15 歲時接觸到吉他,加上受到日本樂團 BOØWY 的影響,就決定開始自學吉他;直到大學時期對爵士音樂產生興趣,就找老師學習,後來也潛心鑽研木吉他演奏。 Nori:小時候在電視節目上聽到 YMO 的音樂 (Yellow Magic Orchestra,音樂家坂本龍一、細野晴臣以及高橋幸宏的電子樂團),就喜歡跟隔壁班同學一起隨音樂敲打課桌椅,敲個不停。接著接觸到海外樂團像是 The Beatles、The Police、Led Zeppelin 等,覺得跟以往聽的音樂很不一樣,非常有趣,就決定開始要玩音樂。但是像吉他、貝斯、鋼琴那些樂器,一摸就覺得不是自己的菜,再加上我深受 Led Zeppelin 鼓手 John Bonham 的鼓聲震撼,就開始自學打鼓了。大概十年前,Sting 跟 The Police 的復出巡演到了日本,我在現場看得淚流滿面啊! Toru:我三歲時在爸媽強迫下開始學鋼琴,那時候很不喜歡彈琴;直到長大一點聽到美國音樂人 Billy Joel 的音樂,非常的喜歡,就自己試著彈。後來爸媽買了好幾本他的樂譜給我,我就從樂譜裡學他的和弦用法。到了 1989 年,The Rolling Stones 來日本演出,我看到演唱會的電視轉播,現場氣氛非常熱烈,滿場跑的主唱跟吉他手超受大家歡迎;但是舞台上竟然有個動也不動的傢伙(註:貝斯手 Bill Wyman),自顧自的彈奏手上的樂器,對我來說,那個傢伙感覺更 Rock N’ Roll,讓我感覺到——啊,這就是我要彈的樂器!便開始自學彈貝斯。 貝斯手早川徹因為看了滾石樂隊在日本演出,而喜歡上貝斯這把樂器。 Q:您們都曾提過恩師的影響,像是 Ken 的老師沖繩民謠大師平安隆、津村龜吉,Toru 跟 Nori 的導師傳奇鼓手古澤良治郎。但是當跟隨老師學習到一個程度,得走自己的路時,是如何摸索前進的? Ken:那時候沒有為自己設定很遠大的目標,只有類似希望在 30 歲時能以音樂為職業、40 歲可以發行創作專輯這種大方向目標。跟著老師們學習,讓我看到自己需要加強的各種地方,那些都是一個個小目標,都得透過不斷練習去克服,同時從中累積經驗。這些小小的階段都是摸索的過程,一個一個克服下去,就會做出自己的風格。 Nori:對於音樂這條路,我一直都有一個明確的信念:就是不要用音樂來騙自己。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跟喜歡的夥伴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像是專輯、演出這些,都不是路上最重要的目標;如果不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就算做出一百張專輯也沒有意義。先誠實做出自己喜歡的音樂,有了這樣的信念,其他的就會水到渠成。 福島紀明:「對於音樂這條路,我一直都有一個明確的信念:就是不要用音樂來騙自己。」 Toru:古澤老師對我的影響,就像剛 Nori 提到的:「要誠實,面對自己。」只是我跟隨他學習時還很年輕,才 20 出頭歲,對於老師傳達的理念,只能了解字面意義,無法真正領會。對我們來說,他就像是父親一樣的角色,大家非常尊敬他,很多價值觀的建立都仰賴他。回顧那樣的關係其實不是很健康,畢竟他想告訴我們的就是必須忠於自我,必須要學會獨立。 2011 年時,古澤老師辭世了。Ken 一看到消息就打電話通知我。那通電話的記憶到現在還很鮮明,我意識到從那個當下開始,我得為自己思考了,恩師已經不在,必須靠自己釐清之後該做什麼,該怎麼做。說來諷刺,也是在那之後,我才越來越能體會他要教我的理念。你得找到自己,自己是誰?你想玩的音樂是什麼?你想做什麼? 事實上 Ken 對我也有極大影響,我看到他每天都孜孜不倦地認真練習,非常嚴謹。這聽起來很老生常談,但是想要進步就是得持續練習,否則只會原地踏步,很多樂手到了一個階段就停止進步了。古澤老師在生前最後的訪問也被問到給年輕樂手的建議,他只回答:「練習。」就是這樣。我也是這麼認為的。 大竹研至今仍每日練琴,早川徹默默看在眼裡,也以持續練習砥礪自己進步。 Q:老師們在日本也有其他的音樂活動,對您們來說,在台灣做音樂跟在日本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Toru:做音樂的方式沒有什麼不同,不過聽眾就蠻不一樣的。以東京來說,厲害的音樂人臥虎藏龍,到處都是表演空間,每天都有各式各樣的音樂節目,所以聽眾很分散,可能一個表演場地就只有幾個觀眾。觀眾喜好的音樂類型也分的很細,比方說喜歡爵士樂(Jazz)的樂迷,就分成傳統爵士、搖擺樂(Swing Jazz)、前衛爵士(avant-garde jazz)、咆勃爵士(bebop)⋯⋯等等群眾,老實說,日本聽眾不是那麼容易取悅。相反地,台灣的聽眾,對音樂比較沒有明顯的預設立場,欣賞音樂比較單純直接。 Q:團員們相隔兩地,是透過什麼方式一起創作寫歌? 專輯製作過程又是怎樣呢? Ken:現在我有一半時間住在九州,一半時間住在台灣;平常聯繫就是通過短訊跟 e-mail。但是因為我們一起做音樂很久了,默契很夠,不需要很頻繁的聯絡。而且我們每次碰面都有很多進展,一次就可以討論到細節很深的事,所以也不會需要密集碰面。我們大概是在去年夏天,開始有進錄音室錄製新專輯的想法,那時候是打算準備兩三張專輯的創作數量,然後在今年二月時,一次把幾十首歌錄完。 Toru:不過後來我們還是決定只收錄這張專輯的九首歌,我們用了 3-4 天在錄音室把整張專輯同步錄完,過程很快,沒有做 Editing 後製,就是用錄音記錄下完整的歌曲演奏。 Q:第一張專輯 《Live in Tainan(佇台南)》是在台南表演的現場錄音,這張新專輯《One Line(東京中央線)》則是在錄音室同步演奏錄製的,以都是同時演奏的方式來說,在錄音室裡更能發揮的部分是什麼呢?在心態上又有什麼不同? Ken:我們將《Live In Tainan》那種現場感氣氛延續到這張專輯來。但是在錄音室裡錄製專輯,可以克服現場演出時在收音上的一些限制,比方說在錄音室錄製的木吉他,麥克風捕捉到的聲音表情就可以更細緻。 Nori:在現場演出時,會隨興所致地發展出很長的即興演奏;但是進錄音室時,演奏的內容會比較濃縮,要表達的東西會更精緻。 Toru:從《Live In Tainan》發行到現在的三年中,我們的默契跟音樂能力都更加成熟;除此之外,現場錄音時的心態比較 High,在錄音室裡雖然也沈浸在音樂中,但是在心態上會比較冷靜、穩定。 不若前作是現場專輯,東京中央線的《One Line》是一張錄音室專輯。 Q:新專輯《One Line》是否有特定主軸呢? Ken:許多演奏專輯都是以絢麗的技巧為主,我們希望能用平實的演奏跟節奏來傳達音樂。 Nori:近代音樂製作很多仰賴數位編輯後製,把音樂修得很漂亮。但是我們希望用單純的樂器跟扎實的演奏,做出美麗好聽的音樂。另外最近很多歌曲擁有很厲害、很有個性的歌手表現,但是樂器部分就退到很後面,也聽不太出樂器的互動跟表現,我們希望這張專輯可以讓人們聽清楚每個樂器的表現跟彼此間的關係。 Toru:Ken 跟 Nori 已經把專輯主軸講得很清楚,我再多補充一個層面,那就是「真誠」。我們使用的樂器都是製琴師川畑完之(Kanji Kawabata)做的,錄音過程他也在場幫助我們準備器材、架設麥克風;他對聲音的核心思想就是追求原音,不仰賴人為加工。我們也是以這種心態,在同步錄音時透過演奏控制各自的音量跟音色。混音師 Zen 也非常了解我們的音樂跟想法,不會用一些瘋狂的混音手法處理,而是在原本的錄音基礎上做細微調整。而專輯母帶後製工程師 Don Bartley 的風格也是忠於自然。所以整個專輯製作過程都是很真誠,聽起來很有現場感,很原始,完整保留了三人之間的默契跟演奏時的化學變化。 製琴師川畑完之(後右)是樂隊成員長期合作的夥伴,這次錄音過程也到場協助。 Q:做為生祥老師樂手角度跟作為東京中央線成員時,在心態跟音樂表現上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Toru:生祥透過音樂說故事,所以我們也都是以故事為主,用樂器幫忙說故事。除此之外,一起做音樂時,我一直都在注意著生祥,確保他能無拘無束地唱歌;因為他每天的感受、心情都有所不同,在節奏快慢上會因此產生變化,我得感受到那些細微的速度變化做出調整,讓他可以自在歌唱。在東京中央線時,對我來說就像是遊樂園一樣。 Ken:生祥老師的創作是以歌詞為中心表達意義,所以由樂器幫助意義的傳達。但是東京中央線是以樂器為中心做音樂,是用自己的樂器來唱歌。 另外生祥很重視客家話的語言,以及客家民謠在音樂上的特性。對生祥來說,許多電吉他演奏手法就像是說外國語一樣,所以他讓我重新思考找到自己音樂語言的重要性。在跟生祥做音樂時,我很尊重客家的語言、文化跟音樂;在做東京中央線時,就是做自己的音樂,只是不知不覺的,客家的音樂旋律好像也變成我自己的音樂語言了,漸漸有點分不清楚了,哈(笑)。 Q:新專輯《 One Line》 巡演即將要在六月展開,之後是否有什麼計劃? Nori:台灣演出結束後,我們在日本也有做巡迴演出。然後因為這張專輯只收錄了我們的九首創作,我們還有很多創作,所以之後也會繼續做新專輯! 訪談後記: 幾年前我曾跟著早川徹老師跟大竹研老師學習音樂,每次上完課除了帶回新的音樂課題,還意外的從指板琴格上延伸出許多關於生活的思索。那時漸漸了解到人們所謂的「渾然天成的美麗音樂」,其實是一台每站皆停的列車,得穿越大大小小月台,探訪支線迴路,在走走停停間繼續前行的遠方。這樣的想法在與老師們對談之後有了更多體會:老師們能持續前行,倒也不是為了那個遠方,而是旅途本身。 就像訪談結束道別時,早川徹老師對我說:「當你找到自己的答案,你彈的每一個聲響都會精彩無比,也會因此感到非常開心。」 【東京中央線 One Line Tour】東京中央線網站:https://tokyochuoline.com/home 台北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1 日 (四) 會場:河岸留言 西門紅樓展演館 (台北市西寧南路 177 號)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499 高雄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2 日 (五) 會場:The Mercury 水星酒館 (高雄市左營區立文路46號)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505 台南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3 日 (六) 會場:Room335 Live House (台南市康樂街47號B1)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506 台中場 日期:2017 年 6 月 4 日 (日) 會場:浮現Live House (台中市龍井區新興路55巷12號) https://www.indievox.com/infrasound/event-post/19507 採訪、撰稿/海棻;攝影/陳仰德;口譯/文海

2017/05/23

【論金曲】中國音樂人開始頻繁現身金曲名單所反映的事

近五年來,越來越能見到中國樂人在金曲獎的身影,若從第 24 屆來自上海的李婭莎拿下最佳台語女歌手獎後算起,第 25 屆除有李健、趙兆等人外,還有最佳新人李榮浩。去年第 27 屆,更能見到蘇運瑩、小霞乃至「老將」崔健出現在名單中。 甫公布的第 28 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可謂近來中國樂人入圍比例最高的一屆,包括最佳國語專輯的許鈞、郭頂,最佳演唱組合 Mr. Miss、火星電台,最佳新人宮閣,以及入圍演奏類的秦四風、顧忠山(非初次入圍)。甚至郭頂單單一人,便憑藉《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入圍了 7 項之多,成為僅次於五月天的贏家。隨著中國樂壇的發展,新一代的中國樂人,名字在金曲現身次數,預期日後會越來越頻繁。 曾擔綱過台灣金曲以及中國華語傳媒音樂大獎的評審,樂評人葉雲平表示,中國的一般聽眾對金曲獎的關注度是否很高,還有待商榷,但從 2010 年開始,中國的媒體與音樂圈開始特別關心金曲獎倒是不爭的事實。他認為,金曲能受到關注的現象得歸功於「第一個,當然是金曲獎舉辦的規模跟效應上其實是越來越好;另外一個當然是,不只兩岸三地,金曲獎是華語樂壇裡規模最大也最公平的獎項。」 來自中國的郭頂,今年憑《飛行器的執行週期》入圍金曲 7 項大獎,是近五年來,入圍最多項目的中國樂人。 金曲獎的評審制度相當嚴謹,主辦單位與外力都不可能介入金曲評審會的決議結果,入圍與得獎結果也都是在公布當天才確定,沒有提前外洩可能,諸多設計成就金曲的信度地位。然而,就葉雲平所知,許多中國媒體、音樂人,仍對金曲的「公平公正」抱持懷疑的態度,來參加金曲典禮時甚至會問到底該花多少錢才能買到某個獎。這狀態和同樣有中國影人入圍的金馬獎類似,該文化養成的背景是在中國,有太多音樂與電影獎,都是可以走後門的。當然,中國也不乏公平自主的獎項,諸如:華語音樂傳媒大獎,或著豆瓣網站的艾比鹿音樂獎,皆由專業評審所選出,可影響力到目前為止仍比不上金曲獎。 金曲獎加持的正面效應發揮在哪,讓他們也爭相報名?若分作「名利」而言,對中國音樂人來說,也許入圍、得獎對商業上的銷售刺激有限,以這五屆來說,唯有李榮浩勉強能稱作受惠而進入商演市場;可金曲的精緻口碑,之於對入圍者的「名」總是有幫助的。葉雲平說,能入圍金曲獎,「等於在肯定他們的音樂創作質地」。 有意思的是,今年名單公布之後,在對岸討論度高的入圍者,並非參加過中國好歌曲、入圍最佳國語專輯的許鈞,或著入圍 7 項,在台灣業內頗受讚譽的郭頂,反倒是流行爵士雙人組 Mr. Miss;雖不清楚原因,倒可見中國與台灣各自從金曲奬上感應到的重點還是有差。 中國音樂人入圍金曲獎是該擔心的事嗎?說來諷刺,和金馬獎之於國片的狀況一樣,台灣的金曲獎地位持續攀升,本地的唱片市場卻越來越不被看好。整體自信心的萎縮,導致中國創作者的入圍若真要搞媒體炒作,每每能成為島上熱議的話題。 「為什麼現在,台灣開始談論或擔心,越來越多所謂的中國的歌手或專輯會入圍金曲獎?」葉雲平問。事實上,中國音樂人入圍多項金曲獎並非新鮮事,王菲在 2003 年的《將愛》專輯,便入圍 8 項金曲獎。然而,當是的台灣聽眾並不會特別在意王菲以及製作人張亞東的中國身份。這類防備心態,當然更不見於過去,香港、星馬等「外國」歌手如:陳奕迅、孫燕姿、蔡健雅、莫文蔚等等身上。 2013 年,來自上海的李婭莎拿到最佳台語女歌手獎後,引來鄉民謾罵,論點日後還能導正到,台語演唱咬字好不好等,語言跟技術面的討論上;去年入圍客語專輯的秋林是廣東人,則絲毫不見抗議。這可能跟方言本身在金曲位置比較邊緣有關,但另一方面,我們的台語創作與客語創作實力非常強壯,尚不必擔心誰來「踩地盤」。 倒是國語,我們會擔心,代表我們對台灣的中文流行歌手的自信心,也愈來愈不足了。若再細部探討,相較當年的王菲,近幾年入圍金曲的新一輩中國樂人,許多都具有創作能力,甚至是全才型,從詞、曲、編、唱到錄音、製作都能一手包辦的歌手;他們不必打「團體戰」,自己一個人就能殺進台灣來。 「全才型創作人」過去也是台灣人自豪的存在,如今也受到挑戰。綜觀之,目前金曲規則上,面對中國唯一的防線僅剩下報名資格「限於在台灣首發的專輯」一項而已了。順著這規則,這兩年,主流唱片公司與中國音樂人開始牽線合作,在台進行發片佈局,在本屆名單之外的陳粒、李志,若還原去年的發片節奏,也看得出先在台灣發行,好報名金曲獎的野心。 「我覺得需要擔心的時候還沒到,」葉雲平說:「假使有天,金曲獎採取非報名制,或開放全報名制,任何操持華語的音樂人都可報名。(屆時,中國樂人)大量入圍才要擔心。」或著還有更糟的:「有一天,中國都不報名金曲獎的時候,才最需要擔心,那代表中國已經有夠重要的音樂獎了。」

2017/05/23

{{ playerTitle }}

({{ songs.length }})
清空